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一百九十五章:谢恩(2更求月票)
    此时,张俭脸色冷然,大义凛然地道:“郑文行为不端,诬告他人,此事,本官身为主官,责无旁贷,不过他是宫中之人,本官无权处置,本官这边上奏弹劾,在座诸公,可有何本官联名弹劾的吗?”

    郑公公吓了一跳,满是惊恐地看着张俭:“张公,当初,这事儿……”

    张俭又哪会容他把话说完,冷笑着打断他道:“你还想污蔑谁?你这狗一样的东西,仗着宫中的身份,引发民愤,使宫中蒙羞,怎么,你还想做什么?”

    郑公公吓得魂不附体,他很清楚,一旦这些人联名弹劾,自己便完了。自己在宫中,并非是什么了不起的人,不过是凑巧得了这么个出宫的机会而已。

    顿了顿,他咬牙切齿地道:“张公,你……别以为咱是这样好欺的,你的事……”

    啪!

    张俭一扬手,抬起便给他一巴掌。

    这一巴掌打得清脆极了。

    郑公公的脸上顿时多了一道殷红的掌印,他忙捂着火辣辣的脸,愤恨地看着张俭。

    “你……”

    张俭连看都不看他一眼,道:“狗奴才,再看废话,休怪本官不客气。”

    郑公公一屁股瘫坐在地,此时他似乎明白了什么,到了这个地步,没有人再有人同情于他。

    他跌跌撞撞地爬起来,就在与陈凯之擦肩而过的时候,他回眸,又死死地瞪着陈凯之。

    “算你狗运好!”

    陈凯之风淡云轻的模样,原以为这时候,陈凯之不会理他,谁知陈凯之道:“不,不是运气。”

    郑公公呆了一下。

    陈凯之眼眸微眯,冷冷地看着郑文,笑道:“只是因为学生有一些自信,所以……”说到这里,他看了一眼曾环。

    郑公公倒吸了一口凉气,心中不禁发寒起来。

    陈凯之的目光太过渗人……他的心咯噔一跳,瞬间意识到了什么。

    这陈凯之,想必早想到自己和曾环会密谋害他,所以提前……

    不错,这家伙是故意的,若是今日,他不痛殴曾环,等榜放了出来,自己绝不会贸然如此,也就是说,对方一直都在等这一幕好戏。

    陈凯之云淡风轻地收回眼帘,已懒得再理郑公公了。

    这郑公公是宫里的人,这个时候,自是谁也不能拿他怎么样,可是一旦雪片般的弹劾飞入洛阳后,毫不疑问的,这郑公公必是彻底的完了。

    再无一丝争辩之机的郑公公,只有匆匆地带着人而去。

    张俭的心里却是还有些慌,他也不知这郑公公到时还会不会反咬自己,此刻他连呼吸都有急促了,还真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只怕猪一样的队友。

    看来自己回去之后,得赶紧给京里的一些朋友修书,将这姓郑的早些结果了才好。

    不然,他定会被郑文坑死的。

    他心里复杂到了极点,不得不瞥了陈凯之一眼,淡笑道:“陈凯之,我们又见面了。”

    陈凯之朝他一礼。

    张俭摆摆手,一语双关地道:“不必多礼了,你如今已贵为解元,实在可喜可贺,老夫亦为你高兴。”

    高兴吗?只怕很失落吧。

    陈凯之看着眼前这个不久之前还想置自己于死地的人,若说心里没有愤怒,自然是不可能的。

    可是,眼前这人的实力,和现在的自己太悬殊了。

    陈凯之没有接茬,只朝他微微拱拱手,便旋过了身,他对于这等人,实在厌倦到了极点,赖得去应付,更不想虚与委蛇。

    所幸自己终于成了解元,念及于此,陈凯之不禁有些感动,眼眶微红。

    自己来到这个地方,举目无亲,为了能在这个世界安身立命,他一心求学。

    付出了那么多的努力,发愤图强,为的不就是能有高中之日,让那些欺负自己的小人退避三舍吗?

    男儿当自强,那一首将军令,对于自己的处境,实在是再合适不过了。

    不再避讳其他人的眼光,陈凯之已是踏步出了衙堂。

    迎接他的,是一道光明,无数光亮洒落在他的的脸上,粼粼光芒笼得他英俊面容越发璀璨夺目。

    与此同时,便是无数报喜人涌上来,口里说着各种恭维的话。

    陈凯之收起了心中的悲愤,因为他知道,今日的帐,到了将来一定要讨还的,于是露出了含蓄的笑容,朝着报喜之人一一拱手称谢。

    “陈解元公侯万代。”

    “恭喜,恭喜。”

    吾才师叔也如蒙大赦一般在后头快步追出来,笑呵呵地说道:“陈解元乃是老夫的师侄,是师侄,吾是他的师叔,凯之在老夫这里受益匪浅。”

    众人啧啧称奇,都不由多看吾才师叔一眼,纷纷朝吾才师叔行礼:“名师出高徒,了不起。”

    陈凯之这才猛地想起了什么,从人群中钻出来,朝着县学的方向跑去。

    解元……自己已是解元了。

    这个解元,是陈凯之始料未及的收获,有了这个,自己再也不会被人瞧不起,从此吐气扬眉了,他心里突的又激动起来,第一个想到了,就是那个一直用心教导他的恩师。

    对,该去见恩师,该拜谢师恩。

    陈凯之已是朝着县学的方向狂奔而去,而在这头,报喜人们有点懵了,不过倒是很可以理解,人家中举直接疯了的人也有,现在陈凯之中了解元,做一些超脱常理的举动,这也是情理之中。

    不过既然是来报喜的,总是要讨喜钱的,那陈解元跑得极快,大家追之不及了,不过不打紧……

    许多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吾才师叔的身上,一个个眼中放光,这个道:“恭喜啊,恭喜啊,恭喜令师侄高中。”

    “据闻陈解元自幼孤苦,所谓师者如父……”

    大家的意图已足够明显了,吾才师叔的脸顿时拉了下来,他眼睛一白,突的没那样高兴了,却是撇撇嘴道:“是啊,真是遗憾啊,是不是该发喜钱了?不过遗憾得很,老夫没带钱。”

    一下子,报喜的人急了,大家匆匆的跑来,解元公又不见踪影了,不找你这师叔找谁?

    于是大家蜂拥抢上:“先生是在说笑吗?”

    “先生乃是解元公的师叔……”

    吾才师叔急了,想要逃之夭夭,却被几个闲汉扯住,不扯还好,这一扯,袖里的碎银和铜钱哗啦啦统统落下来。

    报喜之人纷纷眉开眼笑地道:“谢先生恩赏。”

    于是一下子的,报喜的人们一窝蜂的哄抢起来。

    等到吾才师叔反应过来,已被人推挤到了一边,他捂住胸口,一脸痛不欲生的样子:“强盗,你们怎可如此,这里是府衙,老夫……老夫要报官!”

    只可惜,他这微弱的声音,早已被骚动的人群所淹没。

    在另一头,陈凯之已气喘吁吁地赶到了方先生的书斋。

    方先生正在书斋中静静的看书,一见这弟子仪容凌乱地冲了进来,一脸错愕。

    陈凯之却在此时反倒镇定了下来,深吸一口气,道:“恩师,学生给恩师弹奏一首曲吧。”

    方先生微微皱眉,他一直都在惦记着陈凯之的曲儿呢,只是陈凯之偏不让他如愿,今日……这是怎么了?难道得了失心疯?

    不对,今日是放榜的日子,不会是因为落榜,而心里郁闷吧。

    哎,这倒可以理解,他叹了一口气,淡声道:“还是为师弹给你听吧,为师给你弹奏一曲高山流水,凯之,人生遇到了困境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要以平常心对待……”

    陈凯之却是风风火火地去取了南墙上悬挂的琴,边道:“不,这一次,学生弹奏给恩师听。”

    说着,陈凯之已将琴放下,盘膝而坐,指尖轻触,叮,一声极好听的琴音自此发出。

    他的弹琴有些生涩,不过此时心中喜悦之情压抑不住,紧接着,琴音渐急,手开始狂舞起来。

    又是这首将军令。

    眼下,却也只有这将军令方才能平复陈凯之的心情。

    方先生显得很无奈,却不得不凝神静听,琴音如疾风骤雨,压迫感席卷而来。不得不说,这首久违的曲调,每一次都能令方先生心潮澎湃。

    直到将这琴音收了尾,陈凯之这才站起,而后一脸慎重地朝方先生深深一揖,道:“恩师,学生这些日子以来,深受先生教诲,而今高中解元,无以为报,请受学生一拜。”

    解元?

    方先生呆住了。

    他曾培养出一个进士,却从未培养出一个解元,某种意义来说,一个解元的含金量,并不比进士要差多少。

    而最重要的是,方先生知道,功名之路,正是陈凯之梦寐以求。

    方先生沉默了良久,才将陈凯之轻轻扶起,呼出了一口气,道:“真是不易啊。”

    “是啊,学生自知不易,方才对先生的教诲之恩,更加感激涕零。”

    方先生阖目,也是感触万千,良久,终是道:“这样说来,你即将要进京了?”

    陈凯之沉吟了片刻,历来乡试和会试都是连考的,乡试是在春天,而会试则在秋天,这大陈朝将会试称作秋闱。

    所以许多举人,一旦中举,便要动身赶往洛阳学宫,在那里拜访一些名师,顺便为即将而来的会试做准备。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