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十一章:无耻之尤
    听到陈凯之说来了。大家纷纷近身去看,可……什么都没有啊。

    陈凯之却极认真,道:“噤声。”

    他这古怪的举动,终究是勾起了人的好奇,方先生和教谕心里犯嘀咕,偏偏碍于身份,不便近身去看。

    可是张如玉等人却俯身凑上去,须臾,只听张如玉大笑道:“不就是一只蚂蚁吗?这也叫答题?”

    果然有一只蚂蚁,很是小心地出现在了那一小撮的饴糖边,围绕着饴糖来回走动。

    陈凯之却是道:“再等。”

    那蚂蚁在观测之后,接着便开始走开。

    “蚂蚁走了。”

    有人不禁道。

    更多人一头雾水的,有人已经不怀好意的猜测着,这姓陈的,莫不是脑子有毛病?

    “是啊,它走了。”陈凯之道:“它去呼唤它的同伴了,你们等着,蚁穴中的蚂蚁很快便会倾巢而出。”

    陈凯之耐心地解释。

    噢。

    大家恍然大悟。

    不对,这和答题又有什么关系?

    不等那教谕发难,突然有人道:“看,这里有一队蚂蚁。”

    却见在饴糖半米之外,一处柱角处,许多蚂蚁浩浩荡荡而来,列成长蛇。

    有人想要用脚去踩。

    陈凯之制止道:“且慢。”

    他的声音似有魔力,便是此时,那方先生和教谕也有些坐不住了,他们很想知道,陈凯之这家伙到底在搞什么明堂。

    终于,二人起身离坐,假作漫不经心地背着手,徐徐踱步到了陈凯之的身边。

    陈凯之却是乐呵呵地笑了,然后……在所有人费解的目光之中,他拾起了饴糖,不只如此,他还刻意的将饴糖位置的尘土俱都磨平,狠狠用鞋将饴糖的痕迹抹了个干干净净。

    方先生面露好奇,道:“你这是要做什么?”

    陈凯之很直接地道:“无耻呀。”

    “啊……”

    满堂的人看向陈凯之,下巴都要落下来了。

    陈凯之笑呵呵地朝方先生行了个礼:“这蚂蚁见了饴糖,立即跑去蚁穴招呼它的同伴,在它看来,自己是寻到了好东西,这叫独乐不如众乐,于是它的同伴们得了消息,顿时精神大震,数千蚂蚁倾巢而出,便要随着这起初发现饴糖的蚂蚁前去寻这‘宝山’,可是,先生请看,我已将这饴糖毁尸灭迹了,等他们兴冲冲的来,却发现根本没有饴糖的痕迹,那么敢问先生,这先前报信的蚂蚁,会是什么下场。”

    方先生还未明白,却是下意识地道:“若蚂蚁是人的话,那么这蚂蚁,自然信用全无,自此被它的同伴遗弃,再无法抬起头来做蚁。”

    “先生说的好啊。”陈凯之笑道:“你看,学生转眼之间,便让一只蚂蚁从此改变了一生,这……叫损人而不利己。”

    所有人恍然大悟,猛地,有一种森然的感觉,换位思考一下,自己若是那只被陈凯之戏耍的蚂蚁,便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陈凯之嬉笑起来:“其实,方才有一个人,比那只蚂蚁还受害。”

    “……”

    陈凯之笑容可掬的取出了那一包饴糖:“蚂蚁因为学生的戏弄,自此改变了它的一生,而这包饴糖,其实学生要答题,却要不了这么多,为何要人买两斤来呢?那是因为学生想吃糖了,所以,多谢那位差役大哥赐糖,这……便叫损人而利己。”

    众人有些发懵。

    终于,有人开始理清了思路。

    噢,原来一开始,陈凯之要饴糖是真,可是要两斤饴糖却是假,他让人买来两斤饴糖,却只放了一小撮在地上,其余的却全数收入囊中,他不但耍了那蚂蚁,还耍了那买糖的差役。

    许多人背脊发凉,感觉浑身都有一种阴冷的感觉。

    这人……心思太阴暗了。

    张如玉更是感觉自己头皮要炸开,顿时振振有词地道:“陈凯之,你好卑鄙,你好无耻,你这个小人!”

    “对啊。”谁都没有预料到,陈凯之居然毫不犹豫地承认:“这就是卑鄙无耻的小人,在我看来,无耻小人只有两种,害蚂蚁,若蚂蚁是人,那么这便叫损人而不利己,后者我借答题的理由,让那差役去买糖,这便叫损人而利己。”

    陈凯之昂头,他比张如玉更加理直气壮,挺着胸脯,义正言辞地道:“这两者都是无耻小人的行径,天下的无耻小人,尽都囊括在其中,人性本善,所以前者损人不利己之人,可谓是少之又少,这样的人往往狡诈无比,十恶不赦,所以对付这样的人,要用刑律去约束,使他们不敢越雷池一步。”

    “而更可怕的,却是后者,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这世上,无时无刻都有利益的瓜葛,因此,总有损人而利己的无耻小人,为了蝇头小利,而反复无常、见风使舵,表里不一,阿谀奉承,更有甚者,害国害民。”

    陈凯之犹如圣人附体,声震如雷:“对这样损人而利己的人,就必须倡导以教化了,所谓读书而明礼,读书而知义,读书而晓廉耻,教化人以圣人之书,就能尽力杜绝这样的现象,本县教谕的职责就在于此,而方先生教书育人,传道授业解惑,有这样的良师在,才能让人明白事理,知晓是非好歹,而杜绝无耻小人之心啊。”

    这一计马屁,连陈凯之都觉得拍的有点过份。

    趁热打铁啊,还等什么?

    就在所有人还在梦游一般,沉浸在这教科书式的无耻示范中心里发寒的时候,就在这所有人还被陈凯之这一番长篇大论而恍惚之间,陈凯之双手抱起,重重朝方先生一揖:“学生陈凯之,答题无方,让先生见笑,学生仰慕先生久矣,生恐自己有一日,误入歧途,而成为无耻小人,今日得遇方先生,愿拜先生为师,列入先生门墙之下,若先生不嫌学生愚钝,学生三生有幸!”

    于是……沉默。

    死一般的沉默。

    表哥的脸色犹如猪肝一般,哪里还有方才的风流和倜傥,从亲身示范什么叫做真正的无耻小人,再到这一番无耻的吹捧方先生,真正是无懈可击,可谓精彩绝伦。

    任何人都看得出,陈凯之的回答要深刻得多。

    方先生神色怡然,目光一直被陈凯之吸引,他长长吐了一口长气,却是抿嘴不言。

    陈凯之心里笃定了,这一次,自己赢了。

    因为从所有人的眼神之中,都能看出大家对自己的回答更满意,方先生这样知名的人,绝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包庇张如玉。

    方先生背着手,笑吟吟地看了一眼那教谕,道:“大人以为如何?”

    教谕的脸色有些难看,有一种生生被陈凯之打了脸的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疼,他略显尴尬道:“既是先生收徒,自是先生拿主意。”

    方先生便颌首,淡淡道:“陈凯之?”

    陈凯之作揖:“对,学生叫陈凯之。”

    哎呀,要装逼了,要表现出凛然正气来,给人的印象很重要,毕竟谁也不希望收一个獐头鼠目、贼眉鼠眼的门生。

    所以,陈凯之落落大方,目不斜视,眸子清澈如清泉,绝没有露出半点阿谀之色,只是微微欠身,拘谨又不失礼节。

    装逼,我在行啊,凯哥专业装逼二十年,一天不装,浑身痒痒。

    方先生道:“经史可读过吗?”

    陈凯之道:“学生因没有访得名师,所以所学颇杂。”

    鬼才知道这时代的经史是什么呢,陈凯之倒是不敢吹牛逼,若是待会儿人家要考校,那就糟糕了。

    方先生的眼睛落在他的身上,上下打量,方才道:“噢,看你倒也聪明伶俐,孺子可教,现在来学,倒也来得及。”

    呼……

    张如玉脸色已经铁青,其余读书人都是露出惋惜的样子。

    说到这个份上,就已经确定陈凯之已列入方先生的门墙了。

    陈凯之哪里会犹豫,躬身道:“学生见过恩师。”

    板上钉钉,陈凯之这辈子算是坑定你了。

    ………………

    新书期间,更新有规定的,不能随意爆发,还请见谅,老虎是老司机,爆发的时候不会含糊,以前看过老虎书的人,想必都懂,给点支持吧。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