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一百七十三章:惊喜(8更求月票)
    太祖高皇帝在文昌图上所写的药材都是珍贵之物,陈凯之委托郡王府的那位总管太监帮忙去采买的。

    这位总管太监见了陈凯之,总是有那么点儿不太自在,或许是陈凯之给他心里留下了太多的阴影,因此让他对陈凯之颇有敬畏,好在陈凯之待他和气,礼数也周到,他倒是一口应承下来。

    这等子郡王府里总管的宦官,自然有购买珍贵药材的门路,眼力更是不必说了,倒也不担心有人以次充好,只用了三五日,药材便置办了来。

    陈凯之很是小心地将这些药材按着那太祖高皇帝的方子开始煎熬,无数珍贵的药材都置入一个大瓮里,随即倒入了足够的水,便开始慢炖,直到这里头的水几近烧干,只剩下了一小碗,才将这汤水倒出。

    这液体如芝麻糊一般,陈凯之看得都不禁咋舌,话说……这样也能喝?

    可陈凯之终究还是没有犹豫,他心有自知之明,自己孑身一人来到这个世界,无依无靠,想要在这世界立足,岂能错过任何机会?

    忍着这一股怪诞的味道,陈凯之一口将药汤饮尽,接着便按着方子,席地而坐。

    很快,在满怀期待下,他的身子便开始变得燥热起来,这可是无数珍贵的药材啊,不燥热就有鬼了。

    可是……正因为燥热,陈凯之便觉得气血开始疯狂地加速,体内的那股气,犹如疯了一般,开始在体内狂转。

    这股气的力量,仿佛一下子增加了许多倍,再不似从前那般如潺潺溪水,配合着药物,这股气犹如汹涌的波涛,卷起了千层之浪,在体内疯狂的翻滚。

    呼……陈凯之这时,只想让这股气静下来,因为这股气的拍打,冲撞着身体每一处气穴,都给陈凯之一种痛不欲生之感,可是无论自己如何想要控制,这疯狂的气息只是越渐疯狂。

    不会……出事吧?

    陈凯之心里咯噔了一下,却只能努力地忍着浑身上下的噬骨之痛,好几次都不堪忍受,几乎要昏厥过去,身体渐渐的不再听自己使唤,脑袋嗡嗡之响,更可怕的是,这气犹如灌顶一般,似想要冲击到陈凯之的脑中,脑里一次又一次的震荡,令他浑身颤抖。

    这种疼痛,已到了常人无法忍受的地步,陈凯之几乎要将牙咬碎了。

    他拼命地忍受,身外之事,仿佛都已忘记。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陈凯之的意识渐渐地清醒,而这时,却发现体内的气,也渐渐地平缓起来。只是从前,自己的气是淙淙溪流,而现在,却仿佛是一条流淌不息的大河,比从前更加汹涌澎湃,仿佛自己的经脉被这股气拓宽了一般,浑身上下有着一种重获新生之感。

    陈凯之细细地感受着,随即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而自己的眼睛变化似乎是最大的,隐隐约约的,虽是隔着墙,却仿佛能洞悉墙外的异物。

    这便是文昌图中所谓的突破至了第一境吗?

    陈凯之不禁为之咋舌,低头来看,却发现自己浑身上下竟是湿透了,不知流了多少汗,又被风干,可汗水又流出来,以至于身上竟是凝结了许多粉末状的汗水凝结干透的结晶一般。

    得赶紧洗个澡才是。

    陈凯之连忙起身,正待要出去提水洗浴,等开了门,看到天色,方才知道已到了傍晚。

    推出门去,眼中所见的事物,却仿佛都焕然一新了,抬眸去看隔壁的歌楼,此时歌楼里已是灯火通明,从前能见的,是那木墙纸窗之后,一个个歌女淡淡的身影,而此时,这身影却仿佛更清晰了,甚至陈凯之能感受到那影子的喜怒。

    虽不是隔墙视物,可是这感觉……

    陈凯之瞠目结舌,而他迈腿每走一步,都仿佛脚下有许多的力量,这种力量感,更是前所未有。

    还真是有意思啊。

    陈凯之突然变得信心十足起来,来自于本身的力量,对于孤苦无依的自己来说,才是最可靠的。

    他熟稔地提了水,正待要回房,外头却是有人道:“可是陈生员?”

    陈凯之举目,却见有一个小厮模样打扮的少年正站在院外道:“陈生员,巡考使已案临金陵,请你去一趟。”

    巡考使就来了?

    陈凯之觉得颇为意外。

    乡试和府试不同,能中乡试的,便是举人,而在大陈朝,举人的地位便算正式迈入了统治阶级一员了,被人称之为举人老爷,便是地方官在地方上的治理,也往往要参考举人的意见,不只如此,朝廷还需向其发放官粮,免他的税赋,诸多的恩荣,可谓是数之不尽。

    正因为如此,所以乡试尤为严厉,一般情况,是本地的提学负责安排考场,除此之外,宫中会派遣出监考官,监考官的职责并非是考官,这些太监到了考点,主要负责考生的饮食以及座位号,为的,就是防止地方的学官和考生勾结,给予考生方便。

    另外,礼部会派遣出主考官,出题进行主考。故而乡试其实是由地方的学官、礼部的考官,以及宫中的宦官三方来进行,他们都可称之为主考官,可真正做主的,还是礼部任命的主考。

    即便如此,宫里来的监考官同样的重要,别看他只是负责后勤,要知道,一场乡试,是足足三天的时间,而考试的地点,以及考场的考棚,总是有好有坏,好的地方,既可避雨,又可防暑,冷暖适中,能使考生后顾无忧。可若是坏的地方,那边惨了,莫说考试,便是连生活都无法保障,阴暗潮湿,苦不堪言,这样的环境,如何能安心考试?

    现在监考官按临金陵,陈凯之料不到,居然主动请自己去。

    这或许就是名人效应吧,陈凯之对这人客气道:“能否容学生沐浴更衣,只需稍等片刻?”

    此人却是踟蹰:“只怕监考官等得急。”

    陈凯之很是无奈,只得道:“且让我换了衣服。”

    于是草草地换了儒衫纶巾,便急匆匆地动身随这小厮赶去文庙。

    …………

    有些同学提意见说一章更得太少,所以老虎打算从明天开始,每章三千字,一天五更,大概两个半小时左右更新一章。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