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一百七十二章:合作愉快(7更求月票)
    现在,看着这一碗清汤,陆乾等人却是踟蹰了,这是什么鬼?

    不过相比于酱汤,这清汤所散发出来的一股原始肉香,却是免不了让人食指大动。

    而此时,陈凯之已经开吃了,他挑了挑眉,故作挑衅的样子道:“怎么,三位世叔不敢吃吗?”

    陆乾将脸一板,带着几分恼怒,却也不得不地举起了木勺,舀了肉片和汤吃起来。

    这一吃,那嫩肉的香甜以及一股单纯的微咸顿时传遍味蕾,这种感觉……

    陆乾先是皱眉,随即渐渐地回味起来,这种感觉……

    先是有一些不习惯,只是这种最原始的肉汤滋味,却令他……

    怎么说呢?很奇妙的感觉,对于习惯了吃酱汤的人来说,或许有点不适,可是很快,这种单纯的肉味以及那一股咸味很快令他适应,而接下来,他的味蕾告诉他——好喝。

    是真的很好喝,似乎无论你在肉汤里放多少珍贵的酱料,都远远及不上这种最单纯的美好,他身躯一震,肉汤里没有酱料,何以……这汤中没有苦涩?何以……

    无数的念头纷纷涌上了心头,他是盐商,所思虑的自然比寻常的食客远得多。

    而这时,身边突然有人惊讶地出声:“好喝!这汤,神了!”

    是刘安的声音,刘安已经尝了一口,面上突然有了光一般,忍不住赞叹,他却没有陆乾思虑得这样深,只是单纯的被这美味所征服。

    陆乾皱眉,凝视着陈凯之道:“这……是什么盐?”

    问题的关键,就是盐啊。

    陆乾立即切中了要害。

    是啊,若是不放酱料,单纯的打汤,那么该用什么方法来掩饰井盐或者死海盐的苦涩以及杂质呢?

    陈凯之放下了手上的汤勺,道:“这是学生所炼制的盐,方才三位世叔似乎对学生有所成见吧,敢问三位世叔,这样的盐,以三位世叔之能,能打压得住吗?”

    陆乾脸色铁青,连刘安二人也错愕地看着这清淡的汤水,他们突然意识到了一个可怕的问题,这盐……极有可能就是压垮他们的利器。

    陆乾目光幽幽,笑呵呵地问道:“此盐,一定很贵吧。”

    陈凯之朝着三人摇头道:“不贵,至多比市面上的盐要贵个三四成吧,最重要的是,同样的一份汤,只需盐少许,要比市面上的盐放得少些,且还可以节省酱料。”

    此时,陆乾已是坐不住了,若只是贵三四成,而且美味,还可以节省其他的烹饪开支,那么……

    陈凯之则是微微笑道:“快吃吧,吃完了,学生和家岳还要恭送三位世叔。”

    逐客令?

    陆乾目光越发幽森起来,方才的确把话说得太死,有些下不来台了。

    他低头吃着肉汤,借此来掩饰尴尬,等一碗肉汤吃尽,不禁有了意犹未尽之感,这时他终是耐不住性子道:“陈生员,这样的盐,有多少?”

    陈凯之也已放下了汤勺:“要多少,就有多少。”

    无限量的供应,低廉的价格,口感和质量上,几乎对从前的青盐和海盐到了秒杀的地步,一股巨大的危机感立即笼上了陆乾的心头。

    若是如此,那他手里的盐还卖得出去吗?

    陆乾再不迟疑,道:“陈生员,老夫记得方才你说了合作的事,这合作,是如何合作呢?”

    果然,态度转变之快,令人咋舌。

    方才还想着报仇呢。

    此时的陈凯之,大可以嘲讽几句,方才陆世叔不是说势不两立吗?不是说有私仇的吗?

    当然,这种话除了逞口舌之快之外,并没有任何意义……

    陈凯之笑吟吟地道:“世叔若要谈,可以和荀家细谈,学生终究是读书人,多有不便,买卖的事,还是不谈为宜。”

    陆乾明白了,也不得不佩服起陈凯之这个小子的稳重,处事滴水不漏啊。

    这一顿饭,甚是简陋,却是吃得出奇的好,三大盐商,很快便从中看出了其中的价值。

    而陈凯之,也在用过饭之后,匆匆告辞,其实他并不愿意和这些盐商打交道,只要事情能水到渠成,自己没有必要和他们有过多的交往。

    正午的时候,县里已张贴了榜文,确定了乡试的日期是在开春的三月初三,那就是还有四月不到的时间。

    大陈的乡试,分别在长安、洛阳、金陵三地举行,榜文一出,各地的生员便要聚集了。

    陈凯之人在金陵,倒是不必长途跋涉,倒是隔壁的‘黑网吧’,生意却又开始火爆起来,每到乡试,便有大量外乡的读书人来,读书人嘛,考试固然要紧,可是去黑网吧里乐呵乐呵,好缓解压力,也是常态。

    倒也有几个相熟的同窗想邀陈凯之去,陈凯之自是断然拒绝,他和别人不同,现在他也算是有名气的人了,一旦传出去,就很不好听了。

    狎妓作乐乃是文人墨客的雅事,却非是求学上进的读书人该去的地方,陈凯之便静下心来,每日读书。

    过了几日,荀家那儿,便传来了消息。

    荀家已在郊外的庄子招募了一批人,开始按着陈凯之的方子,对粗盐开始进行精加工了。

    郡王府那儿,也已经知会了盐场,三大盐商也已谈妥,负责经销,自然,这陆、刘、杨三家也并非不是没有条件的,好在这条件并不苛刻,即自此之后,陈凯之和荀家的精盐,只向这三家供货。

    很快,第一批款项便送了来,足足九百两银子,抛去向盐场购买粗盐的所需,以及其他各项开支,近两百五十两的纯利唾手而得,荀家那儿送来了两百银子。

    陈凯之倒是并不客气,虽与荀家已算是姻亲,可既然是生意,自然是该明算账的好。

    第一次看到这白花花的银子,陈凯之内心说没有波动,那定然是假的,这算是他的第一桶金呀,只是这银子该如何花,他早已想好了。

    那自然就是他身体现在最需要的药材,文昌图的玄妙,陈凯之无法想象,故而他一直很期待有所突破的时候,身体会发生何等的变化。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