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无疆 > 第六百四十二章 重生?
    有诗云:娉娉婷婷十三余,豆蔻梢头二月初。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

    这是两个风华绝代的女子,一颦一笑,都带着无尽的惑人风姿。

    多一分风骚,少一分平淡。

    如此绝色,举世难寻。

    两个女子名为倚红偎翠,进来之后,一左一右,坐到白衣人身旁。

    卧槽!

    感情没我的啊!

    楚羽心头一万头神兽奔腾而过。

    自作多情了半天,刚刚内心戏还挺足的,想着万一有一个坐到自己身旁斟酒喂菜的,是该接受呢,还是该接受呢。

    结果……真尼玛恶毒!

    白衣人看着楚羽模样,哈哈大笑起来:“小子,这两个可是我的菜,你若想要,我再给你叫两个姑娘?保证……”

    楚羽黑着脸摆摆手:“谢了,还是别了,我一个人就挺好。”

    随后,有侍从送来美酒佳肴。

    倚红姑娘婷婷袅袅的走到那张古琴前坐下,十指纤纤,开始弹奏起来。

    琴声悠扬,沁人耳目。

    偎翠姑娘则站起身,为楚羽和白衣人斟酒。

    “来,我们共饮此杯!”白衣人端起酒杯,冲着楚羽示意一下,一饮而尽。

    楚羽看了一眼杯中酒,心中震撼。

    这哪里是酒?分明就是凝聚到一定程度的灵液!

    而且品质之高,前所未见。

    楚羽端起杯,轻轻抿了一口,一股雄浑的力量,顺着嘴巴一路向下,瞬间散到四肢百骸。

    “恁地不痛快,干了这杯!”白衣人看着他道。

    楚羽无奈,只得将这杯酒一饮而尽。

    一股温暖的感觉,瞬间传来。

    喝一口,跟喝一杯的感觉,竟截然不同!

    纵然是到了楚羽这种境界,依旧感觉到它对自己的能量提升,有着极大的功效。

    “怎么样,没骗你吧?”白衣人笑道。

    一旁的偎翠姑娘柔声道:“这酒,老爷平日可是舍不得喝的,看来这位是贵客。”

    “岂止是贵客,简直贵不可言!”白衣人笑着道:“倒酒!倒酒!”

    楚羽就这样,跟这位疑似诗仙的大酒鬼,稀里糊涂的拼起酒来。

    喝到最后,当真是有点醉了。

    这酒比灵液纯净珍贵不知多少倍,反正楚羽这些年来,从未喝过如此美酒。

    究竟喝了多少杯,他也有点记不得了。

    千杯估计是没有,但三百杯……总是有的。

    依稀记得白衣人用手中的筷子敲着碗,跟倚红姑娘的琴声奇妙的相合,然后在那高声吟诵: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

    楚羽醉了,直接沉睡在这里。

    按说以他如今的阅历,不该这样放松警惕。

    尤其是在星空大坝这种丛林法则横行的地方。

    但不知为什么,在这人面前,他竟没有一丝一毫的防备心理。

    尤其是喝到最后,他不知为何泪流满面的大声吟诵一首杜甫的诗句,对面这白衣人,竟然跟他一起吟诵起来。

    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

    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

    荡胸生层云,决眦入归鸟。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两人的吟诵声音,形成一股庞大的道韵,直接将整座神峰所笼罩。

    巨大的神峰,瞬间生出一股不可思议之伟力,硬生生的再次拔高了几千丈!

    吓得这里的生灵都以为老爷疯了,要把这座山长到天上去……

    这是楚羽所不知道的。

    他已经睡着了。

    白衣人喝得半醉,微醺的看着睡在那里的楚羽,呵呵笑道:“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噗通,他也倒在柔软的地毯上,鼾声顿起。

    倚红、偎翠两个绝色佳人,轻柔的拿出两条毯子,盖在两人身上,然后轻手轻脚的走了出去。

    第二天一早,当楚羽醒来时,发现桌上残羹仍在,只是这房间里,却只剩下他自己。

    没有任何宿醉的感觉,唯有境界再次向上攀升一大截的感知。

    这个人情,欠的可是有点大!

    须知到他这种境界,每前行一步,都无比艰难。

    就如同诗仙曾经写过的那句诗:蜀道难,难于上青天……

    结果自己一顿酒的功夫,就上了青天?

    心里想着,楚羽站起身,推开房门走出去。

    整个楼里非常安静,仿佛昨天夜里的喧嚣都是幻觉一般。

    楚羽一路下楼,都没有遇到一个人,到了外面广场之上,看着喧嚣的街道上人来人往。

    在这一刻,楚羽的灵魂仿佛穿越千古,看见那盛世的大唐——物华天宝,人杰地灵。

    神情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随后清醒。

    接着,便是一种强烈的……想要突破的感觉!

    仿佛是灵魂深处的一种感悟,又仿佛是冥冥中的一种指引。

    那是一种巨大的顿悟。

    楚羽身上的气息在不断的升华着。

    一道白色身影,站在楼阁窗边,向下凝望街边那道身影。

    倚红偎翠,陪在他身边。

    倚红轻声道:“真是贵客。”

    偎翠喃喃道:“贵不可言。”

    白衣人脸上,露出一丝笑。

    楚羽纵身而起。

    飞向高天,那里,已经有一道雷电,直直的劈向他。

    那只是看似寻常普通的雷电。

    闪烁着炫目白光。

    只是很长。

    不知从什么地方生出,劈入到楚羽的身体当中。

    只一下,楚羽的身躯,便四分五裂!

    鲜血、碎骨,激射得四处都是。

    一道神魂,也受到重创。

    白衣人和倚红偎翠此时已经出现在阁楼顶上。

    倚红偎翠两女看得惊呼出声。

    “天呐……怎么会这样?”

    “他死了么?”

    两女脸色苍白,她们的境界并不低,也已经踏入祖境。

    都能够看清楚高天深处发生了什么,全都有点被吓到了。

    白衣人微微皱着眉头,喃喃道:“这是属于巨头的天劫,他成长的太快了!根基虽然足够强大,但肉身蕴养的年月终究太短了。这是他致命的缺陷啊。”

    “那怎么办?他真的会死么?”倚红眼中露出忧虑之色。

    偎翠也在一旁一脸担忧。

    白衣人道:“盘古开天至今,有太多生灵冲击这个境界失败,这种事情,实在太难说了。”

    “这也是为什么老爷您一直没有冲击这个境界的原因么?”倚红轻声问道。

    白衣人怜爱的看她一眼,笑着说道:“老爷不冲击那境界,是因为你们俩!”

    “啊!”两女轻轻的惊呼一声,全都脸色绯红,眼中露出柔情,水汪汪的看着白衣人。

    “我也没把握啊,这种劫……”白衣人心中轻叹一声。

    抬起头继续看着高天之上,心道:我也不清楚这样推你一把是对是错,可既然在这里相遇,终归是一种天缘。

    高天之上,楚羽的神魂被这一道雷电给重创。

    他艰难的以精血重生。

    天空久久没有降下第二道雷电。

    似乎在等待着他,给他喘息的机会,然后……再送他入万劫不复!

    当楚羽的身躯艰难重组在一起,那幽深的宇宙深处,再次劈下一道雷电。

    这一次,雷电的颜色,依然跟上一道雷电差不多。

    炫目的白光。

    下方的白衣人眼睛瞬间眯起来,脸上露出无比凝重之色。

    骇然道:“这道天雷……轮回……”

    楚羽感觉自己浑身上下,什么都不存在了。

    仿佛只剩下一点真灵,保留着他的记忆。

    不能说话,也不能动。

    这一点真灵,飘飘悠悠,瞬间穿过界壁,消失在星空大坝这里。

    祖境巅峰的大能,面对这种天雷,居然没有丝毫的反抗之力。

    如此的脆弱,令人难以相信,这种级别的修行者,也能被称之为大能。

    大,是一切的极限;能,指可以。

    所谓大能,便是可以达到一切的极限!

    祖境这种层次,肯定不是修行的极限,所以严格来说,并不能被称之为大能。

    只不过是修行路上一块比较结实的天花板而已,强大者,还是可以将其打破!

    鱼的极限,是在水中。

    再如何强大,也飞不到天空。

    但古往今来,还是有龙门一跃,继而化身成龙的鱼!

    那,便属于打破了这种极限,突破了天花板。

    但纵然成为了龙,也终究有一天,会再次遇到另一个无法突破的极限。

    修行的过程,就是不断突破一个又一个的极限。

    不断去追寻更高的领域。

    所以,祖境,也不过是修行路上的某一个站点。

    绝非终点站。

    想想那尊来自“外面”的石像吧,或许就连洪荒时代,主神级别的巨头……都算不上是真正的大能!

    楚羽的真灵在无垠宇宙中极速穿行。

    这种感觉也是从未有过的。

    哪怕是祖境巅峰的层次,行动起来超越光芒无数倍。

    但也没有现在快!

    仿佛只要一个念头,便可以从宇宙的这一端,飞跃到另一端。

    虽然不能动也不能言,但这感觉,当真令他畅快无比。

    我想回家!

    楚羽想着。

    这不过是一个念头而已。

    但下一刻,楚羽真的就看到了自己的家。

    华夏的北地上,那片坐落于原始丛林中的建筑,依然还在!

    楚羽甚至在这里看见了自己的妈妈!

    等等……我的妈妈不是在我的小世界中么?

    对了!

    我现在算是什么状态?

    是渡劫失败死了么?

    那我的小世界该怎么办?

    小世界中的亲朋好友……又都到了哪里去了?

    楚羽忽然间感觉到一种无尽的悲伤。

    下一刻,他被一股巨大的吸力,吸入到一个神秘的未知空间。

    这里……充满黑暗,但却充满温暖。

    这是……这是母体里面?

    时光倒流了?

    我重生了?

    楚羽心中有种极度荒谬的感觉。

    没有经过六道轮回,唯有一点带着记忆的真灵,居然又重新活了一次?

    这到底是真实的,还是虚幻的?

    哪怕以楚羽这种道行,也有些分辨不清了。

    楚羽可以清晰的感知到外面的情况。

    但这种感知,却无法覆盖太远的距离。最多只能达到十几米远。

    并且这种感知,相对模糊,甚至连母亲跟别人的对话,都听得断断续续。

    渐渐的,楚羽感觉自己越来越困,越来越迷糊。

    而且脑海中的各种记忆,也似乎一点点的要被封印起来。

    这让他感到非常惶恐。

    堂堂一尊顶级的祖境修行者,难道要沦为一个小奶娃,重新迷迷糊糊的活一世吗?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