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一百二十二章:贼窝(5更求月票)
    虽是一开始是为陈凯之出气的,可陈德行看这张如玉方才说话嚣张的样子,也很是讨厌,只揍了一拳,哪里解恨了?

    于是直接上前去,如小鸡一般便将他提了起来,而后扬起手,左右开弓,对着他的脸便是一阵狂扇。

    啪……啪……啪……啪……

    每一巴掌打下去,都是清脆的啪啪作响,张如玉那张白脸蛋,先是由红渐青,再由青变成了青紫色,最后变得殷红,整张脸完全看不出本来的面貌了。

    陈德行这厮不但动手,嘴里还不停地痛骂:“叫你戴绿巾,叫你戴绿巾,气死我也,叫你戴……”

    张如玉已是被打懵了,脸上几乎没了知觉,这时眼泪直流,嘴里含糊不清地说着:“不戴,再不戴了,好汉饶命!”

    陈德行暴怒,面目狰狞,又一耳光狠狠地扇了下去,怒气冲天道:“叫你不戴绿巾,你便不戴?你还有没有骨气?气煞我了,让你这狗一样的东西没骨气,让你没骨气!”

    依旧是左右狂扇,打得面上都有血渗了出来。

    陈凯之在旁看得……爽呆了。

    卧槽!

    一下子,陈凯之突然悟了,他彻底地悟了。

    为何要读书,为何要上进……以前总想着要过好生活啊,不能浑浑噩噩啊,可有时候,陈凯之偶尔也会自我怀疑,难道上进了,水涨船高了,就是自己想要的吗?

    而现在……他找到了答案。

    对,没错,这就是我陈凯之所要的!

    上进,成为人上人,非要找一个理由,那就是有朝一日,自己也可以学这陈德行一样,随心所欲地揍如张如玉这样的贱人。

    张如玉已是被揍得滔滔大哭,声音都嘶哑了,一张好端端的脸,彻底毁容,难看至极。

    陈德行也终于累了,将他摔下,恶狠狠地怒斥道:“还敢没有骨气吗?”

    张如玉吓得屎尿横流,忙磕头道:“不敢,不敢。”

    陈德行气不打一处来,喝道:“又没骨气!”

    这张如玉吓得浑身打了个激灵,这是还要继续挨揍的节奏啊,他疯了一般,口里大叫着:“别打我,别打我……”

    他边叫着,边趁机,疯狂地连滚带爬地逃走。

    “竟还敢跑!”陈德行大笑道:“追!”

    豪气干云的大手一挥,示意陈凯之继续看好戏,接着便朝张如玉逃去的方向追去。

    那几个护卫,还在揍着张如玉的家丁,都是进入了忘我之境。

    陈凯之顿时感觉自己浑身热血沸腾,手竟也有些痒了,去TA的,我陈凯之要揍人,还需要假借别人之手,失败。

    陈凯之毫不犹豫的,也随着陈德行的身后冲去。

    那张如玉的脸虽是被揍得面目全非,可在安危之下,跑得飞快,直接发挥了浑身的潜力,连续逃了几条街巷。

    而陈德行呢,口里骂骂咧咧的,却是穷追不舍。

    陈凯之亦是发足地狂奔,先是落后数十步,可跑着跑着,体内那股气竟像是开始膨胀起来,在体内疯狂地流动,跑起来非但没有觉得疲倦,却更加精神百倍。

    他的速度越来越快,先是落后,接着与陈德行齐头并进,再到后来,竟是领先了陈德行一头。

    他看着前头的张如玉,虽是天色渐晚,可是目光却如电光,竟是将跑在远处的张如玉看得清清楚楚。

    眼见张如玉又拐了一个巷子,等和陈德行追上去,才发现是个死巷,可是张如玉的人却不见了,只见这里有一处宅院,很是隐秘。

    陈德行愤恨地道:“定是逃进去了,追。”

    毫不犹豫的,他径直踹破了院门,冲入了宅内。

    这内宅的正门是开着的,陈德行往里一看,便道:“果然在这里。”

    于是二人发足狂奔,直接进了正堂。

    果然……他们在这里看到了张如玉。

    只是……张如玉俯面倒在地上,而他的身上,竟是一枚贯穿了胸口的箭矢。

    死了?

    张如玉死了。

    却并非是被打死的,而是被一箭射死!

    而这时,陈凯之呆了一下,因为他这时才发现,在这堂中,竟有数十个人,这些人高矮胖瘦不一,却不一而足的,手上有的提刀,有的是斧头,还有人的手里端着的,竟是朝廷明令禁止的弩弓。

    那弩弓正对着陈凯之和陈德行,已上了箭头,箭头上散发着幽幽的冷光,下一刻就能穿心而过了。

    进了贼窝了!

    陈凯之的心咯噔一跳,惊吓之余,不禁无语。

    这是什么世道,好不容易揍了这个可恨的张如玉,可这张如玉别的地方不逃,偏偏往这里跑。

    不对!

    这不起眼的宅院里,怎么会有这么多人?而且还有如此多的兵刃?

    陈凯之看着这一个个脸色冷漠之人,眼珠子在这堂里扫视了一眼,便一下子什么都明白了过来。

    因为在这堂中,还有几个箩筐,这半人高的箩筐里,满满的装着黄褐色的颗粒,有的则黏成了块状。

    这些……是盐!

    而这些人……盐贩子!

    陈凯之顿感头皮发麻。

    见鬼了,竟然进了盐贩的窝。

    这可和上一世的DU贩一样,都是亡命之徒啊,那张如玉真会挑地方啊,居然逃到了贼窝。

    现在,他和陈德行冲了进来,目睹了这些盐贩,还在这里看到了这么多的私盐。

    几乎想都不用想,陈凯之就知道,自己和陈德行必定走不了了。

    这群穷凶极恶之徒,是绝不可能放二人竖着走出去,然后去报官的。

    也就是说,下一刻,便是杀人灭口。

    甚至他们稍稍一动,那数张弓弩,会毫不犹豫地射出。若是还没有死,那么其他人便会提着板斧和刀剑冲上来,毫不客气地将二人砍为肉酱。

    死定了!

    这些人倒也是略一迟疑,其实也是可以理解的,想必一开始冲进来了个张如玉,被干掉,多半这些私盐贩子也有些惊慌,甚至他们可能觉得,是官府的人来了。

    陈凯之全身绷得紧紧的,心里却努力地想着如何活命!

    不,不能等了。

    过去任何一秒钟,那弓弩都可能射出飞箭。

    怎么办,怎么办……

    不能死,决不能不明不白地死在这里。

    …………

    可还有票儿吗?能来砸砸老虎吗?老虎写书写得快傻了,需要砸一下来点精神!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