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网游之九转轮回 > 第0806章:女婿的事
    没错,如三昧诗所说,虽然龙腾天下、酒神杜康等人没有什么行动,不过龙解语和女儿红却频频联系别人,很显然她们是在安排自己帮会的人,提前为争夺城市之心做准备。

    “呃,龙解语和女儿红行啊,不用酒神大叔他们嘱咐就知道如何做了。”破浪乘风稍稍惊愕,而后嘀咕了一声:“他们太狡猾了,差点被他们给骗了。”

    “能将帮会建设成十大帮会的人哪一个是简单的,怕是也只有风姐你这么神经大条了。”黑白棋调侃,她看了一眼烟花易冷和三昧诗:“好在有诗姐和烟花,她们能将这些处理得井井有条。”

    “嘿,有烟花和小诗在,哪里用得着我操心这些。”破浪乘风笑道,她对黑白棋的调侃不以为意。

    “龙家和美酒家族也提前做准备,如此我们……”知月道,她稍稍担心。

    “不用担心,我们的准备定然比他们还充分。”坐上琴心安慰,她温婉一笑:“最重要的是我们的实力比他们强,这是事实。”

    “没错。”三昧诗点了点头。

    在几人聊着这些的时候,半夜书终于结束了通话,也不待众人询问,他笑道:“我跟在商言商谈妥了,他们会优先给我们隐藏职业卷轴,而且价格只是市场价的八成。”

    “这倒是挺不错。”三昧诗点了点头,而后她看向众人:“好了,现在能做的准备工作已经都做了,接下来风姐你们可以好好跟风叔叔、冷叔叔好好聊聊了,看得出来,两位叔叔今天心情很不错。”

    “有酒神大叔在,哪里用得着我啊。”破浪乘风嘀咕,虽然如此说,不过却也向风尘他们走去。

    “对了,先前风叔叔问让叶落给他当女婿如何。”黑白棋突然道,而后玩味地看着破浪乘风和叶洛。

    骤然听到这句话,破浪乘风和叶洛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两人脸色羞红,前者嘀咕:“真是的,老爷子说话越来越无禁忌了,也不怕别人笑话。”

    说着这些的时候,破浪乘风逃也似地走了,留下黑白棋等人的哄笑声和叶洛的苦笑、不知所措。

    接下来,众人继续向风尘所在的地方而去。

    刚靠近,风尘就道:“疯丫头,小书,我跟冷老弟商议了一下,准备加大投资。”

    闻言,破浪乘风眼睛亮了起来,不过强自稳定情绪,她道:“跟我可没什么关系,你投资的是小书,我可没用过你的钱。”

    “你这臭丫头。”风尘笑骂,不过也不以为意,他看向半夜书、烟花易冷:“小书,烟花,具体的投资有时间再聊,这些投资交给烟花我很放心。”

    “多谢风叔叔信任。”烟花易冷道,只是语气依然没有一丝波澜。

    “冷老弟,你有什么话嘱咐小娃娃们么?”风尘看向冷霜。

    看了一眼烟花易冷,最终将目光停在叶洛身上,冷霜道:“小叶,有没有兴趣做我的女婿。”

    原本还准备着听冷霜的训导,毕竟从烟花易冷这里就知道他不是一般人,可是骤然听到这样一句话,众人全都愕然,而当事人的叶洛更是目瞪口呆,就连烟花易冷都是朱唇微微开启,很显然她也很惊愕。

    当然,烟花易冷很快就反应过来,虽然颇为娇羞,不过有面具遮着倒也不担心暴露什么,看到叶洛求助死地看着自己,她恍若未见。

    之所以这般,那是烟花易冷心中隐隐的小心思作祟,她想知道叶洛接下来会如何做,会不会……

    看到投向烟花易冷的求助石沉大海,叶洛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应答,不过这时候风尘却出来解围了:“喂,冷老弟,小叶是我家疯丫头的男朋友,这可不能抢。”

    “假冒的也算?”虽然是在反问,不过冷霜的语气依然淡然,他看了一眼叶洛,嘴角微微勾起:“小叶,你不用说了,我已经知道了。”

    听着这莫名其妙的话,众人都摸不着头脑,不过他们对冷霜也更加佩服,暗道他不愧是烟花易冷的父亲,这么神秘莫测。

    想想也是,众人可从来没对他说过叶洛与破浪乘风假冒男女朋友的事情,而且他再来之后也只是简单聊了几句就跟风尘、酒神杜康聊天去了,却能发现这件事,由此可知他的观察力是如何的敏锐。

    如今又说出这般高深莫测的话,众人更是对之敬佩。

    当然,叶洛可想不了这么多,他只知道不用回答冷霜的提问,心中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冷叔叔,您知道了什么?”破浪乘风好奇不已,不但是她,其他人也都是如此,甚至连烟花易冷都对此好奇。

    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冷霜看向破浪乘风,他一副认真的模样:“看破不说破,风丫头应该懂吧。”

    “呃……”破浪乘风愕然,仿佛也知道冷霜的性格,她悻悻地没有在问。

    “嘿,冷老弟,你还是这么可恶,说话没头没脑的。”风尘大大咧咧地道:“喂,我可跟你说好了,不许跟我抢女婿,这是我好不容易看上的。”

    “听不懂只能说明你的问题。”冷霜淡淡道,他嘴角再一次勾起笑意:“是不是你的女婿你我说了都不算,要看他们的造化。另外,你看上的女婿可不下双掌之数吧。”

    闻言,风尘讪讪一笑,他尴尬不已:“嘿嘿,那些都不算,那些都不算,以前不是担心疯丫头嫁不出去嘛,就替她物色了几个,那些人可不能跟小叶比。”

    “老爷子,说什么呢,这么多人在,也不怕别人笑话。”破浪乘风羞嗔,而后慌忙转移话题:“老爹,时间也不早了,酒神大叔早上可没吃多少东西,我们是不是可以开宴了?”

    “喂,说你们的事呢,少拿我当枪使。”酒神杜康没好气地道,而后他看向风尘、冷霜:“风老哥,冷老哥,你们这俩女儿太厉害了,先前谈的合约可是把我欺负得够惨。”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而已。”冷霜淡淡道,而后话锋一转:“我带了60年陈酿茅台,接下来应该能弥补你受伤的心灵了。”

    闻言,酒神杜康眼睛亮了起来:“嘿,太能弥补了,还是冷老哥最懂我,那我们还等什么,风老哥,快点开宴吧,早上真没吃好。”

    先前还说着不要将他当枪使,如今却让着早点开席,酒神杜康的好酒之名由此可见一斑。

    “开宴,开宴,一群小娃娃都饿坏了。”风尘道,而后大手一挥,自有人去准备。

    一旁,听到冷霜居然稍稍开起了玩笑,烟花易冷对此颇为惊愕,也知道自己的父亲今天心情很不错,想起先前他那句什么莫测的话,她不禁有些浮想联翩。

    酒席很快安排好,看着色香味俱全的珍馐佳肴,众人不禁口中生津,食指大动,再混合着浓浓的酒香,更是让人胃口大开。

    不过破浪乘风却无暇例会这些,她悄悄俯到烟花易冷身边,询问道:“烟花,刚才冷叔叔说得那些话是什么意思?”

    很显然,破浪乘风一直纠结冷霜先前的话,又不能当面问他,这让她有些焦急,百爪挠心,终于寻到机会询问烟花易冷,毕竟在她心中怕是也只有她能懂冷霜的话了。

    “那句?”烟花易冷明显有些走神。

    “自然是那句‘小叶,你不用说了,我已经知道了’,你可知道冷叔叔这句话什么意思?”破浪乘风再一次询问,她一直纠结这件事,所以没有在意烟花易冷的异样。

    “我也不太清楚什么意思。”烟花易冷摇了摇头:“你也知道,父亲他哲学比我理解得深多了,他很多话我都不太懂。”

    破浪乘风可从不会怀疑烟花易冷的话,她哭丧着一张脸:“太急人了,冷叔叔那句话到底什么意思。”

    “风姐,你这么在意这句话,是在意这句话还是在意叶落?”一旁的三昧诗饶有兴趣地道。

    “自然是那句话……”破浪乘风脱口而出,不过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不在意人又怎么会在意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三昧诗反问,她嘴角勾起一抹笑意:“看来你和烟花都有点当局者迷了。”

    闻言,烟花易冷美眸亮了几分,很显然她已经知道些什么了。

    至于破浪乘风,她则更加愕然,嘀咕道:“什么意思嘛,该不会你知道冷叔叔那句话的意思?”

    “虽然我也不太懂那句话的意思,不过我不用去懂那句话。”三昧诗很神秘地道,她嘴角的笑意更浓:“只看冷叔叔说那句话的神色就能猜出足够的讯息了。”

    闻言,烟花易冷一副了然的模样,而她隐藏在面具后面的俏脸更加红了几分,心中也更加期待。

    至于破浪乘风,她则更加迷惑,她嘀咕:“一个个都那么神秘,直接说清楚不就成了。”

    “如冷叔叔所言,看破不说破,不然事情没准就变了。”三昧诗继续神秘地道。

    闻言,破浪乘风恼怒起来,不过这个时候宴席已经开启,她不能再追问,而且这个时候女儿红也带着剑南春而来,那意思不言而喻。

    看到这般,破浪乘风暂时将心中的疑惑抛下,摩拳擦掌,准备与‘仇敌’大干一场。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