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二百三十八章:抱歉,学生做不到(5更求月票)
        陈凯之本是想跟随同伴去练习射箭,没想到先生竟突然叫住了他。

    不过想起这先生上回特意给他讲授了射箭的要诀,陈凯之倒是感念于心的,恭恭敬敬地上前道:“学生在。”

    先生道:“去箭舍里坐一坐吧。”

    陈凯之有点讶异,却不敢怠慢,忙应了一声好,便随着这先生至不远处藏弓的箭舍。

    这里除了库房,边上还有一个小舍,这里显然是供人休憩的地方,先生命书吏去斟茶,接着跪坐在案后,方才还板着脸,这个时候,脸色倒是舒缓了许多,道:“不要客气,坐下吧。”

    陈凯之点点头,跪坐在案前的蒲团上。

    先生捋须道:“上次老夫和你讲授的东西,你还记得吗?”

    陈凯之知道这是考教,又或者说是一次试探。

    若是陈凯之转眼就忘了,对于这先生来说,陈凯之的心思,怕不在箭术上,将来对待陈凯之,多半是和其他的同窗一样,自个儿玩泥巴去吧。

    陈凯之将上次讲授的内容,一五一十地说了。

    先生没有露出赞赏的样子,只略略点头:“能记下来,并没有什么打紧,最紧要的是融会贯通,你是文昌院的读书人,老夫自然不求你将心思都放在这射术上,可至少,闲暇时该有所思考。”

    陈凯之道:“学生倒是思考了一二。”

    “噢?”先生只是一笑,有些不信的样子:“说来听听。”

    陈凯之正色道:“根据先生所说的内容,学生以为,所谓箭术的奥义,在于将这弓箭与人融合,就如人的手一样,人的心念一动,人就下意识的会做出某种动手,所谓得心应手,便是这个道理。而想要将这箭术练到最高境界,实则就是将弓当做自己的手,学习者不但要了解弓,更要了解自身,只有了解了自身,方才会弓有所了解,而想要做到这些,除了勤学苦练,诚如先生现在所考教的这样,还需进行思考,如何才能发挥自己身体的一切长处,从而化作弓箭的长处呢,自身的短处是什么,在使用弓箭时,又如何避开自己的短处。”

    初时,这先生只是漫不经心的样子听着,到了后来,面上不禁露出诧异的表情。

    他深深打量陈凯之一眼,才道:“你已经摸到了门径,虽是纸上谈兵,可是这等领悟,实属难得了,那么你自身的长处是什么?”

    陈凯之毫不犹豫地道:“学生处处都是长处。”

    呃……好像有点吹牛。

    不过……这是实在话,学习了《文昌图》之后,陈凯之的这具身体,无论哪一处,仿佛都随时处于最佳的状态。

    先生神情略显愕然,显然没想到陈凯之会如此回答,不禁又道:“没有短处?”

    陈凯之很耿直地摇摇头道:“不敢相瞒,没有。”

    先生忍不住哑然失笑起来,少年人啊,总是如此,过于高看自己。

    他叹了口气,道:“老夫知道你的文章入了天人榜,所以自负一些,并无不可。只是……学习箭术,检视出自己的短处,比窥见自己的长处更加难得。因为短处,于箭者才是最致命的,你这些日子再想一想,自己的短处在哪里。”

    陈凯之不禁苦笑,他对先生,一向是礼敬有加的,何况对方如此费心的教导自己,所以陈凯之实在不忍心去骗他,除非特别必要的情况之外,所以他很坚持地道:“学生确实没有短处。”

    先生只是微笑,仿佛是在看一个吹牛逼的孩子般,笑道:“再想一想。”

    好吧,被你打败了。

    陈凯之有些无奈,只好道:“想不出来。”

    “别急。”先生捋须道:“可以慢慢的想。”

    这时,有书吏斟茶来了。

    先生呷了口茶,却没什么心思管这口舌之欲,心里只是想,这个少年,悟性极高,处处都令人满意,唯一不足之处,就是太自负了,且不急,好好磨一磨他。

    他让陈凯之慢慢去想,陈凯之觉得郁闷,他不是没有想过,而是真的没有任何短板啊。

    无论是眼力、气力、身体的平衡,乃至于反应,陈凯之也不想谦虚,绝对可以碾压武院的所有人。

    可这先生似笑非笑的样子,让陈凯之也不知如何解释,他倒是想当场让先生看看,可细细一想,这又没什么意思,他让自己想,自己再想想也好。

    陈凯之也端起茶盏喝了一口,这茶和那白马寺的茶,差得远了,没什么滋味儿。

    人就是如此,当初在金陵的时候,再劣的茶也能下口。可一旦尝到了真正的好茶,寻常的茶水,便味同嚼蜡了。

    先生似乎不愿意继续追究下去,而是道:“这茶很不合你的口吧。”

    陈凯之很老实地点点头。

    先生却是笑了笑道:“武院里,其实是有好茶的,老夫手头也还算宽裕,倒也买得起好茶,而这茶,却是老夫买的茶渣冲泡,三文钱,便可买一两了。”

    下脚料。

    这是陈凯之第一个念头,他眯着眼睛看这先生,心里想,这厮莫不是铁公**。

    却见先生正色道:“你知道这是为何吗?因为习武之人,万万不可使自己在一个舒适的环境之中,一旦如此,人便会贪图安逸,便会丧失耐性,老夫七岁学箭,到了如今,已有四十五年了,四十五年来,除了授课,学箭不缀,无论寒冬酷暑,可是这百步穿杨之处,其实早自三十年前,就可以做到了,老夫来问你,为何还要如此?”

    陈凯之倒是答不上来了。

    “是为了耐性,当你的箭术到了一定层次,最需要的,就是耐性,因为真正的箭术高手之间,比的便是耐性,谁能忍受更多的干扰,无论在任何环境之下,依旧能秉持自己的本心,将整个天下,当做自己的靶场,将自己的身体,当做一柄弓,一枚箭,谁才可以称得上是最绝顶的箭手,所以老夫哪怕一个时辰,都不敢贪恋任何的享受,无论是口舌之欲,还是美色,乃至于夏日吃一口冰,冬日烧一根碳,也绝不去尝试。”

    他的眼里,似乎闪着光,这是一种骄傲,一个人一辈子,只做一件事,为了这件事,他将自己的生命都献祭了出来。

    陈凯之从他的身上,看到了一股傲然。

    陈凯之想了想,不禁道:“这么说来……先生不贪恋美色,那么……岂不是没有子嗣?”

    先生一笑道:“至今未有,不过……这些又算得了什么呢?弓箭在老夫眼里,便是自己的子嗣,子嗣总有断绝的一日,可是这弓,这箭,却是不灭的。”

    陈凯之深吸一口气,他很果断地站起身来,作揖道:“学生告辞。”

    转身,拜拜了您嘞。

    先生万万料不到陈凯之走得这样干脆,不禁有些恼怒:“你……回来。”

    陈凯之只得驻足,回过身看着先生。

    先生愠怒道:“怎么,这样就想要放弃了?”

    陈凯之叹了口气,才道:“我很好吃,口舌之欲,怕是改不了了。”

    先生愕然,虽然他教授过许多人,几乎所有人都无法继续坚持下去,可是似陈凯之这般,直接说自己好吃懒做的,却还是第一次见。

    陈凯之生怕他还不死心,又道:“而且我的志向,是生一窝的儿子,我还年轻,学生对美SE,多少还有些向往,更何况,学生已有个未婚妻子,若是不娶妻生子,那我不就辜负了她?这于品性上,学生也是不对。再说,若是个个像先生这般,那子子孙孙怎么繁衍下去?”

    “还有,学生很懒,能躺着,学生就躺着,读书是为了功名,学习箭术,也只是希望身上有一技傍身,仅此而已。若有必要,学生还很希望享受,因为学生上辈子挨了不少穷,若是将来得了功名,定要吃遍世上的美味佳肴,喝最好的茶水,锦衣华服,出入要用最好的车马。”

    陈凯之实在不忍心隐瞒他,自己的志向,从来不是苦心僧的生活。

    其实陈凯之说出来的,只是这世上绝大多数人的心中所想,不过陈凯之也相信,那些想这些的人,多半是不好跟这先生说得太明白的。

    因为先生显得很生气:“若如此,那你将一事无成。”

    陈凯之摇摇头道:“如果成就什么了不起的事,非要像先生这般,那学生宁愿一事无成,至少现在生活挺好的,偶尔还有鸡吃。”

    先生不禁瞠目结舌,最终摇头苦笑道:“哎……你去吧,你资质虽还不错,可是在箭术上,永不会有所成就,但愿你垂垂老矣时,不会后悔莫及。”

    陈凯之心里说,我若是因为这个后悔,那就真的见鬼了!

    他却还是感激地朝先生行了个礼道:“这些日子,多谢先生赐教,学生告辞。”

    先生没有说话,只是唏嘘,一副知音难觅的模样,见陈凯之真的走了,更是萧索的样子,口里喃喃道:“不吃苦中苦,如何能成为人上之人呢?现在的年轻人啊……”他接着又摇头,满是遗憾。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