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无疆 > 第六百一十九章 上官木
    山洞内,少年忽然间怒吼一声:“我不相信你们曲家敢做出这种事情!”

    戴着蒙面黑巾这人此时却完全不回应了。

    眼中却露出一抹得意。

    是,老祖宗的确立下家规。

    冤有头债有主,祸不及家人!

    这其实也是整个星空大坝所有家族、宗门的规则。

    几乎没人敢打破。

    因为每个人的背后,都有家人!

    都有妻儿老小!

    都有自己在乎的人。

    若是随随便便,就灭人满门,那真到了有一天,哪条漏网之鱼杀回来,人家会放过你的家人么?

    显然不会!

    到那时,谁能最终得到好处?

    所以,动不动就张口灭人满门的,要么是恫吓,要么……就是对自己的家人完全没有丝毫情感的冷血动物。

    须知天道终有轮回,不管怎么做,都是在这天道的注视之下。

    所以,他们这群人真的敢这么干么?

    他们并不敢。

    要真这么干了,一旦传出去,那么他们家族的名声,也就彻底臭了。

    人活一张脸,名声若是臭了,对一个大家族来说,这是真正致命的东西!

    所以他们根本不敢这么干。

    但在这种地方,只有这么一个少年的情况下,说出来吓唬吓唬他,还是没问题的。

    一个小屁孩,就算经历再怎么丰富,能丰富过他们这群老狐狸么?

    他们不信这少年还能忍得住。

    少年的那些族人,早就告诉他们了,说着小子对母亲极为孝顺,对妹妹极为宠溺。

    那两个人,就是他的命!

    不,比他的命都重要!

    为这事儿,少年跟族里面的一些败类打过多少次架?

    就差没杀人了。

    也正因为掌握了这些信息,所以戴着蒙面黑巾这个曲家小头目,才非常笃定。

    少年一定就范!

    楚羽默默的,以大神通,将这些场面给记录下来。

    少年见外面不回答,忍不住又怒吼了一句:“这是整个星空大坝的规矩!你们别想诓我!”

    “嘿嘿。”戴着蒙面黑巾的人忽然冷笑道:“你是真傻呢?还是假天真呢?这世界如果所有人做事情,都按照规矩来,那岂不是早就美好的不行了?”

    “那我也不信你们敢践踏这条线!”少年在山洞内低吼。

    “算了老大,别跟他废话,之前这小兔崽子的族人说起他妈和他妹的时候,我就已经有点动心了。说那俩女人站在一起,跟并蒂姐妹花似的,这心里痒痒着呢。属下这就去把她们抓过来算了……”

    “你蠢啊?什么抓过来?”另一个人教训道:“小兔崽子的家族明摆着愿意把那两个女人送给我们!我们这怎么能算是殃及他家人呢?”

    “对呀,咱们这跟祸不及家人根本扯不上关系!”

    “就是!”

    一群人七嘴八舌,在那议论起来。

    都是一群真正的老狐狸,哪里是少年这种还没成熟的小孩子能比的?

    山洞内少年面若死灰。

    他知道,这群人说的很多东西,都是真的!

    他的那些族人,不但出卖他,还想连他的母亲和妹妹一起给赶走!

    “看来之前我的想法,实在太简单,那些畜生,若是我真死了……恐怕也绝不会善待我的母亲和妹妹……”

    少年的眼中,满是泪光,他努力忍着,不想让眼泪落下。

    死死攥着的拳头,也慢慢松开了。

    一个少年人,一下子像是苍老了几十岁一样。

    他的声音变得无比嘶哑:“我有个要求。”

    山洞外,戴着蒙面黑巾的人做出了一个无声的仰天大笑姿态。

    所有人全都一脸喜色,但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来。

    蒙面黑巾这人笑够了,才冷冷问道:“什么?”

    “我不知道你们把我抓回去,要做什么。但想来,不会是好事。这点,我有自知之明。我的生死,无关紧要。但是……我有一个要求。”

    少年如同一只困兽,红着眼睛,撤去了山洞的遮蔽。

    就这样,明晃晃的出现在外面这群人面前。

    他咬牙道:“我现在在这山洞中,布下一道可怕的场域,你们一旦进来,或者我一旦激发,这座山……至少有一半将夷为平地!我将粉身碎骨!”

    “吹什么……”有人刚说到一半,就被戴着蒙面黑巾的人给瞪了回去。

    其他几个戴着蒙面黑巾的头目级人物也都一脸凝重。

    显然,他们都是听说过一些关于强大法阵的传闻的。

    “你说下去。”戴着蒙面黑巾这位头目一脸认真。

    “我要你们以神魂本源发誓,绝对不会骗我。”少年咬着牙道:“我要你们,把我母亲和妹妹接出来,安置好,然后你们发誓永远不会出卖她们,不会骚扰她们!我要亲眼看着这一切,你们都做了,我就跟你们走!不然,我身上带着九十多重的法阵,你们不是有人懂吗?”

    少年冷冷说道:“我随时可以结果自己的生命!大不了一死!”

    “答应不答应?”

    他恶狠狠看着这群人。

    楚羽在暗中,忍不住连连点头。

    高明!

    到这种绝境中的绝境,居然还能想着反过来骗对方一下。

    哪来的九十多重法阵?

    怎么可能随时结果自己的生命?

    这少年就是在赌,对方那个懂得布阵的人,看不出来!

    然后,碍于脸面,不敢承认!

    果然。

    外面的众人,全都看向戴着蒙面黑巾这人。

    蒙面黑巾微微一怔,皱眉打量几眼洞**的少年。

    说真的,他什么都没能看出来。

    他对法阵是有一定的造诣,但尚未进入宗师境界!

    所以在法阵一道,哪里是这少年的对手?

    不过这少年,此刻也的确是到了穷途末路,只想能安顿好自己的母亲和妹妹,此生便再无遗憾。

    至于他自己,已经不想了!

    他冷冷看着外面的那群人,也不说话,气势十足。

    戴着蒙面黑巾的那人,冷冷看着他,看了半天,才缓缓说道:“好,只要你听话,我们可以答应你的请求。”

    山洞中的少年仰面朝天,深吸一口气,正准备说话。

    这时候,外面的天空中,突然间传来一声轻笑。

    “一群活了无尽岁月的老东西,靠着下三滥的手段,硬生生的把一个孩子给逼到绝路,还一脸让人领情的样子,还真是不知羞。”

    “谁?”

    “是谁?”

    “什么人?”

    “滚出来!”

    一群曲家的人顿时被惊到,纷纷抬头,朝着天空望去。

    能够避开他们神识探查,同样也避开了他们手中那件法器的搜寻,这人是什么境界?

    这群人的心里瞬间蒙上一层阴影。

    山洞里面那少年,则微微一怔,眼中猛的爆射出两道希冀的光芒。

    就在这时,戴着蒙面黑巾那人飞快的对少年说道:“你还不出来?我答应你了!”

    少年微微犹豫了一下。

    说到底,人情冷暖经历的多了。他并不敢保证天空中说话那人一定会帮他。

    所以,他虽然站在那里没动,但却看着戴蒙面黑巾的人说道:“现在有人找你们麻烦……你不先处理了?”

    “处理个屁!曲家做事,谁敢随便插手?”戴着蒙面黑巾的人冷冷喝到:“倒是你……小东西,难道你想出尔反尔不成?”

    楚羽此时,真身依然在山洞中,神念却笼罩整座神山。

    冷笑道:“孩子,你别怕,什么曲家?不用怕他们!回头你的母亲和妹妹,我帮你接出来。”

    “朋友,虽然不知你什么来头,但曲家的事情,你真要插手不成?”戴着蒙面黑巾的人阴测测说道:“说大话谁都会,可别被风大闪了舌头!”

    说着,他看向山洞内的少年:“还有你,小东西,我说过,就这一次机会。”

    山洞内,少年在犹豫,终于,他忍不住大声道:“前辈,对不起,您……您别参与这件事了,曲家的势力很大。晚辈感谢您了!”

    他说着,胡乱鞠了一个躬,然后冲着洞外的人说道:“我……”

    就在这时,山洞之外,一阵妖风刮过!

    轰!

    二十几个曲家的黑衣人,就如同树叶一样,直接被这股狂风给吹跑了。

    吹得东倒西歪,一群大圣境的修士,竟然没办法稳住身形。

    稀里哗啦的被吹走,摔得东倒西歪。

    一个个看上去无比狼狈!

    这群人的眼中,全都露出骇然之色。

    心头一片灰暗!

    他们知道完了,遇到大能了!

    大圣境的修士,绝对没有这种能力,将他们这群曲家的精英给戏弄成这样子。

    这也明摆着是对方手下留情了,没有直接斩杀他们。

    不然的话,现在怕是已经有人死掉。

    “怎么样?孩子,我没骗你吧?”楚羽的声音,在这里的空中淡淡响起。

    山洞内,少年的脸上,露出一抹狂喜之色。但他还是谨慎的道:“感谢前辈,可是,前辈为何要救我?得罪曲家,对前辈来说并无益处。或是前辈不了解曲家?”

    虽说是带着一点少年人的狡黠,想要从楚羽这里得到确切的答复。但也不得不说,这少年人心性相当不错。

    因为他一直在提醒,曲家不好惹。

    这跟那些老狐狸故意激人或是勾坏,完全不是一回事。

    楚羽哈哈一笑:“救你自然因为看你顺眼,觉得你是个好孩子。至于什么曲家,不足为虑。”

    那边戴着蒙面黑巾的男子站起身,咬牙道:“前辈当真要跟曲家为敌?”

    “屁!你们几个小东西也配代表一个家族?笑死个人!”楚羽冷笑。

    “是,我们是不配代表一个家族,但我们这次出来,却是奉老祖之命,前来抓这少年!老祖自然能代表整个曲家。”蒙面黑巾男子不卑不亢。

    因为在这片地界上,曲家的势力大无边。

    几乎无人敢招惹。

    这个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大能,绝不可能没有听说过曲家。

    “那又怎么样?让你们家的老祖来找我说!”楚羽冷冷说着,直接一伸手,提着山洞内的这少年,直接瞬移离开。

    临走前,他直接出手,废掉那戴着蒙面黑巾男子的一身修为。

    大能废大圣,当真是只手便可镇压!

    真的是毫无压力。

    “给你们一个警告,以后再做这种没品的事情,当心牵连你整个家族!”楚羽带着少年,直接离去。

    这边所有的曲家精英全都吓傻了,直到楚羽彻底离去,他们才敢凑到这个头目身旁。

    可怜刚刚还威风凛凛的小头目,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废人。

    他两眼望天,眼里有泪水流出,喃喃道:“难道这是报应吗?我这一生……从不把那些规矩当回事,做了无数恶,这一次……报应终于来了,我的修为啊!我成了一个废人啦!”

    这群人的眼中,满是骇然和恐惧。

    他们之前还以为老大的修为被封印了,因为一点痛苦都不见他表现出来。

    结果现在才发现,是真的被废掉了!

    而且是全部修为!

    人家连面都没露啊!

    这是何等的通天手段?

    简直恐怖到极致。

    这群人当下二话不说,带着老大,直接如丧家之犬一样,灰溜溜逃回去。

    楚羽的手段的确太高明!

    这人甚至连痛苦都没有,一身修为,便被彻底给废掉了!

    不是不想更狠的惩罚一下这群人,但有些时候,这种超然的手段,对人心的震慑力,却是更强。

    对于星空大坝来说,楚羽是一个初来乍到的人,在没有彻底弄清楚情况之前,他不想大张旗鼓的跟某个势力对立起来。

    哪怕这个家族,是证道之乡的敌对。他也要在彻底了解了对方的情况之后,才会动手。

    少年晕乎乎的被楚羽带着,飞了很远之后,落到另一座神山之上,然后将这少年放下。

    少年被放下,第一反应便是直接跪倒在楚羽面前:“前辈救命大恩,上官木没齿难忘,请先生救我母亲妹妹,上官木愿当牛做马,永远侍奉先生!”

    有情有义,还挺机灵的。

    楚羽对这少年,的确很欣赏。

    的确是个聪明的小家伙。

    他微微一笑:“带路。”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