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无疆 > 第六百零六章 九齿钉耙
    就这样进入了星空大坝!

    妈蛋!

    你特么这是要坑死老子吧?

    周乾整个人都方了。

    这时候,身后已经传来一道滚滚的震怒神念:“混账!你们是不是想要合起来算计我?”

    子的神念如影随形,来的那叫一个快!

    不过他的真身想要来到这里,还需要一点时间。

    周乾也怒了。

    他只答应子,如果楚羽去东方天界,就拦住他。

    现在楚羽没去东方天劫,而是一路杀进星空大坝,所以,他并未食言。

    下面就是子自己的事情了!

    因为子是希望楚羽进入星空大坝的。

    然后在星空大坝将其擒住,再度炼化。

    那么,这些关我屁事?

    凭什么对我发火啊草!

    周乾怒道:“他已经进去了,想抓他,你就赶紧去!说我干个屁?”

    那道滚滚而来的神念充斥了冰冷和愤怒:“那他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我他妈怎么知道他那句话什么意思?”

    “草!”

    “大老鼠,你也是活过几个时代的宇宙雄主,怎么特么不但心眼小,脑子还越活越回去了?”

    “你真以为那小子傻吗?他特么的比申都精!”

    “安上一条尾巴那就是又一个申!”

    “这么明显的挑拨你都看不出,你是……不是傻?”

    “你要真想抓住他,就赶紧进去,别到时候跑了又特么回头说是我告的密!”

    “妈个蛋的!”

    “难怪后人对你印象那么差!”

    “獐头鼠目!”

    “鼠目寸光!”

    “胆小如鼠!”

    “鼠胆匪类!”

    “抱头鼠窜!”

    “老鼠过街人人喊打!”

    “……”

    “鼠辈!”

    那道滚滚而至的神念差点没被气疯了,忍不住疯狂咆哮起来:“给我闭嘴!你的名声,又比我好多少了么?盘中餐而已!”

    “人家不吃你,那是因为觉得恶心!”周乾眨巴着眼睛,冷笑着回应。

    那道神念终于出现在周乾这里,凝结成为一道人身,指着周乾破口大骂起来。

    “你特么这只猪!”

    “鼠辈!”

    “肥头大耳!”

    “鼠辈!”

    “狼奔豕突!”

    “鼠辈!”

    “猪狗不如!”

    “鼠辈!”

    “鼠辈!”

    “鼠辈!”

    周乾站在人间界大宇宙的边缘地带,两手插着腰,也真难为这样一个帅绝人寰的大帅哥,跟个骂街的泼妇似的。

    子也好不了多少。

    他此刻凝结出的道身,是之前的青年形象。

    同样指着周乾在破口大骂。

    这一幕,要是被人看见,绝对会目瞪口呆。

    两个英俊得不像话的男子,站在虚空中对骂。

    也真是没谁了。

    奇葩到家了。

    如果是知道他们身份的人知道,绝对会惊掉下巴,不……甚至会被彻底颠覆三关。

    两尊洪荒时代的巨擘雄主,能干出这么没品的事?

    可如果是熟悉他们两人的人知道,绝对会微微一笑,面不改色。

    然后还得轻描淡写的说一句:“这算个屁啊。”

    轰!

    遥远的宇宙深处,传来一股惊天动地的可怕气息。

    那气息中散发着一股滔天的威压。

    整个人间界的宇宙都在轻轻颤抖,有大道在发出轰鸣之声。

    子的真身来了!

    周乾朝神念化成的青年道身吐了一口吐沫。

    “呸!鼠辈!老子再告诉你一遍,那小王八蛋是在坑我!我跟他能有什么约定?有个屁可谈的?他十有八九猜到一点我的身份。这个狡猾的东西,顺势就坑了我一道,谁能想到你这活了无数年的蠢货居然特么就信了!”

    青年脸色铁青,冷笑道:“说别的没用,看来之前那一顿胖揍是特么打轻了,一会一定会让你更加爽快!”

    “滚!”

    周乾扭头看了一眼如同掀起滔天巨浪的宇宙深处,当下毫不犹豫的转身就走。

    轰!

    这片虚空瞬间被禁锢。

    周乾却毫不犹豫的一头撞上去。

    那处虚空直接被撞得稀巴烂,周乾也跳进了更高维度的空间当中。

    并且扔下一句话。

    “真以为到了你的地盘,老子就一点办法也没有了?鼠辈,记住,你欠老子一个人情!”

    轰隆隆!

    一道可怕的大道轰击,直接轰在了周乾消失的地方。

    那片虚空彻底炸开了。

    人间界的天道法则根本就拦不住麻衣老者这一击。

    直接被打碎。

    “哇呀呀,气死我了!”麻衣老者仰天怒吼。

    接着,他身形一闪,直接跳进更高维度世界。

    离开了这人间界。

    楚羽进入到镜像世界之后,根本没做任何停留。

    他甚至连三界道诀都没有运转。

    而是直接运转自行剥离出来的弑天心法,同时透过眉心竖眼散发出一道道强大的道韵,不断抹除自己留下的痕迹。

    他也没有急着逃走,而是就在原地,不到三万里的一片大泽当中,潜藏了起来。

    他将整个人都深深的沉入到大泽当中去。

    然后通过眉心竖眼,散发出一股柔和的力量,将他身上的一切气息、道韵和因果给隔绝开来。

    这片大泽深不可测!

    他的身躯不断下沉,就如同一具冰冷的尸体一样。

    并且没有任何波动散发出来。

    大泽深处有无数恐怖生灵,但此刻,这群生灵顺着他身边游过,对他毫无感应。

    一切,如常。

    不久之后,周乾的身影出现在这里。

    出现这地方之后,周乾的身上,瞬息间便爆发出一股滚滚的雄浑大道气息。

    不到一个呼吸的时间,周乾身上的气场便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剧变。

    很难想象,这种可怕的气场,会出现在他身上。

    “要不要给那鼠辈制造点麻烦?”周乾眯着眼,一身恐怖的气场之下,就算他依然一脸的玩世不恭,可这种时候还有谁敢当他是个软柿子?

    随后,周乾开始掐着法诀推演,并且喃喃道:“唉,还真是天真,你还不如往东方天界跑呢,到时候,我假装一个没留神,嘿……就让你给跑进去了,不就完了?他又不敢追到东方天那里去……可你偏偏要自寻死路,跑到这种谁都不管的混乱之地来。你说你这不是……咦?嗯?不对呀!”

    周乾掐着法诀的手,情不自禁的停下来,一双眼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喃喃道:“行啊……真厉害啊!”

    他刚刚本以为随随便便就能找到楚羽的踪迹。

    一个大圣境的修士,跑到这种法则跟仙界、幽冥几乎持平的地方。怎么可能逃过一尊洪荒大神的追击?

    毫不夸张的说,只要楚羽在这星空大坝中,那么,让他先跑一年都没事!

    这也是为什么子更希望楚羽进入星空大坝,为此甚至不惜给楚羽一种心理暗示,让他觉得人间界没法待下去……

    事实上,楚羽若是真的就留在人间,子根本就不会动他。

    因为在人间,子一旦对楚羽出手,佩剑书生辰必然会来。

    可惜楚羽不知道。

    佩剑书生那个不靠谱的也没跟楚羽说过……

    所以在周乾看来,楚羽进星空大坝,简直是最臭的一步棋!

    没有人比他这种洪荒时代的始祖级巨头更了解星空大坝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这里在洪荒时代,就已经神魔并行,甚至有外域巨头隐匿其中。

    从那个时代起,这里就是最混乱的一个地方。

    昔年外域大敌被打退,洪荒巨头重新划分地盘,全都避开了这里!

    为什么?

    因为这个地方,不归属任何巨头!

    谁想要占领这个地方,都不可能!

    而且,若是所有的洪荒巨头一起打过来,那么……诸神黄昏的一战,会继续延续下去。

    这个世界……怕是都要彻底崩毁!

    在周乾看来,要么是辰不靠谱的毛病又发作了,要么就是楚羽太愚蠢。

    居然会跑到这种地方来。

    可让他意外的是,他居然掐算不出楚羽的行踪了!

    哪怕用因果手段都不行!

    他跟楚羽是有接触的,从上古的大帝时代,到这个时代。甚至用师兄弟的感情进行牵绊!

    为的就是求一份谁都说不清楚结果的因果。

    但在现在,他用这因果去推演楚羽的位置。

    居然……无效。

    这个人,就像是消失在这个世界了。

    一点痕迹都没有!

    “有点意思啊……”周乾脸上露出古怪的笑容。

    就在这时,天空中轰的一声巨响。

    麻衣老者闪亮登场。

    下一刻,他一双眼,便落在周乾身上。

    眼神中充满愤怒。

    “猪……”

    他本想说猪狗不如来着,刚吐出一个字,那个狗字,便被他自己给咽了回去。

    因为这里连接着仙界。

    说不定就有那条狗的狗腿在这。

    同样心眼不大的戌再觉得自己凭白骂它……到时候又是一桩难缠的因果。

    “哈哈哈哈!”周乾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看着麻衣老者:“你倒是骂呀?”

    那模样极贱。

    麻衣老者阴测测的看了他一眼,随后开始推演。

    身为十二始祖之首,他的推演之术相当强悍。

    可不仅仅只会挖穴盗洞。

    下一刻。

    麻衣老者脸色骤然一变。

    “你把他藏到哪去了?”

    “尼玛!”

    周乾被气疯了。

    看着麻衣老者:“你是不是傻?”

    “快说!”麻衣老者似乎认准了周乾藏起了楚羽。

    在这里,也只有周乾有这种本事,也有理由把楚羽给藏起来。

    他绝不相信楚羽区区大圣境界,能逃出他的推演。

    “我说你妹!”周乾跳脚大骂。

    在这里,他可是真的不怕麻衣老者。

    大不了就打一架,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

    麻衣老者胸口都在剧烈起伏,有大道之云在他口中吞吐。

    “除了你,谁能救他?”

    “谁会救他?”

    周乾怒道:“他自己就不能跑了?要是我救他,会留在这里不动?你能找到我踪影?”

    “论追踪之术,天下谁人能及我?”麻衣老者冷笑:“你不跑,是因为你知道自己跑不掉。”

    “得了,我算是看出来了,鼠目寸光果然是从你这来的。啥也别说了,打一架!你赢了我,我就告诉你他在哪。”

    周乾气哼哼的拿出了自己的武器。

    一把九齿钉耙。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