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无疆 > 第六百零八章 千年光阴
    麻衣老者的确没能坚持过楚羽。

    因为在上面,有人来找他了。

    “耗子,吃俺一棒!”

    轰!

    一根长达亿万里的神金大棒,从天而降,直接朝着麻衣老者的脑袋就砸了下来。

    麻衣老者差点疯掉。

    “臭猴子!”

    他勃然大怒,祭出那盏古老的油灯。

    滔天的火焰,化作一尊火焰战神,迎向那根大棒。

    砰!

    火焰战神被打碎。

    但那根大棒,同样也出现了无数道烈焰。

    双方全都是强大的法则。

    一道身影,自无尽遥远的地方,接连撞破无数堵“墙”。

    就这样一路横冲直撞的冲了过来。

    这是一只猴子。

    一只苍老的猴子。

    浑身上下,全部毛发都变得花白了。

    但身上却散发着一股滔天的气焰。

    一双火眼金睛,落在麻衣老者身上,冷冷一笑:“鼠辈……”

    “我特么跟你拼了!”

    麻衣老者身上瞬间爆发出滔天神文,那神文化作无数可怕的杀机。

    全都是真正的大道杀机!

    这种气机若是出现在人间,那么整个人间界的大宇宙,将在须臾间崩塌!

    “俺还没发脾气,你倒是来了!怎么?想恶人先告状?”毛发花白的猴子大喝一声,根本就不在乎麻衣老者身上散发出的这股滔天气机。

    这地方,太不平静了。

    前段时间就有一场巨头级别的惊天大战,这没过多久,居然又来一场。

    别说是祖境生灵,就算是同为巨头的那些存在,也都忍不住将目光再一次投向这里。

    “看什么看?再看眼睛挖掉!”

    猴子大吼一声!

    那声音穿透无数堵墙,传递出太远的距离。

    所有注视这边的眼睛,刷的一下子全都回去了。

    包括巨头。

    猴子这才冷冷的看着麻衣老者:“说吧,凭什么找俺徒弟的麻烦?”

    “你徒弟?你特么在搞笑?”麻衣老者一脸惊讶的看着猴子。

    “装!再装!你看不出他身怀七十二变?那是俺的独门绝技!”猴子冷笑道。

    “呸!什么时候成你的独门绝技了?我们变化难道都是和你学的?”麻衣老者反驳。

    猴子嘿嘿一笑:“少说废话。你在这堵着俺徒弟,是几个意思?”

    麻衣老者一脸愤恨的道:“就知道那头猪是靠不住的!”

    猴子哈哈大笑道:“蠢货,他是俺最好的兄弟,凭什么跟你站在一路?”

    “呵呵,你最好的兄弟,当时不也是在打他的主意?”麻衣老者一脸嘲讽:“大家都是先天生灵,就别装了,就好像你收他为徒,安的什么好心一样。”

    “所以说你鼠目寸光。”猴子无所谓的一笑:“随你怎么说,那孩子俺保了!大耗子,你信不信,这世界上,保他的巨头,绝对比想要害他的巨头多?”

    “我不信。”麻衣老者看着猴子:“你别忘了,这里……可不仅仅只有我们世界的人。而且……还有仙界、幽冥中……想要得到他的人,绝对你想要保他的人多!”

    猴子两眼一翻:“懒得跟你废话,要么你就跟俺打,打不过就滚!”

    “你能不能讲点道理和先天生灵的风度?”

    麻衣老者一脸悲愤的看着猴子。

    这特么也太过分了!

    大家都是洪荒时代的巨头,都是远古的先天神魔,凭什么你们就要那么横啊?

    十二始祖,我排第一好吧?

    “这话你当年就说过很多次,你觉得有意义么?”猴子看着麻衣老者,忽然叹了口气:“其实,你又是何必呢?那么多人,盼了那么久,终于盼到他出现在这世间了,为什么就不能给他一点时间去成长?”

    “我最讨厌事情脱离我的掌控。”麻衣老者道。

    猴子看着他:“可这世间,你握不住的事多的去了!”

    “但他不行!那是我的神魂!”

    麻衣老者看着猴子:“而且,我不相信他能成长起来。他这种人,一旦被敌对利用或是拿去炼化……后果,我相信你也懂。”

    麻衣老者说着,眯着眼道:“尤其他还跑进了星空大坝这种地方。”

    猴子沉默片刻,还是说道:“给他点时间吧。至于敌对,星空大坝这里是有很多。但他们想要做什么,总得想想后果。”

    猴子说着,抬起头,看着麻衣老者:“我们都老了。”

    麻衣老者沉默。

    猴子道:“纵然惊艳万古,也终有落幕的一天。大家都在守护这世界,只是方式不同而已。谈不上谁对谁错。但我们总有老去的那天。你设立仙界,结果呢?成全了一堆小人,帮人家造就出接近不死的道,可你自己……你又得到了什么?”

    麻衣老者冷冷道:“我乐意。”

    猴子呵呵呵笑了几声:“别嘴硬了,我们这群生灵,该谢幕了。这世界,终究要靠他们那群年轻人来守护,就让他们去吧。”

    麻衣老者沉默着。

    “你再这么固执下去,可就真的成了鼠辈啦。”猴子取笑道。

    麻衣老者淡淡道:“我不在乎。被世人骂了几个时代,我早习惯了。”

    “俺今天破例,跟你说了这么多,难道你还要这样吗?”猴子看着麻衣老者:“就不能破一次例?”

    麻衣老者看着猴子,眼神中带着几分意外:“你居然为了他……求我?”

    “屁!”猴子冷笑:“俺会求人?要真的肯求人,昔年会被……镇压?”

    猴子提起昔年,麻衣老者的眼神中,终于显出一抹柔光。

    一闪而逝。

    他轻声道:“是啊……昔年。”

    猴子望向远方,嘿嘿笑道:“俺突然想回花果山了。”

    “得了吧,花果山早就没有了。”麻衣老者脸上露出疲惫之色:“俺的洞府,也没有了。都过去了。”

    猴子两眼望天,道:“说不定,他行。”

    “你想一想,他敢进到这片水域里,嘿……”猴子扯了扯嘴角。

    “那是他自己无知者无畏!找死呢!”麻衣老者冷笑。

    “万一没死呢。”猴子笑道:“双天选的人,气运可没那么差。”

    麻衣老者脸色阴晴不定,急速变换,良久,突然笑骂一声:“这小东西,还真特么有耐心。之前我都不敢相信,他会躲进这片水域中。”

    “那你看,三界道诀天选,界外至宝天选……你觉得这个人,会是凡人?你居然愚蠢到……想要炼化这种人?你想什么呢?你忘了鸿钧老祖了?”猴子斜睨麻衣老者,撇着嘴道:“你忘了盘古大神了?”

    麻衣老者眼神中,露出一抹怔忪,喃喃道:“先有鸿钧后有天,神魔更在仙佛前……嘿,嘿嘿。也对。走也!”

    说完,麻衣老者毫不犹豫的一甩袍袖,整个人身上浮现出一抹大道光芒,走的无比洒脱。

    轰的一下撞碎界壁,回人间去了。

    猴子摇摇头,咕哝道:“这才对嘛,江河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胜旧人。总觉得自己厉害,殊不知……更厉害的人永远在未来。”

    说完,猴子纵身一跃,一个筋斗,消失不见。

    两人之间的对话,无人能听见。

    巨头级的对话,若不想叫人得知,谁能听见?

    所以楚羽很悲催。

    他一直在研究那两堵墙,换着研究。

    不敢弄出什么动静,也不敢大张旗鼓。

    因为他根本不知道上面发生了什么。

    那些该死的神秘符文法则,依然还在大泽深处四处游弋。

    麻衣老者也够坏的。

    的确是小心眼。

    走就走了,偏偏把这无穷无尽的法则丢在这。

    弄得楚羽根本就没办法判断他到底走没走。

    光阴飞逝,若白驹过隙。

    修行者的岁月,很少用世俗的年来计算。

    顶级的大能,从来不计算这个。

    他们只计算自己的寿元。

    甚至到了更高的境界,连自身的寿元都很少去计算。

    除了快要走到尽头的时候,才会去在意这个。

    但楚羽生在世俗,所以他还在用家乡的时间单位来计算逝去的光阴。

    一年、两年、十年、百年、五百年!

    按照地球上的算法,整整五百年的光阴,就这样飞速溜走。

    而这五百年当中,楚羽一没有修炼,二没能悟透这两堵墙中的道。

    觉得不但浪费时间,而且非常失败!

    他是不知,大泽下面的墙,本身就是星空大坝中最为难解的。

    而且,就算是最简单的墙,至少也需要几十万年甚至几百万年的时间去解开。

    五百年,几乎连认知都不会有!

    更别说解开了。

    能来到这里的生灵,又有谁不是惊才绝艳的?

    都是一代天骄!

    所以他觉得自己失败,可如果那些被困了几百上千万年的大修士知道他对这两堵墙的理解和所消耗的时间,一定会羞愧到无地自容!

    若是知道他此刻的心声,一定会想要打死他!

    太特么过分了!

    你当星空大坝是什么地方?

    就算是域外的超强者,那些巨头级的生灵,如果不是硬闯的话,想要解开墙上的大道,同样需要不断的时间。

    这里隐藏着整个世界至少十分之一的秘密!

    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有收获,至少大泽中的那些神秘符文,开始渐渐的减少了。

    麻衣老者不过是想要为难一下楚羽,并没有想真正把他往死里逼。

    对巨头级的存在来说,放下便是放下了。

    之前反复,那是因为没有真正放下!

    但这次不一样。

    麻衣老者,这尊十二始祖中的首神,是真的放下了。

    当时间到了第一个千年的时候,楚羽终于入门了!

    他感悟到了脚下这堵无形的墙壁上,所蕴含着的法则的含义!

    这一刻,他欣喜若狂!

    总算可以逃离这鬼地方了!

    真的是太兴奋了。

    耗尽千年光阴,解开一道难题。

    刹那间的爽快,绝对是用言语无法形容的。

    不开悟,千年无法寸进。

    可一经开悟,不过是一脚踏去——

    无形的墙瞬间崩碎!

    楚羽的身体,一下子沉下去。

    随后,那堵墙以不可思议之速度,闭合。

    大泽深处,剩下的那些神秘符文迅速聚合到一起,渐渐的形成一道人形。

    正是麻衣老者的青年道身。

    他的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真的就藏在这里?一千年……还是在这种……解开一道墙?这……这是真的要逆天啊!”

    说完,他的脸上,露出一抹释然的笑容。

    喃喃道:“臭猴子说的没错,我果然是不如他。看来,是我错了。”

    说着,青年的身体,须臾间消失在这里。

    不过是一道不甘的执念,当念头通达的那一刻,执念也就没有存在下去的意义了。

    楚羽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只觉得四周的水越来越冷。

    冻得他浑身直哆嗦。

    若不是眉心竖眼不断有一股炽热的力量散发出来,充斥他的身体,他真的有种要被冻死的感觉。

    不身临其境,永远不会知道星空大坝有多神秘可怕。

    纵然身临其境,也很难弄清楚星空大坝究竟有多神秘和可怕。

    这地方,真不是谁都能待的啊!

    楚羽心中感叹着。

    接着,他的神识,“看”见了一条细细的铁链,从他眼前一直向着大泽深处延伸下去。

    这是什么?

    楚羽微微一怔。

    这一次,他没敢用手去碰。

    而是探出一道神识,感受了一下这条铁链。

    砰!

    那道神识直接碎掉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