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无疆 > 第六百二十二章 恶妇
    上官家嫡出一脉居住的主城,最里面,一片安静的大宅子。

    如今看上去已经有些荒凉了。

    因为这里现在就只住着上官木的母亲和妹妹,还有一个寿元即将走到尽头的老仆。

    老仆虽然尽职尽责,但年岁大了,也懒得去打理太多地方。

    所以这处大宅多半的地方,都长满荒草。

    这地方灵气太盛,一旦没人打理,一些荒草都能疯长到几十米高。

    所以看起来,这里更像是一片小丛林。

    此刻,这片大宅子里面,倒是显得有些热闹。

    平日里很少会露面的一些大人物,也都身在其中。

    一个相貌极美,但言辞却很刻薄的女子正在大声的说话。

    “你儿子死定了,他呢……也算是为我上官家做了贡献。这些都是老祖宗当年造下的孽,本应你们嫡出一脉来承担,父债子偿,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如今这上官家,已经不复当年的威风了。躲在曲家、鲁家和董家的阴影下,小心翼翼的生活。所以你们娘俩也不能怪我们狠心。”

    “不是说偌大一个上官家,几十座城,却没你们的容身之地,只能说……形势如此。”

    “如果你们娘俩,继续留在这里,说心里话,我们所有人都不安。”

    “曲家的老祖宗可是还活着呢,当年那些深仇大恨人家一定还都记在心里。陈年旧账就不是账了?人家会不来清算?”

    “到时候,又要我们这群人,跟着受牵连。”

    这相貌极美的女子看着眼前两个如同姐妹花一般的绝色女子,眼中有一抹强烈的嫉妒情绪。

    为什么长的比我还好看?

    这个家族里面,就不应该出现比我更美的女人!

    她看着这两个沉默的女子,语气稍微缓和下来一点,说道:“那李明哪不好了?人家也是大圣境的修行者!而且一直醉心修炼,从不曾娶妻,如今不嫌弃你们娘俩,愿意娶你们两个为妻。你们母女共侍一夫,到时候也是一段佳……”

    “家主夫人,您这话太过分了吧?”这个家里面唯一的老仆,有着圣域巅峰修为,但却即将生命走到尽头的人,这时候忍不住站出来。

    主辱臣死。

    他虽是一个仆人,但这些年来,一直默默守护着这几个孤儿寡母。

    是从小护着上官木成长起来的人。

    如今虽然寿元将至大限,但见自己的主母和小姐受欺负,依然忍不住站出来。

    想要保护她们。

    “你算个什么东西?这有你说话的份儿?”

    极美的女子冷冷喝到,随后随手一挥,一道庞大的能量,直接轰在老仆身上。

    老仆当场被打飞出去,大口吐血。

    这女子的一身境界,以臻至大圣领域!

    别说老仆寿元将至,就算处在鼎盛,也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孙爷爷!”少女赶忙跑过去,查看老仆的伤势。

    还好,极美的女子并没有真正下杀手,不然这老仆已经死了。

    不是因为她仁慈,而是这片象征着上官家至高权力的宅院,她看上了。

    想要赶走这对母女,然后住到这里!

    唯有住进这个地方,他们才算是真正的嫡出一脉!

    所以,她不想在自己的新家杀人。

    怕脏了这里。

    上官木的母亲也一脸关切的看向那边,见老仆伤势严重,她转回头,脸色铁青的看着这个女子。

    “你太过分了!”

    “不过是一个老仆,看你气成那样,不适还没死么?你们该不会有一腿吧?”

    “闭嘴!你恶心不恶心?”

    上官木的母亲厉声喝道:“曾小燕,少拿你肮脏的思想来揣度别人!想赶我们母女出上官家,你不够格!你让上官平开口,他不是代家主么?”

    她那张绝色的脸上,露出一抹讥诮:“我夫君他顶天立地,为这家族战死,你们一群人硬生生把家主位置夺走,可以!”

    她环视众人:“这家族,对我母女来说,也没什么值得留恋的。”

    “但我一生一世,只是一个人的妻子!让我去嫁给别人?你们想都别想!别拿你们的脏脏交易来恶心我!”

    她伸手拉起身旁绝色少女的手,一脸哀伤:“女儿,娘对不起你……”

    “娘,别说了,咱们走就是。”绝色少女轻叹一口气:“不管去哪里,至少能呼吸一口正常的空气。”

    “你们娘俩,还有资格反抗?”那极美的女子冷笑道:“我不够资格决定你们的事情?上官平,你来说!”

    说着,她看向身旁一个英俊儒雅,气度不凡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留着修理得整齐的胡须,站在那里,脸上的神色带着几分尴尬。

    沉默着,没有说话。

    他是河东上官家的代家主。

    说是代家主,不过是个幌子,事实上,如今整个上官家,就在他的掌控当中。

    家族虽然有些没落了,已经不复昔年霸主的地位。

    但比上不足,比下还是有余的。

    除了曲家、董家和鲁家这种家族惹不起,其他那些家族,也没有几个敢轻易来招惹他们。

    所以,上官平这个家主,依然很有权势和地位。

    他是上官木的叔叔,也算是嫡出一脉的。

    只不过到了他这代,是上官木的父亲继承了家主之位。

    那么上官平这一支,自然就成了旁支。

    像这种庞大的家族,只有长子长孙……才是真正的嫡出血脉!

    上官平算嫡出,但他的子孙后代,却都属于旁支了。

    他当然不甘心!

    终于他哥哥战死,他合纵连横,成功从年幼的侄儿上官木手里夺取了家主的大权,成为了代家主。

    这些年来,整个上官家,上上下下很多个派系,都被他用各种利益给安抚住。

    这些派系也需要一个上官平这样的人,坐在家主的位置上。

    说到底,不过是利益交换罢了。

    这样一来,原本的少主上官木,地位就相当尴尬了。

    上官平成了代家主,又怎么可能会在将来把家主的位置传给上官木?

    肯定是要传给自己的儿子的!

    别的不说,如今上官平的几十个儿子,相互间明争暗斗。

    为那少主的位置争得不可开交。

    至于上官木这个真正的少主……谁理他啊?

    曾小燕是上官平的正室夫人!

    也就是如今整个家族中,最有权势的女人。

    她早看这对母女不顺眼,一心想着把她们驱赶出去。

    但一直以来,都没什么好机会。

    上官木太优秀了!

    如果真正成长起来,未来将不可限量。

    要真的成了祖境的大佬,那她们这些人该怎么办?

    所以,这几个眼中钉,一定要想办法早点给除掉才行。

    曲家的人想要抓上官木,就是他们通风报信的。

    并且近乎谄媚的送上了各种各样的信息。

    那情报丰富的……简直没的说。

    曲家果然也如他们所愿,追杀上官木,并且没有对河东上官家怎么样。

    这,在上官家内部,愈发的掀起了一股要将真正的嫡出血脉彻底逐出上官家的风潮。

    这是大势所趋。

    在他们这群人看来,上官木必死无疑,被曲家一群大圣盯上,凭他一个圣域修为的小屁孩,又能跑到哪去?

    现在恐怕骨头渣子都不剩了吧?

    那个叫李明的,是附近一个依附上官家的小家族子弟。

    长相……很出名!

    这个出名,当然不是说他貌似潘安赛过宋玉,而是……丑的出名!

    五短身材,不到一米五的个子,脑袋天生是秃的,一根头发也没有,两只眼球鼓出来,鼻子是扁平的。

    整个人看上去,就如同一个非人种族出来的怪物。

    而且据说是在母体中的时候,就中了剧毒,被人陷害才导致这样的。

    所以无论他后天如何努力修行,哪怕已经踏入大圣境,但却依然不能改变自己的长相。

    按说修行者,修行到一定境界的时候,比如说王者、尊者这种在今天看来很弱的境界,就已经可以改变自己的形象了。

    但不知为什么,这个李明就像是被诅咒的人一样,无论他施展什么神通,无论他修炼到什么境界。

    始终就是这个长相。

    连他自己都很绝望。

    根据传言,说他一度想要自杀。

    觉得自己活在这世间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因为长相虽说是父母给的,是基因决定的,但对修行者来说,还是后天可以不断进行修复的。

    这可比整容高明不知多少个层次了。

    所以说,修行界中,几乎很少有长的难看的人。

    当然,也不排除极少数自己认为自己最好看,但别人都认为丑,却死不悔改的。

    不管怎么说,家主夫人曾小燕,要把上官木的母亲,嫁给这样一个人,都太过分了。

    而且还是要她们母女共同嫁给这个人,这就不能用过分来形容,简直其心可诛!

    良心都被狗吃了!

    曾小燕扫了一眼上官平,说道:“你倒是说话呀?怎么?舍不得你这绝色的嫂子和侄女?”

    上官平微微皱眉。

    他这个妻子,来自这片疆域上另一个中等家族。跟现在的上官家也是没法比的。

    但这个女人手腕很高明,而且一身修为也足够强大。

    夺取家主的位置,也是她的主意。

    包括后续各种手段,全都出自于这个女人。

    所以,上官平平日里,还是有点怕这个老婆的。

    曾小燕冷笑道:“不敢说话?被我说中了心思?行啊上官平……”

    在场那些大人物,一个个全都眼观鼻鼻观心的,假装没听见也没看见。

    这里都是上官平的心腹,都清楚上官平夫妻之间是怎么回事,所以曾小燕非常放肆。

    她呵呵冷笑道:“既然你这么喜欢……”

    “去你妈的!”

    一声暴喝,凭空响起。

    一道凌厉的光芒!

    直接斩向曾小燕!

    楚羽给上官木打的那道隐身咒,使得这边一群大圣境的修士根本没能发现他的到来。

    曾小燕仓促之下,骤然后退,一屁股直接撞进这栋大宅子最重要的一个地方。

    宗祠!

    里面供奉着家族祖祖辈辈的灵位。

    这一下,里面几乎所有的灵位,全都稀里哗啦,掉落一地。

    曾小燕这个大圣境的修士无比狼狈的摔倒在那,整个人都被吓呆了!

    半晌没能回过神来。

    再怎么逼迫上官木的母亲和妹妹,她也终究是个外来者。

    对上官家的那些先祖,她根本不敢造次。

    这宗祠,也不是她能进的地方!

    为这事儿,她也曾经跟上官平发过很多次火。

    说女人凭什么不能进祖宗祠堂?

    她也为这个家族生儿育女,也有巨大贡献云云。

    但做梦都想不到,第一次进入祖宗祠堂,会是这么进来的。

    所有的排位几乎都倒了,唯有老祖宗那个依然稳如山岳,立在最上方。

    曾小燕又惊又怒,盯着院子里那人。

    上官木从天而降,双目赤红盯着祖宗祠堂里的曾小燕,身上爆发出滔天杀机!

    也难怪他会这样,任谁听到这些话,恐怕都会疯了一样的冲过来。

    上官木的突然出现,让这里一片死寂。

    “你,你怎么……回来了?”上官平也被吓坏了。

    上官木的母亲和妹妹也呆住了,看着上官木默默的流泪。

    家里的顶梁柱没了,还是孩子的上官木就成了那根顶梁柱,一直撑着这个风雨飘摇的小家。

    那个寿元快要走到尽头的老仆,嘴角还在流血,看见上官木,忍不住老泪纵横。

    勉强爬起来,要过来见礼。

    “少主……”

    上官木看了一眼老仆:“孙爷爷,您没事吧?”

    “少主,老奴没事。”老仆咳嗽着,还有血沫子喷出来。

    伤势虽不致命,但也不轻。

    “上官木!”

    回过神来的曾小燕勃然大怒,发出一声尖叫:“你敢对我出手?”

    “你闭嘴!”上官木怒喝道:“那也是你进的地方?你算个什么东西?给我滚出来!”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