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一百七十七章:卯上了(4更求月票)
    曾环自然是有着几分幸灾乐祸的心思的,此时,他挤上前去,则是故作关心地道:“陈生员,可惜了,不过不打紧,陈生员还年轻得很,今年不成,三年之后还是定会高中的。”

    陈凯之一看是他,脸便微微拉下来,可细细一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和这种人有什么计较的?

    他再不多看曾环一眼,直接转过身,领着考牌便走了,而身后,则依旧有着不知多少的惋惜声音。

    等出了人群,吾才师叔便兴匆匆地上前道:“凯之,如何?”

    这里人太多,场面比较混乱,吾才师叔显然是听不到方才的那些话的。

    陈凯之便随手将考牌递给他看,吾才师叔好奇地接过,等看了考号,顿时皱眉着叫骂道:“这哪个断子绝孙的,竟这样的害人,真真岂有此理!凯之,你得罪了谁?早叫你出门在外要多结识一些朋友的,你瞧瞧,你瞧瞧,你知道这丁戊号是什么吗?这可是乡试的噩梦啊,哎。”

    陈凯之心里道,师叔,你这次是真相了,还真是个断子绝孙的东西害的。

    不过他面色平静,将考号收了,道:“无妨,尽力就是。”

    吾才师叔便恨铁不成钢地看着他:“你懂什么,那个地儿从没有中磅过的,哎,完了,这下完了。”边说边不断地摇头,心里遗憾无比。

    陈凯之捏着考号,目中闪烁不定,似乎……那位监考官的能量,果然是扑面而来了。

    那么接下来呢……

    自己该何去何从?

    自然,还是好好考吧。

    只是就这样被人坑一把,实在有些不甘心。

    陈凯之只短暂沉默,随即微微一笑:“师叔,走吧。”

    送走了久久惋惜的吾才师叔,陈凯之回到家中,又是照旧读书。

    不过好事不出门,坏事却是传千里,只两日不到的功夫,这位近来风头无两的陈才子被安排去了丁戊号考棚的事,便已满金陵都知道了。

    宫里的公公是监考官,为的就是这宫里的宦官能够摆脱地方上错综复杂地关系网,有为宫中监督的意思,可谁曾想到,此次陈凯之倒了这样的大霉。

    各种小道消息已是不胫而走,有人认为这是陈凯之得罪了那位监考使,也有人认为,或许是因为陈凯之运气差的缘故。

    只可惜,这等事是永远无法猜测的,因为总要有人坐在丁戊号的考棚里,不是陈凯之就是别人,贡院已是数十年没有修葺过了,学官们因循守旧,总说要修,可最终拖到现在也不见改善,你能怪得了别人吗?也就只能怪自己的运气不济吧。

    陈凯之收获了许多的同情,此次这位本是极有希望的才子,看来是要折戟沉沙了。

    而陈凯之却还算淡定,每日读书不倦,虽是恩师也很为他忧心,但他依旧按时前去方先生那里请教,去府学里读书。

    年关已至,照例,这是过年了,每到这个时节,金陵的诸官便要济济一堂。因为地方的官员,都是外地调遣,不是本乡人,便是亲眷也都在自己老家,因而,便有人官员们凑一起守岁的传统。

    唯有到了这时,陈凯之竟有些无措起来。

    过年,过年,这年节是亲人团聚之日,可自己在这里是孑身一人啊!

    他坐在这小茅屋里,心里甚至不禁苦叹,即便自己现在广厦万千,怕也抵不住这年节来临的寂寞吧。

    也好,还是安心读书吧。

    于是拾起书,一如既往地读着,排解着寂寞,到了傍晚,鞭炮阵阵,喧闹起来,陈凯之如深山的隐士,与世隔绝。

    却在这时,宋押司却是来了。

    陈凯之听到他的声音,连忙给他开门,宋押司笑容可掬的模样,先是道了贺,陈凯之忙是回贺,宋押司才道:“县公大人便是知道凯之在这世上无依无靠,请凯之一道去知府衙门里坐,金陵的诸官都到了,大家都想见一见凯之。”

    陈凯之有点迟疑,道:“这怕是不妥吧。”

    “没什么不妥。”宋押司摇摇头道:“现在凯之的名声,在这金陵已算是家喻户晓了,知府大人很看重你,县公自不必提了,历来都对你是推心置腹的。”

    陈凯之不由莞尔一笑,也不好再拒绝,换了衣衫,便随宋押司去。

    到了知府衙门,这里却不见灯火通明。

    这也是历来官署的规矩,即便是这个时候,也该行事低调,即便衙里是丝竹阵阵,可是外头,却定要不显山露水,毕竟他们不是商贾,而是官宦,只有商贾才爱显摆。

    过了仪门,便到了正堂,里头居然照旧只有几盏小灯,更显低调,陈凯之这时方才醒悟,这位包知府,可是一位厉行简朴的人啊,他的酒宴,又怎么可能奢华隆重呢?

    待进了堂中,便见诸官们高坐,这里唯有两盏油灯,显得昏暗,倒是各摆了许多的长案,只是案上只见一些干果,酒是有的,下酒菜就欠奉了。

    陈凯之无言以对,这尼玛的,大过年的就吃这个?

    坐在上首,乃是包知府,还有一人,竟是那宦官郑公公。

    郑公公多半是听说有酒宴,便兴匆匆的来了,等到了这里,顿时懵逼,咱是宫里来的人,你就给咱吃这个?

    他面上阴测测得可怕,偏偏这样的场合,还得说几句场面说,说你包大人两袖清风。

    下头则是一些学官和佐官以及县令,那郑县令还有朱子和朱县令俱在,众人都很肃穆,主要是这场合,什么人都有,大家显得谨慎,哪里见得到一丁点的年味?

    陈凯之便一派彬彬有礼地朝诸人行礼。

    包知府见了他来,不由大笑道:“哈哈,今日虚位以待,专等凯之来,来,凯之,坐老夫这里。”

    边说,他拍了拍自己的下座,陈凯之却是一呆,我去,这么多大人在,自己怎么可能和知府同坐?

    陈凯之抬眸,却见郑公公面上带着似有似无的笑。

    他想了想,连太监都可以高高在上,我为何不能?何况这金陵上下官吏,陈凯之熟识的可也不少,自己年轻,假装‘懵懂’一些,倒不会使人生出反感。

    陈凯之作揖道了谢,便直接坐在包知府的下首。

    此时,包知府笑容满脸地道:“这便是当初剿盐贼的小英雄了,真是利国利民啊,郑公公,可认得凯之吗?”

    郑公公心里略显蕴怒,却还是手搭在案上,笑吟吟地道:“倒是有过一面之缘,不过没什么印象。”

    这印象太深刻了,哪里是没什么印象?

    包知府也不继续说,而是举盏:“来,喝酒。”

    于是众人纷纷举盏,一口饮尽,气氛方才活跃起来。

    郑公公却没喝多少,倒是包知府,很快便喝得有些微醉了。

    这郑公公一直是一副笑吟吟的样子,却不去看陈凯之一眼,忍不住感慨道:“金陵真是个好地方啊,明儿便是大年,包知府,等咱年老了,真想在这金陵置一处宅院,颐养天年。”

    他这样说,不过是一句感慨罢了,来了一趟金陵,他收获不小。

    金陵是富庶之地,他又是宫里人,名为考官,可却有不少人想借他来通一通京里的门路,趁着这年节,他可谓是满载而归。

    包知府只斜了他一眼,笑了:“本官却不愿在金陵,金陵太消磨人的志气了,郑公公,你是宫里的人,我对你是极敬重的,只是有些话,不知当说不当说。”

    今夜这里的主角乃是知府大人和郑公公,一个是金陵的父母官,另一个,则是宫中钦使,虽在宫中不过是个小宦官,可到了金陵,代表的却是宫中。

    郑公公对这简陋的酒宴一丁点兴趣都没了,只淡淡地道:“有话但说无妨。”

    包知府道:“本官听说,近来郑公公见了许多考生?”

    此话一出,全场噤声,众人默默地注视着包知府。

    包知府素以耿直著称,如今在金陵可谓是家喻户晓了。

    郑公公有些尴尬,他是监考官,又不是主考,见一见考生没什么关系,毕竟自己又不知考题,以往的乡试,这样的事也是时有发生,他闷头喝了口气:“噢,是见过几个。”

    包知府口里喷吐着酒气,不露声色的样子:“没少收钱吧?”

    这突如其来的一问,让座下的陈凯之顿时汗颜。

    包知府这个人,还真特么的……够耿直的。

    郑公公一听,脸色变了。

    收钱,收钱怎么了?官场的规矩,你管得着吗?咱是钦使,你是父母官,井水不犯河水。

    他觉得这个包知府简直就是个疯子,他立即怒容满面的道:“一派胡言,咱做什么,也是府台大人可以说三道四的吗?”

    这是卯上了。

    其实可以理解,若是矢口否认,反而显得没了声势,可既不承认,又不否认,而直接一句轮不到你说三道四,才是真正的硬碰硬。

    包知府笑了,带着醉意,却不再理郑公公,因为说实话,郑公公来这里做什么,他还真管不着。

    可这包知府却是一转眸,看向了陈凯之……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