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二百四十一章:直接碾碎他(3更求月票)
    回到家中,在这小小的庭院里,陈凯之看到一盏孤灯在庭院外闪烁。

    此时……已经夜深了。

    这里没有土地庙的喧闹,而是极显清幽,漆黑的夜空,静寂无声的一片,只有死一般的沉寂。

    可那盏灯动了,从黑幕重重的浓夜里,一个人提着灯自浓夜中出来。

    这人的脸上,表情凝重,带着无尽的怨气,接着当头棒喝:“你去哪里了,现在才知道回来,为何事先不请人带个口信?你知不知道师兄在这里足足等了你一个时辰了。”

    陈凯之忙露出惭愧的样子道:“师兄,我错了。”

    原以为陈凯之会狡辩,又或者会解释点什么,谁知道这家伙认错认得这样的干脆。

    邓健满肚子准备揭穿这个家伙的话,只好烂在了肚子里,便道:“以后不可如此了,否则师兄不给你留门了。饿了没有?”

    陈凯之摸了摸扁平的肚子,略带几分可怜巴巴的道:“饿了。”

    邓健龇牙咧嘴地瞪着他道:“这么迟回来,也不在外用饭,幸好我留了。”

    说罢,师兄弟便一起入门,默契非常的一个去等饭吃,另一个去热饭菜。

    等到邓健端了饭菜来,陈凯之看了看菜,抬眸道:“师兄,你是不是把肉都吃了?”

    邓健火冒三丈:“我邓健岂是这样的人?我……我……我羞于你说话。”

    陈凯之咂舌,忙低头吃饭。

    吃饱喝足后,陈凯之满足地道:“我来洗碗。”

    邓健却已是拿起了碗筷:“我来吧,你半夜才回来,一定辛苦,去睡吧。”

    陈凯之便道:“没这么早睡,今日先生也没留功课,那我去斟一些茶来吧。”

    二人分头行动,过不多时,又各自聚在一起。

    邓健坐下,接过了陈凯之泡好的茶,这才道:“我也知道你学业辛苦,可也要注意自己的身体。”

    陈凯之今日乖了,没有顶撞他,俯首帖耳地连声说是。

    邓健呷了口茶,那心里的火气压了下去,转而道:“近日我在国史馆修史,重新去读了实录,心里感慨良多,这世上什么功名利禄,都是过眼云烟,实录里多少赫赫有名的贤臣名将,哎……还不是都作了土?所以师兄这几日都在想,功业固然要紧,可是还需多关心关心身边的人,因为只有身边的人,才是弥足珍贵,最值得珍惜。”

    噗……

    陈凯之喝下的一口茶,没忍住,直接喷了出来……

    呃,师兄,你这不厚道啊,深更半夜的给我灌鸡汤,而且还是特浓厚的。

    邓健一看陈凯之贼头贼脑的样子,又气不打一处来,严肃地道:“认真一点。”

    陈凯之忙摆出一副正襟危坐的样子,道:“师兄说的好。”

    邓健这才作罢,吁了口气,又继续道:“人生无常啊……”

    他边说着,头微微仰起,眼中竟有些模糊,似是感触到了什么,眼里泪光点点。

    邓健吁了口气,接着道:“你师兄呢,说得好听,出身在一个诗书之家,实则这些年来,早就家道中落了。自幼便有人告诉我,光耀门楣。因此我读书,我拜师。我性情本不是那般,就只好糊弄恩师,这些年来,想起这一桩桩,一件件的事,真是惭愧啊。此后一直孑身一人在京师,看似风光,可是内情,你是知道的,说来惭愧,追了半辈子功名,结果一无所获,好在还有你这个师弟,师弟,你不要重蹈师兄的覆辙了,你我如今在这京里相依为命,我是将你当做我的亲兄弟的,这都是肺腑之言……”

    陈凯之看着师兄这个样子,就知道他的文青病犯了。

    这翰林容易犯文青病,陈凯之倒是略知一些,据说还有翰林光着PIGU爬上房里念诗的。

    陈凯之心里不禁有些惭愧,觉得有事隐瞒着自己的师兄,便道:“师兄,我也是将你当做兄长看待,其实,我……我有钱的。”

    邓健却是幽幽地道:“你那些钱,留着吧,将来日子还长着呢。”

    陈凯之摇头道:“我的意思是,我有很多钱,现在,一月有两万两,若是不出意外,现在掐指一算,又过了一月了,至少该有四万两了吧。”

    哐当!

    茶盏落地,摔了个粉碎。

    邓健几乎是瘫坐着,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陈凯之,嘴唇有些颤抖,道:“四万……不是钱,是两?”

    陈凯之去睡了,因为他和师兄,已经无法沟通了。

    邓健像木头一般,跪坐在那,正努力地掰着手指头,似乎在计算,咿咿呀呀的说着一二三四五之类。

    陈凯之是真不想吓他,实在是……不忍心一直看着这厮每日算计着钱粮又不好让自己拿出点钱来补贴家用。

    一连几日,师兄的表情都很凝重,想来此事,他还需慢慢消化。

    读书人嘛,就是这个样子的,即便是飞来一笔横财,正常的人自然是美滋滋的,可读书人不一样,他得先纠结一下道德和伦理,比如被师弟BAO养是不是牵涉到伦理问题呢?又比如自己是不是该甘守清贫诸如此类的事。

    三日之后的清晨,陈凯之便如约的到铺子里来取弓了。

    这是一柄陈凯之所定制的反曲弓,所用的材料,都是最好的,反曲弓的好处在于,威力比之这时代的弓要强大得多,更利于射击,且不似寻常的长弓一般体积巨大,陈凯之试了试紧绷的牛筋弓弦,这弓的拉力不小,只怕堪比那一石的长弓,却比那长弓要小巧了许多,不过半人之高。

    对此,陈凯之甚是满意,他付了银子,随即让匠人给了一块布,将弓和定制的一壶箭矢都包了起来,接着便往学宫里去。

    陈凯之的身后,突然背了这么一个家伙,倒是引人侧目,不过陈凯之对此并不在乎,他到了文昌院,上了上午的经史课,而到了下午,便是武课时间了。

    正午的时候,陈凯之慢吞吞地吃着茶,见吴彦一副紧张的模样,知道他对下午的武课心有余悸,陈凯之朝他笑笑道:“吴学兄……”

    “啊……”吴彦这才稍稍回神,愣愣地看着陈凯之。

    陈凯之呷了口茶,道:“人都有畏惧之心,可当你越怕什么时候,这种恐惧,便会如影随形,恐惧是人的弱点,正因为如此,就更该克制这种恐惧。”

    吴彦垂头丧气地点了点头,苦笑着道:“其实我倒并不怕受伤,所惧的,只是当着同窗的面被人羞辱而已。”

    陈凯之面上没有表情,只将手上的茶盏放在手里打转,听了他的话,颔首表示理解。

    待钟声起了,陈凯之一把拿起手中的东西,突的道:“可是无论如何,生活中总有许多东西,你非要面对不可,是不是?走吧,去校场。”

    虽是不情愿,可文生依旧规矩的赶去武院。

    待众人都到了武院,而那先生,早已在那里负手等候了。

    先生依旧还是风淡云轻的样子,声调平平地道:“大家各自练箭吧。”

    说着,便旋身要回箭舍去,他对文昌院的读书人,已经没有了太多的兴致。

    陈凯之却是突然道:“先生且慢。”

    先生呆了一下:“所为何事?”

    陈凯之笑了笑道:“倒没什么大事,只是想寻杨学兄兑现承诺。”

    先生面上一绷,拧眉道:“什么承诺?”

    陈凯之道:“学生说过,他的恶作剧,是最后一次,可是杨学兄并不将这些放在心上,累教不改,所以学生想请杨学兄来比一比箭术。”

    陈凯之此话一出,瞬间,众人便一片哗然起来。

    陈凯之,这个文昌院的文举人,居然要找武院的人比箭,竟还是杨逍?

    是疯了吗?

    那杨逍在武院之中这般嚣张跋扈,被无数武生所拥戴,鞍前马后,正是因为他的箭术超群,否则谁肯服他?

    许多同窗惊诧万分,也有人觉得可笑。

    这是太不自量力了!

    陈凯之身边的吴彦甚至吓得脸都绿了,忙捏了捏陈凯之的袖摆,忧心不已地道:“陈学弟,不要……”

    整件事论起来,陈凯之今日如此,还是当初他惹出来的。

    陈凯之陈凯之只是拍了一下吴彦的肩膀,依旧不为所动,却是昂首厉声道:“让杨逍给我陈凯之滚出来!”

    声振屋瓦,像是打破了长空。

    他陈凯之,今日就是来砸场子的。

    谦虚是归谦虚,可是陈凯之也知道,有些人可以谦让,可有些人,你的谦让毫无作用,甚至会让人更觉得你可欺。

    在他看来,对付那些平时得寸进尺之人,最直接,也是最有效的手段,就是直接碾碎他。

    这箭术的先生,深深地凝望了陈凯之一眼,心里却透着失望。

    箭术最需要的是忍耐,可是这个陈凯之,似乎忍耐力并不够,看来,是当初看错他了。

    远处,有几个武生正在练习骑术,隐约听到了陈凯之的话,早已勒马,飞快去通报了。

    陈凯之却是眯着眼,面上淡然,方才一句挑衅之后,他再没有开口多说一句话。因为他知道,嚣张如杨逍,他无论如何都会来的。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