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一百九十二章:铁证如山(4更求月票)
    舞弊?

    外头近日来的流言蜚语,包知府也是曾听说过的,却也没有太当一回事,因为他很清楚,历来科举,哪有不曾传出点流言的?

    不过一旦较了真,这就绝不是小事了。

    他看了一眼不停惨叫的曾环,双眉一挑,板着脸道:“是吗?陈凯之,或许这只是以讹传讹而已,这曾生员,是你动手打的?”

    陈凯之从前也打过官司,自是知道避重就轻的道理,他昂然道:“府尊怎可说得如此轻巧?曾环这等小人,捏造如此的流言,中伤学生倒也罢了。可是学生的案首,乃是提学大人亲点,府试乃是本府学正会同学官们主持,若是学生舞弊,王提学如何服众,金陵上下的学官,又要遭受多大的冤屈?学生区区一秀才,倒也无妨,可牵涉如此多的宗师,学生不得不如此。”

    包知府皱眉,也知道其中的厉害。

    想了一下,他正色道:“你既说曾环四处造谣中伤你,可有证据?”

    陈凯之镇定地道:“有,学生师叔今早来说,有一叫曾环的生员,四处散播谣言,金陵的流言蜚语都是他传出的。”

    而陈凯之口中的吾才师叔,此时正在堂外探头探脑,却不敢进来。可一听陈凯之说是听自己说来的,顿时身如筛糠起来。

    卧槽,真的是坑他,这就是师侄之情?老夫明明说的是老夫听说有人说你舞弊,可没指名道姓的说是曾环啊。

    我又没证据,你这样岂不是坑我?

    此时,包知府猛拍惊堂木,道:“哪个是你师叔?”

    既然被点到了名儿,吾才师叔也深知躲不掉了,方才在众目睽睽之下,那姓曾的一口咬定了他和陈凯之是一伙的,现在包知府又在这儿问起,他是何等油滑之人,怎会不明白这利害关系?便只好乖乖进堂。

    吾才师叔快步进来,而后对着包知府行礼道:“学生便是陈凯之的师叔。”

    包知府沉声道:“将姓名报上来!”

    “方吾才!”

    啪!

    惊堂木又是一拍,直令吾才师叔两腿发软,面色发白,下一刻便听包知府威严地道:“方吾才,你师侄的话可曾听见?”

    “听,听见了。”

    “那么……”包知府冷声道:“可确有其事?”

    吾才师叔心里说,我能说没有其事吗?

    若是说没有其事,那陈凯之就是主犯,他便是从犯,今儿就谁都别想走出这衙门了。

    吾才师叔和别人不一样,他想明白了利害关系,顿时便开始嚎叫起来:“确有其事,学生人头作保,这个丧尽天良的曾环,猪狗不如,他搬弄是非,造谣生事,害人不浅,他不但污蔑栽赃学生的师侄,还说这满金陵的官都和凯之沆瀣一气,不但牵涉到了王提学、江宁县知县,还有知府大人,学正大人……”

    卧槽……

    陈凯之也是醉了,还没见过这么能借题发挥的人啊。

    其实在陈凯之的算计之中,以吾才师叔的性子,是一定会一口咬定确有其事的,可他真没想到这家伙能玩出这么个花样来。

    包知府也是呆住了,竟还和他有关?

    他咬牙切齿地道:“可有什么旁证?”

    吾才师叔道:“许多人都听见。”

    包知府凛然道:“许多人,是哪些人?”

    “这……”

    吾才师叔方才只想脱身,说得带劲过头了,现在却有点懵逼了,他便看向陈凯之。

    陈凯之却显得很淡定,只微微一笑,因为他知道,会有人来证明的。

    果然,像是陈凯之掐准了时间似的,就这么一会间,外头便有人在拥簇之下疾步进来,边走边扯着嗓子喝道:“岂有此理,岂有此理,还有王法吗?”

    这声音还能有谁?是郑公公!

    陈凯之这么一闹,这事自然很快就传到了郑公公的耳里。

    这郑公公一听曾环被打,陈凯之抓着曾环来了这知府衙门,他第一个念头就是,包知府和陈凯之定是狼狈为奸,想要先下手为强,借着这曾环来整自己。

    郑公公哪里敢拖,听了消息,没有太多思虑,就心急火燎地赶来了。

    他面带冷笑,与包知府对视,目光阴冷,掸了掸身上的袍子,道:“还真是热闹啊,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里有人串通起来,想要屈打成招呢?”

    说着,他这才低头看了一眼曾环,曾环此刻,已是昏死了过去,但是那一脸的鲜血淋漓,连郑公公看了都忍不住心里一凛,这陈凯之,倒是够狠的。

    包知府皱眉,这里是知府衙门,你郑公公一个太监的,跑来这儿做什么?

    这里头肯定有猫腻!

    包知府肃容道:“郑文,你来此,所为何事?”

    郑公公证实了自己的猜测,口里却大叫道:“曾环是秀才,被人打成这个样子,咱还能不来管一管吗?”

    包知府惊堂木狠拍,他是个不留私情之人,别人怕你这太监,可他却不怕,他厉声道:“曾环是秀才,是学官和本官的事,于你何干?来人……”

    “在!”

    郑公公急了。

    果然是狼狈为奸,果然……你们想整咱是不是?

    他万万料不到,早已谋划的事,如今会演化到这个地步。现在曾环正躺在这里,还不知生死,这陈凯之历来狡诈,又和包知府沆瀣一气,自己决不能走,一旦走了,天知道会审出点什么来。

    郑公公便厉声道:“怎么,陈凯之舞弊,莫非包知府想要包庇吗?”

    呼……

    堂外听审之人,都不由自主地倒吸了一口凉气。

    包知府眯着眼,嘴角轻轻一抽,满是不屑地开口道:“舞弊?”

    他眉头一展,疑惑地看着郑文。

    “不知郑公公听谁说的?”

    事到如今,箭在弦上、不得不发,郑公公恶狠狠地看了陈凯之一眼,心想着陈凯之舞弊的证据坐实了,才可一锤定音。

    也即是说,此前做的准备,现在已经被陈凯之所打乱,那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就不得不提前发作了。

    他扯着嗓子厉声道:“曾环前些日子早就密报了咱,说得悉了府试舞弊之事,咱已多方查证,正要上奏朝廷,可是想不到,这陈凯之,竟将曾环打成这个样子,嘿……包大人,莫非你和陈凯之勾结在一起了不成?”

    堂外,所有人都惊呼起来。

    果然,陈凯之果真说的没错啊,曾环确实是这个‘谣言’的主凶。当然,这到是不是谣言,却是不知了。

    只是郑公公的出现,至少证明了一点,陈凯之不是无的放矢。

    这案情,一下子从陈凯之与曾环的争执,变成了府试的一场舞弊。

    这舞弊是何其严重的事,一旦开始浮出台面,就不知多少人要牵涉其中了。

    即便是包虎,此刻也在心里颤了颤。

    他脸色一下子变得凝重起来,厉声道:“郑公公,你口口声声说府试舞弊,倒是想要请教,府试如何舞弊?”

    郑公公怎么会没有准备呢?为了今日,他可已经做了许多的功夫。

    他嘿嘿一笑,面带狞色道:“想知道是吗?那咱就给你看。”

    他早就准备妥了,自这袖里,直接掏出了一沓文牍,直接拍在了包知府的案头上:“这上头有府学里的学官江景的检举,有当时几个负责考场的文吏供词,还有……还有王提学的府上,一个叫杨二的口供,他已声称,陈凯之曾在学正的带领下,多次暗中拜会过提学大人。还有……这一份,是陈凯之考卷的抄本,陈凯之加试了一场,这是人所共知的事,认证物证都在这里,除了曾环,还有一个生员,二人的检举也在此,请包大人好好地看看,睁大了眼睛看,这里头明明白白说陈凯之在府试之前,与他们吃酒,想是醉了,口里放出豪言,说是府试定能得案首,这些难道还不够?”

    包知府深深地拧起了眉头,他看着这一沓沓的文牍,可谓是详尽无比,额上不自觉地渗出细细的冷汗,他固然是信任陈凯之的,可是这些……无论是不是捏造,可这郑公公,显然是早有预谋,单凭这些证据,就足以定罪了。

    毕竟,陈凯之加考一场的事,本身就有嫌疑,若是无人过问倒也罢了,现在被有心人借来做文章,再加上这无数搜罗来的证据,便成了铁证如山。

    包知府抬眸,看着郑公公,沉声道:“这都属实吗?”

    “嘿……”郑公公冷笑一声,旋即胜券在握地说道:“若是不属实,咱敢拿出来吗?咱是宫里的人,怎么敢做这样的蠢事?若是不信,大可以将相关人等统统请来,一问便知,咱难道还冤枉了陈凯之不成?不过,这个案子,只怕也不是包大人能问的,要问,那也该是张俭张侍郎来问,谁知道你包大人有没有涉案呢?”

    他阴阳怪气地说完,不禁嘲弄地笑了起来,他看着包知府面上精彩的表情,心情真是愉快极了。

    只是当眼眸偷偷瞥了眼淡定的陈凯之的时候,心中不禁讶异,你这贱蹄子死到临头了,竟还这么自若?

    哼。

    不管怎么样,证据确凿,陈凯之,你死定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