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无疆 > 第六百零七章 道墙
    麻衣老者也拿出了自己的武器,一盏破旧的油灯。

    “偷油喝的习惯一辈子都改不掉了。”周乾嘲讽道。

    麻衣老者也不说话,一双眼中燃烧着可怕是神火,那火可以焚烧诸天!

    这种洪荒时代的巨头,没有哪个寻常简单。

    更别说十二始祖之首的子。

    他手中这盏破旧而又古老的油灯,瞬间绽放出滔天神焰!

    一下子向着周乾烧过去。

    “亿万光阴之后,我看你有何长进?”

    周乾抡起九齿钉耙狠狠就是一下子。

    “老子的长进大了去了!”

    轰隆隆!

    天地间,猛然间一阵剧烈的颤抖。

    这两位是什么极数的存在?

    虽说没人能在星空大坝放肆,可像这种巨头,也没有几个人敢招惹。

    星空大坝已经有太久的岁月没有这种级数的战斗了。

    所以几乎是两人这边刚一开战,无数人就已经知道了。

    但所有能赶到这个地方的生灵,没人敢来看。

    别看星空大坝的法则跟仙界和幽冥相差无几,哪怕是洪荒巨头之间的战斗,也不会造成太大的伤害。

    可那并不代表不会对其他生灵造成伤害。

    附近没来得及逃出去的生灵,算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那片一望无尽的大泽当中,一只躺在水面上晒太阳的大圣境鳄鱼,被战斗的波动给波及到,根本来不及逃走,便惨叫着横飞出去。

    它那坚固无比的大圣境肉身在飞行的途中便解体了。

    接着它的神魂都崩碎了好几次!

    到最后勉强重组到一起,却是连个屁都不敢放,灰溜溜的落荒而逃。

    一下子损失至少几百万年的修行。

    但它还算是幸运的!

    至少它捡了条命。

    还有很多圣域境界的生灵,连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就直接化成渣渣了。

    神魂俱灭!

    子和周乾这一场大战,也惊动了一些星空大坝深处的巨头。

    有不少人张开法眼,望向他们这边。

    星空大坝这种地方,对无数在这里的修行者来说,就如同一个巨大的迷宫。

    所谓的大坝,所谓的墙……其实都是肉眼看不见的。

    需要悟!

    悟了,你便可以穿墙而过。

    不悟,就永远被困在一隅。

    当然,纵然悟了,穿墙而过的那一刻,你也不知道即将面对的风景是什么。

    但,洪荒巨头除外。

    这个独立的混乱世界,是困不住巨头的。

    当一些巨头准备望向这边的一瞬间。

    麻衣老者和周乾两人,相当有默契的同时收手。

    前一刻还恨不能分出你死我活,下一刻却立即罢手。

    但没有言和。

    “我不想在这个地方太高调。”麻衣老者阴测测的看着周乾:“你别以为我怕你。”

    “哪来那么多的废话?难道我想要高调?”周乾怒视麻衣老者。

    “他真的不是你藏起来的?”双方交手,激烈的几招对抗之后,麻衣老者心头火气也去了不少,人也变得冷静起来。

    这群从洪荒活到今天的巨头级生灵,喜怒哀乐都懒得去掩饰。

    活的太久了,要是还端着的,累不累得慌?

    这也是为什么他们看上去那么像个普通人,而不是神。

    神的威严,神的庄重,神的肃穆……其实,都只不过是人想出来的。

    周乾冷笑道:“我藏他有什么意义?”

    “我信你。”麻衣老者这次一点都不啰嗦,干脆得连周乾都有点不敢相信。

    同时忍不住很愤怒。

    早这样多好?

    之前特么你想什么呢?

    “他肯定还在这一界,不可能在别的地方。”麻衣老者望向这片大泽,他的一双眼,有神光绽放出来,那神光中有无数的大道符文以及各种古老的符号在飞舞。

    他一眼望穿整个大泽,细细搜寻起来。

    “他跑不远!”

    麻衣老者的声音冰冷:“他身上,带着界外至宝,如今看上去,这件界外至宝……很不简单啊。”

    周乾眨巴着眼睛,沉吟道:“之前没太当回事,说老实话,咱们身上,哪个还没有几件界外至宝?而且还都是先天的!所以之前真的没把他身上那件放在眼里。不过现在看来,似乎有点不凡啊。”

    “不然你以为呢?我为什么要把他炼化成人形神兵?”麻衣老者没好气的呛了周乾一句,然后说道:“你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吧,我在这等!我不信他能逃出我的手心去!”

    周乾看了他一眼,点点头,转身就走:“有些老友,太久没见,去拜访下。你自己在这等着吧!”

    麻衣老者眯着眼看着周乾消失的方向,脸上狐疑之色渐浓,心道:我该不会被这头猪给坑了吧?什么样的界外至宝能逃出我的推演?

    但他最终还是选择相信周乾。

    同为洪荒十二始祖,相信周乾这点信誉还是有的。

    毕竟他不是辰那种一点谱都没有的货色。

    要是辰的话,打死麻衣老者都不会相信。

    大泽深处。

    刚刚那场短暂但却恐怖的战斗,让楚羽心惊肉跳。

    战斗的波动,已经影响到大泽深处,有巨大的暗流在涌动。

    楚羽正好在那暗流当中,被冲出去几百万里开外。

    然后像个石头一样,一点点,继续向大泽底部沉去。

    这片大泽究竟有多深,应该很少会有生灵知道。

    哪怕是终年生活在这片大泽中的生灵,哪怕是祖境的巨头,也不敢说自己了解这里。

    星空大坝的可怕,在于那看不见的墙,和墙后面可能存在的东西。

    自古以来,不是没有那种倒霉蛋,好容易悟透一堵墙,穿过之后,发现一尊洪荒巨头正在那沉睡。连逃走的机会都没有,直接被那巨头一个呼吸给轰成了渣渣。

    最可悲的是,那尊巨头如果不醒来的话,可能都不会知道这件事。

    这特么就尴尬了。

    命都搭上了,行凶的人却浑然不觉。

    在巨头面前,所有的生灵,当真跟蝼蚁一样。

    无意中踩死几个,真的不知道。

    这大泽无边无际,上面就存在着无数的墙,下面……自然也是如此。

    楚羽被暗流冲走,就在一堵墙这里被迫停下。

    汹涌而又恐怖的暗流,来到这里之后,猛烈的撞击在一堵无形的墙壁上面。

    楚羽被拍在那,浑身传来一股剧痛。

    骨头架子都像是要散架了一般。

    但他却只能忍着,一点波动都不敢散发出来。

    他心里面清楚,麻衣老者此刻肯定极为震怒。

    并且正在四处搜寻他呢。

    果不其然,没过多一会,楚羽就感觉到有两道神念从他身上一扫而过。

    无数绚丽的大道符文照亮了这漆黑的大泽深处,在这里来回搜寻。

    还有更多的古老神秘符号,几乎遍布了整个大泽深处!

    这份神通……当真令人感到绝望。

    太可怕了!

    仿佛课堂上的老师。

    站在讲台上,下面所有人的小动作全都尽收眼底。

    不说,那是懒得管!

    因为没什么能逃过那双一揽全局的眼睛。

    还好,他没能发现楚羽。

    事实再一次证明金属小球的高端。

    楚羽的心中也没有任何情绪上的波动,他平静无波的贴着这堵无形的墙,不断向深处继续下沉。

    直到他撞上另一堵墙。

    于是,楚羽就这样,躺在这堵墙上,身旁还有另外一堵竖着的墙。

    开始了他的装死生涯。

    在这之前,楚羽从来没想过,装死也是一门学问。

    很深奥。

    他必须要保证自身的能量流转,不然他会被冻死。

    大泽深处的水,最初还不觉得有什么。

    可渐渐的楚羽察觉到有些不对劲,这地方没有其他生灵了。

    这水越来越寒!

    越来越冰!

    仿佛要将他的思维都给冻住一样。

    他那大圣境的肉身,竟然有点抵挡不住的感觉。

    楚羽这是什么肉身?

    金属小球中封印的那滴血化成!

    如今修炼到大圣境,这具肉身的强大程度,已经无限接近祖境!

    虽然跟不能大张旗鼓的运行功法有关,可这……也有点太变态了吧?

    他必须要保证自己不被冻裂。

    楚羽开始尝试着,运行弑天心法。

    因为弑天心法,来自金属小球,所以在运行弑天心法的时候,产生的波动,是最小的。

    接近于无。

    功法运行起来之后,楚羽顿时感觉好多了。

    眉心竖眼散发出的隔绝能量,依然充沛。

    他站起身,伸出双手,去触摸这堵无形的墙。

    唰!

    下一刻,楚羽的一双手,直接缩回来。

    被扎了一下,鲜血直接就流淌出来。

    又在一瞬间,被楚羽收了回去。

    嗡!

    整个大泽深处,忽然一阵翻腾。

    无数的神秘符文,仿佛无数双可怕的眼睛。绽放出绚丽的光芒,似乎在望向这边。

    楚羽站在那,一动不敢动。

    手上的伤口,也一下子闭合了。

    遍布整个大泽的无数神秘符文盯着他这里看了半天。

    楚羽心惊肉跳。

    他知道,这些全都是麻衣老者的法则。

    一旦被盯上,麻烦可就大了。

    那些照亮整个大泽深处的神秘符文亮了半天,才一点点暗淡下去,四处游走了。

    楚羽心里面松了口气。

    上面的麻衣老者,并未有太大感觉。

    刚刚那一股暗流,冲死了无数大泽中的生灵,其中不乏一些圣域境界的水中生物。

    所以他释放出去的法则,并未对楚羽这里过多关注。

    就这样,楚羽开始研究起脚下和身边这两堵墙来。

    吃了那一次亏之后,楚羽老实多了,知道这无形的法则墙,不能乱碰。

    他一点点,小心翼翼的释放出一道神识,随后便收回了。

    开始感悟起来。

    一无所获。

    这道神识的确感应到了一种道。

    但就像给一个小学生一道大数学家都解不开的数学难题一样。

    楚羽整个人都是一脸茫然的。

    不过没关系,他现在最不缺少的就是时间。

    至于小世界中的那些亲朋……没办法,就先在小世界修炼吧。

    反正楚羽炼化的小世界虽然谈不上有多大,但也跟地球的大小差不多。

    那里面各种修炼的资源也不少。

    那群人修炼个千百年都不是问题。

    就这样,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

    楚羽整个人,都化作一尊雕像似的,沉在大泽深处的两堵墙这里,不断的感悟其中的一堵墙上面的道。

    上面的麻衣老者,似乎也认准了楚羽就在附近,不可能跑远,将大量的法则力量送进大泽深处,一直在搜寻着。

    双方展开了漫长的僵持。

    对楚羽来说,至亲都在身边。

    僵持就僵持呗。

    谁怕谁?

    有种你找到我。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