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二百零九章:混世魔王入世(1更求月票)
    有了刘梦远和杨业应许他入文昌院读书,陈凯之追求的,不就是这个结果吗?

    若是此时再矫情,就不免会惹来反感了,于是陈凯之连忙朝杨业行礼道:“多谢大人。”又朝刘梦远作揖。

    刘梦远竟是无言,因为此刻,他想起了陈凯之在几日前对自己所说的话。

    “刘先生,我会入院读书的。”

    现在想想,他竟觉得悚然起来。

    看着这个看似温顺的少年解元,刘梦远心里忍不住在想,这一切都是蓄意为之吗?

    这小子的城府,到底有多可怕啊!

    外头的读书人将这一幕看得目瞪口呆,只恨不得大呼过瘾了。

    他们原以为,自己是来看一场周教导碾压一个新举人的好戏的,谁料到,这周教导今日竟是阴沟里翻了船。

     这里不少人从前也受过周教导的气焰的,这个叫陈凯之的解元竟是手撕了周教导,这是前所未有的事,可真是痛快了。

    这样的结果,自然是杨业心里不情愿的,他已不愿久留,便意乱烦躁地匆匆带着人离去。

    其他诸生,也在差人的规劝下不甘愿地一哄而散。

    唯有那周教导,如遭雷击的样子,他心里很清楚,虽然杨大人未下处分,可自己的前途,也就到此为止了。

    陈凯之没有理他,好整以暇地出了文庙,他见到这学宫中无数的亭台楼榭,此时再去看,心情却已和初入学时完全不同了。

    那时候,自己是个好奇的新生,而现在,自己似乎已成了老油条。

     从前,自己是带着敬畏的心情来到这里,如今他却明白,这天下,无一不是江湖,上至庙堂,下至阡陌,甚至是这本该是教书育人的至高学府,亦如是也。

    其实这件事之所以解决,道理很简单。

    陈凯之摸清了这些所谓学官和大儒们的心理,他们奉行和恪守的乃是中庸之道,遇到了麻烦,或者是乱子,他们第一个反应就是捂盖子。

    就如这王家人闹事一样,这学宫里各院的掌院能对受害者的王家翻脸吗?

    他们知道,一旦翻脸,就不免被人指责薄情寡义了,毕竟那王之政,好歹也是从前的故旧,就算当年有人和王之政关系并不和睦,可是人死为大嘛。

    正因为这些人是这样的心理,所以都将自己的头埋入沙子里,他们倒也未必是真想刁难陈凯之,只是因为他们不愿意招惹什么是是非非罢了。

    那么对付他们,唯一的办法,就是闹出更大的乱子,他王家会闹,陈凯之难道就不会闹了?不但要闹,而且还要闹得惊天动地。

    可是粗暴地去闹,是不会有好果子吃的,王家之所以敢闹,是因为王之政死了,他们以受害者的姿态,可以得到别人的同情心,难道人家父亲死了,学里还要惩办他的儿子?

     大家当然都得做好人,无论大家认为王家的行为是不是恶劣,却没有人会做恶人。

    而陈凯之不同,他没有这个优势,他唯一的优势,就是要闹得漂亮,闹得人没有脾气。

    所以他选择去文庙,也盯上了历来在学里横着走的周壁,将周壁当做了自己的猎物。

    这个陷阱,本身就是针对这位周教导的,这等刚愎自用,且在读书人面前耍惯了威风的人,一旦踏入了学庙,就会一步步踩进了陈凯之的陷阱。

    陈凯之无可挑剔的回答,一定会激起周壁的巨大敌意,同时,他会千方百计寻找陈凯之的弱点。

    陈凯之给他留了‘弱点’,那便是那几篇抄录的文章,因为这几篇文章,实在不算学里这些学官和大儒的名作,这是陈凯之努力淘来的,甚至有可能,连原作者们都对这些文章,早已忘了。

    于是,周壁华丽丽地上当了,如同陈凯之所设想的那样,引来了这学宫里的所有掌院和掌宫,还引来了那么多学宫里的读书人,这些,都是这场戏所不能缺少的。

    陈凯之顺理成章地据理力争,也顺理成章的动手。

    动手的目的,就是要把事情闹的更大,闹的整个学宫沸腾,甚至不能迅速平抑下去,会给杨业这学宫之长,遭来政敌的攻讦,使学宫成为笑话。

    如此一来,学官和大儒们,又一次习惯性的捂盖子了,他们为了捂住陈凯之这个大盖子,哪里还有心思,去管王家的小打小闹。

    一切……都很完美。

    “如果……”陈凯之心里想:“如果哪里都是江湖,那么在这大大小小的江湖里,我陈凯之,一定是最能撕逼的那个,嗯,这理应算是宏愿了吧!”

    陈凯之当日便进入了文昌院,成为了刘梦远的弟子。

    刘梦远的心情是复杂的,下午的时候,他负责讲授《国史》,却显得心不在焉,目光总是不由自主的飘向坐在角落里面带微笑,却又听得仔细的陈凯之。

    刘梦远觉得,这个家伙,似乎在奚落自己的似的,却又觉得自己是不是多虑了。

    总而言之,这是一个不太愉快的一天,可木已成舟,一旦进入了文昌院,这个人就是自己的弟子了,自己不该对他有所成见,师生的关系,乃是有力的同盟,这一点,刘梦远是拎得清的。

    …………

    矗立在学宫最顶峰的那天人阁,这无数人仰望而不可及的高大建筑里。

    此时已到了傍晚,学宫里升腾起了雾气,而这雾气环绕于天人阁脚下山峰上,以至于这天人阁,宛如矗立于云端之上。

    外头的风声呜呜作响。

    而这里,门窗紧闭,无数的灯台上,油灯冉冉,这里是浩瀚如海的书架,每一列书架,上头都堆满了无数的书籍,有的书籍乃是布帛书成,有的是纸张,有的则是简牍。

    这里是书的世界,乃至于每一处书架,都悬着梯子,而这……只是其中一层而已,天人阁十八层,无一不是如此。

    靖王进入这里,已有许多日了。

    他自觉得自己是幸运的,虽是回到了京师,这是非之地,可是……他来到了这里,可以每日闭门不出,待在这小天地里,看着这书海,就像能把朝廷的那些阴谋算计都挡得远远地,令他在这不无自得其乐。

    他闻着这书香,翻阅着一本又一本的书册,猛地,他想起了一篇文章,那一句,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

    这不正是自己现在的写照吗?

    只是……此时,他的心却不禁散了,因为想到了这篇驰名江南的文章,他便想起了在船上的日子,想起那一曲笑傲江湖,那时唱出此曲此词,是何等快意啊,仿佛心里积蓄的一切阴霾,都被一扫而空。

    只可惜……这是自己现在唯一美中不足的事,他已不能再放声高歌了,何况也没有一个拿着古怪口琴的少年,在那小小的舟船上屹立甲板,吹着那熟悉的曲调。

    那真是一段令人怀念的时光啊。

    他竟发现,自己无心看书了,心里想起了那熟悉的曲子,嘴里忍不住轻轻哼起来,他哼得很有节奏,只是此时他口中的笑傲江湖,没有了那种放荡不羁的笑傲,似乎……总是缺了一点什么。

    这时,身后的书架传来细碎的脚步,陈义兴沉默了下来,一个书童小心翼翼地到了他的身侧,附在他的耳畔,低声说了几句。

    “呀。”听了几句之后,陈义兴显得惊讶。

    居然,有人敢在学宫里造次?

    而且……居然还闹出这么大的乱子,是谁这么大的胆子?

     陈义兴不由淡淡问道。

    “结果如何?”

    “杨大人狠狠责罚了周壁。”

    “呀……”靖王殿下又惊讶了,闹事者居然还占了优势?

    “此人是谁?”

    “叫陈凯之……”

    “呀……”这是第三次惊讶。

    陈义兴的脑中立即浮现了某个形象。

    原来是他!

    陈义兴竟是不知该哭还是该笑才好。

    自己千方百计地想着出世,他倒是好,他这是入世啊,似乎……还像是混世魔王入世,这是要搅弄风云吗?

    陈义兴摇了摇头,只好一笑置之。

    “知道了。”陈义兴依旧淡淡然的样子。

    书童领会了陈义兴的意思,忙告退而出,蹑手蹑脚地离去。

    陈义兴捧起书,却不像他方才面对书童时那淡然的样子,他的心有些乱了。

    他靠在椅上,叹口气,忍不住又低声吟唱:“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浮沉随浪只记今朝。苍天笑,纷纷世上潮……”

    唱到这里,他摇摇头,哎,曲高和寡,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点意思啊。

     

    而在另一头,下了学后的陈凯之,收拾了一番,便匆匆地出了书院,同窗们的表情嘛,自然该用精彩来形容,陈凯之觉得现在还是不该和人打交道,而是该让他们慢慢的消化这些震惊为好。

    他没有停留,自书院沿着盘山的石阶,匆匆下了山,接着穿过了牌坊,快步走出了学宫。

    刚刚出去不远,便见着仪门下,有几个披麻戴孝的人,为首的一个,正是据说王之政的儿子,此时他照旧是在此滔滔大哭,捶胸跌足,涕泪直流,伤心欲绝的样子。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