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二百二十七章:真是陈凯之(4更求月票)
    张俭听赵王如此一说,心里骤然明白了。

    似乎得了赵王的怂恿,他板着脸道:“你身份卑微,既知如此,又在这宫中,哪里有你说话的份。”

    这一句话,无疑是戳中了陈凯之的软肋。

    陈凯之的身份卑微,无论他有再利的口舌,天大的智慧,可在这里,他不过是小得不能再小的蝼蚁罢了。

    你说法律也好,说道理也罢,人家说你什么,你就得听着,挨打要立正!

    陈凯之的面上依旧带着笑容,只是这笑容背后,却似乎明白这个道理,站在这里的每一个人,于自己而言,都有泰山一般的分量。

    所以,他沉默了。

    此时,张俭冷哼一声,道:“以你的身份,在这里开口,便已算是不敬,小小年纪,不知天高地厚!”

    呼……

    陈凯之继续沉默,道理,他懂,规矩,他也明白,对方在讲不赢道理的情况之下,索性就摆烂的情况下,直接用身份来碾压了。

    所谓礼不下庶人,陈凯之虽有功名,出了这个宫殿,或许受人礼敬,可是在这里,他便什么都不是。

    太后这才恍然。

    张俭的那句话,宛如一柄利刃,却是扎了她的心,痛疼非常。

    她竟不自觉的,娇躯微微颤抖,眼眸深处,杀机重重,这凤眸,迅雷一般,迅速地在张俭的身上掠过。

    她有些激动,恨不得立即发作,告诉这个可恶的人,眼前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人,乃是她的儿子,是她和先帝的骨肉,比这里任何一人的身份都要尊贵。

    “咳咳……”

    此时,在殿中的角落,张敬微微咳嗽,太后听到他的咳嗽,才意识到自己差一点失态,转瞬间,怒目回缓。

    而这些,其他人都没有察觉到,大家的目光都只落在那个他们眼中身份卑微的少年身上。

    倒是张俭觉得自己算是打中了陈凯之的七寸,相较方才的被动,此时他略有几许得意,便又朗声道:“一介不知名的小举人……”

    只是……人字的话音刚刚落下,却有宦官匆匆的进了文楼,略带几分激动地道:“禀陛下,娘娘,天人阁……放榜了……”

    这等重要的消息,是不分白昼还是黑夜都需禀告的,展现的,俱都是宫中对于读书人的礼敬。

    殿中人面面相觑,而后露出了惊色。

    放榜了?

    这就意味着,一篇足以载入史册的文章将出世!

    大陈历来,都是文气鼎盛的所在,可是近些年来,天人阁都不曾放榜,这对于朝廷来说,一直是面子挂不住的事。

    朝廷最崇尚的就是教化,而教化的直接展现,便是文豪才子,这些人,都是教化的橱窗,可多年以来,都不曾有什么文章入榜,某种意义来说,也是教化的失职。

    而现在,终于有文章入榜了。

    太后还在恍然的功夫,赵王殿下已是捋须,笑吟吟地道:“噢?不知是什么文章?”

    天下的王公贵族,哪一个不想标榜自己是贤人?赵王也不能免俗,他的门客,足有上百,都是才子名士,或是一方大儒,这样的门客越多,便越显得自己贤明,而赵王不但供养着他们,而且时常与他们高谈阔论,一副礼贤下士,崇文尚贤的姿态,这也是人所共知的事。

    现在天人榜放出了文章,这是何其大的事,他怎能无动于衷?

    宦官已取了锦盒,正待要呈送太后案前。

    赵王却是美滋滋的样子,这可是好彩头啊,为了显示自己的贤明,怎么不拔了这头筹?他带着浅笑道:“拿来,本王最爱华美文章,一刻也等不及了。”

    殿中的人,从方才的气氛中摆脱了出来,都是微微一笑,对这位殿下所表现出来的‘猴急’,既表示了理解,也表示了赞赏。

    太后的心里却在想着些什么,并未阻止。

    而赵王已是急不可耐,甚至堪称为‘鲁莽’地夺过了锦盒。

    他取出了锦盒里的文章来,面上却带着歉意,朝太后道:“娘娘,臣万死,贸然先看了,待看过之后,自当请罪。”

    这姿态,真是做足了。

    一副为了一篇文章,一副朝闻道、夕可死矣的态度,仿佛若是太后治罪,可为了一睹这文章,亦觉得无憾。

    众人都兴致盎然起来,张俭也借机笑道:“还请殿下念出来,给下官人等解解馋。”

    “好。”赵王倒不客气,随即便念道:“赋税论……嗯……竟是时文,时文好啊,时文有利国计民生。”

    他忍俊不禁的样子,接着道:“臣念给娘娘,和诸公听:减赋税,省刑罚、开沟渠、选贤能、轻徭役,此国之本也……”

    殿中顿时鸦雀无声,只有微微的呼吸声。

    太后却一点听的心思都没有,只是悄然地端详着陈凯之,仿佛生怕光阴短促,陈凯之会从她手缝间溜走一般,心里五味杂陈。

    本以为陈凯之受了羞辱,定会委屈难受,可是……

    可是方才的时候,她的确感受到了一点陈凯之身上所显露出的恨自己身份低微的情绪,可是随着这文章开始念起的时候,却见陈凯之吐了吐舌头,竟是露出了少年人那般的憨态。

    果然是少年人啊。

    太后悄悄地吐出了一口气,却是满心慈爱。

    可太后不知道的是,实则陈凯之此时是彻底懵逼了。

    这不是他的文章吗?

    卧槽,这是什么情况?

    赵王念的每一个字句,都和陈凯之记忆中自己下笔的文章一般无二,陈凯之自己都有点懵了,天人榜?这文章……上天人榜了?

    那赵王,此时用那饱含着情感的嗓音将其一字一句念出,等他徐徐念完,顿时,一片赞赏声打断了陈凯之的思绪。

    “发人深省,发人深省啊,此文有理有据,震耳发聩,不可多得,如此雄文,启发了不知多少思考。”

    “天人榜,果然名不虚传,此文一出,确实值得细细推敲,朝廷理应晓谕四方,教人诵读,使天下人能参透此文的本意。”

    张俭眼睛一亮,也跟着凑趣,天人榜发的文章,必属精品,这是不必商榷的,因而摇头晃脑地道:“这样的文章,实是罕见……殿下,不知此文,是哪个了不得的大儒所作?”

    张俭如此一问,无疑是问出了所有人的心声,众人都一致地看向了赵王。

    赵王只淡淡一笑,再看文章一眼,便随口地道:“此人叫陈凯之。”

    “竟也叫陈凯之?可惜,彼陈凯之,非此陈凯之也。”张俭捋须,趁机奚落了一下陈凯之。

    这是显而易见的,陈凯之确实是才子,可是这篇时文,可称得上是高瞻远瞩,不是站在高论,挥斥天下,格局远大之人,是绝不可能有如此逆向思维的。

    赵王自然也不觉得这是眼前的陈凯之,还面带着笑容,道:“据说此人竟是学宫文昌院的举人,后生可畏。”

    “文昌院?”

    突然,啪的一声,却是太后拍了御案。

    别人不知,可是太后却是打听得非常清楚,文昌院,她的凯之不就是在文昌院吗?文昌院里还有几个陈凯之。

    写出这篇能进如天人榜的文章的,竟就是她的陈凯之。

    太后刚才没心思听赵王念这篇文章,此时知道这篇入了天人榜的文章,却是出自凯之的手笔,她顿然满目骇然,不可置信地看着陈凯之。

    天!

    真是陈凯之!

    她心中又惊又喜,这个俊秀的少年郎,自己的骨肉,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妖孽如此。

    不……不愧是龙种啊。

    太祖高皇帝自不必说,便是先帝,那也是绝顶聪明之人。

    太后眼里的泪,终是忍不住滑落出来,眼里带着温情,默默地看着陈凯之。

    而这时,也有人回过了神来。

    文昌院的举人,陈凯之也是举人,也在学宫读书,这……不对劲啊!

    赵王的心里顿时骇然,眼睛扫了张俭一眼。

    张俭忍不住道:“陈凯之,此文如何?”

    陈凯之却是沉默。

    张俭有些恼火,便道:“在问你的话。”

    陈凯之依旧沉默。

    倒是一旁的邓健终于憋不住了,道:“下官的师弟,正是在文昌院中读书。”

    “……”

    所有人色变了。

    张俭更是一脸蜡黄,两腿一软,差点跪了。

    怎么可能是他?这小小年纪,能入天人榜?

    天人阁的诸学士,都眼瞎了吗?

    当然,这话他是绝不敢说的。

    赵王的脸色,也是阴沉下去,感觉自己的脸上有些火辣辣的疼。

    倒是边上有人道:“为何不早说?”

    这话是问陈凯之的。

    陈凯之依旧没有回答。

    难道是吓呆了?又或是,高兴得呆了?

    是呢,谁若是入了天人榜,这不是祖坟冒了青烟吗?

    要知道,这多少朝中的重臣,位极人臣,自觉得这辈子也算是圆满了,想求个文名,搜肠刮肚的写了文章,送去那学宫,托了相好的博士来做荐人,结果文章送过去了,却从此石沉大海,直接给学士们做了厕纸。

    即便如此,你还一点脾气都没有,天人阁里的学士,管你是什么皇族还是宰辅,就是这个脾气,没有任何情面可讲。

    ........

    新书月票告急,老.....老虎.....需要支援!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