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二百一十八章:百步穿杨(5更求月票)
    陈凯之的声音不大,甚至听起来很是温润,却一下子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杨逍侧目看了他一眼,对陈凯之没什么印象,见他想要打抱不平,满是不屑地冷笑起来:“就凭你?”

    此时,陈凯之站出来,不啻是挑衅了这些武生的权威,他们享受着这种高人一等的乐趣,现在陈凯之捣乱,自然不满起来。

    陈凯之淡淡道:“试一试吧。”

    说着,也懒得等这些人同意与否,径自走到了吴彦的身边,夺过了弓箭。

    吴彦此时像是已气力耗尽,卸下了弓箭的重量后,直接一下子瘫坐在地。

    不少武举人便带着嘲弄的目光看着陈凯之,显然就等看陈凯之的笑话了。

    陈凯之握住了弓,却依旧面不改色,这弓确实颇有分量,可在陈凯之手里,却像是毫不费力。

    他徐徐道:“这个世上,每一个人都有各自的才能,这读书是如此,射箭、骑马,也都是一回事,都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无非不过是手熟而已。”

    接着,他看向杨逍,嘴角微微勾起一丝笑容,接着道:“诸位学兄,既然习武,就该知道人若是掌握了力量,一定要善用它,这些力量,可以用来保家卫国,亦可以为之打抱不平,唯独却不能自恃武力,借着这手熟的力量,而耀武扬威,否则,即便你们成为了万人敌,又有什么用呢?”

    “小子,你敢教训我?”杨逍厉声道,显然有点恼羞成怒。

    陈凯之摇摇头,没有被他吓倒,淡定从容地继续说道:“不敢,只是敬仰诸位学兄父兄令你们学武的好意,想来他们一定希望你们学成这弓马之术,是为了建功立业和保境安民,而绝非是现在这个样子。好了,言尽于此,学生说过要试一试,那么……就试试看吧。”

    他没有再理会气恼地怒瞪着他的杨逍,直接旋身取箭,眼眸看向远处的箭靶,微微一眯,心里默默想着上一次先生所教授的技巧和动作,接着拉弓。

    一石大弓,竟是轻而易举地拉满。

    这瘦弱的身子,所迸发出来的气力,终是让那些本来想要叫骂的武生们一下子将正待要骂的话吞了回去。

    其实陈凯之的动作并不娴熟,可看他这般轻描淡写,这弓便被拉了开,倒是让这些人不敢轻易张口了。

    松弦,狼牙箭便如流星一般射出,带着破空的声音,径直飞出。

    还不等所有人反应过来,紧接着,陈凯之再取箭。

    竟是不喘息,想要连射……

    武生们呆住了。

    这家伙,看似一副羸弱之躯,竟能拉满这一石弓就算了,竟还连续来,难道不累吗?

    在这里,也只有这些武生们才知道,这开弓耗费的气力是极大的,毕竟这百斤的弓弦,完全是靠单臂拉开,一般人,在拉满弓放箭之后手臂会微酸,有些脱力,这时需要调息片刻,方才会射出第二轮的箭矢。

    可是陈凯之依旧一副轻描淡写之态,弓满如圆月,而狼牙箭再一次飞射而出。

    而后……第三次取箭。

    许多武生已是惊得说不出话来。

    此人可只是个读书人啊,便是经过无数次磨砺的武生,也未必可以做得比他更好。

    弓依然拉满了。

    连射第三箭,三箭射出,陈凯之已收了弓,将弓朝杨逍抛回去,淡淡道:“承让。”

    他没有去看成绩,因为他已知道,自己射中的是哪里。

    一下子,再没有人说话了,某些武生甚至在想,若换做自己,这一石的硬弓,也可以做到像这个瘦弱的少年这般吗?

    没有答案。

    至少他们不敢再轻视了,而陈凯之没有得意洋洋,却是很平静地回到了自己的队伍里,依旧是显得不起眼。

    这杨逍亦是有些震惊,自己可是专职的武举人啊,而这个家伙……

    他忙去看箭靶,却发现除了在箭靶的边缘,一箭射穿了之外,其余两箭,都不见了踪影。

    呼……三箭只中了一箭,而其他两箭都不曾射中。

    杨逍总算长长地松了口气,看来这个家伙,只是有一些气力而已。

    只是方才他还兴致盎然的,可现在还想继续嘲讽,却觉得没什么意思了。

    他便故作张扬地道:“会拉弓又有何用?”

    这时,远处却传来了咳嗽声,只见先生正往这里走来。

    这先生快步而来,扫视了众人一眼,肃然道:“发生了什么事?”

    杨逍忙道:“先生,学生督促他们射箭,有个文昌院的学弟,倒是有一些气力,竟能拉满硬弓,连射三箭。”

    先生不禁惊诧道:“噢?可曾射中了吗?”

    “只要一枚箭中靶。”

    先生顿时没了什么兴趣:“噢。继续练箭吧。”

    那杨逍忙是乖巧地道:“是。”

    一堂课,很快结束,文昌院的书生一听到钟声,顿时如蒙大赦,而武生们亦去马场骑马去了。

    这先生像往常一样,都会到箭靶这儿来收拾一下箭靶,只是走到了方才陈凯之射箭的靶子这里,却是皱眉,不禁咦了一声。

    靶子上,插着不少的箭矢,不过文举人练箭,用的都是小弓,所搭配的也不过是寻常的羽箭罢了,而硬弓用的却是狼牙箭,区别极大,此时一个箭靶的边缘,正好插着一枚狼牙箭。

    想必,这就是方才杨逍口里所说的那文举人射的。

    问题就在这里,这枚狼牙箭箭尖明明没有穿透箭靶,可是……这箭靶显然有被穿透的痕迹。

    除非……

    想到这里,先生的眉头皱得更深。

    除非已经有箭先是穿透了箭靶……

    突然冒出来的念头,令他猛地呆了一下,慢慢地朝后走去,待走了十几丈,便发现两枚狼牙箭钉在了地上,入土三分。

    而这个位置……

    先生是箭术大师,忍不住回眸朝着那箭靶看了一眼,从这个角度来看,这两箭,极有可能是自箭靶的角度贯穿而来,莫非……

    这三箭都射在了同一位置,第一枚箭贯穿了箭靶,第二枚箭以同样的孔洞穿透过来,第三箭,又在同一位置,却留在了箭靶上,若是如此……

    先生觉得不可想象,若是如此的话,那么这是何其可怕的箭术啊。

    这样一想,先生却是莞尔一笑,脸上又恢复了平静,这个想法太匪夷所思了,实在令人难以觉得可信,料来只是一个巧合,或者说,是自己多心了。

    于是他背起手,不再去多想,已是踱步而去。

    在另一头,陈凯之等人回到了文昌院,身后有人唤陈凯之:“陈学弟。”

    陈凯之驻足回眸,却见吴彦快步追上来:“陈学弟,多谢你。”

    他的脸色很不好看,垂头丧气的样子,不过看着陈凯之的眼睛,却带着真挚。

    陈凯之抿嘴一笑,亦是一脸真挚地说道:“哪里的话,我们是同窗,本就该守望相助,不过吴学兄也不可一味读书,偶尔健健身,也不是什么坏事。君子六艺,之所以有弓马之术,怕也是因为害怕读书人身子孱弱的缘故,这并非没有道理。”

    “是。”吴彦连连点头,而后道:“想不到陈学弟的气力竟这样大?”

    边上顿时有同窗围拢来,也都好奇,连忙追问陈凯之。

    “对呀,陈学弟怎么有这么大的力气?”

    陈凯之淡淡一笑道:“我家境贫寒,平时凡事都是自己亲力亲为,做的活多了,可能就有一些气力了。”

    原来如此……

    陈凯之却是有许多话没有点明,他拉那硬弓时,完全没有丝毫的疲倦感,反而……像是在玩弄玩具一样。

    至于那三箭的准头,也是有意而为之,毕竟,闷声发大财才是最好的,何必要出这种风头呢?

    下学后,陈凯之照例回家,师兄这里,陈凯之已当做了自己的家,刚刚回来,便见邓健兴冲冲的样子:“凯之,凯之,恩师来信了。”

    陈凯之顿时打起了精神,平静的脸上多了抹神采,道:“我看看。”

    打开了书信,一股恩师特有的文风扑面而来,信的内容,大致是交代了自己的事,他在金陵,一切都好。接着便交代他日常好生与师兄切磋琴艺和请教学问,瞧他的口气,一如既往的,对师兄表示了极大的赞赏。

    陈凯之顿时汗颜,卧槽,恩师若是知道师兄是个什么样的德行,压根就没练过什么琴,对所谓的才情,也没半分兴趣,每日只沉浸在他的职场勾心斗角,还有生活上的柴米油盐酱醋茶里,一定……

    嗯……脸色会很精彩?

    陈凯之继续将信看下去,呃,一旦提到了陈凯之,顿时又是另一种文风了,少不得狠狠教训陈凯之,要努力向师兄学习云云。

    陈凯之觉得心口有点痛疼,没心思看了,草草收了书信,抬眸便见邓健贼贼的在一旁笑。

    陈凯之失落地叹了口气道:“师兄,我需要静一静。”

    “不高兴了?”邓健挑眉道:“若是不高兴,待会儿我修书给恩师,就说你已经改了,来了京师,开始陶冶情操,不再那般粗俗,已和师兄一样风雅了。”

    我呸!

    陈凯之感觉自己的脸抽了一下,最后极力平静地道:“师兄,我就是想静静。”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