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三十六章:嗟来之食
    柴门之外,陈凯之听到隐隐有人叫唤,水雾太重,陈凯之看不清,等那娇弱的身子,穿着蓑衣徐步进了庭院。陈凯之方才认清了人,是荀小姐。

    一想到荀小姐与张如玉的关系,陈凯之将脸微微一倾,只勉强道:“荀小姐好。”

    荀小姐头戴斗笠,一头乌黑秀发尽被笠子遮了,笠檐遮住了她的美颜,可是那鹅蛋般如玉如脂的脸蛋却依旧难掩,她站在雨中,雨中落在她的蓑衣上,在蓑衣上溅起水花,她抬起眸来,看了陈凯之一眼,惭愧的道:“我也是前几日才知道了我表哥的事,都怪我,若不是我,表哥……”

    陈凯之一笑:“我谁也不怪,只怪自己本事不济罢了,荀小姐,此来何事?”

    “我……”荀小姐踟蹰道:“这件事,我已禀告了家父,想必家父……”

    陈凯之不禁又是一笑,笑中却带着自嘲:“张如玉吃了亏,就回去找他的父亲;你没了主意,也可以寻你的父亲,哎,我不是说什么酸溜溜的话,只是在这世上,只有我孑身一人,比不得你们公子小姐这般任性,若是无事,我要走了。”

    陈凯之想撑起油伞,结果伞面一撑,却是狂风大作,顿时将伞骨吹断,咔擦一声,木质伞骨连带着油伞的伞面一道儿折了。

    折了……

    呃……陈凯之突然觉得挺尴尬的。心里叹口气,果然喝凉水,都塞牙缝啊。

    “我……我有伞。”荀小姐忙道。

    陈凯之摇头:“请回,学生不吃嗟来之食。”

    陈凯之心里又叹息,到了这个份上只好……一抬腿,便步入了雨中,雨水倾盆而下,顿时浑身湿透。

    荀小姐忙道:“我……我有车……”

    陈凯之道:“车子是你们千金小姐坐的。”

    说着,已是出了院子,荀小姐追上来,外头果然有车马和几个穿蓑衣的人候着,陈凯之信步在前,荀小姐却只好匆匆追上来,满是委屈地道:“你能不能不要这样小气,我和你无冤无仇。”

    陈凯之信步踩着水洼,虽是淋成了落汤鸡,却不免故作潇洒:“可我和你表哥有不共戴天之仇…”

    荀小姐立即道:“表哥与我何干?好,就算有干系,可是你…你…非礼了我,这算不算两不相欠…”

    “卧槽!”陈凯之不由驻足,板着脸看着荀小姐:“这样的话,你也乱说?”

    荀小姐不禁面色殷红:“我……的意思是,很多事很难说清楚,我觉得,你和表哥的事,一切都是因我而起,我该……我该……”

    陈凯之摇摇头:“这是我和令兄的事,小姐不必费心了。”

    荀小姐厉声道:“可是你这样冒雨而行,会生病的。”

    “小姐,再会了。”陈凯之摇摇头,疾步消失在雨幕之中。

    荀小姐看着她背影,显得有些孤独,有些落魄,却带着一股特有的倔强,终是幽幽叹了口气,凝噎不语。

    ………………

    到了同知厅,陈凯之已是狼狈不堪,门前却早已来了许多软轿和车马,陈凯之抬头,看到了熟悉的人,方先生居然站在檐下候着。

    他撑着油伞,不过这油伞显然比陈凯之的伞要结实许多,只是不免还有水花溅在他的大袖和儒裙上,陈凯之抹了抹脸上的雨水,朝他行礼道:“恩师怎么来了。”

    方先生冰冷冷地看他一眼,冷漠地道:“你没见过世面,老夫若是不来,你能对答如流吗?”

    哎呀,师傅就是有水平,寥寥一语,就把自己拔高了。

    陈凯之只得道:“恩师,我们进去吧。”

    “不急。”方先生道:“等朱县令。”

    陈凯之想了想,也觉得恩师处事老辣,和自己的水平差不多,对,等朱县令。

    朱县令的轿子姗姗来迟,到了檐下落轿,方先生朝陈凯之道:“上去见礼。”

    陈凯之摸摸头:“恩师……其实……这些我都懂的。”

    方先生面色木然不动,一副小子住口的表情,看来恩师对今日这场考教很忧心。

    陈凯之冒雨上前,到了轿旁,朝轿中的朱县令作揖道:“学生见过县公。”

    轿子垂下,早有差人为朱县令撑起了伞,朱县令卷帘而出,瞥了陈凯之一眼,肃然道:“噢,是凯之,外头雨大,进去吧。”

    他什么都没有多说,却令陈凯之有些意外。

    至少,这位县令大人,理当问一问自己准备的怎么样吧。须知这一次县令与杨同知交锋的关键,就在自己的学问,若是杨同知的考教自己过不了关,杨同知正好可以借机发难,借口朱县令袒护一个不学无术的自己,所以这一场考教至关重要。

    可是……怎么好像县令这样沉得住气?

    陈凯之颌首:“是。”

    朱县令到了檐下,和方先生相互见礼,最后才领着陈凯之进入同知厅。

    …………

    同知厅后堂花厅。

    吴教谕很是不安地在此等候,焦灼的等了一炷香,才见杨同知施施然的来了,他穿着朝服,显得精神奕奕,吴教谕忙上前见礼:“见过大人。”

    杨同知只微微颌首:“吴教谕见早就来了?有劳。”

    吴教谕忙是笑着道:“哪里的话,下官这是应当的。时候不早,大人是不是该升堂了?”

    “不急。”杨同知反而坐下,轻描淡写的样子:“让他们等一等吧。”

    吴教谕心里如明镜似得,前堂那儿,坐着的都是本府的属官,又请来了一些本地的士绅和名流,不过无论怎么说,在知府到任之前,杨同知现在才是金陵府之主,这一次江宁县挑衅了同知的权威,杨同知当然要摆一摆官架子。

    吴教谕就赔笑:“也对,让他们等一等,也是无妨的。”

    杨同知却是翘着腿,坐稳了,命人上茶,呷了口茶,才漫不经心道:“前几日,你提供的消息,都无误吧?”

    吴教谕忙道:“没错,这陈凯之就是本县生员,绝不会有错,论起文章,这人曾作过洛神赋,很是不凡……”

    一说到洛神赋,杨同知露出不屑:“定是不知从哪里抄来的。”

    吴教谕附和着笑了笑,继续道:“可这种事,总是没准,定要小心才是。至于四书五经,下官看,也没有考教的必要,此人居然能将四书五经倒背如流,谅来,这难不倒他。倒是他的恩师,就是那姓方的,却总是感慨他俗不可耐,只知死读书,却没有才情。”

    杨同知抱着茶盏,笑了:“没错就好,这样本官就放心了。”

    接着,他阖目闲坐,大腹便便的样子,如一座山一般,椅在官帽椅上,陪站着的吴教谕显得尴尬,却不敢惊扰他。

    过了一会儿,有书吏来道:“大人,江宁县县令朱子和,请大人升堂。”

    杨同知似是睡着了,却是纹丝不动。

    那书吏讨了个没趣,忙去回复。

    又过了小半时辰,外头的雷雨更大了,书吏再来,道:“前堂的诸公都等急了。”

    杨同知将眼猛地睁开,满面怒容道:“怕是姓朱的还有那姓陈的等急了吧。呵,没有礼数。”旋即长身而起,方才慵懒地道:“走吧,升堂。”

    杨同知在一干书吏的拥簇下到了前堂,便见堂中已是济济一堂,在座之人纷纷站起朝他作揖:“见过大人。”

    杨同知春风得意,眼角斜的看向朱县令的方向,却见朱县令依旧是高高坐着,方先生也在一旁,似打盹状,陈凯之倒是笑呵呵地行了礼。

    这家伙……这时候还笑得出来,能做到行礼如仪,要嘛……他想借机讨好,要嘛是个呆子,再或者……是个城府更深的人。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