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一章:禽兽
    锦罗裘帐,闺阁里带着一股暗香。

    女子裸露的玉臂自薄被中伸了出来,也许是她觉得冷了,便翻了个身往被衾里钻去,寻求温暖。精致娇嫩的侧脸躲在薄被中,凝脂般的肌肤下,露出了几分少女特有的憨态。

    少女一翻身,下意识的将身侧穿着衬衣的少年抱紧。

    似乎,她觉得有些怪怪的,酣睡之中,微微凝眉。

    衬衣少年却是醒了。

    眼眸一睁,惊得瞪大了眼睛。

    我擦。

    什么情况?

    女人……还是一个女神级别的……

    看着身边如画的古代美女,陈凯之差点儿下巴没有掉下来,嗯?自己的手,为何触及到的却是软绵绵的东西。

    陈凯之目光下移,顿时有些尴尬,要将手缩回去。

    一切都透着诡异,自己怎么会在这里?这是无法解释的事,而且,他竟发现自己的手也变得更年轻细嫩了。

    四顾之后,见床榻前帷幔飘荡,古香古色的装潢,陈凯之的疑窦更深,这……究竟是哪里?

    让他吃惊的是怀里美貌的女子,她竟然紧紧的抱着自己,,一时让陈凯之心荡神怡。

    这是……

    仙人跳?

    没错,仙人跳!

    电光火石之间,陈凯之的脑海里豁然开朗,一定是昨夜跟客户喝酒被灌醉后,被送到了这里来,等着瞧吧,待会儿这女人的‘老公’就要来了。

    城里人套路深啊,垂头看了一眼在自己怀里的绝美女子,陈凯之痛心疾首,小姑娘你这样好看,想不到你是这样的人。

    “啪啪啪啪!”

    就在这个时候,闺房的门被敲响了。

    陈凯之的脑子一下子像是炸开一样,来了,来了,‘老公’来了,我神机妙算啊,也不看看我陈凯之什么智商,想当年,我可是过目不忘,是省里的文科状元出身,好吧,虽然没什么鸟用,结果毕业之后,就灰溜溜的去跑业务了。

    也在此时,女子醒了,她张眸,如陈凯之所预想的那样,那如一泓秋水般的清澈眸子里,立即写满了恐惧,随即张嘴,一副像是受了莫大惊吓后欲大叫的样子。

    你还想叫啊,我就知道你们会使用里应外合这招,你一叫,估计外头的‘老公’便提着菜刀冲进来。

    你叫,我也叫,舍得一张脸,我也来叫非礼。

    顾不得这麽多了,闺房的门又啪啪的响了响。只是女子的香肩开始颤抖,眼泪也顺着眼角滑落在如脂般的脸颊上。

    陈凯之忍不住感叹,这演技,神了啊,搁演艺圈绝对可以拿下奥斯卡最佳女主。

    臭不要脸的。

     在一阵敲门声中,外间有个脆生生的声音响起:“小姐,小姐,表少爷来了。”

    表少爷?

    现在不流行老公,流行表哥了?是不是表哥看到了表妹被伤害,所以还要加一份钱?

    不行,我要叫。

    陈凯之当机立断,额头已是被冷汗浸透了,这辈子作为一个军火掮客,某兵器集团的销售代表,什麽样的黑叔叔没见过?山寨版AK47指着头都不怕,可是这种传说中的套路,却令陈凯之觉得不妙。

     

    叫吧,把喉咙叫破了,只要咬定是对方非礼,哼哼。

    陈凯之张口,气沉丹田,正待要撕心裂肺的大吼**IAN。

    猛地,那女子眼眸里掠过了惶恐和不安,她竟是突然将手自薄被中探出来,芊芊细手竟是生生的捂住了陈凯之的嘴。

    怪了,这又是什么套路?

    女子疯狂地给陈凯之使眼色,而后努力使自己平静,才对门外的人道:“梅儿,告诉表兄,我不舒服。”

    她吐气如兰,故作震惊又带着茫然不知所措的样子,反而让陈凯之深深的怀疑起人生来。

    嗯?不是仙人跳?那又是什么,难道是更深的套路?

    好吧,就看你还要玩什么花样。

    谁料这时,却听到了一道男子关切的声音:“呀,表妹你不舒服吗?你开门,我略懂一些岐黄之术,给你看看。”

    表哥来了……

    陈凯之睁大眼睛,他决定默默的看着他们将这套路继续下去。

    说句实在话,混了这么久的社会,这样深的套路还真是少见,就当……学习先进经验……

    女子则是凝眉,显得愈发的慌乱了。水汪汪的眸子,依旧骇然的盯着陈凯之,又忙不迭的捂住自己的心口,很吝啬陈凯之欣赏她的胴体。

     外头的表哥又道:“表妹,怎么了,你怎么了?我……我进来了……梅儿,快开门进去看看,表妹莫要出事了才好。“

    女子又猛地一惊,忙不迭道:“我…”

    只吐出了一个字,女子似乎醒悟了什么,连忙压低声音道:“快穿衣。”

    陈凯之看了看自己的衬衫西裤。

    “喂,讲道理好不好,我穿了衣服啊。”

    女子只好银牙一咬,似乎觉得没必要和陈凯之纠缠,又道:“你……你背过身去。”

    陈凯之摇头。

    女子含羞带嗔道:“你……你……不讲道理。”

    陈凯之很认真的道:“我很讲道理的,可我背过身去,你捅我刀子怎么办?”

    如果这个时候,有一把刀子放在这女子面前,想必这女子定会毫不犹豫的捅死这个登徒子。

    外间的表哥却是越发急躁了:“表妹,表妹……你是不是晕厥过去了。”

    女子已觉得不能再和陈凯之磨蹭了,否则非要被撞破’JIAN情‘不可,她银牙虽是咬碎了,却还是毫不犹豫的将晶莹剔透的长腿伸出了薄被之外,接着赤足及地。

    她穿着一件丝绸的亵衣,紧紧的裹着重要的部位,背过身对着陈凯之,只是这小小亵衣,却依旧裹不住那不该裸露的肌肤,她火速地到了一旁的架子上,寻了衣裙换上,匆匆到了铜镜面前,尽力敷上粉黛。

    想到身后有一个男人,小姑娘耳根都已经羞红了,等她好不容易衣裙整齐,楚楚动人的面容上又带着几分嗔意。

    “表哥进来,你是客人。”女子咬着细牙,狐疑的看了一眼陈凯之:“我不知道你是如何进来的,无论如何,若是被人撞破,我的名节便算是毁于一旦了。你……你从窗……”她下意识的看向窗户,可是门窗却关得严严实实,她不由想:“难道天上掉下来的?”

    门似乎要开了,那外头的丫头终究还是没有磨过‘表哥’,接着,一缕晨曦自门缝中洒落进来。

    门缝愈来愈大,‘表哥’几乎是冲进来,他面如冠玉,一副电视剧里才有的古代公子做派。

    表哥抬眸,看到表妹正落落大方地欠身坐在榻上,理着云鬓,绝美的面容,散发着淡淡的浅笑,小唇儿微微上翘勾起,尽显花容玉貌。

    表哥似乎是松了一口气,正待要笑,眼角的余光一扫,却见一个短发穿着奇装怪服的陈凯之一本正经地坐在榻下的小锦墩上。

    这家伙,倒也算是俊秀,板着个脸,一副和这个闺房不相容的严肃模样,脸上写满了‘你特么的别看我,我只是来打酱油’的表情。

    表哥突然意识到什么,顿时暴怒起来,猛地捂住了自己的心口,发出怒不可遏的咆哮,道:“表妹……他……他是谁……表妹,这个畜生是什么人!”

    敢情我成了畜生了?

    卧槽,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陈凯之有些恼火了,不管你们玩什么把戏,也不能骂人啊,骂人是不对的。

    表哥的表情很夸张,心痛欲死的样子,厉声道:“来人,来人。”

    呼啦啦的,外头竟传来了急骤的脚步声。

    陈凯之见许多青衣小帽的人来,竟有六七个之多,一个个俯首帖耳的样子,心里不由讶异,还有帮手?

    他一转眸,瞥见那女子虽是尽力镇定,却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有些不知如何是好了。

    表哥愤怒的道:“你说,你是什么人,你说清楚,你们……你们……”他一面说,一面咬牙切齿。

    陈凯之这时才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危机在靠近,瞧着这样子,这表哥敢杀人啊。

    不成,得立即解围,这表哥似乎是要疯了。

    吃醋的男人太可怕了。不过……表哥吃表妹的醋,有些怪怪的,哼,禽兽!

    心里痛骂之后,陈凯之从锦墩上站起来,挂上了他金字招牌一样的笑容,客户们就很受用这个的,笑容中带着真挚,然后他伸手道:“噢,我叫陈凯之,你好。”

    一定要客气,而且不能露怯,露怯就说明真的有一腿。

    表哥咬着牙齿冷笑连连,道:“你是何人?你可知道这是谁的府上,你好大的胆,你信不信我这就去禀明姨母,这便让人将你打死。”

    陈凯之则笑了,多年混社会的经验,你越心虚,就越要笑,而且这笑容必须含蓄,不得夸张,要笑得不经意,仿佛发自内心。

    而这时,陈凯之也终于开始打量起这个闺房了。

    这儿,陈设十分雅致,南墙悬一幅仕女图,靠窗的几案上有一架九弦古琴,墙上伸出个灯架子,搁着一盏锡灯台,台上的烛油已是烧干了,靠里面是一张三面栏杆的床榻,红罗幔帐向两边钩起,女子就这样侧坐在这里,露出局促不安的样子。

    其实她这憨态,倒是挺好看的,噢,陈凯之的目光落在她的手指上,指上生了茧子,联想到那一方九弦古琴,陈凯之明白了,小姑娘还是个音乐爱好者。

    眼看表哥要气得怒不可恕,陈凯之理直气壮道:“我是她请来的音乐教师。”

    “什……什么……音乐教师……你是说乐师?”表哥不依不饶,仿佛一点都不信陈凯之的鬼话。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