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超神机械师 > 134 终于找到你,还好没放弃
    绝大多数玩家们都在忙着做任务,有组织的玩家行动更有目的性,比如公会和职业选手,规划发展路线,稳扎稳打成长。

    但神族公会此时却陷入尴尬境地,日常事务都被朱庇特甩给副会长负责,对A级任务不死心,带着一些人到处寻找萌芽的分基地,但是一无所获,无奈之下只能关注论坛,想要看看有没有玩家与萌芽接触。

    还真给他找着了,安狄亚大陆是萌芽的大本营,降临在安狄亚的玩家可以很轻松加入萌芽阵营,然而这对朱庇特毫无帮助。

    接了A级任务的核心团员都在南洲,零号更大可能也在南洲,朱庇特根本不可能带人去安狄亚大陆,最重要的是,他们没有门路去另一个大陆。

    其实可以坐跨海游轮或飞机,但现在的玩家还没接触到这个层面。

    论坛此时最热门的帖子是大角山玩家录下来的战斗场景,朱庇特之前没看,现在才点开,同样被震惊了一把,正准备关掉帖子的时候,忽然发现了端倪,急忙停止播放仔细打量,终于确定这支被袭击的部队带着萌芽的徽记。

    天啊,终于找到组织了!

    朱庇特差点热泪盈眶,忽然意识到这支部队已经被灭了,脸色顿时一变,急忙看向帖子的内容,可惜楼主除了发布录像以外,没有说详细过程。

    朱庇特迫切想要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会员联系大角山的玩家。

    公会效率很高,他很快就得知被袭击的是一支萌芽的撤离部队,顿时有点懵。

    “撤离?为什么撤离?从哪里撤离?是多大规模的撤离,一支部队还是很多部队?”

    朱庇特咽了咽唾沫,忽然有种很不好的预感……感觉短时间内根本没办法重归萌芽阵营。

    这A级任务好坑,朱庇特蛋疼得都要碎了,任务都还没开始做,发布任务的势力就跑了,这还玩个蛋子。

    ……

    傍晚,残阳如血,黄昏的天空,隐约能见到几个月亮的轮廓。

    大角山外的树林,狂刀怒剑垂头丧气走在林间,与黑幽灵错过让他备受打击。

    “我一定要找到他。”

    狂刀怒剑很快就摆脱了沮丧的情绪,非常坚定,自言自语为自己打气。

    “你在找我?”前方忽然有人说话。

    狂刀怒剑豁然抬头,只见一辆货车停在前方,一个黑衣男人等在车旁,正一瞬不瞬盯着他,赫然就是黑幽灵!

    狂刀怒剑一个激灵,惊喜欲狂。

    柳暗花明又一村啊!

    “你、你……我们见过吗?”狂刀怒剑支支吾吾说道,他不能完全确定黑幽灵就是韩萧,非常忐忑,问出来之后感觉度秒如年,就像等待判决。

    韩萧眯了眯眼,眼中露出一丝笑意,“你说呢?”

    就是这个熟悉的眼神!让人毛骨悚然的眼神!

    狂刀怒剑狂喜,他能确定这个人就是韩萧!

    还好我没放弃,终于找到你了!大腿!

    “跟我走吧。”韩萧似笑非笑,双手抱在胸前,向车子歪了歪头,狂刀怒剑按捺住内心的喜悦,急忙坐上车。

    他不关心韩萧要带他去哪,只想留在韩萧身边……好了,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这句话确实很给,我晓得。

    韩萧笑了笑,相处过一段“愉悦”的日子,他自然记得狂刀怒剑,但这不是他选择带上狂刀怒剑的原因,狂刀怒剑非常有潜力,也值得广撒网培养,而且带一个玩家在身边正好可以当做炮灰帮他涉险,反正死不了,可以放心大胆使用。

    接下去的行动似乎能用上狂刀怒剑,所以韩萧在发现狂刀怒剑跟踪后,停下来等他。

    狂刀怒剑还不知道自己又一次被当成小白鼠,正满腔激动,坐在车上四处打量。他记得内测的时候,韩萧明明是星龙情报机构的人员,怎么摇身一变,成了黑幽灵?

    不过这些不重要,只要能跟在韩萧身边继续抱大腿,狂刀怒剑就满足了。

    “我们现在去干嘛?”

    兴奋劲过去后,狂刀怒剑问道。

    “做点坏事。”韩萧拿出平板电脑打开地图,在一个区域画了一个圈,扔给狂刀怒剑。

    狂刀怒剑看了一眼。

    “泰达米拉河,那是什么地方?”

    “战场。”

    韩萧淡淡说完,一脚油门,货车冲了出去。

    ……

    泰达米拉河,南洲的一条大河,连通大海,江面宽阔,碧波万顷。

    夜色下一条灯光组成的长龙顺着河流游弋,这是一支庞大的船队,伪装成渔船,实际是萌芽的各种战船,配备了各种舰载武器、反探测干扰器、机枪拦截阵列等等。

    由于六国的清剿行动,萌芽的分基地都开始撤离,少部分重要人物走空路,大部分物资、载具与普通武装人员走水路。撤离行动已经到达尾声,这支船队就是南洲最后的一支撤离大部队,外层护卫舰保卫着中央的大量驳船,驳船上全是地面部队的载具与武装人员。

    撤离计划是顺着泰达米拉河一条支流出海,并且在出海口附近与其他地面部队汇合,让地面部队登船,双方有统一的调度,负责人名为林宇是南洲萌芽最大分基地的负责人,此时担任指挥官,也在船队中。

    林宇是一个中年男人,同样是具备战力的执行官,正在指挥室里一脸严肃地看着地图。撤离计划环节众多,船队与地面部队必须确保在同一时间抵达出海口附近,因为船队不能停留。

    撤离的途中遭到大量星龙和海夏的战斗机群侦察,船队的行踪已经暴露,人心惶惶。

    林宇很清楚海夏与星龙肯定在出海口附近布置了天罗地网,海军、空军和拦截他们部队的陆军,想把他们一网打尽。

    不过从一开始,林宇就很清楚不可能偷偷摸摸撤离,一场苦战无法避免,只有强硬撕开封锁线,才能逃出生天。

    “只要顺着泰达米拉河进入大海,我们就能脱离这一场噩梦,但不要抱着顺风顺水的幻象,小伙子们,我们将遭遇一场早有预谋的伏击战,星龙和海夏的海军,会不择手段将我们击沉在出海口附近!”

    “我经历过大大小小十三场战争,你们当中,也许有的人和我一样是老兵,有的人也许还是新兵,但我们的命运是一样的,冲破封锁,就能生存,被拦截下来,即使你能侥幸存活,也将面临星龙与海夏无限期的关押,再也见不到自由的太阳!”

    “六国都是一群虚伪的阴险小人,口口声声说着和平自由,却主动掀起战争,别忘了,你们的祖国都毁灭在六国的枪炮之下,永远不要忘记血的仇恨!”

    “我们别无选择,唯有死战!”

    这些话都是林宇对部下的动员之词,船上的武装人员都清楚前方即将迎来一场恶战,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船队里有不少萌芽执行官,海拉赫然在列,她对这场不远的未来将会发生的突围战忧心忡忡,在她看来,就凭他们这些武装船只,想要冲破星龙与海夏的海军封锁,简直是痴人说梦。

    很多人会死,只有极少数人能活下来。

    可是指挥官林宇似乎胸有成竹,海拉也只能把不安压在心里,不曾表露出来,对外依旧是不苟言笑的冰山。

    其实对海拉来说,即使整个船队的萌芽成员都死光,她也不会皱一下眉头,她憎恶萌芽,但想活下去只能借助这些萌芽士兵。

    海拉很清楚自己满手鲜血,她从不避讳这一点,自责与怜悯属于好人,对她来说太奢侈,从觉醒异能的那一天开始,她就知道自己无法成为好人。

    主宰死亡,注定满手血腥。

    但妹妹欧若拉却与她相反,那是一个天使,无时无刻用自己对世界的热爱,感染每一个与她接触的人。如果非要说后悔,她只后悔当初没保护好妹妹,落入萌芽手中。

    “无论如何我也要活下去……”

    只有活着,并表现得有用,才能减少妹妹遭受的苦难。

    所有阻挡她的都是敌人。

    望着河面的波涛,海拉神色冷冽。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