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二十一章:别有所图
    这两日都要去上学,每到县学,途经方先生的庐舍,总能听到悠扬的琴声,特别是高山流水这调子居多。

    这方先生还真是个琴痴啊。

    这一日途径门前的时候,又听到一曲落下,陈凯之想了想,还是决定再去拜谒。

    真不是陈凯之对这位师傅还有什么希望,只是无论怎么说,二人也有师徒的名义,他可以装逼,自己则不可以无礼。

    通报了一声,接着到了方先生的书舍。

    方先生还沉浸在那琴音之中,眼睛一撇,见到陈凯之,脸色缓和一些:“坐。”

    陈凯之道:“学生途径此地,见上课的时候还早,所以来看看。”

    方先生颌首,手还搭在琴弦上,惋惜着说道:“老夫还以为你是被这琴声吸引,所以来了。”

    呃……

    陈凯之莞尔一笑道:“学生现在最紧要的是读书。”

    方先生的脸色骤然又有些不好看了,目光一寒,满是失望地摇头。

    “还以为你能开窍,原来竟还是这样粗鄙,好了,你走吧。”

    无端的吃了闭门羹,陈凯之索性起身,朝他一揖:“学生告辞。”

    说罢,陈凯之转身要走。

    方先生老脸微微抽了抽,似乎很想教训一下这个粗鄙小子,忍不住道:“且慢。”

    陈凯之便驻足。

    方先生正色道:“在你眼里,莫非除了读书,其他的事就没有意义了吗?其实你也是极聪明的人,只是可惜利益熏心,名利心太重了。”

    陈凯之心里摇摇头,想要唯唯诺诺几句后,便告辞而去,毕竟……道不同不相为谋。

    可是看方先生那眼眸里所透出来的轻视,却令陈凯之心里火起。

    特么的,你爱琴就爱琴,还非要逼得所有人都爱琴?

    陈凯之扯出一笑道:“先生教训的是,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

    陈凯之下巴微微抬起,用些许的高傲,回应方先生的鄙视:“先生的出身想必不差,而今乃是鸿儒名士,衣食无忧,可是学生,却是一无所有,先生怎么能对一个一无所有,每日吃着入口难化的蒸饼,住在漏屋的人,这样又高谈什么雅趣与粗鄙呢?学生活着已经很艰难,能读书就更加不易了,对学生来说,若是不去上进,那么这辈子就成了一个废物,所以,学生所求的只是眼前,这琴棋书画,离我太远。”

    他顿了一顿,目光落在方先生的古琴上:“学生赘言,告辞。”

    双手作揖,大袖一摆,走人。

    “你……你……真是……”

    何不食肉糜的家伙啊。

    陈凯之摇头,上学去也。

    上学已经有一些日子,所以陈凯之渐渐也开始熟悉了环境,已经和一些同学建立了友谊,就说邻桌杨杰,虽然是个草包,可是人却不坏,见了陈凯之来,立即上前提醒道。

    “喂,那姓张的家伙,跟你有什么仇什么怨啊,他总是在四处打听你的事。”

    “噢。”陈凯之很不以为意的样子:“我哪里晓得,杨兄,我看你脸色不怎么好,昨夜又没有睡?”

    杨杰顿时喜笑颜开起来,他脸本就肥胖,笑起来,眼睛都被一脸的横肉挤成了一条缝隙:“你是不知,那香香馆又新来了……”

    陈凯之忙摆手道:“别和我说这个,往后早些去休息,再这样下去,你身子如何吃得消。”

    杨杰便贼贼的笑。

    就在此时,却见那张如玉与几个同学一道儿进来,张如玉眼睛搜寻到陈凯之,气不打一处来的样子,匆匆上前,厉声道:“陈凯之,表妹去寻你了?”

    “是啊。”陈凯之很干脆的点头。

    “你……哼……”张如玉想说什么,碍于身边有人,一时不知如何开口,他随即森然冷笑:“你休想癞蛤蟆吃天鹅肉,你以为你是什么人,一个穷小子罢了,表妹怎么会瞧得上你?”

    陈凯之却是露出招牌式的笑容:“张公子既然有这个自信,却还如此气急败坏做什么?”

    “这……”

    论口才,十个张如玉也及不上一个陈凯之。

    说实话,陈凯之都懒得吊打他。

    张如玉眼睛微微眯起,面色泛青,冷冷地盯着陈凯之,这个家伙竟然肖想他的表妹,不给一点颜色瞧瞧,恐怕是不行的,抿了抿唇,咬牙切齿的朝陈凯之挤出话来。

    “你要掂量后果才好。”

    陈凯之一脸无所谓地耸耸肩。

    张如玉见状,却也不恼,只是森森然的笑了笑,似乎早有什么预谋。

    这时候,方先生却是来了,也不知为什么今日是他来授课,他徐步走进来,目光复杂的看了陈凯之一眼,接着如平常一样,等学生们噤声,他慢吞吞的落座,也不打话,便开始讲授起功课来。

    遇到方先生的课,陈凯之格外的用心,这段时间,他已将四书五经背熟了,却急需要理解和消化,而方先生对四书五经的理解,可谓是别具一格,造诣极高,悟性低一些的人,或许很难理解,可陈凯之的接受理解能力极强,越是如此,就越对方先生的学问佩服有加。

    讲到了精彩处,陈凯之忙不迭的拿了书本,提笔在书本下用蝇头小字开始记录,将来温习功课的时候,倒是可以用上。

    方先生瞥了他一眼,目光依旧古井无波,可是讲课的语速,却是稍稍放慢了一些。

    陈凯之呆了一下,一边快速的速写,一面抬头看了方先生一眼,却见方先生依旧是满脸冷漠。

    他哂然一笑,继续记录笔记。

    一堂课下来,方先生便动身走了,陈凯之看着书本上密密麻麻的笔记,心里也颇为满足。

    用不了几个月,就要府试,若是能够名列前茅,自己的境遇可就好的多了。

    他站起身,活络了筋骨,杨杰在旁道:“凯之,夜里我带你去见识……”

    陈凯之便怒容满面地看着他道:“杨兄,这些话以后不要提了,我也奉劝你少去那种乌七八糟的地方,我们都是读书人,该洁身自好才是。”

    杨杰愣愣的看着陈凯之,膛目结舌,像陈凯之这样不去‘黑网吧’的人,还真是少见啊。

    哎……陈凯之心里却又是另一番滋味,凯哥不是人品高尚,只是因为……穷,这一直是凯哥保持好品德和高尚人格的良好基础啊。

    回到自己的小院落,陈凯之却觉得奇怪,嗯?这里似乎有人出入过的痕迹,他起初以为是隔壁歌楼的人进了自己庭院晒衣物,可是信步进去,却发现的门锁被撬开了。

    陈凯之忙是开了门进去,果然找到了一些蛛丝马迹——有人来过。

    这令陈凯之警惕起来,仔细搜索了一番,家里倒是没有什么东西失窃,甚至连书桌上的几个铜板,也还留在这里。

    陈凯之眉头皱起,歌楼的人是不会贸然撬锁进来的,如果是寻常的小贼,那么这桌上的铜板为什么不拿?

    对方不是来求财,那么一定是别有所图。

    图的是什么呢?

    陈凯之眼眸微眯,很有意思,看来是有人盯上我了,这是想要对付我呢。

    “好呢,你们想玩,那我就陪你们玩玩。”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