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二百一十四章:震惊四方(1更求月票)
    刘梦远显得很是失望,他目光一扫,却见新来的陈凯之正发着呆,不知在想着什么。

    刘梦远更不悦了,便拉长脸道:“陈凯之。”

    陈凯之依旧还在出神,坐在一旁的郑彦忙捅了捅陈凯之,陈凯之这才回过神,茫然地看着无数双眼睛看向自己。

    刘梦远显得更不满意,正色道:“陈凯之,你来答。”

    陈凯之汗颜,踟蹰了老半天,竟是答不上来。

    刘梦远既是失望,又是觉得可笑,你第一日上老夫的课,你竟神游了,亏得你还是金陵的解元!

    他拿戒尺敲了敲身前的案牍,磕磕作响:“答!”

    陈凯之皱着眉头踟蹰了老半天:“先生的题目是什么?”

    卧槽……

    所有人都震惊地看着陈凯之。

    宗师已经出了这么久的题,也有这么多人答过了,你陈凯之居然还不知道出了什么题?

    陈凯之发现众人都看着自己,知道自己游神太久了,忙解释道:“方才学生听了宗师对时文的剖析,受益匪浅,不自觉的,在想这时文的事……学生万死。”

    “你……”

    刘梦远可不信,觉得这家伙不但是个刺头,居然还如此顽劣,到了现在,还想狡辩,他沉着一张脸,厉声道:“你……你站着,今日下学之后留堂!”

    陈凯之无语,却也知道师命不可违:“是。”

    刘梦远余怒未消,双眸瞪着陈凯之,愠色道:“这轻民赋,竟都不知道如何答,你……你真是……”

    轻民赋?

    这就是题吗?

    陈凯之想都不想,脱口而出:“学生可以试着来答一答。”

    刘梦远有一种想死的冲动,现在这家伙又要来答题了,还答个什么,连课都不好好听,难道还能有什么高论?

    “答什么题……”

    话还没出口,陈凯之已经率先开口说道:“学生以为,这轻民赋,根本没有道理。”

    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

    郑彦吓得脸都变了,不断地去掐陈凯之的腿,示意陈凯之这题答错了。

    其他人也都是面面相觑。

    没有道理啊。

    这轻民赋,可是无数大儒提出来的啊。

    多少人认为,轻民赋方才是国家长治久安之道。

    陈学弟……被先生罚留堂就留堂吧,可你竟这么答,也太丧心病狂了吧,这……这是作死啊。

    先生等下一定绝对得抽你手心!

    刘梦远也是一呆,显然陈凯之的奇谈怪论,让他木然了。

    没见过这样的刺头啊,你这也太猖狂了,前日整了周教导不说,现在收你进了文昌远,你倒是好,上课神游,神游了倒也罢了,让你留堂,你却这样答题,这题若是在科举,只怕第一句就直接叛你滚蛋。

    他正待要责骂。

    陈凯之却是一脸镇定地徐徐道来:“之所以轻民赋没有道理,在于要先明白,朝廷为何要征取赋税。朝廷征取赋税,在于赈灾,赈灾是什么?是救民。也在于练兵,练兵在于什么?在于保民。在于缉盗,缉盗又是为何呢?这是在于安民啊。何况还有修桥铺路,推行教化,这桩桩种种,无一不是利民。”

    刘梦远呆住了。

    因为他突然发现,陈凯之所说的,并不是没有道理。

    陈凯之完全不顾众人惊愕的目光,从容淡定地接着说道。

    “既然赋税的意义,在于救民、保民、安民、利民,那么为何朝廷不能征取赋税呢?又为何,有人因为税赋的多寡,而争论的面红耳赤呢?这是好事,可是唯独,有人害怕朝廷加赋,大抵就在于,这本该用来安民保民的税赋,结果却挪作了他用,不能用到实际之处,反而被层层克扣,亦或者,被挪用去当做庙堂之上,某些人的享乐之用。”

    “因此,人人都希望减轻赋税,可是学生,却不以为然。”

    “问题的根子,不在于税赋的多寡,而实际上,却在于赋税是否能够取之于民、用之于民!”

    取之于民,用之于民!

    刘梦远身躯一震,双眸睁大,很是吃惊地看着陈凯之。

    他从未听说过这样的高论,可事实上,此句一出,突然给他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

    看着陈凯之的双眸里满是亮光,很期待陈凯之继续答下去,相比于方才诸生的答案,这陈凯之的答案,不但让人耳目一新,而且竟有一种……很奇妙的感觉,就仿佛陈凯之的话,突然让他打开了一个新的大门。

    陈凯之继续道:“既然如此,那么朝廷不在取之于民、用之于民方面下手,尽力使这赋税用到该用的地方,却是一味的减轻赋税,这便是不负责任之举,因为国家想要安定,就必须练兵,一旦灾祸来临,百姓们颠沛流离,朝廷就必须赈济,陈旧的道路,需要修葺,百姓也需要教化,修建学堂。这些,无一不需要赋税,减轻了赋税,若是出现了边患,朝廷不能尽安民之责,发生了灾荒,朝廷想要赈济,却不可得,以至饿殍遍地,那么,这到底是爱民还是害民呢?”

    “赋税的根本,不在于征,而在于用,一味的在征取多寡上做文章,以学生浅见,不如在用上做文章,朝廷理应将心思放在用上,如何使税赋不至损耗,如何至税赋不至贪占,又如何使它们用在该用的地方,才能做到利国利民,若是一味减轻,那么要朝廷,要天下各州府又有什么用呢?先生,这是学生的浅见,还望先生赐教。”

    刘梦远竟是呆住了,一脸的震惊。

    陈凯之引用的,乃是后世的对税的理解。

    其实很简单,减税是没有意义的,因为国家的职能需要发挥,一味的减税,只会弱化国家的作用,而国家的职能一旦弱化,一旦灾难来临,或是国家受到侵略,甚至是道路的修建,农田水利设施的修筑、医疗、教育,这些,都是需要钱的。

    而国家不能生钱的,钱从哪里来呢?

    当然是税,因此税赋,几乎是任何形式国家的根本。

    正因为收税乃是根本,那么作为国家,应当做的该是如何税赋用在刀刃上,因此才需要审计,需要监督,需要论证,但是……却绝非是减税。

    刘梦远呆呆地看着陈凯之,这一次,是他恍惚出神了。

    他一开始觉得,陈凯之这是‘奇谈怪论’,可细细一思,竟是觉得有些恐惧,因为陈凯之的话,一丁点都没有错。

    单凭这个回答,足以震惊四座,也足以让人耳目一新,甚至……这还给人一种切合实际的感觉,这样一想,竟发现果然那轻税赋,确实有些不太实际了。

    “先生?先生……”

    刘梦远老半天不吭声,陈凯之心里苦笑,低声唤了他几句。

    这一次轮到刘梦远茫然地回过神来,道:“你……你说什么?”

    陈凯之苦笑道:“先生,学生在问,先生以为如何?”

    “啊……”刘梦远想起来了,方才陈凯之在答题,而自己因为他的题答得太好,就和陈凯之所说的一样,不自觉的,开始权衡起陈凯之答题的利弊,所以……

    他顿时汗颜,凝视了陈凯之老半天,才绷着脸道:“这是你哪里学来的道理?”

    陈凯之总不能说,这是自己上辈子学来的吧,因此他淡淡笑道:“只是学生自己瞎琢磨出来的。”

    刘梦远又懵逼了。

    因为这数百年来,大陈朝的大儒们,几乎是统一的口径,都是以减赋为主,在天下人的心里,减赋便是爱民,这几乎已经形成了定式,根本没有人会往这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上头去想。

    可陈凯之一番话,真是将刘梦远点醒了啊,他甚至相信,若是陈凯之拿这个去跟别人说,只怕许多人也会点醒。

    这……才是经济之道啊。

    经济之道的本意,就是要切合实际,这数百年来,每一个人都高呼爱民减赋,可事实上,减赋当真对万民有好处吗?税赋越来越少,朝廷所能开拓运河的能力越来越低,官兵的质量越来越差,每一次赈灾,都是捉襟见肘,所谓的教化,流于形式,喊得倒是凶得很,可穷苦的人,又有几个能读书呢?

    越是减赋,结果百姓们,哪里得到过什么实际的好处?河堤不修筑,一个大水,便是数十上百万百姓一年的收成毁于一旦,明明只是一河之隔,却因为不曾修桥铺路,结果两岸的百姓,却不得不绕了数十里的路,才能到达彼岸。

    前几年,山越叛乱,朝廷仓促平叛,可只因为库中的钱粮不足,竟还要向富户告借,官兵的武备松弛,一场叛乱,足足持续了一年之久,死了多少军民百姓?

    刘梦远终于深吸一口气,吐出了一个字:“好。”

    他目光炯炯,说了一个好,表达了自己对陈凯之答题的满意。

    接着,似乎他还意犹未尽,又道:“好,好啊。”

    又连说两个好,甚至他心里认为,单凭这个论点,就足以靠一篇时文,震惊天下了。

    呼……他忍不住道:“那么,又该如何做到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呢?”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