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无疆 > 第六百二十三章 傻眼
    所有人都惊呆了!

    呆若木鸡。

    站在那,傻傻的看着上官木。

    这娃这是疯了么?

    因为母亲和妹妹被人欺负,被气疯了?

    这些年来,上官木顶着少主的身份,但在整个上官家,不说是最没地位的,也差不了多少。

    家里面一些势力大的仆人……比如说跟在上官平夫妇身边的那些,都能疾言厉色的训斥他几句。

    而这个少年从来都只是低着头默默的忍着。

    除了母亲和妹妹被人嘲讽,被人欺负的时候,他才会像一头小老虎一样,亮出獠牙,不要命的发起攻击。

    这些年来,面对曾小燕这个婶娘,他一直都是很弱势的。

    曾小燕辈分压他,身份压他,修为……更是压着他。

    简直被人压制得难以喘息!

    所以,平素不管曾小燕如何刻薄,上官木都从不回嘴。

    倒是上官木的母亲,虽然境界修为不高,但从来都保持着大家闺秀的风范,在气势上并不弱于曾小燕多少。

    只是没什么用罢了。

    当整个家族,都视几个人为眼中钉的时候,那么这几个人的处境,可想而知。

    如果不是没什么更好的地方,又一直担心被仇家找到,上官木的母亲早就带着一双儿女和老仆离开这里了。

    之前还期盼着老祖有朝一日能回来主持公道,现在也不想这件事了。

    所以,就连上官木的母亲,也没想到自己儿子会突然间爆发。

    身上的这股气势,简直太足了!

    一句话,训斥得曾小燕这个大圣境的修士,整个人都呆在那。

    又是好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这时候,最先反应过来的,反倒是上官平身边的一个心腹。

    辈分上,是上官木的堂叔。

    一个大圣境的修士。

    直接站出来,怒骂道:“没教养的小畜生,长幼尊卑都不分了吗?”

    说着直接抬起手,狠狠一巴掌抽向上官木的脸。

    区区一个圣域境界的小屁孩,在这家族一点地位也没有,竟然有胆子如此放肆。

    不打你打谁?

    啪!

    一声脆响。

    祖宗祠堂里面的曾小燕脸上露出快意之色。

    这个小畜生,如果不是顾忌一些事情,早就亲手给弄死了!

    曲家那群人简直就是一群废物!

    还能不能成点事了?

    给他们提供了那么多的信息,居然还能让这小畜生光明正大的跑回到家族中来。

    还让她丢了这么大的一个丑。

    简直不能忍!

    抽死他!

    不过下一刻,曾小燕的一双眼再次瞪大。

    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

    真是邪门了!

    今天这是怎么了?

    不止是她。

    外面院子里的这些人,一个个也全都傻眼了。

    包括上官木的母亲和妹妹,还有受伤的老仆。

    上官木还好好的站在那里,但他对面,那位气势汹汹抡起胳膊抽他耳光的那个堂叔……一张脸却已经高高的肿起来。

    而且还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迅速膨胀着。

    就像是一个快速发起来的面包一样。

    瞬间就肿的如同一个猪头。

    上官木有点发呆的看了一眼自己的手。

    刚刚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反正感觉自己好像是胳膊动了一下。

    然后……就变成了现在这样。

    是师父!

    绝对是师父在帮我!

    上官木的心中感到无比温暖。

    同时也底气十足。

    “还有谁,想要来教训教训我?”

    他善良热血,但却是个真正的聪明人,自己师父的势不借,借谁的?

    院子里所有人都沉默着。

    一边脸肿成猪头的堂叔身子都在哆嗦。

    不是气的,是被吓的!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就在刚刚那一刻,他经历了什么。

    站在他对面的这个本该只有圣域修为的少年,抡起胳膊抽他的那一瞬间,却爆发出了难以想象的压制气息!

    不然的话,他一个大圣境的修士,怎么可能会被一个圣域的小屁孩给抽到脸?

    院子里的气氛变得非常诡异。

    这群人瞬间意识到,上官木跟之前不一样了!

    虽然他们搞不清楚为什么,但趋利避祸的本能,让他们全都沉默起来。

    曾小燕小心翼翼的爬起来,心中惊怒交加。她有心怒斥上官木,但看着猪头一样的那个人,还是闭上了嘴巴。

    她这张芳华绝代的脸,要被抽成那样,简直生不如死。

    就在这时,上官木突然厉喝一声:“你跪下!”

    曾小燕一开始甚至没觉得这句话是冲她来的,直到她看到上官木那两道如刀的目光。

    她呆住了。

    “说我?”

    她还特意用手指了一下自己。

    “跪下!把所有的牌位都捡起来,跪着捡!然后……一个一个,给我放回去!”上官木喝到。

    “你疯了吧?”曾小燕突然间暴怒了,冲着上官平喝到:“你他妈是死人吗?”

    “会不会管管你这个有娘生没娘教的……”

    啪!

    一声脆响!

    骤然响起。

    上官木依然站在原地。

    但院子里所有大圣境的修士,全都感知到他动了一下。

    只是那速度太快了!

    以他们大圣的境界,都只是稍微有一点感知。

    他们连残影都没看见!

    所有人此刻,心中一片冰凉!

    这个原本他们从来没有放在眼里的少年天才,好像被人追杀一次之后,彻底变成了另外一个陌生的大能一样!

    简直邪门到极致了!

    他怎么可能强大到如此地步?

    所有人的心头,都变得沉重起来。

    对他们以及整个上官家来说,这……都绝不是一件好事。

    祠堂中的曾小燕,一张脸,也已经肿成了猪头。

    她呆呆的站在那,心头一片冰冷。

    她已经猜出一点什么了。

    上官木背后……有高人!

    区区一个圣域修为的少年,哪有可能在短时间内提升到这种地步?

    更别说他前阵子一直被曲家的人追杀……等等!

    莫非是曲家的大能在帮他?

    这个念头刚刚生出,就被曾小燕自己打消了。

    她自己都觉得这想法荒谬。

    曲家的大能,怎么可能帮上官木?

    其实这个,她还真猜错了。

    如果没有楚羽的出现,那么将来的上官木,真的会带着曲家的强者,亲自踏平这里。

    到那时,恐怕所有人,都逃不过悲惨的命运。

    “没听见我的话?”上官木的底气,如今已经达到了巅峰。

    再怎么成熟,他也终究是个少年人。被人欺负了这么多年,如今得势,若是不让他发泄一下,真的会憋出病来。

    楚羽自然懂这个道理,所以不但没有束缚他,反而在暗中帮了他一把。

    看着上官家这样,暗中的楚羽其实心中十分感慨。

    一个曾经在这片疆域之上霸主级的家族,只因为老祖的离去,就变得如此脆弱不堪。

    落魄到这种地步不说,家族内部的斗争和倾轧,也到了这种地步。

    这一切的根源,在楚羽看来,还是出在上官家那位生死不知的老祖身上。

    太不负责任了!

    哪怕上官木解释过,说老祖其实暗中守护了无尽岁月之后才离开的。

    楚羽依然这样认为。

    有那无尽岁月的守护,为什么不能多培养人才出来?

    星空大坝这里的资源,要比东方天界更加丰富!

    佩剑书生那种不靠谱的人,一个个往回捡徒弟,都能撑起一个巨大的宗门来。

    而且那个宗门虽然也有各种问题,但整体来说,却是相当团结的。

    要是跟这上官家这些人一样心胸狭隘自私的话,他楚羽又凭什么成为那个宗门的宗主?

    就算有佩剑书生在旁力挺,也不可能!

    曾小燕半张脸肿成了猪头,眼睛都看不见了。半张脸依然很美。

    只略微挣扎了一下,随后老老实实的跪下去,一个一个,从地上捡那些排位。

    看着她跪下站起,捡了五六个之后,上官木的脸色,渐渐缓和下来,叹了口气,说道:“你滚出去吧。”

    曾小燕微微一怔,随即低着头,从那里面走了出来。

    身上的那股盛气凌人的劲儿,消失得无影无踪。

    就连上官平心中都充满诧异。

    但他也明白,今天的事情不对劲,太不对劲了!

    曾小燕走出来之后,上官木直接走进去。

    他是这个家族的少主!

    是真正的嫡出血脉!

    以后他的长子,也将成为这个家族的嫡出。

    如果以后,我也有很多子孙后代,一定要管教好他们。

    让家族不再充斥着这种阴暗的负面东西。

    师父说的对,大家族难免会出现人渣败类,但如果一个大家族大部分都是人渣败类,那一定是家风有问题!

    上官木施展神通,直接将这些祖宗牌位全部收起来。

    包括最上面那个老祖的牌位。

    一个都没剩。

    外面的人,莫名的看着他。

    上官木默默的走出来,看着院子里的这些人。

    “我这次回来,就是要接我娘和妹妹走的。”

    他看着众人:“本来我是想要悄无声息的离开。”

    “虽然我是上官家的少主,是嫡出血脉,但这里,我不喜欢,更不留恋。”

    “这里的一草一木,我都不会带走。”

    “我只想带着她们远离你们,远离这里!哪怕去过最普通的凡人生活,也比在这里强。”

    “但你们,太过分了!”

    “不过多说无益,我也不想和你们废话什么。作为家族如今最正统的人,这些祖宗的牌位,我带走了。”

    上官木的这番话,用的是大道之音!

    直接笼罩了这片平原上空!

    整个上官家家族,几十座城,所有人,全都听得清清楚楚。

    上官木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些人:“从今后,你们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上官木在这里起誓:河东上官家自今日起,已被当代少主上官木迁走。所有祖宗牌位,自有我这正统血脉传人供奉,与尔等无关!今后尔等愿意将家族名字定为什么,都与上官家正统嫡出一脉无关!”

    整个平原之上,几十座城,无数的人口,在这一瞬间,全都呆住了。

    他们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但却知道,出大事了!

    上官木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你们不是怕曲家么?我今天也放话在这里,上官家正统已走,所有恩怨,皆有我上官木一人承担!曲家若是报复,也与尔等无关!”

    暗中的楚羽,深深的看了一眼自己新收的这个徒弟,忍不住轻轻一叹。

    本性终究纯良。

    哪怕对这个家族失望透顶,但到最后,还是给了他们一条真正的生路。

    他带走了祖宗牌位,并且公开放话出去。

    那么从今以后,这里的上官氏,就不再是之前的河东贵族上官氏了。

    上官木已经指名道姓的公开接下了这件事,等于替整个家族,扛下了所有的事情。

    曲家就算再怎么想灭掉这里,也终究要顾及下影响。

    平原之上,几十座城,无数人在这一刻,心中忽然涌起一股强烈的酸楚。

    想想这位少主这些年来在他们心目中的地位,想想那些家族大人物对少主母亲和妹妹这一家的态度……

    再看上官木此刻的表态。

    这人和人之间,当真是存在巨大差距的!

    院子里,上官平这些人,脸上全都露出复杂之色。

    除了无数先祖的牌位被带走,让他们心中不舒服之外。

    这件事的结果,似乎好到不能再好了!

    祠堂可以重修,上官平可以重新下令制造先祖牌位。

    毕竟他才是家主。

    当然,从今后,必将被不是正统的阴影所笼罩,这是无法避免的了。

    但家族最大的麻烦,却是不见了!

    就连半边脸肿成猪头的曾小燕,那半边无恙的脸上,都情不自禁的露出一丝喜色。

    早知道这样,自己何必做这小人?

    脸都被抽肿了。

    还是道伤,一时半会没法出去见人了。

    但也不需要多久,自己……就是这个家族,真正的家主夫人了!

    也不会再有什么敌人找上门来,整天提心吊胆的担心被灭们。

    不是么?

    不过就在这时,大河西边的高天之上,突然间传来一声冷笑。

    “很聪明,打的主意不错,想要一个人抗下所有恩怨?不过太天真了!”

    接着,一股惊天的威压!

    轰然压制过来。

    整个河东的平原上空,风起云涌。

    那股可怕的气息,让无数人瞬间跪伏在地,根本无法站起身来。

    大能!

    竟然有大能降临到这里来。

    完了!

    这一定是曲家的大能,要来灭掉我们。

    上官平等人脸色苍白,心若死灰。

    大能出手,他们根本无法逃脱。

    除非老祖能出现在这里。

    但他们都知道,那已经不可能了。

    曾小燕一脸怨毒的看着上官木,嘶吼道:“小畜生你为什么不能早点回来,早点滚?为什么非要害死所有人你才甘心?”

    上官木冷冷看了她一眼:“祖宗是我一个人的?”

    “你是正宗嫡出!”曾小燕怒道。

    上官木哈哈一笑:“这时候想到我是正宗的嫡出了?这些年拼命打压我们的时候怎么忘了?用家主权利谋私利作威作福的时候,怎么忘了?”

    不过说完之后,上官木却还是冲着虚空,发出大道之音,他说道:“我说了,上官家跟曲家的恩怨,都由我这个嫡出正统来承担,祖宗牌位我都带走了,跟他们无关!所以来的这位前辈,有什么事,你找我说就好!”

    很多人都没注意到,为什么上官木这个只有圣域修为的修士,面对可怕的大能威压时,却安然无恙。

    看上去很轻松不说,而且……似乎并没有对即将到来的敌人而生出任何的恐惧心理。

    他们没注意到,但那尊横空而来的大能,却敏锐的注意到了这一点。

    不过,他并不担心。

    因为如今的曲家,已经不是只有三尊大能的那个时代了!

    无数年来的低调发展,对资源的疯狂掠夺。

    让曲家再次新增了两尊大能!

    这一次,来的就是这两尊新晋踏入祖境的“年轻”大能!

    我们有两尊,就算那个出手保护上官木的也是一尊祖境大能,但我们不相信你敢插手曲家和上官家的恩怨!

    我们一共有五尊!

    惹怒了五尊大能一起出手,管你是谁……都将直接将你彻底镇压!

    所以,他并不怕。

    他冷笑回应上官木:“你?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屁孩,你能承担什么?你们河东上官家,从今日起,将彻底除名!”

    说着,他直接大刺刺的降临过来。

    那一身祖境的气息,铺天盖地,让他如同一尊神祇。

    暗中的楚羽看了一眼,忍不住撇撇嘴,一个通神,一个造物。

    两个踏入祖境没多久的年轻大能,身上的资源……应该会有一些吧?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