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二百零三章:进学宫(5更求月票)
    太后似是问的轻描淡写,但是跟陈义兴,说了这会儿话,却依旧摸不清陈义兴的心思,便想再试一试。

    此时,陈义兴道:“赵王倒是建议臣去学宫。”

    “学宫?”太后眉头微皱,学宫里倒是有不少鸿胪和名士,无一不是大陈的栋梁,只是……

    太后深知,学宫和其他地方不同,那里的人,总是恪守着所谓的礼法’,绝大多数人,所效忠的都是天子。

    赵王给靖王的建议,不得不说是另有所图啊。

    太后眯着眼,面上却依旧带笑:“那么皇兄意下如何呢?”

    陈义兴微微笑道:“这也是臣之所愿。”

    太后却是叹了口气:“这既是你的愿望,哀家又能说什么,学宫十三院,你是亲王之尊,只怕那里容不下你,这学宫之中,有天人阁,你在那儿读书吧。”

    陈义兴便站起来,作揖道:“谢娘娘。”

    学宫有十三院,可对许多人来说,那天人阁,方才是学宫真正的核心。

    那里收藏了无数的藏书,便是宫中所藏的书也不及这天人阁的一半,不只如此,能进入天人阁的人,都在学宫中是超凡的人物,即便是各院的院长,也未必有这样的资格,这些都是长老级别的人物,任何一个阁中的人若是肯走出天人阁发表一番议论,都足以震动士林。

    即便是宗室子弟,想要有这样的资格,也是绝无可能的,这是太祖高皇帝立下的规矩。

    不过陈义兴入天人阁,倒是容易一些,他除了身份尊贵,最重要的是,他本身就是誉满天下的贤王,学问精深,才高八斗。

    太后似乎也不愿勉强陈义兴,凤心一动,这才做了这个决定。

    只是此时,她面上变得凄婉起来:“皇兄……”

    “臣在。”

    太后见陈义兴拘谨有礼的样子,更是感触万千:“想当年,先帝和你都还在皇子的时候,哀家那时不过是个妃子,哀家亲见你们兄弟情深,谈天说地,那时的你,能拉着先帝滔滔不绝的说上一宿的话,可是现在,为什么却这样生疏了。哎……也不知是你变了,还是这世间变了,你年纪比先帝长许多,总是告诉先帝许多道理,先帝总是说,若是你做天子,一定是个圣君,他登基之后,虽是殚精竭力,却也不及你的万一。”

    “这是礼法。”陈义兴道:“臣虽为长,却非嫡子,所以合盖先帝为君,臣依旧还是臣。”

    太后摇摇头,她没有从陈义兴的面上看到旧情,现在的陈义兴,仿佛永远是个恪守臣道的贤王,身上……少了那么点人间烟火气。

    看上去他与世无争,却又高深莫测,总是那么的让人琢磨不透。

    太后在心里深深叹了一口气,一种莫名的疲惫感油然而生,手轻轻按了按额头缓解卷意,旋即她朝着陈义兴,淡笑道:“那么,你去吧,在京师好生住着,这里……终究是你的家。”

    陈义兴便深深地向太后行了礼:“臣……告退。”

    他返身,即便他知道,或许说几句亲人之间的话,可能会慰藉得了这个弟媳一二,可他面上一直保持着一丝不苟的样子,旋身而去,没有丝毫的停留。

    目送着陈义兴远去,太后只是一笑,笑中带着苦涩,神色凄婉万分:“现在哀家身边的人,都没有了人味,真是可叹啊。”

    张敬佝偻着身子,连忙问道:“娘娘是不是担心靖王殿下与赵王……”

    “不会的。”太后摇了摇头,正色道:“他不会害哀家的,固然哀家知道他血已冷了,性情也凉薄了,决口不再提和先帝之间的情义,可是哀家就是知道,他即便不与赵王为敌,也绝不会害哀家的。”

    虽是说得如此肯定,可太后的面上不可避免地升起了一丝愁容。

    这世上,实在有太多太多的烦恼了,好像永无休止似的,总能纠缠得你透不过气来。

    “娘娘,殿下,只怕也差不多进京了。”张敬见状,低声道。

    张敬知道,每次太后娘娘不开心的时候,若是提及到皇子殿下,总能令太后的心情爽朗起来。

    果然,方才还一脸愁容的太后,只霎时间,秀眉便微微舒展开来了,那眼眸里,也多了些许鲜活,面色也是愉悦了许多,若有所思地道:“可有消息了吗?”

    张敬便道:“奴婢没有刻意去打探,怕引起人的怀疑,不过奴婢想,若是殿下入了京,肯定要去学宫里点卯。”

    “你啊,真是谨慎得过了份。”太后嫣然一笑,像是嗔怒,可张敬却知道,太后没有一丝责怪的意思。

    他忙道:“但凡牵涉到了皇子殿下,奴婢敢不谨慎?”

    太后的心情像是一下子轻松了许多,脸上微微地多了点达入眼底的笑意,道:“哎,哀家真想见他,哪怕只是远远的,瞧他一眼也好,一想到他或许已经离哀家如此之近了,哀家就感觉心又活过来了,可是这道宫墙将哀家与他隔开,虽在咫尺,却远在天涯一般,哀家想到这个,就锥心之痛啊。”

    张敬笑吟吟地安慰道:“这只是迟早的事,奴婢寻个空,去给娘娘打探一下,不过……总要小心一些为好。”

    “你……”太后旋眸,深深地看着张敬,咬着朱唇道:“你得看仔细了,仔细看看,自你上次在金陵见他时,他是不是瘦了,他正在长身子的时候,你要瞧好了,看看他过得好不好,有没有人欺负他。”

    “说起这个。”张敬笑呵呵地道:“奴婢倒是知道,那郑文,昨儿已经回京复命了。”

    太后方才还多愁善感的脸上,顿时掠过了肃杀之气,她冷漠地道:“这件事,你来办吧。”

    “奴婢,遵旨。”

    张敬堆着笑应下,只是这笑容背后,却多了几分冷酷无情。

    礼部右侍郎已上奏了弹劾奏本,关于郑文构陷陈凯之的奏疏,太后已经看了。

    为此,太后一宿没有睡,而今郑文回宫,张敬自然要禀告清楚接下来该怎么做了。

    ………………

    说到学宫,这学宫的位置靠近着上林苑,环境清幽,远处便是林莽,郁郁葱葱,这在洛阳,绝对属于罕见的所在。

    远远的,便可看到一处碑文,这是太祖高皇帝的亲笔提字,只上书‘学而’二字,字迹如刀,硬朗之风扑面而来。

    再往里一些,便是高大的牌楼和仪门,穿过一座座牌楼,这里便有禁卫把守了。

    陈凯之将自己的学籍取了给禁卫们验明,才准许他进去,接着便是和邓健告别,陈凯之朝邓健深深作揖。

    邓健笑呵呵地道:“好好读书,要择一良师,师兄这便去当值了。”

    陈凯之颌首:“师兄放心便是。”

    等进了这学宫,才知道里头又是别有洞天,在这群山起伏之中,无数院落拔地而起,隐在林间,最远处,则是一处山峰,一座阁楼高数十丈,几乎高耸入云。

    陈凯之知道,那儿便是传说中的天人阁。

    天人阁乃是太祖高祖高皇帝动用了无数的民夫修筑而成,陈凯之曾在书中见过,据说天人阁有三老,这三老,无一不是连天子都要礼敬的对象,若能进入天人阁学习,将来的前途不可限量。

    自然,陈凯之没有这样的奢望,他只希望好好的在这里读书,然后参加会试而已。

    他踏步向前,显得踌躇满志,无论如何,这里是大陈的最高学府,汇聚了无数的精英,他遥望着这无数山峦,一处处的院落,每一个院落,仿佛都是这时代最伟大的遗迹。

    再往前一些,便是入学点卯之处,只是小吏管理,所以显得格外的偏僻。

    在这里,除了读书的地方,其他的机构,往往都只能用偏僻和不起眼来形容。

    陈凯之按着邓健的描述寻路走进去,便有文吏恭恭敬敬地朝他行礼。

    陈凯之回了礼,到了卯房,将自己的学籍交了,那文吏恭恭敬敬的问了陈凯之的姓名、籍贯,得知陈凯之乃是解元,顿时多看了陈凯之一眼,不禁道:“失敬、失敬。”

    陈凯之谦虚道:“哪里。”

    文吏笑道:“前几日,还有几个博士来打听陈解元点卯了没有呢。”

    他笑得很灿烂。

    陈凯之知道,这是有人想收自己入院,成为他们座下的弟子,毕竟谁都希望能找个好学生。

    陈凯之只抿嘴没有说话,取了一个号牌,这号牌便是自己在学宫里的身份了。

    嗯,号牌很吉利,九五二七,倒像是在牢子里,不过这样也不错,陈凯之没有太多的忌讳。

    他转身刚要走,这时却听外头传来急匆匆的脚步,却见有人疾步而来,口里大叫着:“我要去见各院的诸公……”

    陈凯之见此人三旬上下,竟是穿着孝衣,觉得奇怪,故意驻足了片刻。

    文吏道:“你是何人?怎可在此喧哗。”

    那人凄惨地道:“家父姓王,讳之政,从前乃是学里的博士,如今被小人戕害,据说此人如今已中了举,即将入学宫来,这才赶来请诸公做主。”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