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六十五章:万恶之源
    虽说方先生对陈凯之说休想,可终究还是在次日的清早,拿着自己的名帖寻了陈凯之。

    他显得一脸忧郁的样子,其实男儿娶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他只是觉得可惜而已。

    这门生很有才情,理应把心思多放在琴棋书画上,谁料到他满脑子想的是女人。

    当初自己可是二十出头才成的婚,还是父母再三催促的结果,果然是一代不如一代啊。

    可又有什么法子呢?这是自己的学生,说起来,他算是陈凯之唯一可以依靠的长辈了。

    等到陈凯之出来后,他横瞪了陈凯之一眼,才道:“为师言明在先,你也随老夫去,这登门求亲的事,为师是头一遭,若是出了岔子,可怨不得我。”

    陈凯之大喜过望,连忙作揖道:“是,是,是,学生惭愧,惭愧得很。”

    跟着方先生到了荀家,这荀家显是金陵一等一的豪族,在大陈朝,有所谓经学世家的传统,荀家曾是金陵经学八大家之一,据说族中有不少子弟都在做官。

    荀家的这座宅院占地数百亩,横在金陵文庙寸土寸金之地,单凭这个,就可见其显赫。

    如今回到这座阔别已久的幽森大宅,陈凯之反而觉得不太自信起来,荀家肯定是看不上自己这个穷小子的,可不管怎么样,他还是要提亲,无论多艰难都不能让寻小姐被张如玉给欺负了。

    此时方先生已叫人递了名帖,过不多时,便见一位仪表堂堂的青年徐步而来,这人和荀小姐的眉宇之间有着几分相像,想来也是荀家的子弟。

    陈凯之心里暗暗想,这个肯定是荀家的子弟,恩师还是很有面子的,居然有专人来迎接。

    果然,此人到了方先生的跟前,作揖行礼道:“伯父听说方先生莅临,甚是高兴,此时已在如意厅中等候了,方先生,请。”

    方先生只点点头,阔步入门,陈凯之则随他一道进去。

    等过了几重的仪门,方才到了正厅,方先生师徒鱼贯而入,便见一个三旬出头的长者红光满面地从主位上站了起来,快步往方先生来,边走边笑容可掬地道:“久仰大名。”

    方先生朝他一笑,不卑不亢地道:“冒昧而来,惭愧得很。”

    说着,朝陈凯之道:“这是劣徒,陈凯之。”

    此人便是荀家家主荀游,荀小姐的生父,世家家长,自有一番气度,不过他心里很疑惑,何以这方先生会来荀家呢?更有意思的是,方先生第一时间就介绍了自己的门生,这显然是别有深意。

    他打量了陈凯之一眼,见陈凯之面目俊秀,从容不迫,朝他含笑作揖,心里点点头,对陈凯之的印象颇好,只是刹那间,他猛地想起了什么,道:“可是新近的府试案首陈凯之生员?”

    这就是未来老丈人啊,叶春秋立即摆出一副谦虚的模样:“正是学生,惭愧。”

    荀游笑道:“哈哈,果然名师出高徒,来,方先生,贤侄,请坐吧。”

     方先生坐下,陈凯之悻悻然的样子,也欠着身坐,这种场面,其实有点儿不太自在。

    荀游命人斟茶倒水,才问道:“方先生今日特意登门,不知所为何事?”

    进入正题了。

    方先生嚅嗫了一下,似乎有些不好张口,便看了看陈凯之,陈凯之连忙将目光躲闪开。

    提亲啊,我的恩师,你特么的别看我啊,我虽然是正主,可是这个时候,理应深藏不露,装作透明人的啊。

    荀游见状,便狐疑地道:“嗯?莫非有什么难言之隐?”

    方先生在这时候,居然憋红了脸,显得异常的局促。

    给人提亲,其实他也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遭啊,踟蹰了很久,才憋出一句话来:“凯之啊,还是你来说吧。”说罢,连忙俯身吃茶,似是借此好缓解自己的尴尬。

    卧槽……陈凯之突然有种想找一块豆腐撞死的冲动。

    我来说?我来说就显得不合适了啊,我是人家的未来女婿呀,我特么的来说了,就给了人家不谦虚、脸皮厚的印象,我特么的让恩师你来求个毛线的亲啊。

    早知如此,就该请个媒人来的!其实陈凯之也不怪恩师,只怪自己,当初是想着,既然荀小姐这儿再三邀请,索性把媒人钱也省了,哎,结果……穷是万恶之源啊。

    陈凯之咳嗽了几下,终于还是站了起来,朝荀游行了个礼,道:“世伯,学生……学生是来求亲的。学生对令爱甚是倾慕,以至茶饭不思,所以……”

    既然不能谦虚了,那就只好走厚颜无耻的路线了。

    荀游顿时张大了嘴,惊讶地看着陈凯之。

    空气凝滞了。

    陈凯之有些无所适从。

    老半天,荀游才回过神来:“这个……这个……”

    似乎他也很紧张,不过他似乎一直在打量陈凯之,陈凯之也不知他心里在想什么。

    “那个……”陈凯之恨铁不成钢地瞥了一眼置身事外的恩师一眼,继续硬着头皮道:“世伯给个准话吧。”

    “此事……我看着,从长计议为……”

    荀游的话说到一半,陈凯之的心已凉了半截,敢情杀千刀的荀小姐没有给自己的父母通气啊!

    卧槽,全是你自作主张!

    荀游刚要说从长计议,只是这议字还未落下,就突然听到有人厉声道:“什么从长计议,你这个混账,糊涂了吗?雅儿已许了张家了,还从长计议什么?”

    说话的人,声音急迫,疾步走进了厅堂,却是一个三旬的妇人,生得面容姣好,却是拉着一张脸,怒目瞪着荀游。

    荀游诧异着起身,明显的没了方才的气度,压低声音道:“夫人……你怎么来了。”

    荀游越是低声下气,荀夫人便愈发的加大了音量,叱道:“我若是来迟了,天知道你要答应别人什么。”说罢旋身,这才看向陈凯之,微微一撇嘴,道:“你是陈凯之?”

    荀游忙在旁道:“是啊,这是陈贤侄,是今年的府试案首,他的文章,我是看过的,真是个不可多得的才子,噢,那一曲高山流水,也是他所作,夫人……”

    “没问你!”

    三个字,便让荀游乖乖地到一旁玩泥巴去了,直接是大气不敢出了。

    陈凯之虽然给这状况弄得有点措手不及,可心里已在想,张如玉既是荀小姐的表哥,这么说来,张家应当是荀夫人的亲戚了,却不知是近亲还是远亲,不过这个时代,表亲成婚是无碍的。

    想通了这个关键,荀夫人的态度就可以理解了。

    陈凯之不卑不亢,朝荀夫人行礼道:“学生见过夫人,区区正是陈凯之。”

    “我从雅儿口里听说了你。”她定了定神,随即又轻描淡写的样子:“从如玉那儿,也略略听说了你的事。”

    陈凯之的心猛地一沉,那张如玉既然提起过自己,怎么会有什么好话呢?张如玉是荀小姐的外甥,荀夫人是相信张如玉,还是相信自己?

    这一次提亲,怕是注定要失败了。

    陈凯之心里失望,可他人情练达,面上却没有半分异色。

    荀夫人眼睛一挑,下巴依旧保持着抬起的动作:“你说你倾慕雅儿,倒是颇有几分眼光,可是据说你家世不好,是吗?我来问你,你现在来提亲,若是雅儿嫁了你,她在荀家自小养尊处优,享福享惯了的,你拿什么养活她?”

     荀游觉得荀夫人的话过于直接了,忙是咳嗽。

    “住口,你这老东西!”荀夫人猛地呵斥一声。

    荀游懵了,咳也不咳了,居然忍气吞声,更加大气不敢出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