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无疆 > 第五百九十五章 二老爷
    此时,青年掌教突然间跪下,跪在佩剑书生面前,一脸激动,眼圈都微红,高声道:“恭贺祖师,得偿所愿!”

    “恭贺祖师,得偿所愿!”

    身后那些宗门的大人物们,纷纷跪下,以大礼参拜佩剑书生。

    天选之人出现,说明他们的宗门,还会继续兴盛下去!

    因为,这是天意!

    真正的天意不可违。

    哪怕你是绝顶的生灵,哪怕你是绝世的强者。

    所谓的逆天,其实几乎不可能实现。

    问世间,谁能真个逆天而行?

    再大的神通,也是在天的注视下施展。

    也没见谁真的能把天捅个窟窿出来。

    强大的修士,可以撕裂苍穹,可以破碎虚空。

    但最终,苍穹会恢复,虚空会平静。

    其实,没有人能忤逆得了天。

    巨大的看台上,所有人,全都跪下,齐声道:“恭贺祖师,得偿所愿!”

    这消息,如同长了翅膀一样,很快传遍了整个宗门。

    无数没有赶来看这一场战斗的人都忍不住顿足捶胸,后悔不已。

    他们实在是错过了太多了!

    那些从闭关之地、修行之地赶回来的人,则感到无比的兴奋。

    他们原本是想看小吕的第一场“秀”。

    一个年轻一代的第一天骄,却从来不进竞技场,整天围着灶台转……这不像话!

    听闻他终于像个勇士一样,冲进了竞技场,要上擂台打架,那些人都坐不住了。

    太惊讶了!

    万年的铁树开花了,怎能错过?

    不过宗门中对小吕不感冒的人也有一大堆。

    他们对小吕没有那么大的兴趣,因此在看见一群人赶去竞技场看那场战斗的时候,都还忍不住在背地里嘲笑。

    有什么好看的?

    年轻一代的第一人,又能怎样?

    万古以来,从洪荒末期,到两***,宗门里面出现过的顶级天骄还少了么?

    可最终,那些人不都一一老去,然后葬在这岁月长河中了?

    有看战斗的时间,还不如自己干点喜欢干的事情。

    比如艺术。

    比如狩猎。

    比如炼器。

    比如炼丹。

    反正,干什么都比看小吕强。

    现在他们肠子都要悔青了。

    三界道诀的天选之人,居然就是跟小吕战斗的那位!

    妈蛋!

    这种事情,为什么不早说啊?

    我们是不想看小吕,可我们不应该错过天选的战斗啊!

    听说那位天选,还是身上有道伤的,被人炼化全部的情绪。几乎成了一件人形神兵!

    没人操控的大圣境人形神兵,居然能击败小吕……据说还是碾压式的。

    啊啊啊啊啊!

    好后悔!

    神山脚下,这个庞大的宗门,彻底沸腾了。

    而此时,楚羽已经被小吕带回了佩剑书生的地盘。

    他将楚羽送回房间,然后一个人坐在院子里发呆。

    丢人!

    太丢人!

    脸丢尽了!

    丢人丢大了!

    反正,就是特么丢人!

    我都干了些什么啊?

    小吕双目无神的看着院子里已经冷下来的灶台。

    我好好的在这里做菜不好吗?

    我是为什么要跟他打架的?

    看他不爽?

    对!

    好像是这样!

    祖师说他以后是二代祖师,我不太服气……咦?祖师都没有对别人说这话,为什么偏偏对我说?

    “我去!”

    小吕腾的一下站起身来,怒道:“祖师,你坑我!”

    作为一个跟祖师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人,祖师对他的了解,可想而知。

    他的性格中有什么样的缺陷,祖师一清二楚。

    也就是说,祖师在跟他说那人会成为二代祖师的时候,就已经料想到他接下来的举动了。

    从不进入竞技场的小吕要去竞技场证明他比祖师捡回来的二代祖师厉害,结果因为他的名声,惊动了无数人。

    然后,在无数人的见证之下,他这个宗门第一年轻高手,也是宗门第一不务正业的家伙,成了最大的一朵绿叶。

    见证了奇迹的诞生。

    三界道诀的天选之人,摧枯拉朽一般的击败了他。

    “我好郁闷啊!”

    小吕想明白这些之后,一张脸彻底垮下来,一脸的欲哭无泪。

    “为什么是我?”

    他仰天长叹。

    接下来,一连十几天,小吕都没有离开这座小院。

    也没有做菜。

    这对他来说,简直是个奇迹。

    因为做菜是他的最爱!

    不过话说回来,他这种修士,一万年不吃一口也不会感觉到饿的。

    每天他都陪着楚羽,给楚羽炼丹——一个好厨子,炼丹也是一把好手。

    他炼制的丹药,经过楚羽的分析,跟他自己炼制的丹药不相上下。

    所以说,小吕真是个天才。

    原本话痨一样的小吕这些日子也变得沉默了很多。

    似乎一直在想一件事。

    佩剑书生不知为何,从那天战斗结束之后,一直没有露面。

    这里也没人来打扰,就只有楚羽跟小吕两人。

    实际上,整个宗门,这十几天内,却发生了太多太多的大事!

    首先,宗门所有正在闭关或是在外面游历的二代、三代、四代……乃至十八代祖师,全都被召集回来。

    然后,宗门内部,展开了一场激烈的讨论。

    讨论的对象,只有一个人。

    天选!

    这个人,等待了无尽岁月,终于出现了。

    按照祖师昔年立下的誓言,他们应该可以回家了!

    回家!

    家,一个多么温暖的字眼。

    不管身在何处,想到总会嘴角含笑。

    不过宗门争论的焦点却并不在回家这件事上。

    天选出现,他们可以回家,这是应有之意。

    不会有什么变化。

    但是!

    祖师改变主意了!

    原本祖师是想要将天选收为弟子,成为二代祖师。

    对此,已经没有人有异议。

    甚至陆续赶回来的那些二代祖师,也表示了欢迎。

    能成为天选的师兄和师姐,还有什么不满意的?他们都很开心。

    但问题在于,祖师突然间突发奇想,认为天选不应该成为他的弟子,因为他觉得自己,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教给天选的了。

    所以,祖师在当天思考了一小会便决定,他要做天选的师兄!

    整个宗门的高层全都彻底炸了。

    这世间还有比这更加不靠谱的老祖宗祖师爷吗?

    您老人家是整个宗门的始祖啊!

    这个宗门,如今内门人数,已经超过百亿,外院更是有千亿人口!

    纵然是在他们的家乡,这也绝对算得上是一个超级宗门了。

    随便哪个同档次的宗门,不是法度威严,规矩分明?

    老祖宗立下的规矩,就算老祖宗自己,都不会轻易改变。

    可这位倒好,对宗门的规矩,虽说从不干预,可对自己……却太过随意了啊!

    从古至今,捡回来的一尊尊二代祖师,虽然证明了祖师的法眼无人能及。

    可这很尴尬啊!

    无数三代祖师、四代祖师都已经坐化了。

    还有一些活到今天的,都已经成了活化石级别的大能,见到宛若的时候,都很难受。

    因为必须要喊她祖师!

    宛若祖师虽说也活了几百万年了,可跟活了几千万年甚至更久的宗门大佬比起来,实在是太年轻了。

    好吧,这也忍了。谁让祖师任性呢?

    可任性也得有个度不是,你不能给宗门这千百亿人,再弄个二老爷出来啊!

    如果天选真的成了祖师的师弟,如果他心性有问题的话,那宗门将来,将如何对他?又将如何自处?

    所以,无数人都反对这件事。

    差不多整个宗门,所有身份地位达到一定程度的人,全都不同意。

    那些还活着的二代祖师,是反对的最厉害的。

    他们有一个师父就够了,现在居然冒出来一个年轻得不像话的小师叔。

    这算什么事儿?

    只可惜,祖师心意已决,任凭宗门内部如何讨论这件事,他都无动于衷。

    最后,几尊二代祖师、三代祖师和四代祖师一起哀求。

    佩剑书生终于张开眼,面上已无之前的随意和轻松,他缓缓说道:“尔等可知,我为何如此?”

    祖师很少这么说话啊!

    很不适应呢!

    几尊二代祖师相互对视了一眼,同时低下头去。

    至于三代、四代,则是根本就不敢出声。

    祖师一旦认真起来,整个宗门,根本无人敢忤逆。

    但祖师很少认真。

    “我之前认为,他已被炼化全部情绪,几乎成为一件人形神兵。”

    佩剑书生轻声道:“但我错了,他没有被炼化,一点都没有。”

    所有人一脸震惊,不敢相信的看着祖师。

    他们虽然不知道是谁出手炼化的楚羽,但他们却知道,能让祖师真身亲自跑一趟的人,必然是一尊了不得的存在!

    说不定,就是洪荒时代遗留下来的大神。

    这样的人出手炼化一个大圣境的修行者,会失败?

    这不是开玩笑么?

    怎么可能?

    青年掌教站在一旁,一脸吃惊的道:“没有被炼化?我看他已经失去了所有的情绪啊?”

    “吾最初,亦是如此认为。”

    佩剑书生说道:“能骗过我的感知,而且来到宗门之后,还能继续隐藏下去。关键,他只有大圣境的修为……你们觉得,这样的人,我有资格将其收为弟子么?”

    下面众人很想说,怎么没有,但他们最终没能说出口。

    因为,真的没有!

    这绝不是说祖师比楚羽高了很多个层次,就有资格做他的师父。

    越是到这种高层次的修行者,对这种事情越是敏感。

    一个比你低了很多个境界,却不能一眼看穿、一眼识破的人,你凭什么做他的师父?

    师父跟老师不同。

    可以传道受业解惑者,便可为师。

    但师父,却是需要更高的要求!

    “另外,三界道诀,不是谁创造出来的功法,它先于天形成,存在于混沌鸿蒙之中。可自行择主。”

    “从洪荒时代的远古,至今天,它一共只选择了两人。”

    “一个是我,一个是他。”

    “之前我的确想过,要将他收为弟子。没有什么,比看着一个三界道诀的天选之子,一步步成长为超越自己的存在更开心的事情。”

    “但,此乃私心,吾之私欲。”

    佩剑书生沉声道:“不可取。”

    “那……非要让他成为您的师弟吗?”青年掌教轻声问道。

    “当然。”佩剑书生一脸认真,道:“吾师为天!吾为天选。他师……也为天,他也是天选。我们有共同的师尊,为何不是师兄弟?”

    “所以,这件事,不是你们答应不答应。”

    他说:“纵然你们不答应,事实上,他也是我的师弟。”

    说完,佩剑书生便微微闭上双眼。

    不断的推演起来。

    他想要知道更多楚羽身上发生的事情。

    半晌之后,佩剑书生脸上露出一丝古怪。

    接着,有一缕闪烁着大道符文的鲜血,顺着他的嘴角溢出。

    “祖师!”

    “祖师!”

    下面众人全都慌了。

    无所不能的祖师居然吐血了!

    这还了得?

    他们都吓坏了。

    “稍安勿躁。”佩剑书生摆摆手:“只是一点道伤。”

    一点道伤?

    祖师是什么人?

    那是洪荒时代一直活到今天的巨擘!

    说他是一代人王也不为过!

    他去推演一个人,居然能被反噬到吐血?

    这个人得是什么来头?

    莫非也是洪荒时代的同级数存在?

    佩剑书生喃喃道:“怪不得……他想把他炼化成人形神兵,这人身上的机缘和气运,居然已经到了如此地步。那天鼎其实……吸的是他的气运啊!嘿……他恐怕也没想到,这人如此妖孽吧?连法则炼化,都奈何不得他。反倒让他的神魂变得更加坚固、纯粹了。”

    他看了一眼下面的众人:“尔等还有异议么?”

    “我等谨遵祖师法旨!”

    所有人齐声道。

    能让祖师吐血的人,做他们的祖师叔祖,绰绰有余。

    还能有什么异议?

    就这样,当楚羽知道自己已经成为这个恐怖宗门二老爷消息之后,整个人内心深处也被惊呆了。

    这是啥情况?

    但他觉得自己还得伪装下去。

    不能被人看穿马脚。

    只是最近这几天有点烦,总有一些二代、三代、四代甚至祖宗十八代的宗门老辈人物过来拜见他。

    尤其是宗门的二代祖师们。

    他们活过的岁月太久了,就连最年轻的宛若祖师,如今也已经有几百万岁。

    虽然一个个看上去都还年轻的很,但实际上,这是一群真正的活化石啊!

    看着他们一个又一个的来到这里,大礼参拜,喊他师叔、师叔祖、祖师叔祖……

    楚羽心里面这个腻歪。

    如果他现在是“正常”的,肯定有多远就躲多远。

    干脆谁都不见,讨个清净。

    可问题是,他现在有严重的道伤啊!

    他现在是不能有情绪的。

    一旦出现情绪波动,那将如何解释?

    在耍人玩么?

    佩剑书生救了他,他却这样对待人家?

    要如何解释?

    所以最近这几天,楚羽憋得非常难受。

    而且随着拜见他的人接连不断,他有点感觉到一些什么了。

    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将情绪掩藏的那么完美,有些人就不行。

    比方说有一个宗门十七代的祖师,一个极美的女子,名叫飞霞。在宗门中的地位也极高,似乎还曾经做过一任掌教。

    她来见楚羽的时候,一双眼就贼溜溜的,总在盯着楚羽打量。

    这很无礼。

    当然,是对楚羽身为宗门二老爷的身份来说。

    可对一个没有情绪的人来说,这种目光,也谈不上什么不妥。

    关键是这个叫飞霞的女人,忍不住出言试探了楚羽一句,直接就让楚羽感觉到,佩剑书生可能很早就已经发现,他是在装了。

    因为飞霞在参拜完他之后,笑眯眯的说了句:“祖师叔祖,晚辈听说您受了严重的道伤,晚辈这里,有许多顶级的大药,可治疗这种道伤,回头要不要晚辈给您送点过来?”

    对一个没情绪的人来说,自然是无动于衷的。

    楚羽也是这么做的,飞霞也没有再说什么,飘然离去。

    回头也让人送来了几种极品大药。

    就连小吕见了,都忍不住放下心头的郁闷,扑上去喊着这些是我的了。

    关键问题在于,如果她真的相信楚羽是受了道伤的话,直接叫人送来这些大药就是了。

    何必试探?

    而且,这些大药,精通炼丹的楚羽一眼就看得出,它们跟精神系的道伤……一毛钱关系也没有。

    摆明了是在应付,根本不信楚羽有道伤。

    并且她的试探一看就是临时起意的,逗弄的成分更多些!

    那也就可以说明,不止她一个人认为自己没有受道伤。

    再想想之前那些来拜见的人,楚羽愈发觉得不对劲。

    他决定跟佩剑书生谈谈。

    平白无故的做了人家这样一个浩瀚宗门的二老爷,要是再继续这样隐瞒下去,那就有点过分了。

    楚羽也实在想不出,佩剑书生还有什么要坑他的理由。

    真对他有所图,何必把他扔进这宗门当中?

    这种级数的存在,真想要对他怎么样,就像麻衣老者一样,他又有什么能力反抗?

    楚羽也跟小吕似的,突然有点后悔自己没有早一点跟佩剑书生交流。

    这么多天,好像枉做小人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