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二百三十一章:自掏腰包(3更求月票)
    既然关乎于自己的利益,陈凯之当然是慎重对待。

    只见陈凯之的眼睛死死盯着舆图上的每一个角落,面上看似风淡云轻,可心里却已开始计算。

    首先,得离学宫的建筑近一些,否则读书不方便,尤其是靠文昌院最近才好。

    还要……依山傍水……嗯,依山傍水美滋滋。

    再有……

    陈凯之目光逡巡,终于定格了一处地方。

    他指了指舆图之中的一个位置道:“这里……可是闲置的吗?”

    “你说的是飞鱼山?此处本是曾老夫子的书斋,不过曾老夫子已经作古多年,凯之选的好位置,此处距天人阁的白云峰并不远,距文昌院亦不过数里之地,又有崤水途径而过,风景极佳,凯之要选址于此?”

    陈凯之可不敢贸然点头,这等买定离手的事,还是谨慎为好。

    他便道:“不妨如此,学生去走一遭吧。”

    杨业来了兴致,不由道:“那么老夫陪凯之去便是。”

    人就是如此啊。

    陈凯之在社会上摸爬滚打,熟谙人性,知道每一个有血有肉的人,自己是如此,杨业也是如此,那位刘梦远先生也是如此,他们有世俗和麻木的一面,可也有热心的一面。

    人性之复杂,已无法用好坏来区分了。

    陈凯之颔首,随着杨业出了明伦堂,杨业对这学宫,仿佛当做是自家的领地,背着手,仿佛巡视着的产业,面带红光。

    事实上,这一次学宫中有人入了天人榜,也令他深有扬眉吐气之感啊。

    二人一前一后,足足走了小半时辰,一处宛如卧龙般郁郁葱葱的山便出现在陈凯之眼帘。

    只见这山脚之下,是一片平整出来的土地,一条河流湍急流过,河上有一座木桥,将其与学宫的许多建筑隔绝,这木桥看上去似乎是年久失修,反正杨业是不敢走过去,陈凯之也只好驻足,远远眺望,便觉得神清气爽。

    杨业笑吟吟地道:“凯之,如何?”

    陈凯之不禁道:“不错,若是在此置一处书斋,实是学生之幸。”

    杨业只背着手:“是啊,真期盼你还有佳作。”

    这是实话,杨业身为掌宫,太需要证明自己了。

    陈凯之突的想到典籍中的遗漏之处,不禁道:“先生,假若这文章入的是地榜,也是三百亩地吗?”

    “嗯?”杨业微愣了一下,才道:“若是能入地榜,按学里的规矩,便不是一块地了,而是……”他眼眸闪烁,道:“而是一座山,此山以你为名,山中一切,任你主宰。”

    竟是……一座山?

    这里的山,绝非南方的小丘陵,陈凯之眺望着那宛若卧龙一般的山峦,不禁咋舌,这山,方圆就有数里地吧。

    任你主宰?

    陈凯之朝杨业行了个礼,道:“在山里做什么都可以吗?”

    杨业点了点头道:“是的,你的书斋,包括了山门,其中无论发生了什么,都是王法鞭长莫及的地方,这是太祖立下的规矩,无论是书斋,还是山门,这都是大儒之地,固然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可只要在那里,无论是官军还是禁军,即便是天子亲来,亦需主人的同意。”

    这权威保障还真是足够大!

    陈凯之不由感慨道:“太祖高皇帝真是非常人啊,竟是订下这样的规矩。”

    皇帝来了,都可以拒之门外的地方,陈凯之不禁怦然心动,那岂不是可以贩私盐?

    好吧,自己现在已算是半个盐商了,明明有阳光道,贩什么私盐。

    杨业的目中掠过一丝膜拜之色,随之轻笑道:“若不是非常人,又怎么能创下如此丰功伟绩,乃至于福泽五百年呢?”

    对于自己感兴趣的事,陈凯之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性子,又不禁道:“若是文章入了天榜呢?”

    杨业又是一呆,不禁失笑道:“你呀你,你能入人榜,就已是幸运了,地榜,几无可能,至于天榜……”

    杨业自嘲地笑了笑,才道:“近三百年来,天下只有一位杨子轩先生曾入天榜,想必你也看过他的文章吧,此人为四书五经做注,乃是大陈五百年来,屈指可数的大儒,他的石像,甚至陈列于孔庙之中,地位可比之亚圣,若是你当真能一纸文章进入天榜,且不说能否在百年之后得享孔庙,能否被人尊为亚圣,可在这大陈,势必是文坛超凡之人,这学宫,自然是以你马首是瞻,这里的一切山川河流,任你支配。当初那位杨子轩先生,便在学宫的城阳山里设书斋,慕名来拜师者,成千数万,他有弟子七千人,诺大的学宫,无一不是他的门生弟子。”

    陈凯之听了咂舌。

    弟子七千?

    杨业深深地看了陈凯之一眼,不禁道:“你的际遇,实是令人羡慕,可是莫说天榜,便连地榜,亦是几无可能,你可知道,想要一篇文章进入天榜,需有三篇文章进入地榜吗?这绝非人力所能及的,只有超凡成圣之人,方才有此际遇。杨圣人是老夫敬仰的人物,哎……”

    陈凯之一想,似乎杨大人说的很对,自己何必去追求所谓的天榜呢?太难太难了,不管如何,现在自己,已经有三百亩地了,三百亩啊,这是圣人所赐的私产,已经很让不久前还一穷二白的陈凯之感到很满足了。

    陈凯之便不再在这上头纠结,言归正传道:“先生,这书斋,何时开始营造?”

    “这自然问你的意思了。”

    “立即动工吧。”陈凯之眼眸一亮,雄心勃勃地道。

    杨业却是古怪地看着他奥:“这……倒是好,你交了银子,老夫便替你招募匠人营建。”

    纳尼……

    陈凯之呆住了。

    这……竟还要自己掏钱?

    读书人的事,你也好谈钱?

    如一瓢冰水,浇在陈凯之的头上,吹了半天的牛逼,还特么的依山傍水美滋滋,谁晓得竟是自掏腰包啊。

    他讪讪道:“噢,那……迟一些再说。”

    陈凯之觉得没脸在这儿呆了,事实上,他身上倒是有二十多两银子,带来的银子,因为投靠了师兄,所以几乎没有花,可显然,书斋这东西,没有大笔的银子,是别想破土的。

    看来,得修书去金陵,伸手向荀家要钱了。

    那精盐的生意,可是日进金斗的,不过前几个月的收入,陈凯之几乎又都投入了进去,因为供不应求,所以不得不扩大生产规模,需要更多的土地,更多的人手,这无一不是钱。

    陈凯之只得苦笑,忙岔开话题:“杨大人,若是出了一个似杨圣人那样的人物,那么这学宫里,是杨圣人大呢,还是大人说了算?”

    杨业顿时呵斥道:“你呀,真是口无遮拦,杨圣人这样的人,老夫见了他,做他门下走狗都来不及,你说谁尊谁贵呢?”

    陈凯之便打了个哈哈,其实他发现杨业这个人,其实也挺实在的。

    这时,上课的钟声响了,陈凯之不愿拉下功课,便向杨业告辞,脚步匆匆的赶往文昌院去了。

    今日是郑博士开讲,讲的是算数,算数虽然会试也考,却没有什么要紧。

    郑博士也自知如此,所以讲了半堂课,便找了个借口,让大家自己读书,这是潜规则,言外之意是,大家去看时文或是四书五经去吧,算数……学了也没什么用的。

    他年纪老迈,交代下来,依旧还跪坐在案前,开始打盹儿了。

    下头的同窗,便开始挤眉弄眼起来,有人故意咳嗽,有人悄声说话。

    陈凯之却是完全不受影响,轻轻地摊开纸来,尝试着写一篇文章。

    他心里很清楚,时文要作得好,就必须苦练,一次又一次,熟能生巧,将时文的格式融会贯通,再灌输入自己的思想,就不会出错了。

    现在自己已算是名人了,若是会试落了榜,那就真的是无脸见人了。

    一堂课毕,可是令大家提不起一点精神气的是,今儿下午又是箭术课。

    陈凯之有别于其他同窗,他对这射箭,倒是期待的,在他心里,读书固然事关前途,可是弓马之术,也是男人必修的功课。

    到了武院后,陈凯之这一次倒也不客气,没有再选小弓,而是直接选了一石的大弓。

    他甚至在想,这武院里不知还有没有更好的弓呢,他心里却有信心,即便是三石,以自己的身体,怕也能够承受吧。

    随着大伙儿到了靶场,他正待要射,却在此时,有人高声道:“你便是陈凯之?”

    陈凯之回眸一看,正是那武院的大师兄杨逍。

    杨逍一身劲装,依旧还是那副英姿勃发的样子,整个人踌躇满志,似早就在蹲着陈凯之似的,身后还带了几个武生来。

    陈凯之的其他同窗见了,纷纷退避,宛如见了瘟神一般。

    好在先生在这里,皱了眉,想要上前干涉。

    几个和陈凯之交好的同窗,吴彦等人见状,战战兢兢的样子,却还是鼓起了勇气,站到了陈凯之的一边。

    陈凯之只是轻皱了一下眉头,便露出几许淡笑道:“正是,不知有何贵干?”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