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三章:人靠衣装马靠鞍
    从这座幽森宅院里出来后,陈凯之方才明白了一个事实。

    自己……穿越了。

    看着外间熙熙攘攘的人群,无一不是汉装,那连甍接栋的临街屋宇,层台累榭的深宅,偶尔有欢愉的笑声自舞榭歌楼里飘荡而出,与这街上货郎的吆喝,杂耍人胸口碎大石的呼喝声交织一起,陈凯之知道这不是演戏。

    嗯?倒是在街面上还见到有不少亭亭玉立的少女走动,这……时代挺开放的嘛。

    却不知今夕是何年……

    陈凯之原以为自己会大惊失色,然后寻死觅活,可是他却发现,自己出奇的镇定。

    怪哉,以前还没发现过自己有这样的潜力呢,看来凯之这个小伙子,挺有前途的。

    幸好,身上还有银子,这个时代的货币,想必就是银子吧,嗯,不急,不急,要镇定,什么大风大浪,我陈凯之不曾见过,还会怕古人?

    现在……先落脚再说。

    这样想着,陈凯之忍不住打量起这个陌生的世界。

    晴空万里,人来人往,古人看面相挺憨厚的嘛,陈凯之眼珠子滴溜溜的转,心里开始胡思乱想。

     可是,该去哪里落脚呢?没住处,没工作,没亲戚朋友,三无人员,似乎很落魄的样子。

    他将手插在裤兜里,却用一副假装自己流里流气的样子来掩饰自己的心虚。低头一看,大头皮鞋有些脏了,人靠衣装马靠鞍,这是恒古不变的道理。

    幸好,来往的行人有不少都是寻常穷苦人家,都是风尘仆仆,皮肤黝黑的,虽是有些脏兮兮,服装也怪异,陈凯之倒也不必有多余的担心。

    “你,站住!”突的,一声严厉的声音自脑后传来。

    陈凯之回眸,却见一个古代差人模样的人,带着几个闲汉气势汹汹地走来。

    是条子!

    陈凯之心里苦笑,看来是自己的奇装异服还是太引人注意了。

    他眯着眼,面上却没有惊讶和心虚,反而露出了笑容。

    出来混,气质很重要,无论在任何一个世界,历来都是狗眼看人低的,所以你不能怕人,还要保持自己的修养,怕人就会被人欺,没了修养,就会被人鄙视。

    陈凯之想也不想,居然也朝那差役走去,一脸的笑容可掬。

    这笑容里也得有门道,要在真诚之中带着几分矜持,真诚是表达善意,矜持是为了防止过犹不及,免得被人误以为是讨好,当人觉得你在讨好他,就不免会生出对你的轻贱心理了。

    陈凯之想起古代行礼的细节,便双手合起,身子微欠道:“噢,不知官人可是叫我吗?”

    差役方才还气势汹汹的,眼睛吊着,他带着几个帮闲巡街,见陈凯之打扮怪异,这便上来询问,这等差役,最有眼色,若是陈凯之心虚或是想脚底抹油,少不得他和帮闲就要包抄上去,先拿了再说。

    偏偏对方非但没有受惊吓,反而是彬彬有礼,尤其是这笑容,让差役的疑心已经在不觉间消了一半。

    差役的脸色缓和了一些,伸手不打笑脸人嘛。

    此时,陈凯之又道:“敢问官人高姓。”

    差役道:“我姓周。”

    “原来是周官人。”陈凯之笑吟吟地道:“周官人找我何事?”

    周差役仔细端详陈凯之,没察觉出什么破绽,只是他的衣饰太怪异了,不免又生疑心,道:“你叫什么,是哪里人士?”

    陈凯之只好开始胡说八道了:“我姓陈,名凯之,家住……家住深山,啊,我师父收留了我,才刚刚下山不久。”

    周差役便一伸手,冷声道:“你的户册呢?拿来我看看。”

    陈凯之心里暗暗吃惊,原来这个时代还需要户册在身的。

    周差役见陈凯之迟疑的功夫,面色顿时阴冷下来,从牙缝里挤出令人彻骨的话:“没有户册,便是流民,户部再三有公文传来,凡是流民,都先打三十板子,再发配三千里。”

    陈凯之知道周差役绝不是开玩笑的,听到打三十板子,便觉得屁股有些疼,还真是够狠的啊。

    心里不禁想,若是被发现是流民,回到古代已经不算是愉快的事了,若是再被发配到寸早不生,鸟不拉屎的地方去,还有活路吗?

    那几个帮闲,见陈凯之迟疑,便互相对了眼色,分散开来,各据一边,防止陈凯之逃了。

    陈凯之面上依旧是笑容可掬,心里怎么想是一回事,你骂他祖宗十八代,或是吓得想尿裤子,招牌的笑容也不能撤下,否则,就要大难临头了。

    “没带。”陈凯之很诚恳地道。

    周差役脸色一沉,阴森森地道:“是吗?”

    他死死的盯着陈凯之,想要寻出陈凯之的破绽。

    可是陈凯之却是泰山崩而色不变,娓娓动听道:“今早急匆匆的要教授荀府的雅儿小姐声乐,所以户册并不曾带在身上,周官人,若是不信,可以去荀府问问就知道。”

    出那小姐家里的时候,陈凯之记得他家门前挂着荀府的牌匾,这家人应该是姓荀,而且显然不是普通人家,不知能不能将这差人镇住。

    陈凯之随即淡笑道:“不如,随我回去取吧。不过路有些远,倒是有劳周差役费些气力。”

    周差役脸色犹豫起来,听到陈凯之和荀府有关系,使他变得忌惮起来,而且看他文质彬彬,细皮嫩肉的,理应是个读书人。

    除了服饰怪异了一些。

    这使周差役踟蹰了,沉默了一下,便道:“噢,不必,我哪里信不过公子,公子,请吧。”

    随后还不忘提醒陈凯之:“公子若是你欺骗周某,那可是罪加一等。”

    语气冷漠如霜。

    陈凯之只点点头,又作揖:“有劳。”方才信步而去。

    原来这个时代还需户籍,而且户籍制度如此森严,这一次倒是躲了过去,可是下一次呢?

    陈凯之心里想着,他拐过了一条街道,回头一看,却似乎有人在跟踪自己。

    陈凯之眼睛一眯,心里想:“周差役对自己还是有疑心啊,只是不好当面撕破脸,被自己一时镇住了,极有可能是派了一个帮闲来盯梢自己了。恐怕他们随时都会跟着自己,索要自己的户籍,看来现在自己是举步维艰,必须得立即处理掉这个麻烦才行。”

    转念一想:“若只是查户册,又怎么会兴师动众的派人盯梢呢,莫不是……方才我在街上的时候,拿出了那块银子,让他们起了歹意?是了,财不可外露,他们看我是外乡人,又带着银子,若不是因为自己方才镇定自若,又无意将荀家的招牌挂了出来,只怕现在已经完了。”

    黑吃黑……

    看来哪个世界,都有套路啊。

    陈凯之眼睛眯着,很快有了主意,他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了笑容,在心里道:“黑吃黑?就看谁更黑了。”

    他故作懒散的样子,先是寻了一家成衣铺子,走了进去,便有伙计迎上来道:“公子,想买什么衣服?”

    陈凯之看着悬在柜后琳琅满目的衣装,只听伙计道:”公子您瞧,那是鼎鼎大名的松江布织的衣衫,只需一百二十钱,这是……“

    陈凯之不理他,目光却是定格在一款丝绸衣上,这衣衫倒是光鲜亮丽得很,很骚包,只看料子,便晓得价值不菲。

    伙计擅长察言观色,便道:“公子,这衣衫,乃是绸缎细织而成,又是……”

    陈凯之道:“多少钱?”

    “三两银子……”

    “要了,你们这里有帽子没有。”

    陈凯之手里,也只有五两银子,不过这个钱,他必须得花,人靠衣装马靠鞍,这是他混社会以来最大的心得。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