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一百九十三章:头榜第一(5更求月票)
    陈凯之的一双眼睛阴晴不定,他没有看那些文牍,却已在心里猜测出了一切,他确信,这里头的证据,绝对是够分量的。

    郑公公这样的人,在他的手上受了两次的教训,这一次,既然决心想要整他,就绝不会空穴来风。

    堂外已是哗然,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

    “陈凯之当真牵涉到了舞弊?”

    “若是如此,那就真正十恶不赦了。”

    众人很是气愤,这舞弊绝对不能忍的,比抢人钱财还可恨可气!

    包虎则是聚精会神,看着一份份的文牍,从王提学府上的人,再到一个学官的检举,还有几个生员的供词。

    除此之外,还有文吏的口供!这郑公公还真是费尽了心思,包虎一一看着,半响后,他已是汗流浃背,整个人格外紧张起来,微微抿了抿干燥的唇,才轻轻抬眸。

    凝视着在案牍对面看着自己的郑公公,二人目光一错,包知府收敛目光,立即正色反驳郑文:“陈凯之满腹经纶,何须舞弊?”

    包虎毕竟是老油条,这一句话,可谓是问到了最关键之处,舞弊是大罪,一个没有才学的人,为了功名,是可能会铤而走险,而一个满腹经纶的人,他为什么要甘冒这样的风险呢?

    郑公公听罢,像是早就料定了包虎会这么说似的,眉头微微一挑,唇边勾起一丝冷笑,便阴阳怪气地说道:“包大人还真是糊涂啊,包大人认为他满腹经纶,大概只是因为他中了案首吧,可若这案首乃是靠舞弊得来的,他又算得上什么满腹经纶?倒是依着咱来看,这陈凯之就是个不学无术之徒,而且咱还敢肯定,这陈凯之,绝对中不了这次的乡试!”

    此言一出,包虎骤然色变。

    郑公公最后那话才是重点呀,没错,陈凯之这一次,只怕是中不了乡试了。

    那丁戊号的考棚,显然是对方早已安排好了的,陈凯之只要这一次落榜,岂不就是最大的明证吗?

    包虎的心一颤一颤的,呼吸都有些急促了,捏着文案的手不自觉地紧了紧。

    这些人都是有备而来,估计陈凯之这次是在劫难了。

    此时,堂外沸腾的声音更大了。

    曾环的亲族以及一些故旧好友已是闻讯而来,纷纷高声大吼:“陈凯之舞弊,府试不公,要彻查到底,还金陵考生们一个公道。”

    “此人满身戾气,竟是想要杀害自己的同窗,求青天老爷做主。”

    “求青天老爷做主。”

    众人也是高声附和。

    郑公公得意洋洋地看着,在这声浪之中,摸着自己光洁的下巴,眼眸里已经掠过了杀机。

    这么好的机会,他又怎么错过,便道:“现在,就请大人先将陈凯之收押起来,至于舞弊一案,张侍郎自然会过问,事到如今,铁证如山,想来包大人是不敢包庇这小子的吧?”

    包虎艰难地看着郑公公,这个案子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他确实没有资格继续审理了,而现在的局势……

    陈凯之则是看着郑公公,他已经不是第一次见识到什么叫人心险恶了,可即便如此,他依旧心里发寒。

    而就在这时,从远处,却是传来了一声刺耳的钟声。

    这是贡院放榜的钟响。

    陈凯之尽力地使自己气定神闲一些,目光看着这面上带着得意笑容的郑公公,不发一言。

    他在等。

    ………………

    钟声一响,贡院里已是沸腾了。

    考官们阅卷之后,便全都移步到贡院的殿中休息。

    在成绩没有揭晓之前,谁也不可离开贡院。

    所以此时的王提学,以及金陵的学官们,并没有意识到,一场风暴正在迫近。

    他们反而在期待,这一次乡试,到底谁会中榜!

    乡试的头名,便是解元,却是不知,这次金陵的解元是谁?

    王提学只是不徐不慢地吃着茶,心里却是升起了一丝遗憾,这个时候,他想到了陈凯之,他已见识过了陈凯之的才学,所以也是颇为看重这陈凯之的,只是……这陈凯之被安排在那丁戊号考棚,此次,多半是要落榜了。

    王提学心里不禁唏嘘,昨夜的时候,便有专门的文吏在明伦堂里拆着糊名,而后再将考官们圈定的成绩进行名次的排定。

    而这些,是考官们不能接触的,必须得有专门的文吏负责,甚至是王提学,也只能在贡院的茶房里等着消息。

    此时,一声炮响,王提学便知道,放榜的时候到了。

    贡院的大门大开,穿着红衣的差役们,已在贡院之外无数考生的殷殷期盼之下徐徐地出了贡院。

    无数人翘首以盼,方才的喧哗,终于稍微安了下来,只有无数双期许的眼睛。

    决定无数人命运的时候到了,秀才到举人,这对于八成的学子们来说,几乎是一条不可跨越的鸿沟,跨了过去,便是海阔天空,跨不过去,便自此籍籍无名。

    差役们已经开始张贴了乙榜。

    乙榜有二百四十余人,人数算是最多的,这些人,虽在乡试中排名不高,却已算是佼佼者,正式得到举人的功名。

    无数人屏住了呼吸,一个个神情紧张地在乙榜中寻找自己的名字。

    人群中,时不时有人爆发出了激动的声音:“中了,我中了!”

    欢欣的笑容,还有那近似癫狂的笑声,让人羡慕无比,即便只是乙榜的秀才,也足以算得上是人上之人,引来无数人的羡慕嫉妒恨了。

    而没有看到自己名字的人,一个个垂头丧气,虽然甲榜即将张贴,可是能入甲榜的希望实在是过于渺茫啊。

    当差役们贴出了甲榜,九十余个甲榜举人赫然其上。

    于是一个又一个人,在人群中欣喜若狂起来。

    “中了……”有人眼里含着热泪,捶胸跌足。

    高中了啊。

    想要中榜,尤其是甲榜,是何其不易之事,更有人涕泪直流,以头抢地,疯了似的发出了大笑。

    那落榜的人,则一下子成了木头一般,只是呆呆地看着榜,想到十年的寒窗苦读,心里的心灰意冷,可想而知。

    此时,已有人绝望了,渐渐木然地散开。

    再最后,则是头榜,头榜只有三员,对于绝大多数考生来说,这是难有希望的。

    人群一下冷清了许多,只有不甘心的人,依旧眼睛赤红,一动不动地盯着榜,看着差役将榜贴了出来。

    头榜第三:酉丁号考棚刘晋。

    头榜第二:子寅号考棚吴如海。

    头榜第一……

    呼……

    所有人都吸了一口气。

    这个人,大家太熟悉了。

    不只是这个人的名字,最重要的是,这个考号,他们实在再耳熟能详不过,丁戊号……

    竟是丁戊号。

    人群开始骚动起来。

    所有人都难以置信地看着这榜单,怎么可能是丁戊号,这丁戊号不是传说中不可能中榜的吗?

    陈凯之……是陈凯之……

    陈凯之高中头榜第一,金陵乡试解元。

    解元郎啊,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却自知绝无希望的。

    差役们已经开始挥起了小锤,朗声道:“今科解元,丁戊号陈凯之,陈老爷高中解元,福禄无双!”

    “报喜,去报喜。”

    有人回过味来,要知道,每次放榜都会有人一些游手好闲之人专在榜下候着,如此一来,及时前去报喜,好讨个赏钱。

    而如今,这陈凯之中了头榜解元,这些人哪里等得及:“陈凯之,陈凯之住哪里?”

    “陈解元去府衙了。”

    一语惊醒梦中人,此时大家哪里还顾得了这么多,顿时数十个报喜人急匆匆地蜂拥而去,得赶在官府报喜之前,先去讨了喜钱再说。

    这外头的动静如此大,自是连贡院里,也隐隐约约能听见。

    茶房里,考官们都慢吞吞地喝着茶,一副风淡云轻的模样。

    虽然心里也是期待万分,可这时候,他们不能急,也不能急不可耐地去问榜,他们毕竟是考官,得端着呢。

    只有那些不谙世事的毛头小子,方才喜欢一惊一乍的。

    考官们谁也没有吭声,像是在比定力似的,慢悠悠地喝着茶。

    倒是许多人都在心里忍不住地冒着一个想法,这一次的解元,十之八九是那位写出《陋室铭》的生员了,只要此人的其他两场考试成绩不差,理当是没有问题的,即便只凭陋室铭,也足以进入头榜了。

    这个生员,他们倒是很想见一见,毕竟,人人都会有爱才之心的。

    张俭倒还淡定,他自始至终都没有和王提学说什么话,心里想着的则是,放榜之后,那郑公公怕就要耐不住了吧。

    这个郑公公,还真是会来事,以后少来往一些为好,此次卖他一个顺水人情,下次,还是不要相见了。

    就在张俭这思索间,外头,突然传出了锣声。

    张俭熟谙放榜的规则,知道这锣声一响,说明头榜已经张贴出来了。

    接着,只听外头似在喧闹:“江宁县府学生员陈凯之高中头榜第一……”

    张俭一听,拧起了眉头,一时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抱着茶盏,凝神静气地竖起了耳朵。

    铜锣又响:“陈凯之高中头榜第一……”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