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二百二十八章:太后厚爱(5更求月票)
    现在,一个小小举人,居然凭着一篇时文,直接列入天人榜,不得不令站在这里的位高权重的大臣们感到,天……这世界疯了吗?

    张俭心里自然是最是不悦的,他已是不耐烦了,心里急于知道答案,略带冷意地对着陈凯之道:“陈凯之,问你的话呢?”

    陈凯之面如秋水无波,可还是缄默不言。

    “陈……凯之,为何到了御前不发一言?”

    这一次,太后终是忍不住了,她几乎用颤抖的嗓音询问。

    太后亲自开口,陈凯之才恢复如初,朝太后一拜,才道:“草民只是一介不知名的举人,到了御前,说话便是不敬,草民不等太后吩咐,不敢回话。”

    呼……

    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差点忘掉了这一茬。

    张俭彻底的尴尬了。

    太后凝视着陈凯之,她眼里只剩下万千温情,道:“你尽管说,这里轮不到别人说三道四,哀家问你,此文……是你所作吗?”

    “是!”陈凯之沉着应着,似乎没有因为入榜而表现出半点得意。

    殿中,又是倒吸凉气的声音窸窣作响。

    张俭的脸色已是苍白如纸,此刻真恨不得寻一个地缝钻进去。

    赵王更是尴尬得不知如此是好,就在刚刚,他还一味的夸赞那文章的好啊。

    太后心中却是狂喜,果然是龙儿啊!

    他面上却是尽力的没有表露丝毫心迹,转而道:“能入天人榜的人,都是当朝贤士,朝廷历来礼敬有加,来,赐座。”

    在这殿中,有资格坐的人,除了太后,便是赵王了。

    一句赐座,真是天大的脸面。

    有宦官连忙搬了锦墩来,陈凯之心里对这太后,倒是多了几分亲近感,虽然……他觉得有些怪怪的,只是当锦墩搬来,陈凯之却是摇头道:“学生不敢坐。”

    “噢?”太后终于彻底恢复了过来,她越看陈凯之,心里越是欢喜得无以复加,只以为是陈凯之局促,没见过什么大世面,心里不安。却是不露声色地道:“为何?”

    陈凯之板着脸,正色道:“学生的大宗师在此,他若是站着,身为门生的,怎么敢坐?”

    卧槽,张俭差点就一口老血要喷出来,这绝对是成吨的伤害啊。

    堂堂侍郎,和一个举人,双方态度,便是瞎子也能看得出来,高下立判。

    太后却是嫣然一笑,这笑容中,竟不自觉的带着寻常妇人的风情,她已很久不曾这样的放松了,心里却是暗暗点头。

    无论陈凯之是有意如此,还是怀着对张俭的算计,都令太后甚是满意,前者证明陈凯之是个君子,后者则可证明陈凯之心思活络,小小年纪,便有很深的城府。

    她的儿子,有城府是好事。

    太后按捺住心里的愉悦,故意凝眉道:“这是哀家的懿旨,你也敢不尊吗?”

    陈凯之便一笑,谢恩道:“既如此,草民不敢不从。”说罢,才欠身而坐。

    太后又是上下打量着陈凯之,这是个很俊秀的少年,神采奕奕,宛如潘安在世啊!

    她的心里尽是陈凯之的好,旋即道:“你孑身一人在京师?”

    呃……

    赵王诸人,竟不得不看着太后和陈凯之拉起家常了。

    这却是令许多人的心里嘀咕,娘娘高明啊,以情感人,对贤才如此厚爱,可见她的礼贤下士,这可比东一句先生高才,右一句满腹经纶之类的屁话,要高了一个层次。

    陈凯之对答如流道:“学生与师兄住在一起。”

    “噢。”太后的心里便放心了许多,这个师兄有官身,想来生活不差,日常起居也肯定有人照料,平时的吃用,更不必说了。

    太后便道:“想来邓卿家是厚重之人,既是师兄,便待你如嫡亲兄弟一般。”

    陈凯之心里却是忍不住吐槽了,亲倒是亲了,就是穷。

    当然,这话是不能说的,他含笑道:“长兄如父,师兄待我甚为亲厚。”

    太后觉得自己有许多话说,却又不知该如何说起,她只觉得,只要一直看着陈凯之,心里便满足了,可脑海里,又冒出许多想问的话来,便不禁权衡,这个是否可以问,那个是否可以问,细细思来,却又不敢贸然。

    顿了一下,太后才道:“这篇文章,你是如何想到的?”

    陈凯之沉吟了一会儿,竟是不知如何回答,只得道:“草民想着想着,就想到了。”

    “呀。”太后露出憨态,吃惊的模样:“想着想着……”

    陈凯之心里想,这次是意外啊,谁料到竟入了天人榜呢,你突的这么问我,当然没有想到该如何回答了。

    太后便笑道:“若是想着想着,便能作出一篇能入天人榜的文章,那么你的父母,定是极聪明的人,不知你的父母,可还健在吗?”

    这本是一句试探。

    陈凯之却是神色黯然,道:“回禀娘娘,他们已经仙逝了。”

    “那么……”太后心里一阵悸动,千言万语,终还是忍不住道:“你一定还记得你母亲的样子吧?”

    “不记得了,草民有了记忆时,母亲……”

    “哎。”太后却依旧还是有些不甘心,又道:“你定是很挂念她。”

    “是。”陈凯之心情放松了下去,他万万料不到,太后如此高高在上的人物,竟也是个八卦的妇人。

    他哪里会想得太多,站在一旁的赵王等人却忍不住在想:“太后城府,果然深不可测,这等少年郎,吃软不吃硬,她几句闻言软语,贴心的话,便将此人笼络了去。正好借此机会,又得了礼贤下士之名。”

    尤其是赵王,面上虽是堆笑,可是眼眸里,却仿佛藏着锋芒。

    此时,只见太后叹息道:“真是个苦命的孩子啊,你在梦中,会梦见她吗?”

    这问题问得始料不及,陈凯之却乖乖道:“会的。”

    “那么,梦中,她是什么样的人?”

    陈凯之一时恍然了,上一世,自己的母亲……是个什么样的人?

    没来由的,陈凯之不禁有些辛酸,上一世,自己也是个和姐姐相依为命的孤儿啊,自己算是姐姐照顾长大的,倒是看着这太后,他莫名的觉得和自己的姐姐有着些相似,大概同样的,都是这般温情的对待自己吧。

    两世为人,经历了太多的心酸,说好听一些,叫洞悉了人性,摸爬滚打,吃了无数的亏,学到了诸多人生的经验,可说难听一些,却是见多了炎凉,能温暖自己的,除了仅限于一两个至亲好友,便唯有自己了。

    他抬眸,触及到太后的目光,这目光中,给陈凯之一种温暖的感觉,这感觉,就像自己的姐姐看着自己,若是自己有母亲,那么……母亲看自己的眼神,料来也是如此了吧。

    陈凯之为止触动,不由自主地道:“梦中的母亲,如娘娘这般。”

    这句话出口,他便后悔了。有道是,伴君如伴虎,太后不是君,却胜似君啊。

    谁料太后微微一愣,心里却是狂喜。

    是啊,他的梦中,自己是洛神,才作了洛神赋,莫不是这洛神,根本就是他梦中的母亲吗?只是他不敢表露,才写出洛神赋聊以自WEI?这,莫非也是冥冥之中,上天注定的事?

    她眼眸一撇,见陈凯之懊恼的样子,面上却只淡淡一笑,随即道:“不必害怕失言,哀家不会怪罪。”

    赵王等人在旁惊骇莫名,心里忍不住惊叹:“太后果然非同凡响,三言两语,就令这个小子晕头转向了,若是再谈下去,那还了得?这等收买人心的手段,真是如火纯青啊。”

    太后心里却是说不尽的酸楚,她的儿子就在这,她既觉得彼此之间近在咫尺,又觉得远在天涯。

    在这人前,她只能拼命抑制着自己的情绪,却又情不自禁的,对陈凯之说着一些宽慰的话。

    可她毕竟是太后,那个在这宫里早就练就了满腔城府的太后,恍然间,她突的醒悟:“你入宫来,所为何事?”

    陈凯之也醒过神来,忙道:“学生和师兄,是入宫来谢恩的。”

    “师兄?”

    邓健刚才也是震惊了,这师弟,竟是中了天人榜,我的天,妖孽啊。

    而接着,他几乎泪流满面,这叫个什么事啊,本来以为今日入宫,是自己唱主角,谁料到,所有人都忘了这谢恩的事。

    此时,他硬着头皮上前,道:“娘娘厚爱,臣万死难报。”

    “噢。”太后只点了点头,显然,这时候她对那檄文,已没了什么兴趣:“爱卿不必多礼,你们师兄弟,要相互友爱,至于你……”

    邓健以为太后所说的你是自己,谁料到他抬眸起来,正要应承一句,却发现太后的目光,只是灼灼的落在陈凯之身上,太后道:“你既入了天人榜,却也不可过于骄傲自满,这书还需好生的习读。”

    陈凯之正色道:“娘娘教诲,草民铭记在心。”

    太后朝他温柔一笑:“大陈已经许多年,不曾出过贤才了。”她似是想起什么,抬首看向张俭:“张卿家以为呢?”

    张俭心里五味杂陈,却不得不道:“娘娘说的是。”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