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一百一十五章:新官上任三把火(6更求月票)
    等陈凯之上前见了礼,朱县令晦暗不明的脸色随之舒缓了少许,笑道:“凯之,昨日为何不在,三请五请的才来。”

    陈凯之连忙行礼道:“学生惭愧。”

    朱县令没有介怀的意思,只是笑着道:“你来的正巧,知府大人已经到任了,本县昨日已去拜谒,今日知府大人还要见一见金陵和玄武诸县的士绅,算是体察一下民情,凯之,本县谁也不带去,只带你去。”

    陈凯之这就心里有数了。

    金陵知府,乃是这金陵最大的父母官,如今他已到任,肯定需要和金陵的一些地方人士先照个面,这第一面很重要,这既是大家试探一下这位知府大人性子,也是知府大人摸一摸底的机会。

    说穿了,这是一次联谊会。

    各县所带的人,要嘛是地方的重要士绅,要嘛是一些官宦之家,又或者是一些青年俊杰,三三两两总是会有的。

    朱县令却只带自己去,这分明是有意让自己给知府大人留一个深刻的印象。

    陈凯之却惊喜道:“恭喜大人。”

    朱县令哂然失笑道:“恭喜?恭喜什么?”

    陈凯之道:“额……学生随口一说。”

    朱县令却是深看陈凯之一眼,随即二人相视一笑。

    这一句恭喜,是不能明着说出来的,县公只带自己去,而江宁地方上,这么多士绅,岂不会抱怨?可朱县令不管不顾,这说明什么呢?

    陈凯之的预测是,朱县令极有可能会高升一步,这已是他在江宁县最后的一段日子了。这个时候,地方官往往会对地方的士绅开始疏远起来,既是为了避嫌,显示自己公正严明,不偏袒地方豪族,另一方面,将来大家互不相干,也实在没有必要事事看地方士绅的脸色。

    要升官了啊。

    朱县令肯定有内幕消息,在上头肯定有人,却不知这上头之人,又是何方神圣?

    这官场里的事,还不到他陈凯之能推测的,他也只是莞尔一笑。

    朱县令命人备轿,带着陈凯之至知府衙门,这空荡了许久的知府衙门,如今多了勃勃生机,可谓门庭若市。

    由人领着进入衙门,朱县令打头,陈凯之尾随其后,在这里,倒是遇到了不少各县的熟人。

    不少人对陈凯之颇为亲昵,都和陈凯之相互见礼,陈凯之因为天瘟的事声名鹊起,博了不少好感,当然这时候绝不可以居功自傲的,忙是谦虚回礼。

    那玄武郑县令见了陈凯之,调笑地看了陈凯之一眼,方才对朱县令道:“朱兄只带凯之来见府尊,是当真将凯之当做至宝吗?”

    郑县令的语气酸酸的,却又道:“这位知府大人,据说此前管理马政,最不喜的就是文人才子,凯之啊,朱兄没和你说吗?”

    这分明有挑拨离间的意思啊,陈凯之却一点也不恼,反而心平气和地朝他行了礼:“学生不过来拜望而已,府尊喜与不喜,反而不看重。”

    郑县令哑然失笑,众人一面说着话,一面入了正堂。

    陈凯之抬头一见,跪坐在首位上的人,眼睛有些发直。

    这……就是知府大人?

    却见他一身旧袍子,据说才四十岁,可是面上是晒得如炭黑一般,细细而看,一脸神色凝重的样子,双目如电,显得不苟言笑。

    前来拜谒的人,非富即贵,最次的,也是一身绸缎,陈凯之相对简朴一些,可好歹也是儒衫纶巾,看着干净,还算体面。

    反而是这位府尊,却显得格格不入起来。就像是一群贵人里,混了一个穷苦人家,偏偏这位看上去既寒酸又穷苦之人,便是这堂中的一府之长。

    众人纷纷见礼。

    这府尊勉强挤出了一些笑容,带着浓重乡音的话道:“噢,都不必多礼了,本官不尚虚礼,都坐吧。”

    众人便各自寻了位置坐下。

    府尊也没有和大家寒暄,很直接地道:“本府姓包,单名一个虎字,往后,你们喊包府尊也好,喊包大人也罢,本府是个不拘小节之人,今日能见诸位,本府很是高兴。”

    高兴吗?一点都不高兴吧,至少他的脸上,却是一副所有人都欠他一笔钱似的。

    可众人里不少都是老油条了,倒没有将心思摆在脸上。

    此时,郑县令则忙道:“是是是,早听包大人两袖清风,是个刚直的人,下官人等万幸,金陵上下得知大人治理金陵,更加是万幸,万千军民,无不欢欣鼓舞啊。依下官之见,只怕用不了多久,金陵便可大治,普天同庆,快哉,快哉!”

    于是众人纷纷点头说是,气氛倒是开始带起来了。

    陈凯之冷俊不禁地在朱县令下首坐着,心里想:“这真是愉快的一天。”

    包知府竟是拉下了面皮,道:“可是玄武朱县令?”

    “不不不,下官姓郑。”郑县令喜气洋洋地道。

    包知府突的冷笑一声,道:“本官还未到任,还没有开始治理一方,如何这军民人等,就普天同庆了呢?”

    “啊……”郑县令顿时语塞,答不上来了。

    包知府随即又厉声道:“本官最厌恶的,就是官场这等恶俗的风气,溜须拍马,不知所谓,本官虽也是进士出身,却最厌恶这一套,再有人如此,本府绝不容情。”

    呃,气氛……一下子肃然了。

    陈凯之真是看得眼都直了,卧槽,伸手就打笑脸?

    郑县令顿时如丧考妣的样子,似乎有一种流年不利,出门没看黄历的心情。

    包知府眯着眼,脸上是肃然之色,沉声道:“本来是初次见面,本官不该如此大煞风景,可是本官既来此,为任一方,有些话,还是先说在前头的好,本官至此,已有两日,也曾微服巡视过地方,也难怪大家都说江南好,可在本府看来,这里上上下下都弥漫着一股靡靡之气,上下的官吏,锐气尽失,百姓呢,不尚教化,看似是太平天下,实则却是藏污纳垢,不堪忍睹!”

    众人顿时也随之肃然,真是够吓人呀,这第一次见,就是来一顿狗血淋头的痛骂,就差说出那一句“在座的诸位,都是垃圾”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