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二百零六章:事情闹大了(3更求月票)
    周壁一脸冷色地大喝一声,陈凯之却气定神闲地站在一边,璀璨眼眸含着淡淡笑意,似乎早料到他会这样说。

    “敢问周教导,学生可有什么错漏?”

    你这样忤逆本官,没有错,本官也要寻出你的错。

    因此周壁扬了扬陈凯之的文章,面色微微一抽,满是不屑地冷笑起来。

    “你这文章,错漏百出,小小年纪,还未学会跑,便想要飞了,可见你在此,根本没有认真学习,来,伸出你的手来!”

     这是要打手心了。

    反正这文章的好坏,都是周壁说了算,毕竟他才是教导。

    陈凯之却没有伸出手,而是一脸认真地问道:“到底错在哪里?还请赐教。”

     说你有错,你还顶嘴,简直是过分。

    周壁火冒三丈,整个人都发抖了,鼻翼微微一耸,厉声道:“到了现在,你还不自知?你自己看看,这儿……你这里写着,天下之事变无常,而生死之所系甚大,固有临难苟免,而求生以害人者,亦无不可者也。”

    周壁怒气冲冲地继续道:“你说你是圣人门下,怎么可以写这样的文字?取义成仁,乃圣人教诲,你却说天下的事变化无常,生死攸关,所以有人苟且求生,而因为苟且而害人,也没有什么大不了,你……你……真是荒唐,真是可耻,伸出你的手来,本官要重重责罚你。”

    陈凯之无语,这周壁也太不要脸了。

    明明这是他断章取义,因为这一段,只是引出接下来的道理,而接下来的道理明明是这样的人虽然可以体谅,但是正因为世上这样的人多,所以才该倡导教化,让更多人懂得舍身取义的道理,结果这周壁,直接截了一句话,就跑来要打要杀了。

    陈凯之面对怒气冲冲的周璧却没有恼,而是叹了口气,好心提醒周璧:“请大人读完这篇文章,再作定论,岂不是好?”

    周壁本就是来挑刺的,哪里给他辩解的机会?加上他刚愎自负,哪里容许陈凯之回嘴?因此他眉头皱得越发深了,杀气腾腾地道:“你还想狡辩,这白纸黑字,难道老夫还冤枉了你?快伸手,再不伸手,老夫革了你的学籍。”

    陈凯之直视着周壁,而周壁显然已经失去了最后一丁点的耐心,摆明着非要给陈凯之一点厉害看看。

    陈凯之不慌不忙,从容问道:“难道周教导真的觉得不对吗?”

    “大错特错。”

    周壁冷笑,一双眼眸微眯着,圆瞪着陈凯之。

    “到了现在,你还要狡辩什么,真是岂有此理,老夫从未见过你这样的读书人,要嘛,你现在从这里出去,要嘛,老夫责打你一番,让你滚出去!”

    周壁这恶劣的态度,想来是情有可原的,这学宫里的读书人,个个对他畏之如蛇蝎,还从来没有人在他面前表现得如此平静。

    在学生面前,高高在上的态度,他早就习以为常了。

    陈凯之似是智珠在握的样子,他似乎一直都在制造某个机会,于是微微皱眉:”可是学生认为,周教导冤枉了学生,这篇文章,分明是佳作,更没有半分犯忌讳的意思。“

    “你还敢顶撞!”周壁心里想笑,本来就是想要借机收拾你,你倒还好,居然还当真了。

    他冷哼着,从鼻孔里出气:“老夫说是错了,就是错了,容不得你狡辩。”

    “可是学生以为……不是!”陈凯之这一次没有退缩,而是据理力争!

    周壁怒不可遏了,没有学生敢在这学宫里挑衅他的威严,从来没有。

    他琛沉着脸,厉声吼道:“陈凯之,你大胆。”

    “即便大胆!”陈凯之音量也是提高了八分贝,“学生也认为,该是就事论事,而非是周教导这般蛮不讲理!”

    周壁最后一点耐心终于失去了,嘴角轻轻一勾,双眸微一睁,满是愤怒地看了陈凯之最后一眼,自己找死,休要怪我。

    “来人,来人!”

    他大喊出声。

    外头终于有几个探头探脑的差役进来,周壁手指陈凯之:“拖出去。”

    终于……发飙了!

    陈凯之双眉微微一挑,却是凛然正气地道:“这里是学庙,岂容小吏放肆,周教导,你身为教导,怎可知法犯法。”

    周壁怒气已飙升到了极点,陈凯之的话,使得一向说一不二的他恼羞成怒,气急败坏地大叫道:“拿下!”

    差役们不敢怠慢,为首的一个,已是快步上前,他提了戒尺,劈头就要朝陈凯之的面上砸去。

    陈凯之竟是站着不动。

    这戒尺虎虎生风,来势凶猛,可是在陈凯之的眼里,竟是很慢很慢,慢得出奇,待这戒尺几乎要朝他的额头劈下的时候,陈凯之突然漫不经心地伸手。

    站在一旁的周壁,本还想看笑话。

    谁料,不可思议的事发生了,陈凯之居然轻而易举的将这戒尺接住了。

    那差役感觉到巨大的力量扑面而来,陈凯之的手狠狠一抖,差役顿时感觉到虎口一阵剧痛,而握住戒尺的手,连忙撒开,这戒尺,则稳稳地落在了陈凯之的手里。

    随即,陈凯之随手将这戒尺朝那差役丢去,啪,戒尺仿佛灌注了巨力,直中这差役的鼻头。

    呃……啊……

    差役捂着鼻头,发出嚎叫,整个人身子弓起,口里嗷嗷大叫。

    其他几个要上前的差役,顿时色变,不约而同地露出了恐惧之色,方才还想包抄上来,却一个个惊恐地向后急退。

    周壁脸上则变得精彩无比起来,他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一幕。

    这个叫陈凯之的,简直就是想要造反啊。

    他沉着一张脸,怒斥道:“大胆,陈凯之,你可知道在学宫里无视学规,殴打差人,是为何罪?”

    此时,陈凯之的心里却在想,现在,每一个步骤都必须谨慎了,自己就是来闹事的,不但要闹,而且要把事闹大,王家那边可以闹,我陈凯之要闹,也得要闹得更有逼格。

    他的脸色渐渐变得冷起来,剑眉如戟,朝向周壁怒道:“周教导,学庙里,也是你们可以放肆的地方吗?学里自该有学规,却不是你们仗着官身,当着这孔圣人的面,就可以肆意妄为的!”

    一番指责,义正言辞。

    周壁心里却是想笑,这书呆子,莫非是读书读傻了?你有没有触犯学规,自然是我这教导说了算,哪里轮得到你说什么大道理。

    可是……周壁心里有些发寒,方才陈凯之的本事,他是见识过了,差人居然都制不住他,而自己却距离他如此之近,若是此人真要发起疯来,只怕……

    他微眯着眼眸斜斜注视陈凯之,满是不屑地笑了起来:“怎么,你还想如何?”

    陈凯之目露杀机,没错,这是杀机。

    陈凯之当初,可是真正杀过人的,他踏前一步,道:“想怎样?只想讨一个公道。”

    公道……

    周壁想要放声大笑,他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书呆子,单凭他现在这样子,对自己大呼小叫,还有殴打了差人,就足够让他滚出学宫,甚至可能让京兆府派人拿起来了,他现在竟还想要公道?

    周壁忙是朝一边几个手足无措的差人使了个眼色,让他们前去招呼人手。

    一个差人,已是疯了一般地冲了出去。

    周壁还想维持自己的尊严:“你可知道你做了什么事?你若是知道的话,此刻想必已经后悔不迭了,无规矩不成方圆,学宫是有规矩的地方,多少举人,自以为自己有道理,便可以肆无忌惮,可你知道他们是什么下场的?”

    陈凯之则是冷冷一笑:“学生不会和他们一个下场。”

    …………

    此时,早讲已经结束,许多举人从各处书院里伸着懒腰出来,有人成群结队的,彼此说笑。

    可在这时候,突然有人急匆匆地来道:“不好了,不好了,周教导被人打了。”

    “什么,被人打了?”

    许多人便聚拢过去,议论纷纷起来:“你不是说笑吧,这……怎么可能?这学里,谁敢打周教导?莫说是打,便是在他跟前说话,都不敢大声。”

    这本是以讹传讹,经过一个又一个疯传之后,事实早就面目全非。

    可是得了一点消息的人,却津津乐道地道:“是个新举人,据说打得他面目全非,就在学庙里,现在各院都已经惊动,便连学宫的掌宫也都往那儿去了。”

    “真的,那快走,去看看啊,到底是谁,这样不长眼。”

    有好事者顿时按耐不住了,这等事,实在是稀罕啊,不少人都曾被周教导教训过,平时在他面前,大气不敢出,现在个个抖擞精神,只恨不得事情闹得越大越好,毕竟……看热闹不嫌事大嘛。

    许多的人流,已是朝学庙方向去了,而在这里,一顶顶轿子也都已经落下,掌宫和掌院的诸公们,得到了消息,无一不是又惊又怒。

    这数十年来,学宫里何曾发生过这样的事,举人斗殴,本就是触犯了学规,何况打的还是差人,更别提是在学庙里打人。

    甚至在来之前,掌宫杨业先生,已命人通知了京兆府,这显然,是不打算将此事化解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