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二百四十二章:奇迹(4更求月票)
    学宫是不允许私斗的,可是这里乃是校场,既是校场,总可以‘练箭’吧。

    过不多时,便见那杨逍飞马而来了。

    只见他一脸的怒气冲冲,他的确是料不到,这陈凯之竟敢公然挑衅自己。

    他是将门子弟,自幼便比其他的子弟出类拔萃,早就傲慢惯了,被陈凯之这样一个文生挑衅,他怎么不怒?

    他飞快地下了马,匆匆拨开了人群,直接走到了陈凯之的跟前,目带火焰地冷冷盯着陈凯之。

    陈凯之则是轻描淡写地看了他一眼,反是显得平淡地道:“杨学兄,请吧。”

    不需废话,直接见真章吧。

    陈凯之这么直截了当,倒令杨逍意外,他先是一愣,随即大笑起来:“哈哈,好,很好!陈凯之,我敬你入了天人榜,平时对你倒还隐忍,想不到你今日竟来作死!”

    陈凯之却没有说话,而是一步步地后退,意思很明显,多说无益。

    杨逍的面上,不禁露出了恼恨,他恶狠狠地瞪着陈凯之道:“你可要记住,刀剑尚且无眼,更遑论是这箭了!”

    陈凯之突然驻足,这时才道:“那么杨学兄可就要小心了。”

    杨逍彻底的怒了。

    他狞然一笑,四顾道:“你放心,我箭术高超,倒也不会射死你,不过……倒是要教你这辈子再拿不起弓。”

    他这样一说,身后的武生们就都随之大笑起来。

    陈凯之……不过是个文弱书生而已,竟要和杨学兄比箭,这……不是疯了吗?

    而吴彦等人,却一个个面如死灰,他们觉得陈凯之实在过于鲁莽,甚至……是在找死。

    那先生,心里却是叹息一声,他没有进行制止,却只是冷冷地瞥了陈凯之一眼,心里不禁想,以杨逍的箭术,想必是不会射中这个小子要害的,这样也好,这小子还是太不知天高地厚了,让他吃一点苦头权当教训吧。

    只是沉吟之间,他眼眸一撇,却见杨逍面上带着盛怒,突的,先生有一种不详的预感,杨逍年轻气盛,若是……

    可此时,已经来不及制止了,武生们已经喝令文举人们退开,陈凯之和杨逍相距五十步,而杨逍已让人取来了他的长弓,这几乎有他人一般高的长弓一立,威势十足。

    此时,杨逍大笑着道:“陈学弟,这是你自找的,若你现在后悔求饶还来得及的!”

    陈凯之亦是解下了弓,将包裹的黑布掀开,露出了反曲弓,一笑之后,突然目露精光:“不需放屁!”

    …………

    此时,明伦堂里没有武院的喧闹,反是显得很是安静平和。

    杨业正在后舍里喝着茶,自学宫里出了一篇文章入了天人榜后,他这位学官,也算是定下了心来。

    这算是实打实的一桩政绩啊。

    所以他的心情还算不错,今儿也没有什么大事要处理,他本是想要寻学里的曹掌院下棋对弈,谁料曹掌院临时有事,倒是让杨业不禁觉得有些遗憾。

    可就在这时,外头却传来急促的脚步。

    杨业眉头微皱,便见一个书吏很是没有规矩的破门而入,接着气喘吁吁地拜倒在地:“大人,大人……大事不妙,大事不妙了啊。”

    杨业不由恼怒。

    自己治学甚严,学宫上下,历来规规矩矩的,对这些书吏,他也素来严苛,还从来没有出过这样慌慌张张的事。

    他面若寒霜,厉声道:“慌慌张张的,这是要做什么?”

    书吏似乎遇到了极恐惧的事,期期艾艾地道:“陈凯之……陈凯之……不想活了!”

    什么,陈凯之……不想活了?他要寻死吗?

    杨业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

    他……不能死啊。

    杨业心下一惊,豁然而起,身子竟不自觉的颤抖。

    这位刚刚进入了天人榜的才子若是突然死了,这还了得?自己不如也死了干净。

    一下子的,所有的官仪不见了踪影,杨业忙道:“怎么了,怎么了,究竟出了什么事?”

    这书吏急匆匆地道:“那陈凯之竟是跑去寻武院的武举人杨逍挑衅,要比斗箭术,他们现在……就在校场,想来差不多已经开始了。”

    杨业的脑子顿时发懵起来。

    杨逍这个人,他是知道的,将门之后,其父也算是大陈声名赫赫的一员大将,这个人,在学宫里也是出了名的箭术超绝,而陈凯之……

    陈凯之竟跑去寻杨逍挑衅?而且……还真动手了?

    他完全可以想象,若是有丝毫的闪失,陈凯之就必是死定。

    就算不死,少年人相争,也极可能让陈凯之落个残疾。

    不敢再多想,杨业几乎是咆哮着道:“陈凯之……他疯了吗?他是活腻了吗?遭了,遭了,要遭了,快,快,备轿,不,走,赶紧走,这就去武院,去武院。”

    这事发生得太突然,消息却已不胫而走了,整个学宫,都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弄得有些发懵。

    那些授课中的博士,哪里还有心思授课?有人看见杨业带着一行人匆匆疾走而去,一打听,竟也丢下了学生,直接跟着去了。

    要糟啊。

    学宫若是出现如此恶性的事件,假若再出一点闪失,只怕学宫上下,谁也别想好过。

    而在此时,在这武院的校场里,陈凯之毫无惧色,镇定自若地地伫立着。

    只见他那俊秀的面庞迎着正午的烈阳微微抬起,那如星辰一般的眸子,闪闪生辉。

    他取了弓箭,遥看着远处为自己担忧,也还有想要看自己笑话的人,眼眸也只是轻轻的掠过,随即,他的目光仿佛一下子闪了精光一般,锁死在了杨逍身上。

    此时,心要静。

    因此他心情平和,慢慢的,他开始适应着手里的这柄弓,射击的奥义,从那位先生那儿,陈凯之学习到了不少,他慢慢地调整着,似乎最终选择了一个较为舒服的射姿。

    那杨逍虽是在五十步开外,可陈凯之却看得无比清晰,莫说是人,便是面上的毛孔,似乎都清晰可见。

    陈凯之默默地使自己体内的气息徐徐在体内流转,渐渐的,身上渗出一些细汗起来,倒是并不觉得不适,反而有一种很轻松的感觉。

    而那杨逍,似乎也已做好了准备。

    他眯着眼看着远处的陈凯之,并不看陈凯之的面容,大笑道:“你先请吧。”

    陈凯之却是淡然回应:“杨学兄先请。”

    请自落下。

    这杨逍本就不是一个谦让的人,本来以为,这一次无论如何都能将这陈凯之置之死地,便是让对方先射一箭,并没有什么妨碍,可陈凯之竟是给脸不要脸。

    杨逍鄙夷地冷笑一声,也就不客气了,直接弯弓搭箭,将这弓弦拉满,浑身的肌肉都随之绷起,口里大叫道:“那么……小心了……”

    说话间,那狼牙箭已如飞蝗一般破空而出。

    他箭术精湛,却还是留了几分气力,至于这箭矢,都已经磨平了箭簇,并不锋利,并不至于杀人,可这一箭射中,寻常人也绝对承受不住的,就算他减少了力道,却也足以让陈凯之三日爬不起来。

    嗤嗤……

    箭矢几乎快到让人看不到轨迹。

    许多文举人已经一身冷汗,甚至不敢张眼去看,他们知道,下一刻,这箭便要射中陈凯之。

    可是所有人都不知道,这箭虽是快到了极致,但到了陈凯之的眼里,却是很慢。

    他的眼睛,竟能高速地捕捉这箭矢的轨迹。

    那箭飞速而来,人群中已爆发了惊呼,吴彦更是忍不住高喊道:“小心……”

    说小心,其实已经迟了。

    至少那站在一旁好整以暇的箭术先生,已经知道了答案,杨逍所射的乃是陈凯之的胸膛,足以一箭将陈凯之击倒,甚至可能打断陈凯之的一根肋骨。

    而以此箭的速度以及方位来判断,陈凯之是无论如何也避不过的。

    只是……

    陈凯之此时拉弓,他嘴角微微勾起一丝冷笑,而随即,搭在满弓之上的箭矢竟也已经飞出。

    嗤……

    就在所有人不忍目睹的时候。

    啪嗒一声。

    金铁交鸣,奇迹……发生了。

    飞来的一箭,竟然直接被陈凯之射落,两箭在距离陈凯之十几步的半空撞击一起,一齐落地。

    呼……

    这怎么可能?

    中途截箭,这需何等的眼力,还有高明的预判。

    那先生没有表情的脸上,突然变了。

    他不可置信地看着这个结果,即便他无法承认眼前所发生的事实,却还是忍不住发出了一个好字。

    杨逍远远眺望着,本是自信满满的脸,瞬间骤变。

    他自是有真本事的,只略惊愕,便很快地有了反应。

    一击不中,他又迅速地从箭壶中取出第二箭,以极快的速度再次飞射出去。

    “雕虫小技!”陈凯之则是一声爆喝。

    他的反应,并不比杨逍更慢,依旧弯弓,体内气息流转,仿佛有了生命一般,他的眼睛,竟如炬火,此时此刻,将那飞来的箭矢看的一清二楚,在他的眼前,仿佛世界变慢了,慢的出奇,那飞射而来的箭矢,犹如徐徐飞来的苍蝇。

    与此同时,手臂轻易地将弓拉满,箭如流星。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