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二百零四章:拒之门外(1更求月票)
    王之政?

    陈凯之挑眉,不是那个埋在了泥石流之下的王先生吗?

    当初,自己可好几次想救他,让他到前院来,可他自己作死,非要留在后院,现在好了,他的家人竟是跑来这里闹事了?

    文吏不禁呆了一下:“不知此人是谁?”

    这披麻戴孝的人哭诉道:“姓陈名凯之,家父曾是这里的博士,与学中的诸公都有交情,而今我要见他们……”

    文吏忙垂头,看了一眼陈凯之点卯留下的字迹,抬眸起来,却是发现陈凯之已是悄然无声地离开了。

    “此事……”

    这人咬牙切齿地道:“难道就这样不通人情吗?这等事,你做不得主,让我去见世叔、世伯们便是。”

    …………

    陈凯之虽是隐约听到安卯房传来的声音,却没有当一回事,此事自有公论,这王家人,不过是来无理取闹而已。

    拿了号牌,陈凯之便到文星阁,他对学宫里的流程早已熟悉了。

    这文星阁里,有学宫各院的院长以及博士们的文章和画像,供生员做出选择,武院和琴棋书画院,他是不看的,主要关注的乃是文院,在这学宫里,文院方才是重中之重。

    在这里,陈列着各院的历史,以及无数从中脱颖而出的名人,令陈凯之有兴趣的,则是文昌院。

    这倒不是文昌图的缘故,而是这位文昌院的院长刘梦远先生的几篇文章,陈凯之曾在金陵看过,他的文章以老道为主,稳重得出奇。

    或许很多人喜欢那些有灵气的文章,可对陈凯之来说,灵气是先天形成的,所以许多大儒的文章,固然称得上精妙,可作为一个学习者来说,你未必有他的奇思妙想。

    唯有这位刘先生,文章四平八稳,可越是四平八稳的文章,能将其做到极致,才是陈凯之学习的对象。

    因此,陈凯之更希望进入文昌院。

    他想了想,没有犹豫,当即提笔修了一封书信给了刘梦远先生,交给文星阁的文吏。

    今天的入学仪式,便算是结束了。

    出了学宫,陈凯之在这洛阳城里闲逛,买了一些吃食,用荷叶包了,回到师兄宅院的时候,已是到了傍晚。

    恰好这时,邓健已下值回来,一脸疲倦的样子。

    一看到陈凯之提着吃食回来,邓健顿时拉下脸来,道:“凯之,你这是什么意思,师兄这里没你的吃,怎么要你破费?你手头里的银子,要留着将来买书和采购笔墨用。”

    陈凯之忙笑道:“我现在银子倒是够用的。”

    “够也不成。”邓健眉宇深深一拧,不悦地瞪着陈凯之,劈头盖脸地道:“总要防患未然才好,你出门在外,有银子防身,也可宽心一些。”

    一边痛斥陈凯之一番,一边进了屋子。

    陈凯之将吃食摆在案上,是一只烧鸡,还有一包羊肉,邓健的眼睛有点儿发直,一面道:“我去热热,还有……往后可不要再买了,再有下次,师兄要严厉批评你。”

    嗯?

    这口气,听着听着,怎么像当初的自己?

    陈凯之汗颜,好吧,索性只好道:“是,是,是。”

    在师兄这里住着,虽然朴素,却还算愉快,至少师兄弟二人除了在吃上有共鸣,也算挺聊得来的。

    吃饱喝足后,邓健拿出了自己珍藏的茶叶,二人斟茶泡水,茶虽不是好茶,可这时候,听着邓健说着洛阳的风土人情,对陈凯之不啻是巨大的享受。

    邓健一面喝着茶,一面问道:“凯之,学宫里如何?”

    陈凯之便将事情大致地说了。

    邓健便颌首,很放心的样子:“你是解元,各院多半都会抢着要你。”

    二人聊了一会,便早早睡下,到了第二天,陈凯之没有再让邓健相送,自行出发去了学宫。

    陈凯之进了学,此时正是清早,许多学子兴冲冲地背着书箱分赴各院,陈凯之随着人流到了一处山峦的书院,这里便是文昌院。

    陈凯之递了自己的学号,请求见刘梦远先生,过不多时,便有文吏请陈凯之进去。

    陈凯之入了学院,进入了一处书斋,这里的陈设很是压制,最吸引陈凯之注意的是,这儿的南墙由草席卷着,可以自这里眺望山下的景色。

    刘梦远便跪坐在这南墙处,正好整以暇地喝着茶。

    陈凯之上前,彬彬有礼地道:“学生见过先生,学生昨日给先生修的书信,不知先生可收到了吗?学生自金陵来,不堪成才,恳请先生不嫌,容学生入院读书。”

    刘梦远眼眸浅浅一眯,上下打量陈凯之:“你便是陈凯之?老夫倒是听说过你。”

    陈凯之心里想,应就应,不应就不应,这绕弯子是几个意思?

    他便微微笑道:“学生惭愧。”

    “哎。”刘梦远却是叹了口气,才道:“你的书信,老夫倒是看了,你有心来文昌院,也不是不可以,只是……你自己来听讲便是。”

    “先生这是何意?”陈凯之微微皱眉。

    此时,刘梦远的眉宇深深皱了起来,露出一副为难之色:“这……有些事。”

    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最终他咽了咽口水,神色淡淡地说道:“还是不要挑明吧,那王博士,和老夫也曾算是旧识。”

    一下子,陈凯之就明白了。

    王家人分明是来胡搅蛮缠的,若是自己当真害死了王之政,早就被明正典刑了,这一点,这位刘先生再清楚不过,既然清楚,却还如此,这刘先生,只怕是担心收了自己,惹来王家人的纠缠,而且也怕这学宫里,一些和王之政从前交好的先生非议。

    陈凯之不禁感到气愤,这王家人简直是过分了,可心里再气又如何,不可能对着刘梦远发一通脾气吧?

    那是无能的表现!

    收敛起心头的愤怒,陈凯之朝刘梦远解释道:“王先生的死,与学生无关。”

    “这个,老夫自然知道,并没有其他意思。”

     

    “这么说来,先生只是害怕惹来麻烦?”

    刘梦远沉默了。

    沉默就意味着默认。

    陈凯之面上露出了讥诮之色,旋即嘴角微微一勾,露出嘲讽笑意。

    “学生看过刘先生的大作,那文章之中,犹如有一股浩然正气,令人读了,爱不释手,心向往之。学生还以为见了文章,便如见了先生,可是今日一见,学生失望了,既如此,那么……学生在此告辞。”

    陈凯之只勉强拱了拱手,转身便走。

    “且慢。”刘梦远突的道,脸有惭愧。

    陈凯之回头道:“不知先生有何吩咐?”

    刘梦远目光幽幽地看着他:“这学宫的文院,是没有人收留你的。”

    陈凯之诧异挑眉:“这又是为什么?”

    刘梦远叹气道:“王之政在学宫里十三年,故旧无数,若是王家人不闹便罢了,可一旦闹了,四处伸冤,陈凯之,你认为还有人愿意收留你吗?”

    “那么……”陈凯之当然晓得,这便是传说中的人情世故,无论这些先生是否和王之政关系好坏,可谁也不愿做出头鸟,或许……他们还自诩自己这是人情练达呢!

    陈凯之道:“若是无人收留学生,结果会如何?”

    刘梦远惭愧地低下头:“那么你永远都是举人。”

    陈凯之明白了,想要参加会试,就一定需要学宫的举荐,若是不在学宫入学,到时谁来举荐他参加考试?

    陈凯之不禁冷笑道:“难道这学宫里的先生们,都是这样的人吗?我见过许多学中大儒的文章,无一不是堂而皇之。”

    刘梦远依旧是仙风道骨的模样,只是沉默应对陈凯之的这个问题。

    陈凯之只笑了笑:“再会,我会入学的。”

    说着,陈凯之已是阔步而出。

    两世为人,对于人性,陈凯之早有了解,他匆匆走出了文昌院,按刘梦远的说法,自己可以去听讲,但却不算文昌院正式的学生。

    陈凯之自然没有去听讲,当然,他可以选择灰溜溜地进去,慢慢‘感化’刘先生,可牵涉到了底线,陈凯之却绝不愿意妥协。

    他倒是不急,先回了文星阁,提笔给所有的文院都修了书,交给文吏,这件事,当然不能这样轻易地解决,所以陈凯之想要看看其他各院的态度。

    陈凯之显得出奇的淡定,事情的起因乃是王家人滋事,而这王家人不分青红皂白,分明没有任何道理,偏偏在任何一个时代,似乎总是会闹的孩子有NAI吃。

    对此,陈凯之已经习惯了。

    一连几日,陈凯之的书信都石沉大海,以至于邓师兄那儿,几次问及陈凯之为何还没有入院读书,都被陈凯之敷衍过去。

    不能再等了。

    于是,陈凯之终于在这一日的清早,便又动身赶往学宫。

    学宫之中,设有孔庙,只是平时大家都在读书,也没什么人肯来。

    因而这里显得尤其的冷清,陈凯之到了学宫后,却是来到了孔庙的明伦堂。

    抬眸看着这孔庙的画像,在万世师表的牌匾之下,那孔圣人态度和蔼谦虚,一副三人行必有吾师的模样,陈凯之久久凝视着这画像,一脸的若有所思。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