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三十七章:故意刁难
    杨同知落座,笑了,道:“方先生没有睡够吗?”

    他先是如沐春风地关心方先生,此人毕竟是名士,现在他故意找朱子和和陈凯之的茬,却不宜当众和方先生撕破脸。

    方先生知道杨同知是故意晚来的,他们这一等,淋湿的衣裳都干了,但他却依旧如没事人一样,即便知道杨同知是故意的,方先生也无可置喙,毕竟人家官大嘛!

    眼眸微微一眯,方先生朝杨同知不卑不亢地说道:“草民年纪老了,身子确实不如以往。”

    “若是如此,更该保重身体才是。”杨同知微微一笑,自始至终没有看陈凯之一眼。

    其他的诸官还有请来的名流纷纷点头称是,气氛开始变得缓和许多。

    杨同知仿佛是所有人的焦点,他接着道:“前些日子,关于有一个生员,叫王,王什么来着?”

    学正侧坐一旁,忙道:“是陈凯之。”

    “对。”杨同知面上挂笑:“有个叫陈凯之的,这人,本官了解不深,还是请朱县令来说吧,朱县令与他关系匪浅,不是吗?”

    朱子和道:“他是本县的生员,本官身负教化之责,仅止于此。”

    “哈……”杨同知意味深长地笑道:“不见得吧,这种事,谁说得清呢。”

    气氛一下子又紧张起来,方才还面上挂笑的人,现在尽都尴尬地故意端茶来喝。

    朱县令道:“本官行得正,坐得直,无可挑剔。”

    “当然无可挑剔。”杨同知不徐不慢的用手指节敲了敲案牍,发出声响,口里道:“可是生员的榜文已经颁布了,却还想着徇私求情,这是将本府视做什么?这里是菜市口吗?现在府里有些官员,越发的放肆了,以下犯上,口没遮拦,这是什么?胡闹!”

    杨同知突的脸色一红,变得大义凛然起来:“现在国家大体承平,既是仰赖太后与陛下大治天下,其次,便是群英盈朝,这些庙堂里的英杰哪里来的,靠的就是地方上,通过科举,遴选出俊才,国家养士,公不可没,可是居然有人,想要对府试指手画脚,而今知府大人还未到任,本官忝为一府之长,如何能纵容这样的风气,可笑!”

    朱县令铁青着脸:“大人冠冕堂皇,振振有词,倒是可敬了,只是……”

    “只是……只是什么?”杨同知盛气凌人,拍案而起:“只是有人可以为了一己之私,就敢插手府试吗?呵,今日本官有言在先,本官一日在任,就绝不容许某些人肆意胡为。”

    他见朱县令冷冷看着自己,心里想笑,却是慢悠悠坐下,与朱县令四目相对。

    堂中诸官,早已吓得大气不敢出,这同知与县令,才刚刚开始,就已经撕破了脸皮,看来今日是没有这样轻易收场的。

    朱县令老神在在,不为杨同知的锋芒所动,方才还冷着脸,旋即一笑:“是啊,正因为不能徇私,方才将这陈生员叫了来,当着大家的面,考校一番,若是孺子可教,自然不可辱没了他的才华,明珠蒙尘,这是多遗憾的事?大人以为呢?”

    杨同知点点头:“陈凯之。”

    陈凯之徐徐走到了堂中,朝杨同知行礼。

    方才火药味太浓了,好在他两世为人,倒也不至于畏缩,朝杨同知行了个礼:“见过大人。”

    杨同知冷言冷语道:“今日本官考教你,若答得出,本官自然提携你,可若是答不出……”

     他目光一斜,如刀子一般在朱县令面上一扫而过。

    他手搭在案牍上,道:“你且听题。”

    此时所有人目光都聚焦在陈凯之身上,这些属官和名流,万万想不到,一个小小生员,居然惹来府县之间的大动干戈,自然,绝大多数人对于陈凯之是不以为然的,在他们看来,陈凯之不过是个引子罢了,至多,也就是导火索的作用,将这府县之间,积压的矛盾迸发了出来。

    杨同知不紧不慢地道:“读书人,略通一些诗书,这是理所当然的事,可是呢,本官以为,一个人才学如何,从他的才情便可一窥究竟。历来有才情的才子,无一不是既精琴棋书画,又深谙四书五经,所以,本官别具一格,今儿不比别的,只来问你,你可通音律吗?”

    一听到音律,许多人都来了兴趣。

    大陈承平数百年,承平的越久,琴棋书画就越是风靡,在座之人,都是深谙此道之人,想不到杨同知出了这么一题,看来,是想给大家解解闷了。

    方先生听到这里,脸色却是骤变了。

    虽然早知道杨同知绝不会轻易给陈凯之破题的机会,可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啊,这个小子,俗不可耐,对音律一窍不通,不,他哪里懂什么音律,连半分欣赏能力都没有,这下……人要丢大了。

    方先生几乎可以想象得出陈凯之手足无措的模样,而后惹来哄堂大笑。

    方先生心里不禁郁结,哎……

    杨同知含笑道:“本官素知令师最爱琴,是个雅人,既然名师出高徒,这题,是难不倒你陈凯之的,你陈凯之鸣奏一曲,给本官听听,若是能登得上大雅之堂,本官自然不为难你。可若是你一窍不通,不学无术……”杨同知板起脸来:“本官也绝不轻饶。”

    朱县令一脸阴沉,显然对于考教‘才情’,他是极不满意的,方先生更是如鲠在喉,心口突然又有些疼了。

    陈凯之道:“抚琴?学生对琴所知不多。”

    方同知靠在官帽椅上,左右四顾,用轻松的语气调侃:“你是方先生的门生,就不要谦虚了。”

     他眼睛在属官和其他士绅名流的面上扫过,大家也跟着笑:“是啊,是啊,正好教我等大开眼界。”

    “名师出高徒,料来是不差的。”

    “既是同知大人出题,岂有你挑三拣四的道理?”

    陈凯之很无奈,只好叹口气道:“那学生只好勉为其难了。”

    早有人做了准备,抱了一方琴来,有人拿来蒲团,陈凯之席地坐在蒲团上,四周数十个官员和士绅都聚精会神的看着陈凯之。

    还好,陈凯之脸皮厚,摸了摸这琴,在上一世,他倒是学习过弹筝的,琴和筝相差也不会很大吧。

    陈凯之汗颜,这时候他不在乎别人刁难的目光,宁心静气起来,心里暗暗想,其实琴和筝弹奏技巧很是相似的。可能最大区别就是因为琴面和筝面不同,弹奏时候落指不同,发出的声音就自然不同了。

    而这个时代的琴,原理与上一世差不多,好吧,勉为其难了。

    他笑了笑道:“弹得不好,请勿见怪。”

    方同知只是笑,深邃的眼里,则是掠过了冷然。

    方先生忍不住坐稳了,他怕自己待会儿失态,别人以为这陈凯之或许只是谦虚,可是知徒莫若师,这个俗不可耐的家伙,是真的没谦虚……

    此时,陈凯之深吸一口气,伸出了手。

    众人以为他要开始弹奏了。

    谁晓得陈凯之拨了拨琴弦,这琴弦顿时发出尖锐的声音。

    “我先试试音!”

    “………”

    所有人震惊了。

    试音……

    却见陈凯之很认真,每一根琴弦,都拨弄一下,一时之间,各种或高或低的琴声便响起来。

    这种感觉……

    敢情你陈凯之对琴一窍不通?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