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无疆 > 第五百九十一章 佩剑书生
    整个浩瀚磅礴的宇宙,顷刻间静止了!

    不得不说,麻衣老者的法力实在太恐怖了,这才是真正的法力滔天!

    所有的一切,全都跟着静止下来,就连时间,在这里都被禁锢了。

    但他的脸上,却没有丝毫的喜色。

    眉宇间反倒有一抹惊人的煞气!

    雷霆震怒!

    因为天鼎,已经扔进了那黑洞当中。

    天鼎中难以想象的绝世气运,根本不是这个巨大黑洞所能承载的。

    就像是将整个大海的水,试图装进一个普通的瓶子里。

    这完全就是不可能的。

    但有人偏偏就这么干了。

    那么这个瓶子的命运,可想而知。

    这里发生了剧烈到极致的爆炸。

    可偏偏在这一刻,麻衣老者出现,禁锢了这里的一切。

    所以,这爆炸也被封印了。

    当然,同时被封印在那里的,还有楚羽。

    他的脸上,充满平静,嘴角似乎还流露着一丝嘲弄的笑容。

    我是你神魂本源中的一段?

    别扯了!

    我才不信!

    我也不要!

    你们都是布局的人是吧?

    你们都一眼望穿万古,以世间万物生灵为棋子是吧?

    甭管多么惊才绝艳的生灵,都难以逃脱被当成一枚棋子的命运是吧?

    好!

    我没有打败在座诸位的能力,但我可以掀桌子啊!

    直接扯了你们的棋盘!

    老子不陪你们玩了!

    爱咋地咋地!

    麻衣老者一双神眼中,已经流露出难以想象的滔天煞气,他望向楚羽,那眼神,恨不能将楚羽生吞活剥了!

    “你以为你能逃得脱是吗?”

    他缓缓开口。

    声音低沉而又古老。

    “我已经让人警告过你了。”

    “却不想,你却依然执迷不悟,竟敢做出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来。”

    “你以为……对此,我就没有一点点办法了吗?”

    “你天真!”

    麻衣老者双臂一挥,口中缓缓念诵出低沉而又古怪的古老音阶。

    那声音带着一股难以言说的大道气韵。

    整片空间,开始缓缓的……倒退!

    是时光在倒退!

    他竟然想要逆转时光!

    这手段……太惊世骇俗了。

    光阴逝去不可逆,岁月长河从遥远的天地初开缓缓流淌,淹没了无数风流,却从未听说这条河可以倒转逆流。

    但现在,这麻衣老者,竟然凭借一己之力。

    在逆转这光阴!

    这是何等的神通和伟力?

    有这种能力的一个人,为什么非要将目光放在一个区区大圣境修士的身上?

    楚羽心中悲凉且愤怒。

    他的血液在沸腾,在燃烧!

    那是一种强烈到极致的不甘。

    但他依然被封印着,身不能动,口不能言。

    就连神念,都运转的极为缓慢。

    “你以为,三界道诀,你不想用,便可不用?”

    麻衣老者一脸嘲讽的看着楚羽,淡淡说道:“命运又岂是你说如何,便可如何的?凡事岂能都如你意?”

    他用手一指楚羽。

    一道伟岸的力量,瞬间冲进楚羽的身体中。

    然后……三界道诀,轰然运转起来。

    楚羽的身上,也爆发出一股惊天的道韵。

    “嘿……就是这股熟悉的气息。”麻衣老者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佩剑书生,纵然你曾惊艳洪荒,战力天下第一,又能如何呢?你怕是永远都想不到,成全了你的三界道诀替你所寻找的传人,竟然是我随手布下的一枚棋子吧?”

    麻衣老者的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

    整个宇宙空间,在不断的逆转当中。

    虽然很缓慢,但却很坚定!

    没有什么是能阻止这一切的。

    麻衣老者站在那里,从他身上散发出一股萧索的味道。

    他喃喃道:“我也是为了这天下……你们的格局太小,你们在守护自己的家园,我又何尝不是?那么……凭什么你们是英雄?我却要被人误解?”

    他看向楚羽:“我要炼化你,成为一件神兵!这是一件无比荣耀的、伟大的、光明的、正确的事情!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牺牲小我,成全大我,是一种何等高尚的行为。”

    麻衣老者喃喃道:“其实我没有必要和你解释什么的,你就是我神魂中的一部分,你就是我!就像我头上的一根头发,我难道还不能决定它的命运吗?”

    他的脸上,露出一抹狰狞之色。

    “原本我还在犹豫,并不想这么做。”

    “毕竟你跟我的指甲,跟我的一根头发,还不一样。你已经诞生出自己的意志。”

    “可这一切,是你逼我的。”

    “我不得不这么做!”

    麻衣老者此时,突然从口中喷出一大口鲜血。

    那血液中,光芒闪烁,有无数的大道符文和碎片在浮现。

    这是一种很深,很强烈的道伤。

    看上去触目惊心。

    “我为这世界,付出太多了。又有何人理解过我呢?”

    麻衣老者再次喃喃自语。

    “昔年的大帝,不理解我,有意思的是,他的选择,和你一模一样!”

    “天鼎崩,天庭殇。”

    “简直就是幼稚!”

    “那一次,被他侥幸成功了,他心满意足的死去了。带着他两个心爱的女人……共赴虚无。”

    “但这一次,你居然也想做同样的举动!”

    “只不过,你没有那么狠心,舍不得自己的两个妻子。”

    “嘿,所以说,从根本上来说,你们之间,还是有很大不同的。”

    “这真是一件令人着迷的事情,明明都是我神魂中的一段纯净本源,化身成人之后,居然会生出如此复杂的脾气秉性。”

    “我从洪荒活到今天,早已看惯了世间一切,早就将灵魂本源炼化得纯净无比!”

    “但依然会衍生出你们这些性情完全不同的人来。”

    “有时间,我定要好好研究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但现在,你就安心的……做我手中的一把神兵好了!”

    “以三界道诀为基础,可以自行修炼成长的一件神兵……不错!”

    麻衣老者根本不避讳楚羽,甚至,他似乎故意想要让楚羽知道这些。

    他开始炼化楚羽。

    “这个炼化的过程,会很痛苦,不过没有关系,到日后,当你化身神兵,斩杀敌人,痛饮它们鲜血的时候,你会感谢今天所经历的一切!”

    一道火焰。

    一下子将楚羽的身体包围住。

    开始炼化楚羽!

    这火,目前所发出的威力,不过是寻常的异火。

    说起来,对大圣境的楚羽,完全没有任何作用。

    连瘙痒都算不上。

    “是不是觉得也不过如此?”

    麻衣老者微笑着:“这叫文火慢炖,这么说,你应该很容易理解吧?”

    “你很聪明,跟昔日岁月的大帝一样聪明。”

    “竟然能够识破天鼎中藏着我的一道神识,竟然能猜出鹤圣是我的一道分身。这很不简单。”

    麻衣老者平平淡淡的说着,像是在拉家常。

    那火焰此时开始升温。

    已经有大道的符文,在火焰中跳跃。

    “小心了,现在开始加大火力了。”

    “这火焰叫什么名字,就不告诉你了,反正,它的作用,是焚尽你身体中在红尘俗世沾染的一切杂质!”

    尽管身不能动,口不能言,但楚羽脸上的肌肉,一下子纠结在一切。

    那种痛,绝非世间生灵所能想象。

    就像传说中的红莲业火,专门焚烧人身上的罪孽。

    但那火,却是在传说中的地狱!

    楚羽能够清楚的感觉到,随着这火炼化他的身躯,真的有无数灰色的、黑色的、青色的东西,被从他身体中逼出来。

    更为恐怖的是,这些东西似乎有生命一般……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有情绪。全都散发着滔天的怒气、怨气、不平气……等等负面的情绪。

    不对!

    楚羽心中愤怒不已。

    这根本不是什么外物,这些东西,完全都是他七情六欲当中的情绪!

    因为他此刻,已经发现自己的愤怒正在逐渐的减少当中。

    这是情绪被不断炼化的标志!

    一股深深的恐惧,从楚羽内心深处不可遏制的爆发出来。

    可很快,这股恐惧的情绪,也在不断的减少当中。

    真正的出家人,四大皆空。

    无悲无喜。

    恐怕便是这种感觉了吧?

    只是这感觉,为何会令人如此悲凉?

    很快,悲凉的情绪……也开始变少。

    楚羽的一双眼,开始渐渐变得有些茫然起来。

    麻衣老者非常满意的看着这一切。

    此时,这里的一切,已经被还原了一大半!

    原本爆炸的黑洞,那股向四面八方激射的恐怖能量,已经彻底看不到了!

    应该用不了多久,这里所有的一切,就会退回到楚羽将天鼎投入黑洞之前的画面。

    楚羽依然被炼化当中。

    他的内心,开始变得平静。

    剩下的最后一丝悲凉想法——人生若是如此,活着有何意义?

    这时候,从远方的苍穹深处,缓缓的,走过来一道身影。

    那人像是在林荫小路上散步,嘴角还噙着一抹淡淡的微笑。

    他穿着一身儒衫,月牙白的颜色,似乎浆洗过很多次,看起来有些旧,也很难做到平整。但穿在他身上,却给人一种异常适合的感觉。看着也非常舒服。

    他背后背着一个书箱,那书箱同样很旧了,但不破。

    头上戴着纶巾,腰间配着一把长剑。

    只是他的脸,被一层淡淡的霞光所笼罩,令人看不清楚他的模样。

    这样的一个人,若是出现在那些古老的国度,一定会被人当做是一个想要去赶考的书生。

    可他出现在这里,着实是一件无比诡异的事情!

    因为这片虚空,正在不断的逆转时光,而且也被麻衣老者给封印了!

    楚羽这种可以纵横人间界的大圣境生灵,都完全不能动。

    这佩剑的书生,却走的那样轻松,且随意。

    他甚至抬起一只手,微笑着,冲无尽遥远虚空这头的麻衣老者打招呼。

    “道友,好久不见。”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