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一百一十二章:证据(3更求月票)
    “够了!”陈德行大喝一声,一脸忧心忡忡和烦闷,气恼地道:“现在不要争了,若是陈生员有心要药死母妃,何故昨夜要施救?陈生员,本王只问你,你无论怎么答,本王都信你,振大夫所说的,不是真的,对吗?”

    他定定地看向陈凯之,陈凯之的面色淡定得可怕。

    这小小的少年,直直地站在这里,看上去弱不禁风,体内却不知隐藏着什么。

    陈凯之迎视着陈德行的目光,陈德行的眼里显露着明显可见焦虑的神情。

    其实这时候,陈凯之只需要摇头否认振大夫的指控,他相信,这个虽然浑身上下没有一丁点优点的郡王,终究还是相信自己的。

    这是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可陈凯之看人很准,他深信这一点。

    可即便是郡王相信,又有什么用呢?振大夫提出了一个根本无法证伪的指控,陈凯之固然可以大大方方的走出郡王府,可只要外间还有这样的流言蜚语,自己在这世间,就寸步难行了。

    毕竟,嫌疑人这三个字,也不是现在的陈凯之所能承受的。

    有了这样的污点,他的前途将毁于一旦。

    所以……陈凯之眼眸如星,这不可测的眼底深处,却是掠过了一丝不同寻常的神色,他道:“殿下,没错,我确有此意。”

    陈德行的脸上呆滞了,这家伙……竟承认了!

    陈德行顿然暴怒,猛地豁然而起,龇牙咧嘴地冲到了陈凯之面前,一把抓住陈凯之的衣襟,怒道:“你……你……本王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亏得本王还把你当赌友,当救命恩人,当债主,你……你为何要害本王的母妃?”

    陈凯之认真地道:“请殿下听学生说完。”

    陈德行气得跺脚,却还是道:“好,本王倒是想听你怎么说。”

    陈凯之淡定自若地道:“这其实并非是药的问题,而是学生在药里加了一点不同寻常的东西。”

    “下了毒?”陈德行已经气得发抖。

    而陈凯之,居然颌首……点头了。

    一旁的振大夫不禁喜上眉梢,这陈凯之居然认了,这家伙疯了吧,承认了必死无疑啊。

    呵呵……除了陈凯之,京城里的贵人们一定会感激自己的。

    陈德行厉声道:“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来人,来人!”

    外头的侍卫纷纷按住了刀柄,随时要冲进来。

    盛怒中的陈德行已经起了杀心。

    可陈凯之没有露出半点的惊惧之色,却是不徐不慢地道:“难道殿下就不奇怪学生并不负责为太妃提供膳食,也不负责煎药,没有同伙,是如何下毒的吗?”

    陈德行目光一冷,厉声道:“还有同伙?”

    “没错。”陈凯之回答得很干脆,而后道:“这个人就是……刘总管!”

    被点到名字的刘总管,猛地打了个冷颤,卧槽,和咱有什么关系?

    他一下子懵逼了,这真是无妄之灾啊,天哪,这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的。

    刘总管是真的洗不清了,因为陈凯之冒着杀头的危险都把事情认了下来,人家都要死了,和你刘总管又无冤无仇的,为什么要冤枉你。

    噗通一声,刘总管连忙跪下,心惊胆跳地道:“殿下……殿下……奴才冤枉啊,奴才在王府二十年,照料了两代先王,对娘娘,对殿下,可谓是忠心耿耿,可昭日月。这陈凯之……胡说……他冤枉奴才呀!”

    陈德行已是气得脸色发青,那还有心思听刘总管的辩解?只冷声道:“你……你竟是这样的人,你……畜生不如!”

    刘总管知道一旦被陈凯之栽赃,就死定了,便咬了咬牙,厉声道:“陈凯之言之凿凿,说是奴才和他勾结,那么敢问陈生员,可有什么证据?”

    对,证据!

    他可不想陪陈凯之作死,你好歹给点证据出来吧。

    陈凯之叹了口气,才道:“昨天夜里,我给了你一锭银子,足足有十两重,你忘了吗?”

    刘总管瞪大眼睛道:“什么十两重的银锭?这……一派胡言,咱……咱没收你的银子,收了你的银子,咱便万箭穿心,不得好死!”

    他气极了,没这样冤枉人的,面目都狰狞起来。

    陈凯之这时,却是作死地笑了,道:“这么大的银锭,寻常人是不会收藏的,对不对?所以其实只要殿下一搜,就可知道。”

    陈德行狐疑地看着陈凯之,又看看刘总管。

    陈凯之说得没错,这时代,银子乃是重要的货币,可是一般人买卖东西,都是用碎银,即便是大锭的银子,也往往将其剪碎了,所以一般情况,是不会收藏这种大银钉子的。

    这大银锭子就如同是万元的大钞,这王府上下的人,一切都靠王府供养,谁吃饱了撑着收藏这个?即便真有,那也肯定是王府的库银,里头印有王府的印记。

    陈德行愤怒地道:“老刘,想不到你是这样的人,亏得本王还将你当作至亲看待,你的良心被狗吃了,来人,给本王搜!”

    “对,对,搜!”刘总管心里的一块大石反而落地了,搜啊,谁怕谁,他还生怕别人不搜似的,道:“当着所有人面,一道搜,若是搜出来,奴才自行了断。”

    陈德行看着刘总管反应,又开始怀疑起来了,有点觉得是不是陈凯之冤枉了刘总管。

    可要解开真相,也只有搜个底朝天了。

    他带着众护卫,连带着这里的太监一并叫上,匆匆到了刘总管的房里,一群侍卫冲进去,足足搜了小半时辰,方才有护卫道:“殿下,没有。”

    刘总管终于松了口气,拜在陈德行的脚下道:“殿下,你看,奴才果然是被冤枉的,这个陈凯之,他不是东西啊,他这样冤枉奴才。”

    陈德行暴跳如雷,狠狠地瞪着陈凯之,正待要发狠。

    陈凯之却是轻描淡写地道:“刘总管在这王府里多年,总会有几个心腹吧,我看,你这银子,或许藏在你的心腹那里也是未必。”

    “你……”刘总管气得想要吐血,这个陈凯之,真是临死都想要拉一个垫背的啊。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