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一百一十章:美人在侧(1更求月票)
    活了?

    一旁的振大夫忍不住打了个趔趄,面如死灰。

    真的活了,死人可以复生吗?这是前所未有的事啊,这陈凯之,莫非……莫非有妖法不成?

    而更可怕的是,方才他诊断太妃已死,可是太妃还未死,这不但使自己声名狼藉,甚至……还有谋杀太妃之嫌。

    振大夫的脸色可怕得厉害,却没人理会他。

    陈德行欢喜地道:“现在母妃醒了,是不是该……该治病了。”

    陈凯之心里也大松了一口气,道:“还是请振大夫为太妃娘娘治病吧,只是需要谨记,万万不可再饮酒了。”

    竟陈凯之这么一说,陈德行才想起了那位振大夫,顿时怒气冲冲,道:“这样的庸医,还继续让他给本王的母妃看病?来人,将他赶走!”

    振大夫万万料不到自己竟遭受这样的待遇,可想到赵王殿下的嘱托,再看陈凯之,却还是乖乖地拱了拱手,作揖而出。

    陈凯之很无奈,真正要看病,他是不太懂的,他只好命人将振大夫的诊断和药方取来,大抵知道了太妃的病,某些药的药效,他倒略知一二,自然也知道,这振大夫乃是名医。

    说起来,其实药方里的每一味药,都是对症下药的,唯一的问题,就在那药酒上了,这振大夫忽视了一个细节,那便是太妃平时并没有饮酒的习惯,而他的药酒固然是好,却是好过了头,以至于这药酒酿的年份过长,过量之后,导致了酒精中毒。

    既如此,那只需要将药酒剔除出来,其他的药,照猫画虎就是。

    他照着这个开了一个药方,便准备告辞回家。

    陈德行却是拉住了他,道:“回去做什么?你得住在这里,现在母妃虽是醒来,可是身子却还孱弱,你留在这里,本王的心也安一些,陈生员,陈老弟,求你帮帮本王吧。”

    陈凯之很无奈,却也只好点头。

    陈德行连忙欢天喜地地命人给他收拾了一处寝卧。

    陈凯之也是倦了,不打扰陈德行去孝敬他的母亲了,到了寝卧便倒榻而睡。

    睡到了一半,陈凯之突然察觉似乎有人靠近床榻,自从读了《文昌图》,陈凯之觉得自己的神经也变得敏锐起来,即便是在梦中,那几乎不可察觉的声音,只要靠近了,也能有感应。

    那人蹑手蹑脚地来,陈凯之在黑暗中将眼缝睁开一线,却是不露声色。

    谁知,此人站在榻前,磨蹭了良久,竟掀开了陈凯之的锦被。

    陈凯之顿时感觉到危险在迫近,毫不迟疑的,身子突然一滚,这些都是经过他精密计算过的,若是对方手里有兵刃,掀被之后,肯定狠狠刺下,这一滚,恰好可以躲过这致命一击。

    滚过之后,便是翻身而起,伸手朝对方脖子的方位袭去,此时手一伸,竟似抓住了对方的脖子,陈凯之连三脚猫的功夫都没有,却在这危险之中,仿佛一下子发挥了自己的潜力,将此人一扯,使他失去平衡,便听到一声娇声呼。

    下一刻,那人被翻在榻上,陈凯之则骑在了他的身上,手依旧是掐住了对方的脖子。

    呼……

    陈凯之呼呼喘息。

    “我……我……饶命,公子饶命……”

    是个女人?

    陈凯之微微一愣,掐住对方脖子的手却依旧没有松动半分,此时可不是怜香惜玉的时候,一半夜潜入自己卧房的人,肯定是图谋不轨。

    “你是谁,要做什么?”

    “我……我叫小烟,我……我是奉殿下之命来……来服侍公子的。”

    小烟?

    陈德行那个家伙派来的?

    陈凯之哭笑不得,却不敢大意,一手依旧掐住她,一手去取了榻边小几子上的火折,火折吹起,果然是一个小姑娘,而且还熟识,竟是今日‘急救’过的小宫娥,她的粉颈上,已是乌青了-一片,陈凯之方才下手太狠了,身上只穿着件肚、兜之类的小衣,原来在榻前磨蹭了这么久,居然是在——脱、衣。

    她面如梨花的样子,眼里水汪汪的凝视着陈凯之。

    陈凯之这才松了手,起身去点了灯,背着身道:“把身子盖着。”

    “是。”小烟乖乖地捂住被子,显得羞怯。

    陈凯之这才回眸,见她我见犹怜的样子,道:“怎么回事?”

    小烟局促不安地道:“今日……殿下见陈公子垂……垂青于我,怕陈公子夜里寂寞,便让我……我来作陪,我是王府里的丫头……而且,公子今日已在大庭广众之下对我……对我……”

    “哎…”陈凯之叹了口气,他很清楚,小烟这样的奴婢,对于权贵人家来说,不过是一个花瓶而已,随时都可以转赠给别人。

    陈凯之便道:“我这里不需有人伺候的,你回去睡吧。”

    小烟摇摇头,咬着樱桃小口道:“我若是回去,殿下肯定认为我待陈公子不好,就算不责罚,怕也要打发出内苑,寻个王庄里的佃户嫁了的,而且我和公子的事,将来王府里人的都会知道,小烟……小烟……”

    陈凯之骤然明白了什么,他想了想,道:“那么,你就在这里睡吧。”

    虽是叫她睡,陈凯之却是睡不着,这卧房里也只有这么一张床,让他睡地上,他是不愿意的,这样的环境,令他略显尴尬。

    纠结了一下,他索性坦然起来,反正不管真假,王府的人都是认为小烟来陪、睡的,索性和衣躺在了小烟的另一侧。

    小烟在被里略带颤抖,陈凯之则是显得心事重重起来,道:“小烟,那个振大夫,是什么来路?一个大夫,来给人诊治的,居然如此颐指气使?”

    黑暗之中,与陈凯之挨着,小烟显得不安,可提起了事,倒使她的窘态少了一些:“只听说他是京里来的人,老总管都很看重他,其他的,奴就不知道了。”

    陈凯之突然道:“你说,他会害我吗?”

    “啊……”小烟道:“这怎么可能?他已失去了殿下的信任,公子,你为何有此担心?”

    陈凯之凝视着黑暗,这双眸子,虽是乍看如一泓秋水般平静,可是眼眸的深处,却似乎总带着不安:“因为我怕死,我是个怕极了死的人。”

    …………

    月票看起来有点少,有点小伤心,其实老虎已经很用心地去构思情节,很努力地码字了,弱弱的问话,可还有支持的吗?例外,为了不让大家辛苦熬夜等更,以后每天早上九点后开始更第一章,老虎会一直坚持做一只勤快的老虎,希望大家继续支持老虎哈!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