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一百一十四章:多事之秋(五更求月票)
    处置完了这一切,陈德行再看陈凯之时,目光很是复杂。

    不待他开口,陈凯之已微笑着道:“我想,殿下心里一定很多疑惑吧,方才学生招认,其实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啊,因为若是抵死不认,殿下想必也会相信学生,可只有殿下相信学生有什么用呢?既然被人指控,那么就永远有人怀疑学生,学生不喜欢被人怀疑。”

    陈德行却是不解地道:“可你既然知道是谁下的毒,为何不早和本王说?”

    陈凯之摇了摇头,道:“不可以,因为在此之前,其实连学生都不知道到底谁是下毒之人。”

    “你不知道?”陈德行一呆,讶异地道:“可你如何知道对方收了银子?”

    陈凯之唇边浮出一笑,道:“其实也不是不知道,而是怀疑,学生救治了太妃,一定使这振大夫心里记恨,所以学生一开始就假设是振大夫所为。其一,他有动机,因为唯有指控学生下药,方才能平他心中之恨;其二,此人最懂医理,完全有这个手段,可以在太妃的药里添加一些东西。其三,他被殿下赶了出去,却又恰好今早登门,可见他极有可能是已有所准备了。”

    “可是学生要反告他,却没有把握,因为他既然动了手,一定会抹去他一切痕迹。”

    说到这里,陈凯之顿了一下,才又眼带深意地道:“所以,学生才出此下策。”

    陈德行觉得心里还是有着太多的疑惑,轻皱浓眉道:“可你如何知道他会用银锭收买府里的人?”

    “这个简单。”陈凯之道:“那振大夫,也是为了太妃探病而来的,听他口音,不是本地人,理应在这王府不久,既然如此,他应当在王府里也没有什么可信任之人,可他需要做这件事,就必须需要人手,那就只能采取重金收买的手段了。”

    陈德行觉得合理,便又问道:“可你怎知他有银锭呢?”

    陈凯之又笑了,道:“此人必定是个名医,而且我昨日知道,他是某个贵人请来给太妃看病的,既然是贵人请他,一定会给他丰厚的诊金,贵人的诊金,当然不会是碎银子。”

    陈德行倒是不禁哭笑不得起来,又道:“可是,既然如此,你为何一开始要栽赃刘总管?”

    刘总管一脸委屈地站在陈德行身边,一副恨不得掐死陈凯之的样子。

    陈凯之道:“既然我料定了一定会有一笔银子的交易,那么这笔不同寻常的银子,一定在王府里,可若让殿下搜查,殿下当时未必肯信学生的话,除非……府里有一个人,嫌疑极大,殿下一定要搜查不可。再者说了,我一旦诬赖了刘总管,刘总管肯定急着要自证清白的,他是王府里的总管,对这王府了若指掌,在搜查的时候,他一定会十分卖力,用他的话来说,就算挖地三尺,他也要找出自己无辜的证据。”

    “呃……”听到这里,陈德行竟是无言以对,好有道理的样子啊。

    刘总管却是委屈地道:“可你又如何相信和振大夫勾结的是宦官,而不是宫娥呢?”

    陈凯之叹气道:“难道你们忘了,方才学生就说过,振大夫也是初来王府不久,他既然要找帮手,肯定是找较为熟识的,他一直都在给太妃看病,那么平时接触到最多的,也就是太妃寝宫里随侍的几个宦官,至于宫娥,这位大夫毕竟是名医,这般身份之人,总要端着架子的,他虽年纪老迈,可毕竟是男人,为了避嫌,肯定要刻意对这些宫娥保持疏远的态度,而宫娥们,历来是羞怯的,更是不会和他说什么话了,反而是这些宦官,他使唤得肯定不少,对这些人的性子,多少摸透了,所以他要选择人手的时候,一定会在这寝殿中的几个宦官那儿寻找的。”

    陈德行听得如痴如醉,津津有味地听闻了所有的细节,倒是像见了鬼似地盯着陈凯之。

    陈凯之吁了口气,虽然事情已经解决,可终究这王府还真是是非之地啊!

    陈凯之朝陈德行行了个礼,便道:“殿下,那姓振的大夫虽是对太妃下药了,不过学生保证,这药绝不至要了太妃性命,只是让太妃吃点苦头,构陷了学生之后,他再妙手回春罢了,殿下请几个好大夫,好生照料,想来太妃不日就可以痊愈了,倒是学生,在这里已逗留了两日,实在不敢久留了,学生在此告辞。”

    君子不立危墙,陈凯之不傻啊,总觉得这郡王府掺和进了什么,还是走了的好。

    陈德行却是手足无措起来,一脸不愿意地道:“走,这就走?多住几日啊,你在这里,本王总会安心一些。”

    陈凯之却是很坚持地摇头道:“学生还有学生的事要忙。”

    意思是再留着他,就是强人所难了。

    陈德行虽然平日较为任性,但是面对陈凯之,却是显出了少有的宽容,带着几分可惜地道:“本来还想和你好好说说话呢,既然如此,本王先照看着母妃吧,等有闲了,再去寻你,至于那玉佩……”

    玉佩已是碎了。

    提到这个,陈凯之不免感到可惜,却还是道:“无妨。”

    陈德行却是道:“本王还是会想方设法补偿你的,还有诊金,这两日也会命人奉上。”

    陈凯之倒没有装模作样,只是点了点头,却突然想到什么,道:“那位小烟姑娘……”

    陈德行明白了,意味深长地道:“本王懂的。”

    陈凯之知道陈德行这话里是什么意思,不过他一直记得曾答应小烟的事情,倒没有反驳陈德行,便朝他作揖,告辞而去。

    陈德行让人备了车马,送陈凯之到了家里,还未从马车上落地,却见周差役在这等着了。

    周差役看到陈凯之从王府的马车下来,先是呆了一下,随即急切地赶过来道:“凯之,县公有请。”

    陈凯之还真想感叹一句,真是多事之秋啊!

    陈凯之倒不敢等闲,便匆匆地随周差役赶到了衙门的后衙廨舍,便见朱县令坐在案牍之后,正凝眉看着一份公文。

    …………

    老虎需要支持需要帮助啊,有月票支持的吗?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