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一百四十二章:喜上加喜(1更求月票)
    朱县令的话一出口,便晓得自己失言了,想不到平时如此谨慎的自己,居然会脱口说出这样的话。

    这或许是自己心理的因素吧,他何尝不想将陈凯之收为女婿呢?

    有些事,别人不知,他却是知道的,这样的少年,实是人中龙凤,不可多得啊。

    众宾客见府尊和县公都来了,心思早已活络开了,现在听到府尊说可惜自己没有女儿,朱县令却凑上一句老夫有一女,心里真是骇然了。

    方才那杨氏还在讽刺陈凯之吃软饭呢,可现在呢,人家争着抢着想让陈凯之吃这软饭,那杨氏眼珠子都像是要爆出来了,上下打量陈凯之,却依旧无法理解这陈凯之除了相貌俊俏一些,皮肤白皙一些,到底何德何能。

    她不明白,可是荀母却明白!

    抢女婿?这不能啊……

    荀母连忙嘻嘻笑笑道:“二位大人说哪里话,凯之和雅儿,可是定了终身的,今儿老身正想和他说说定亲的事呢。”

    意思是,事情已经定下来了,谁也别抢了,陈凯之生是荀家的女婿,死了也是陈家的乘龙快婿。

    众人讪讪。

    这些宾客,这时看陈凯之的目光,也不自觉地开始变得眼红起来,仿佛见了金山银山似的。

    这边正热闹着,外间却听到了颤抖的声音。

    这一次却不是门子唱喏,而是门子似是发颤的声音:“老爷,夫人……”

    没一会,门子就狼狈地冲了进来,期期艾艾地道:“东山郡王府……东山郡王府……”

    众人一听到东山郡王府,心里又都咯噔了一下。

    整个金陵,有哪个东山郡王府,这郡王府里头住的人,可是天潢贵胄,和皇帝都沾着亲,正儿八经的宗室。郡王府便设在金陵,地位崇高无比,莫说金陵,便是半个江南,再尊容的人家和郡王府相比,也是不值一提。

    郡王府一向是不愿与本地世家走近的,一方面,是双方地位千差万别,而另一方面,也是免得有人说闲话,说郡王府交好地方,这可会有可能惹来御史借机弹劾的。

    可现在……郡王府?这郡王府怎么了?

    门子长长出了一口气,才勉强地定神道:“郡王府来了个公公,说是奉王太妃之命,特来拜寿来的。”

    “呼……”

    空气凝滞了。

    本是站了起来的荀游,像是给惊得不轻,又一屁股瘫坐回了椅上。

    拜寿,王太妃……

    虽说王太妃没有亲来,可是荀母只是过个寿,人家竟派了人来拜寿,某种意义来说,就是天大的恩赐啊。

    整个金陵,能劳动郡王府派人去祝寿的人家,只在三十年前出现过一个,那是金陵周家,当时北燕袭击大陈,恰好周家有个独生的儿子在边镇为官,这位周家的老爷,便带着城中之人坚守,一座孤城,被燕军围困了三个月,直到朝廷的大军前去驰援,而那时……满城老幼几乎已经死绝,那位周家的地方官,亦是战死。

    为此,朝廷对周家大加抚恤,可仔细一查,方才知道这位战死的义臣,乃是周家的独苗,他这一死,整个周家算是绝后了,当时天下震动,朝廷大发邸报,将其视为楷模,而此人的母亲,恰好到了大寿之日,可惜膝下已无儿孙环绕,郡王府在当时派人前去祝寿,以示尊容。

    而现在……却是荀家。

    来祝寿了!

    众人还在惊异中,有人已迎了那宦官进来。

    来的人却是郡王府的总管,他永远带着和善的笑容,见众人都要来见礼,便堆着笑脸道:“哎呀,不必多礼,王太妃听闻荀夫人大寿,特意让咱备了些小礼来拜个寿,恭祝夫人寿比南山。”

    本是妆容如仪的荀夫人,已经激动无比,今日这一场寿宴,实是这辈子再荣光不过的事。

    她好不容易地定神谢了恩,要请这总管来坐,总管摇摇头笑道:“咱还得赶紧回去给太妃复命呢,就不打扰了,告辞。”

    口里说告辞,转身要走,却是走到了陈凯之的身边,这总管笑呵呵地道:“陈生员,咱也有礼了。”

    陈凯之忙回礼道:“有劳公公。”

    总管点点头,这才扬长而去。

    “……”

    这时便是傻子都能明白了,人家郡王府为何来拜寿的,瞧那总管和陈凯之熟络的口气,原来这郡王府,竟也和陈凯之……

    卧槽,这荀家真是撞了大运了,这到底是招来了一个什么样的妖孽女婿?

    荀夫人呢,这时已经没心思跟之前那给她丢脸面的杨氏算账了,却是在悄悄抹眼泪,凶悍了一辈子,也没遇到过什么感动的事,可今儿,实在让她感动了一把。

    虽是众人心思各异,可时候也是不早了,荀家备了酒宴,大家齐齐上坐。

    陈凯之与包虎、县令同坐,荀游也来作陪,从前这主座上,是必定留有几个至亲的位置,现在却不得不请他们去次席了。

    陈凯之左右不见荀雅,心里略略有些失望,可想到她该是羞于见人,理应在后园的闺中,便也就安下心来。

    胡吃海喝,乃是陈凯之擅长的事,几杯酒下肚,大快朵颐一番,陈凯之心满意足。

    边上呢,荀游则与包虎、朱子和攀谈,陈凯之知道,长辈之间攀谈,自己还是不做声为好,便继续吃得不亦乐乎。

    那荀母则与女客在后舍里摆了一桌酒,这边陈凯之吃得正欢,却有一个荀家的仆役来,低声附在陈凯之耳边道:“夫人吩咐,让公子招待客人。”

    “啊……”陈凯之呆了一下。

    你特么的逗我吗?荀家宴客,我招待什么鬼?

    可一想,转瞬间是明白了。

    这位岳母大人的套路真是深啊,任何时代,招待宾客,都是主人家的事,谁听说过客人跑来招待客人的吗?

    而荀母却暗暗做这样的安排,这分明就是让他以主人家的身份招待一下荀家的亲朋好友,一方面,是坐实了荀家女婿的身份,另一方面,是好让那些想打陈凯之主意的人打消这个念头。

    陈凯之想了想,便长身而起:“好吧。”端了水酒,便由人领着四处敬酒去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