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二百零七章:快刀斩乱麻(4更求月票)
    说到杨业的出身,杨业和其他各院的掌院不同,各院的学官,都是朝廷礼聘的大儒,唯有他和周教导才是朝廷命官。

    大儒们可以对这样的事不管不顾,而他这个掌宫,却决不能对此事不闻不问的。

    这是何等恶性的事啊,一旦被御史们得知,多半要弹劾他治学不力了。

    杨业听了下头的人来报后,气得发抖,毫不迟疑地带了一干差役和掌院风风火火地赶到了文庙。

    这一进去,便见一个读书人打扮的少年正与周教导对峙,一个差人更是捂着鼻子唧唧哼哼的,身上还有一滩干涸的血迹。

    而在杨业的身后,也是人声鼎沸的,显然不少的学生都闻讯而来了,学宫现有的一些差役,根本阻拦不住。

    杨业脸色铁青,他心里知道,这件事若是不处置好,往后就没有人将学规当一回事了。

    居然敢顶撞教导,简直就是岂有此理!

    杨业气恼不已地看了陈凯之一眼,此时已恨不得将这个滋事的人直接送去大狱了。

    而周教导见了掌宫大人亲自来了,顿时松了口气,忙上前道:“见过掌宫大人,此人叫陈凯之,胆大妄为,竟敢殴打差人……”

    杨业压了压手,事情他已经看到了,不过听说此人叫陈凯之,他倒是有些诧异。

    这陈凯之也算是名声在外了,金陵南榜的解元,一篇文章花团锦簇,连他都不禁拍案叫好。

    本来在不久前,学宫各院的不少掌院都想将此人收入自己的院中的,可谁料竟在这个时候闹出了王家的事。

    王家的人到处哭诉,这就令人望而却步了,毕竟那王之政,当初也在学里和不少人交好的。

    各院人才济济,也未必就差一个陈凯之,实在没有人愿意因此而被人指责凉薄,何况那王之政本就享誉京师,在这京师里,可有不少他的门生故旧,便更没有人愿意成为众矢之的。

    只是杨业怎么也想不到,这陈凯之竟敢在此造次。

    外头的读书人已经沸腾了,此时人群汹涌,竟有不少人探头进来。

    杨业厉声道:“将闲杂人等赶出去。”

    一些差人要去驱人,奈何涌来的读书人实在太多,就算前头的人想要后退,却也被后头的人潮抵住,进退不得,反而更加闹哄哄起来。

    杨业心里恼火啊,这不是看笑话吗?

    今儿若不把这陈凯之严惩了,这学宫,还有什么规矩可言?

    杨业面色一沉,冷冷喝道:“陈凯之,你可知罪?”

    这是先声夺人。

    老套路了。

    古人嘛,历来就是如此做派,就像上一个时空的宋朝一样,嗯……但凡是犯罪嫌疑人,先打一顿再说,美其名曰杀威棒。

    陈凯之的表现很奇怪,他居然没有露出半点惶恐之色,而是快步上前道:“学生见过大人。”

    恭恭敬敬,依旧……无可挑剔。

    这是陈凯之两世为人的人生经验,无论对方对自己什么态度,自己却要做到无可指责。

    然后,陈凯之慢悠悠地道:“敢问大人,学生所犯何罪?”

    外头的读书人,顿时传来一阵哗然。

    竟有人听到了陈凯之的话后,在人群中怪叫:“好气魄。”

     

    是啊,这样作死的人,可不多见啊。

     打人还理直气壮,简直是破天荒了。

    杨业几乎要气得吐血,听着身后的议论,还有一些读书人聚在一起,藏在人群,偶尔发出一些奇谈怪论,更令他知道事情若是再不快刀斩乱麻的解决。

    若不然,这学宫当真就要成笑柄了。

    杨业皱着眉宇,怒视着陈凯之道:“你殴打差人,难道没有罪吗?”

    陈凯之显得很笃定,又朝杨业行了个礼,才道:“学生冤枉,这些差人手持戒尺,不分青红皂白,在这学庙里有恃无恐地要动手殴打学生,孔圣人当前,哪里容得贱吏造次?学生乃是读书人,是圣人门下,大人身为掌宫,却不问缘由,何故只问罪学生?”

    陈凯之故意将贱吏二字咬得很重。

    读书人是受优待的群体,这是自古皆然的事,毕竟知识总是掌握在少部分人的手里,而一个王朝想要延续,就不得不依靠读书人来治理。

    读书人是孔圣人的门生,既然对方是不分青红皂白先对陈凯之动了手,你这学官,怎么有偏袒‘贱吏’的道理?

    杨业面目铁青,瞥了周壁一眼。

    周壁忙道:“大人,是这陈凯之顶撞下官,下官不得不执行学规,此人巧舌如簧,请大人做主。”

    陈凯之笑了笑道:“学生只是坚持己见,何来的顶撞大人?难道教导大人无论如何冤枉学生,即便是非不分,学生也要甘愿承认吗?若是如此,那么这哪里是读书的学宫,分明是军营,莫非还要令行禁止不成?”

    周壁冷笑道:“你写出这些荒唐和犯忌讳的文章,还敢口出狂言?”

    “什么文章?”杨业不禁眉头一挑。

    看来问题的关键,就在这文章上头了,周壁一口咬定陈凯之的文章犯忌讳,若是果真如此,这陈凯之也就没有什么说辞了。

    杨业已经不耐烦了,其实他不在乎谁更有道理,他想要的,就是迅速地解决掉这件事,平息眼下的乱局。

    周壁心里笃定了,他其实也知道陈凯之的文章不算犯忌讳,可现在到了这个地步,对于杨大人来说,就算这文章没错,也得要挑出错来的。

    只要有错,陈凯之便是万死莫恕之罪,数罪并罚,有他好受的。

    周壁不敢怠慢,连忙将案头上的一篇文章呈交上去。

     “大人请看,下官见了这等狗屁不通,犯了忌讳的文章,既身负教导之职,如何不要狠狠严惩这狂生?谁料这狂生,丝毫没有悔意,竟还敢动手,大人,学宫数十年来,从未发生过这样的事,恳请大人,严惩不贷,以儆效尤。”

    杨业接过了文章,只略略地扫视了一眼,他所考虑的,自然不是是非对错,面上一冷,便道:“陈凯之,这文章,你如何解释?”

    这番话,实在太有语言艺术了。

    陈凯之不得不佩服起这位杨掌宫,他只问自己如何解释,摆出一副这文章确实有问题的样子,却又不将这文章的问题指出来,留有余地。

    显然,杨掌宫的性子,是个极度稳健之人。

    周壁则在一旁冷笑,在他看来,而今算是大局已定了。

    无论这文章如何,罪肯定是要治的,因为无论文章想要表达什么意思,可杨大人说有错,他陈凯之就算有一千张嘴,也是死无葬身之地了。

    这时听杨业轻描淡写地又看了周壁一眼:“周教导,举人入学之后,胡乱写一些禁忌文章,顶撞学官,殴打差役,当如何处置啊。”

    周壁正色道:“大人,这其中哪一条都堪称是恶劣,罪无可恕,若是三罪并罚,理应革除学籍,交京兆府定夺。”

    此言一出,便算是定性了,杨业点了点头,似有认同的意思。

    这一次,显然他是想杀鸡给猴看,免得这学宫里再有什么幺蛾子,至于其他各院的掌院,也都微微点头,反正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倒是不需表什么态。

    外头的读书人们,有人听得清晰,顿时打了个寒颤,革了功名,这就什么都完了,好不容易才走到今天,这是多不容易的事。

    而更可怕的却是,革了功名之后,若是再交给京兆府,这就成了罪囚,只怕京兆府那里,最轻也要判一个流放,多少人流沛千里之外,甚至中途暴毙而亡。

    杨业目光已如冷锋一般落在陈凯之的身上,而就算到了此时,陈凯之的脸色依旧没有显露出一点的畏惧之色。

    这是最令杨业所震撼的。

    这个家伙,居然表现得很轻松。

    仿佛一切,他都已经掌握了一样。

    难道他一丁点都不害怕,莫非……他不知道接下来等待他的,将会是什么?

    而此时,陈凯之的嘴角勾起了一丝笑意。

    就像是孩子一般,露出很纯真的笑容。

    可是这深邃的眼眸背后,又像是一个饥渴难耐的野狼,此刻看到了自己的猎物,一步步步入自己的陷阱,现在……

    陈凯之深吸一口气,是时候告诉他们,什么叫做有文化的LIUMANG了。

    陈凯之文质彬彬的,他浑身所散发的,是一股宁静的力量,然后,他很恭敬地朝杨业行了个礼:“可是大人明鉴,这并非是学生的文章啊。”

    看着杨业拧着深眉,陈凯之不紧不慢地道:“学生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过这是学生的文章。”

     不是他的文章?

    杨业一呆,然后冷冷地看向周壁。

    周壁也有点发懵了,他看着陈凯之面上的笑意,顿感有一种被人算计的感觉,背脊不由直发凉。

    真是活见鬼了。

    这是怎么回事?

    杨业厉声道:“那么,这是何人的文章?”

    陈凯之慢吞吞地道:“学生才疏学浅,既来学宫,自是来学习的,怎敢轻易下笔撰文?就如这篇文章吧,抄录的乃是文昌院刘梦远刘先生的大作,难道这篇文章……大人不曾读过吗?”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