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二十四章:如痴如醉
    上笔墨?

    今日的事,倒是愈发的稀奇了。

    朱县令沉吟片刻,朝周差役使了个眼色,周差役会意,很快就拿了笔墨来。

    陈凯之道:“学生这就将梦中所见,写出来,县公明察秋毫,一看便知。”

    笔墨在前,无数双眼睛看着自己,叶春秋瞥了一眼张如玉,心里发狠,张如玉,你这是自寻死路。

    深吸一口气,提笔,开始奋笔疾书。

    心里的念头倒是通达,没什么害怕的,一双眼睛炯炯有神,手腕转动,挥洒自如。

    片刻之间,一行行小字出来。

    朱县令还在怒中,觉得这生员有些蹊跷,不过他给陈凯之一个辩解的机会,只是为了显出自己公平公正罢了。

    却见陈凯之奋笔疾书,如痴如醉,朱县令心里不禁好奇,又不好走下公堂去看。

    倒是一旁的宋押司深知县令大人的心思,便故意向前走几步,想看看陈凯之为何要要笔墨来为自己辩护。

    宋押司对陈凯之的印象不错,现在陈凯之惹上这样大的麻烦,他却知道这种事,自己是插不上手的,心里也很痛心陈凯之居然绘了春宫图,还将它张贴在墙壁上,这不是找死吗?

    于是故作漫不经心的,走到了陈凯之的对面。

    垂头一看,宋押司的脸色却是变了。

    这……怎么可能?

    他起先,还只是随便看了看,可是乍看之下,竟是身躯一震,口里禁不住道:“神龙四年,余枕黄梁,突得一梦。”

    神龙四年,乃是当今的年号,而今,正是神龙四年。

    这第一句,便是说,他陈凯之做了一个梦。

    这一句,很是稀松平常,这也叫辩解?

    其他人都一脸默然的样子,对此不以为意。

    可是宋押司面色却是更加怪了,继续忍不住念道:“梦中恍惚,俯则未察,仰以殊观。睹一丽人,于岩之畔。”

    这一句,似乎也没什么出彩的地方。

    不过是说,自己梦中的时候,恍然之间,看到了一个女子。

    可是宋押司眼睛却是发直,语气却是加快:“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秾纤得衷,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延颈秀项……”

    洛神赋……

    这时代并没有洛神赋,而这洛神赋,陈凯之在前世就很喜欢,早已背了个滚瓜烂熟,本来这样的文章,他是绝不肯写的,毕竟这是别人的作品,只是今日,他知道,眼下只有这样的作品,才能救自己了。

    宋押司念到这里时,满堂皆惊。

    她的形影,翩然若惊飞的鸿雁,婉约若游动的蛟龙。容光焕发如秋日下的菊花,体态丰茂如春风中的青松。她时隐时现像轻云笼月,浮动飘忽似回风旋雪。

    这样的文章,也难怪会令宋押司失态了。

    朱县令的脸色也变了。

    朱县令乃是进士出身,文学的造诣自然极高,宋押司的每一个字念出,都如炸雷一般,文中每一个字,都给他一种轻灵之感。

    仿佛在眼前,如梦似幻之中,当真一神女便在自己眼前,对神女的描写,让人恨不得拍腿叫好。

    可陈凯之下笔有些慢,所以宋押司还没念出来,朱县令却急了,快写啊!他心里变得忧心如焚起来,卧槽,有了上面没有下面,急死了。

    读书人大多都是雅人,朱县令也不意外,正因为雅,所以才急,这时候忍不住豁然而起了,也顾不得众目睽睽,快步走上前。

    果然,又一句落成,朱县令忍不住念道:“戴金翠之首饰,缀明珠以耀躯。践远游之文履,曳雾绡之轻裾。微幽兰之芳蔼兮,步踟蹰于山隅……”

    这文章,真是不拘一格,将一个梦中神女的形象,栩栩如生的展现人的眼前。

    真正可怕之处在于,每一个文字,都是精妙无比,恰到好处,神作,绝对是神作。

    朱县令如痴如醉,像是喝醉了酒一样。

    这时,身边有人继续念道:“余情悦其淑美兮,心振荡而不怡。无良媒以接欢兮,托微波而通辞…”

    又是一段,话锋一转,将梦中人见到这神女心神摇曳,只恨不得立即请人说媒的急迫之情道了出来,这种急迫,反而更增添了对神女的向往之心。

    朱县令抬头,念这下一段的人,居然是方先生。

    原来方先生听到这文章,也是错愕,一时之间,也被这美好的辞赋所吸引,居然径直步入了公堂,直接到了面前,忍不住念起来。

    满堂皆惊。

    谁也想不到,陈凯之当场作赋,而这辞赋,堪称神作。

    众人迫不及待的看下去,完全沉浸在其中。

    陈凯之凝神静气,不为外界所干扰,他知道,能救自己的,只有这一篇洛神赋,自然,这是粲溢今古,卓尔不群的曹植所作,这篇洛神赋,更是名传千古,可是现在为了救命,陈凯之已经顾不得什么了。

    陈凯之心里有一股气,气这张如玉如此陷害自己,所以下笔越来越快。

    便听身边有人道:“于是洛灵感焉,徙倚彷徨。神光离合,乍阴乍阳。竦轻躯以鹤立,若将飞而未翔。践椒涂之郁烈,步蘅薄而流芳。好,好啊,真是令人神往。”

    这文章,为了掩去曹植的身份,陈凯之改动了一些,可即便如此,依旧没有失去它的味道。

    他也不知身边是谁在叫好,只听到耳边无数的赞美和感叹。

    他手提着袖子,继续从容下笔,将自己这梦中人见到神女的惆怅、犹豫和迟疑俱都写出,在怅然若失之间,洛神深受感动,低回徘徊,神光时离时合,忽明忽暗。可是终究,人神有别,于是飞腾的文鱼警卫着洛神的车乘,众神随着叮当作响的玉鸾,随同洛神,一齐离去。六龙齐头并进,驾着云车从容前行。

    最终,梦中之人,依旧在伫立于河畔,想要离去,却又怅然若失,徘徊依恋,无法离去。

    最后一个字,终于落笔。

    呼。

    陈凯之长出了一口浊气。

    即便是自己,写完这篇辞赋的时候,心中也禁不住被这留恋之情所感染,心中竟有一股莫名惆怅。

    而此时,朱县令和方先生俱都瞪大了眼睛,似乎也还沉浸在感动之中。

    没了……

    就这样没了,可心里更加怅然了。

    其余如宋押司这些文吏,大多也都有些感触,一时竟也痴了。

    站在衙外的生员,个个屏息。

    傻子都能从方才的朗诵中,感受到这洛神赋的魅力。

    这衙堂里,出奇的安静,安静得落针可闻。

    尤其是那方先生,今日在课堂上,让生员们作文,这陈凯之还无从下笔,心里对他不免失望和轻视,现在双目久久凝视着这文章,心中百感回荡,震惊得微张着口却不知说什么是好。

    陈凯之抬眸,扫视了所有人一眼。

    他才懒得管别人怎么看,他心里只惦记着张如玉……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