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无疆 > 第六百三十五章 荒漠
    一战过后,这片疆域上保持了无数年的平衡被彻底打破。

    可谓一战定乾坤!

    所有的事情,都已尘埃落定。

    董家损失惨重,到了无法承受的地步。

    只剩下一个光杆老祖。

    这个疆域上的曾经最强家族,如今却像是一个倒下的巨人。

    而且……再也无力站起来。

    曲家同样如此,他们损失巨大。

    虽然祖境还剩下三尊,但却也失去了在这片疆域之上称雄的资格。

    事前谁都想不到,表面最羸弱的鲁家,实际却是最强!

    同时面对董家雷霆般的抢攻和曲家的背叛,不但成功的挺住,而且……还成了笑到最后的最终赢家。

    人生无常,世事多变。莫过于此。

    这样的一场战斗,也给了楚羽相当多的感悟。

    永远不要小看别人!

    尤其是那种低调的,看上去很弱小的……却说不定在手里面握着什么样的牌。

    弄不好就是大小王,扔出来就可以炸翻一片。

    所以,一定要低调。

    楚羽就很低调的带着上官木离开了这里。

    他们此刻,已经来到遥远的边疆,到了道墙这里。

    至于河东上官氏,楚羽对他们已经做到仁至义尽。鲁家或许会在鲁家老祖离开的很多年以后,出手灭掉上官氏。

    但鲁家老祖在这里一天,上官氏就是安全的。

    对这个结果,上官木满意的不能再满意了。

    他很好奇,师父究竟是怎么做到让这三家自相残杀、相互争斗的。

    “不是我有多厉害,而是这三个家族从根本上来说,全都是各怀鬼胎。内心深处都想着要把另外两家给吞掉。”

    “所以他们之间,爆发战争,是早晚的事情。”

    “而我,不过是利用他们的这种心理,加速了这个过程而已。”

    上官木用一种很崇拜的眼神儿看着楚羽,佩服得五体投地。

    因为就算知道这种办法,但也绝不是谁都能做到的。

    至少他肯定不行,再过一百年一千年,都不行。

    为了不让徒弟吓晕过去,楚羽并没有说自己从这三家身上得到了多少的修炼资源。

    但上官木能明显感觉到,师父变得大方了!

    之前师父给他的那些资源,虽说也都不错,但很少有顶级的。

    这次出手,随随便便,全是好东西。

    “估计师父应该捞了点好处吧?管他呢,师父对我真好!”

    道墙在星空大坝一点都不稀奇,几乎是人人都知道的东西。

    就像是一道道坚固的壁垒,将巨大的星空大坝给分割成无数的世界。

    许多人终其一生,都没能力解开哪怕一堵道墙。

    就算是大能,也不敢拍着胸脯说,自己遇上道墙,一定能够破解。

    所以很多大能活过无尽的岁月,却从来没有离开过自己的家乡。

    因为谁也不敢保证,解开一面墙后,面对的会是什么?是否会有巨大的危机在等着自己?会不会不如原本的地方?若是无法解开另一面墙……又该怎么办?

    很少有人会像楚羽这样,把解开道墙当成是一种乐趣。

    若是被星空大坝中的那些人知道,一定会忍不住骂一声变态。

    上官木现在就有这种冲动。

    虽然他知道这是不对的。

    但心里面真的是在强忍着,没敢说出那两个字来。

    师父太妖孽了!

    这片疆域四周的道墙有多难解,作为这里土生土长的人,他心里面当然是清楚的很。

    上官家就有着明确的记载,老祖宗当年也不是一味的在暗中守护家族。

    实际上,他更多的时间,是在道墙这里!

    这玩意儿可不是说说而已,你是一个祖境飞仙阶段的大能,破解道墙就一定轻松愉快。

    那是不可能的!

    道墙的形成,至今为止,恐怕除了洪荒那个时代的主神巨头们,没人能说得清楚。

    它是天地间的无上法则凝结成的一张网!

    纵然是祖境的大能,也无法强行穿越!

    若找到破解之法,可能只需要抽走其中的一条法则线,整张网也就散开了。

    但若是找不到破解之法,就算你把所有的线都剪一遍,也会无比绝望的发现,你剪断的地方,瞬息间就会生出新的。

    更让人绝望的是,不但会立即生出新的来,而且跟原来的……还不一样了。

    这也是为什么迄今为止,星空大坝的各个地方,几乎没有流传出过关于破解道墙的典籍。

    充其量,有那么一点点心得,但得到的人很快就会发现,那些心得,几乎一点作用都没有。

    也正因为道墙的难以破解,星空大坝中的无数个疆域相互之间,彼此间几乎都没有过什么交流。

    这也是为什么楚羽在进入到上官木所在的疆域之后,老祖级的大能无论真假,但都想跟他来合作。

    能破解道墙的,都是高人啊!

    楚羽已经带着上官木,离开了那里。

    看着眼前这个全新而又陌生的世界,上官木那张年轻的脸上,也不由写满了感慨。

    刚刚走出道墙那个过程中,他没有回头。

    但此刻,他却生出一种:此生再也不会回到家乡的淡淡哀伤。

    不过很快,那种哀伤便消失了。

    因为那地方,已经没什么值得他留恋的了。

    母亲和妹妹都在小世界里面。她们能够过得好,他就什么负担和压力都没有了。

    眼前这世界,跟之前那片疆域完全不同。

    这里竟是一片荒漠!

    一眼望不到尽头。

    巨大的荒漠上,唯有黄沙、戈壁。

    在这里感觉不到一点点的生命气息。

    上官木并不害怕,只要跟在师父身边,他心里面就是有底气的。

    大不了,穿过这片荒漠,继续破解下一面道墙好了。

    这孩子现在对楚羽,有着迷之信心。

    但这个地方,在楚羽的眼中,可远没有那么简单!

    刚刚踏入到这里的一瞬间,楚羽就感觉到一股强烈的狂躁气息,出现在这片荒漠的大地深处。

    看一眼身边的上官木,这个孩子好像什么感觉都没有。

    很显然,那股狂躁的强大气息,只有他这个境界的生灵能够感应得到。

    要不要去看看?

    楚羽多少有些好奇,一片荒芜的大地深处,能够隐藏着什么样的生灵。

    但最终他还是忍住了心中的好奇,他准备尽快破解道墙,带着上官木,找到真正的仙门入口,然后就去东方天界。

    兑现自己的诺言,带着无疆宗门的那些人,回归仙界。

    楚羽带着上官木,在高天之上疾驰。

    下面无尽黄沙,在高速掠过。

    霍地!

    从遥远的前方,一片巨大的隔壁上,传来一股强烈的杀机。

    一支箭,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直接射向楚羽!

    这是真正的偷袭!

    哪怕楚羽一直都很警惕,但在这一刻,也多少有点手忙脚乱。

    对方的攻击太凶,也太突然。

    很难想象这种地方会有生灵存在,并且对他发起攻击。

    轰隆隆!

    虚空被洞穿,那支箭后面远远的地方,开始接连响起一阵阵巨大的音爆。

    楚羽眉头一皱,拉着上官木向另一个方向高速横移出去。

    但这支箭,却如同有眼睛一般,死死咬着楚羽不放。

    最近的时候,距离楚羽不到三十米!

    上面散发着巨大的威压,就连楚羽,都能明显感受到一种巨大的威胁。

    对楚羽这种层级的修行者来说,三十米……已经等于破掉了他九成以上的防御!

    他怒吼一声,身上飞出两把剑。

    轩辕、诛仙!

    两把剑有些仓促的被他祭出,没能发挥出最强的威力。

    被这支箭接连突破!

    这支箭,已经到了楚羽的后脑勺处。

    那股阴冷,仿佛要将人的灵魂直接冻结!

    楚羽身旁的上官木,身体已经开始发抖,圣域境界的少年,完全无法面对这支箭上蕴含的力量。

    好在经过轩辕、诛仙这两把剑的抵挡之后,这支箭的威力……已经降低了很多。

    楚羽将三界道诀运行到极致,硬生生的在这支箭射入他后脑的一瞬间,偏头避开了它。

    嗖!

    这支箭擦着楚羽的脸颊飞过去。

    楚羽的脸上,当即出现了一道血痕。

    是谁在放这样的冷箭?楚羽心中大怒。

    避开这一箭之后,他御剑斩向那支再次掉头回来的箭。

    这一次……楚羽等于是主动迎战。

    两把剑,在三界道诀的引导之下,爆发出可怕的力量!

    神剑有灵,刚刚被这支箭给磕飞,也都生出一股强烈的怒火。

    在这种加持之下,威力更是凶猛!

    如同两条真龙,狠狠斩向这支箭。

    这支箭……同样也像是有灵性一般。此时此刻,竟然做出了掉头逃走的动作!

    但却已经晚了!

    过了它耀武扬威的时候。

    轩辕剑率先斩在这支箭的箭杆上,咔嚓一声,这支箭杆直接被斩断!

    箭杆似乎是某种神木制成,轻到极致,却无比的坚固。

    但在轩辕剑的利刃之下,完全无法抵挡。

    那边诛仙剑却落在了箭头之上,发出一声巨响!

    那箭头应该是某种罕有的顶级神金制成,坚硬而又锋利。诛仙剑这一剑下去,箭头居然没断掉!

    只在上面留下了一道浅浅的痕迹!

    多年的温养,两把剑的灵性都太足了。

    像个发怒的人,不等楚羽那边发力,诛仙剑自行斩在连着箭头的箭杆之上。

    咔嚓!

    箭杆再次被斩断。

    楚羽:“……”

    很有性格啊!

    这把剑。

    剩下一截箭头,发出一声哀鸣,呼啸着,朝着远方飞去。

    依然想要遁走!

    轩辕、诛仙两把剑狂追过去。

    楚羽却比这两把剑更快!

    他将身法运行到了极致,直接挡在这支箭头前方。探出一只手,径自抓向这支箭头。

    偷袭完了就想跑?

    这世上哪有那么好的事情?

    下方。

    无尽遥远的隔壁上,一个穿着粉裙的女子一脸惊诧,目瞪口呆的看着天空中那一幕。

    当她看见楚羽竟然徒手去抓那支箭头的时候,女子眼中露出一抹浓浓的不屑。

    冷冷哼了一声:“找死!”

    随后,那支箭头,瞬息间幻化成一把巨大无匹的软剑,像是一条蛇,狠狠缠向楚羽的手。

    只是这条蛇,不但剧毒,而且锋利无匹!

    楚羽的手,却精准无比的一把抓在箭头上。

    那幻化出来的软剑,瞬间崩碎!

    隔壁上那粉裙女子目瞪口呆,随后,转身就跑!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