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一百七十九章:恶人怕恶人(1更求月票)
    自郑公公的喉头发出了惨呼,这惨呼足足持续了小半柱香,暴风骤雨一般的拳脚方才止了。

    终于,外头的人反应了过来,等有人提了灯笼进来,郑公公已如一滩烂泥一般地趴在地上,哎哟哟的发着哼哼声。

    他已感觉自己失了半条命,这时一见到光线,便如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忙不迭的抬起他乌青的眼睛来看,却见这堂中的诸官,都正襟危坐,每一个人都衣冠整齐,淡淡然的样子,脸上看不出一丁点行凶的痕迹。

    便连那包虎,也是风淡云轻地坐在原位,手指轻掸着自己袖上的灰尘。

    陈凯之坐在一边,抬头望着房梁,若有所思,仿佛这房梁上有什么飞贼一般。

    这时,朱县令一脸惊讶的样子道:“郑公公,你这……这是怎么了?”

    坐在一旁的郑县令亦是痛心疾首地看着他,而后着急地道:“快,快请大夫来。”

    那提着灯笼的差役正待要飞跑去叫大夫,却听郑公公嘶声道:“不……不要走!”

    那差役愕然地驻足,一脸不解地回头去看郑公公。

    郑公公盯着那灯笼,他早已被打得不成人形,浑身疼得厉害,可这时候,他却不知哪里来的气力,仿佛将那灯笼当做是救命稻草。此刻的他,是何等的向往光明,在他看来,这灯笼发出来的光线,仿佛像是带着圣洁,虽然这光照得他早已鼻青脸肿的脸上惨然无比。

    他狞笑着道:“谁都不许走!”

    正在这时,几个禁卫终于惊慌失措地冲进来,一见郑公公如此,满是诧异。

    郑公公见救兵终于来了,忙道:“扶……扶咱起来。”

    禁卫将郑公公搀起,他一瘸一拐的,颧骨肿得极大,再配上他这熊猫眼睛,显得滑稽可笑,可是他一点都不觉得滑稽,目光锋利地扫了所有人一眼,气咻咻地道:“你……你们……你们该当何罪?”

    满堂噤声,居然没人回应他。

    郑公公便恶狠狠地瞪向包虎,气急败坏地道:“你……你敢打咱?”

    包虎风淡云轻地撇撇嘴,完全一副不屑和他说话的样子。

    郑公公气得跺脚,偏偏又无可奈何。

    便又看向其他人,其他人有的垂头咳嗽,有的低头喝茶,也有一脸无辜的样子,偶尔传来一阵咳嗽。

    郑公公不禁冷笑,最终目光落到了陈凯之的身上。

    陈凯之则是正襟危坐,眼观鼻、鼻观心。

    郑公公厉声道:“陈凯之。”

    陈凯之抖了抖身上的襦裙,旋即长身而起,朝郑公公作揖行了个礼:“学生在。”

    郑公公阴沉沉地看着他,喝道:“你……你……就是你,还有他,有他,别以为咱不知道,咱是钦使,你们……你们竟敢殴打钦使,这……这是大逆不道。”

    陈凯之很是无辜地道:“学生不明白公公这是何意,学生只知道方才这里来了刺客,公公,是不是喝醉了?”

    切,睁眼说瞎话而已,陈凯之再熟悉不过了。

    郑公公暴怒道:“嘿,嘿……你们无耻至极,皆是狼狈为奸,你们以为这样,咱就拿你们没有了办法?等着瞧,等着瞧吧,咱要状告……”他朝几个禁卫厉声道:“你们瞧见了吗,瞧见咱身上的伤了吗?这都是这些人打的,首恶便是陈凯之,走,走!”

    几个禁卫一头雾水,却还是乖乖地架着骂骂咧咧的郑公公离开了。

    堂中依旧安静,过了半响,包虎才站起来,诸官则都是默然无语,可见这些读书人出身的官员,和这宦官,尤其是郑公公这样嚣张跋扈的宦官嫌恶已久,所以大家都没有做声。

    “发生了这样的事,本官痛心疾首啊,郑公公是本官的贵客,哎,这个年,怎么还有心思过呢?”包虎扫视了众人一眼,他铁青的脸上似乎在憋着笑,却还是掷地有声地道:“都退下吧,好好过个年。”

    诸官长身而起,朝包虎作揖行礼,旋即告退出去。

    “陈凯之,你留下。”包虎眼睛炯炯有神地盯着陈凯之。

    陈凯之点点头,等诸人都退下了,方才苦笑地朝包虎作揖。

    包虎瞪着眼,一脸严厉的模样:“你知错吗?”

    陈凯之不知错在哪里,不过但凡是尊长问这话,他定要条件反射地回答:“学生错了。”

    “错在哪里?”包虎又是一副不徇私情的模样。

    陈凯之想了想道:“让府尊费心,实是万死?”

    “只是这个?”包虎气呼呼地走到了方才郑公公的几案前,这里的蒲团和几案早就打翻了一片狼藉,包虎弯腰捡起了一只鞋子,扬了扬道:“看看你的脚。”

    陈凯之低头,方才发现自己的一只鞋不知所踪,方才或许太痛快,何况脚上缠着脚布,所以并没有注意,这下……似乎有些尴尬了。

    陈凯之忙讪讪道:“学生……学生这一次真的知道错了。”

    包虎继续瞪着他道:“错在哪里?”

    这家伙真是急脾气,像火药一样,无论做什么,都是一副随时要爆炸的模样。

    陈凯之觉得这位府尊大人倒很像‘愤怒的小鸟’那种表情包,所以应对这样的人,决不能绕弯子:“偷吃要记得擦干净嘴巴。”

    包虎脸色微微一滞,随即缓和了下来:“看来你还不蠢,还不至孺子不可教的地步。将鞋穿了吧。”

    说罢,他直接将鞋丢在陈凯之的脚下,陈凯之随之将鞋穿了。

    包虎却已坐下,呷了口茶,才又道:“对付这样的奸贼小人,打了都是便宜了他,凯之,这恶人最怕的是什么?”

    “什么?”陈凯之呆了一下,有些不明所以。

    包虎却是自问自答道:“恶人最怕的是恶人,所以大丈夫在世,不要总想着做个好人,有时候也该做做恶人,比恶人更恶,这世道才会清明一些。”

    陈凯之哂然一笑,他突然发现,来到这个世上,与自己三观最接近的人,居然是这位包知府。

    陈凯之不由佩服之至地躬身道:“学生受教。”

    包虎失声一笑:“哪里有这么多教诲,你不也上前动了手吗?可见你不是受教,你这家伙也不是迂腐的人,这样也不是坏事。”

    只是现在,陈凯之倒是为包虎担心了起来,忍不住道:“可是府尊大人,此人,只怕不会善罢甘休吧?”

    包虎皱眉道:“他肯不肯甘休,本官倒也不惧,本官的性子就是这个样子,既不想改,也改不了了;倒是你,他是监考,一旦张榜,考号便无法更改,老夫此举,亦是无法改变你的命运,不过是泄愤而已,此次乡试,你若是不中,再等三年?”

    陈凯之却是含笑道:“又不是不准学生去考,只要去考,就会有机会,可学生以为……”他微微皱眉道:“学生还是担心这郑公公不肯善罢甘休,就怕会来个防不胜防,暗箭伤人。”

    包虎却只抿抿嘴,冷笑道:“哼,那就随他去吧。”

    果然是个粗犷的人啊,陈凯之膛目结舌,这位知府大人,真是难以想象,他这知府,是怎么混来的。

    ………………

    在知府衙门之外,佐官和地方官都散去了,有人坐上了轿子,那郑县令走得慢了一些,却听身后有人叫着:“文澜。”

    这是郑县令的字,他脚步微微一顿,回眸一看,却是朱子和不疾不徐地走来。

    这星月之下,郑县令背着手,稍等了朱子和片刻。

    朱子和深深看他一眼,才道:“方才那烛台,是文澜兄做的手脚吧?”

    郑县令顿时将脸一板:“一派胡言,我无端端弄那烛台做什么?我郑某人,岂是那样的人,你怎可这样冤枉人?”

    朱子和只淡淡一笑,便没有继续追问下去,旋即道:“郑公公会善罢甘休吗?”

    郑县令一副轻松的样子道:“甘休不甘休,于我何干?我又非罪魁祸首,郑某本本分分,是一丁点都不担心的,怎么,朱兄没少下黑手吧,就这样担心?”

    朱子和面上古井无波,夜色之下,纵是被郑县令试探,却依旧是一副漠然的样子,一边踱步,一面徐徐道:“老夫是读书人,怎会做这等有辱斯文之事?文澜言过其实了。”

    说着,朱子和已钻入了在一旁等候的小轿,随之卷下轿帘。

    郑县令只是笑了笑,回眸看了一眼这昏暗的知府衙门,便也上轿而去。

    …………

    此时,在张灯结彩,处处充满年节味儿的洛阳宫里,喧闹了一夜后,依旧一张精致脸蛋的太后拖着疲倦的身子,回到了寝殿。

    在太后的这寝殿里,一片暖意,只有那窗儿往里吹着丝丝寒风。

    几个宫娥已预备将门窗一扇扇关上,太后却突的道:“这窗,不必关了。”

    宫娥们便温柔地屈身行了礼,退到了一角。

    太后身子微微倾在软塌一侧,美眸微微眯着,口里喷吐着方才宫宴中残存的酒气,她略显头痛的样子:“传张敬,其他人,不必伺候了。”

    宫娥们徐步而退,过不多时,张敬便碎步而来,恭谨地拜倒在地。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