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无疆 > 第五百八十八章 我就是我!
    楚羽摇头:“我不明白,我就是一个活在当代当下的一个小修士,嗯,在人间界我也算是一个大修士了,风华绝代,雄姿英发,打的一群侵略者哭爹喊娘。但在您面前,我就是一小修士。敢问前辈还有事儿吗?没事的话,我先回去了。最近正准备跟媳妇造娃呢。”

    “糊涂!”

    麻衣老者出言怒斥。

    “你说的这些,和我有关系吗?”楚羽收起嬉皮笑脸的态度,一脸认真的看着麻衣老者。

    “我生在一个小家族,赶上了一个绽放出璀璨光芒的时代,得到了一些不可思议的奇遇,造就了今天的我。”

    “我学了夫子的总纲,学了鹤圣的丹经,学了猴子的各种神通……我得到过羿的指点,见过蚩尤的执念。”

    “我想拼尽我所能来保护我的家乡故土,所以我跟那群入侵者拼命。那不是因为它叫证道之乡,而是因为那片星空下,生活着我的亲人、朋友和爱人。”

    “我想如果有能力的话,去星空大坝看一眼,看看是不是很多传说中的前辈都在那个地方跟异族作战?”

    “如果更有能力的话,我想去一趟幽冥,再去一趟仙界,去看看这些地方的生灵,是否真的强大到那个地步。然后我想和他们切磋一番,如果他们不对我报以敌视的态度,我也不会把他们当成是仇敌或异类。”

    “我的人生其实就是这么简单的。”

    “我没有什么重建三界,掌控六道的想法,因为我知道自己没那个能力。就算有,我也不感兴趣。”

    “所以无论是洪荒时代,还是万古之前的另一个纪元,其实都跟我没关系。”

    “我不清楚为什么他们说我是大帝,或许这世间,真的有两朵一样的花。但我并不是很在意我是怎么来的。那不是我能掌控的事情。”

    “我只想知道我是怎么没的,在我离开这世间那天,尽量做到胸中没有遗憾。我想,只要那个时候,身边有亲朋陪伴,我就没有什么遗憾了。”

    “当然,也有可能我境界高深,活的比他们长一点,走的时候可能会很孤独。但那也没办法,毕竟人生本就残缺不全您说对吗?”

    楚羽看着麻衣老者:“这是我全部的心里话,我没有那种大志向,只想守护自己的亲朋好友安安静静的过这一生。所以哪怕我真的是您制造出来的一个生灵,那我现在求您放过我吧。我不想跟这些高深莫测的局搅在一起,行吗?”

    “糊涂!”

    麻衣老者倒是没有再呵斥,只是幽幽叹息了一声,喃喃道:“你以为我不找你,你就能如愿过上你想要的生活?”

    “当然。”楚羽点点头:“天塌了关我屁事?三界崩塌那是你干的,你是万古之前那尊帝。六道轮回停止也是你弄的,你是洪荒时代的巨擘雄主。现在你依然活在这世上。”

    “人间界的天道法则之前压制所有圣域之上的生灵,如今压制大圣境之上修为的生灵。但不管什么时候,都不压制你。既然你这么厉害,我在你面前弱小到不堪一击,那还要我做什么?”

    麻衣老者看着楚羽:“你这是妄自菲薄,你根本不明白你的能力有多强!”

    “嘿,强不强的,真的不重要。”楚羽笑笑:“我身上还有您看不透的秘密吗?”

    麻衣老者点点头:“当然。”

    他深深的看着楚羽:“本来在我的推演中,你不应该在这一世崛起的,你应该在一千年后才会真正的崛起。这一世,你本该夭折。”

    楚羽沉默着,没出声。

    麻衣老者接着道:“当我发现这些的时候,你身上的势,已经开始爆发出来了。所谓‘势不可挡’明白吗?纵然是我,也无法阻止和改变你人生的命运跟轨迹了。”

    “当年我不过是取了自身最为纯净的那一道意念,那是一道毫无杂质的意念,我让这道意念,不断在世间轮回。让它不断的自行圆满……”

    “所以说,有人说你是大帝、帝子……其实都没有错,但也不算对。”

    麻衣老者看着楚羽:“你出自于我,但不是我的子嗣,更不是我。你就是你。”

    楚羽沉默,他觉得麻衣老者说的极有可能是真的,不太可能是在骗他。

    因为他第一次见麻衣老者,就感觉到,这老头对他的情绪很复杂。

    似乎不太愿意见他,但又不得不管他。

    之后几次见面,这种感觉愈发强烈。

    忽然,楚羽抬起头,看着麻衣老者:“我的两个妻子,她们是曾经的帝后吗?”

    麻衣老者摇摇头:“是也不是。”

    “好好说话。”楚羽皱眉。

    麻衣老者微微一怔,似乎从未有人这样跟他说话。

    “她们两个,同样是取自曾经两位帝后最为纯净的一段意念。”麻衣老者道。

    楚羽松了一口气,还好没有被绿。

    被曾经的自己绿,也很不爽。

    毕竟那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人格!

    “那两尊帝后呢?”楚羽问麻衣老者。

    他本以为麻衣老者不会回答他,却不想,麻衣老者淡淡说道:“仙界。”

    “仙界不是崩塌了吗?”楚羽问道。

    “崩塌的只是一角,仙界何其浩瀚?那是我当年取自洪荒巨石奠定的基础,哪有那么容易塌?”麻衣老者平淡中带着骄傲的道。

    “好吧,原来仙界是这么来的。”楚羽扯了扯嘴角。

    “那现在我可以走了吗?”楚羽接着问道。

    “你就不想知道,天地初开,先天生灵横行的洪荒时代是什么样的吗?”麻衣老者问道。

    “想,也不想。想是因为我的确很好奇,作为一名修行者,对这种事情不感兴趣是不可能的。”楚羽很诚实的道:“但也有点不想知道,因为我怕这又跟我扯上某种莫名其妙的关系。”

    “算了,那你回去吧。”麻衣老者忽然有点意兴阑珊,随手一挥。

    楚羽感觉眼前场景忽然一变,随后发现,他竟然出现在太阳系中。

    四周的景物,非常眼熟,有种亲切感。

    那颗蔚蓝色的星辰,虽然离得很远,但却清晰可见。

    楚羽心中松了口气,有一点淡淡的失落,但更多的,却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充实和踏实感。

    周乾随后就出现在他的身旁,一脸茫然的看着楚羽:“发生了什么?”

    嗯?

    楚羽一怔,看着周乾:“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周乾皱眉看着楚羽,道:“当然知道啊,师父带着咱们两个,走了一条很奇怪的路,然后进入到一个恢宏庞大的空间。那里面随便一颗星辰,都比咱们见过的最大星辰大亿万倍!还有那片浩荡无疆的大陆,太特么的壮观了!”

    周乾一脸兴奋的说道:“对了,你不是跟师父去那大陆了?发现什么了?”

    楚羽心头一叹,他其实真的挺希望刚刚发生那一切,都是一场梦。

    虽然他被麻衣老者放了回来,但心中却有一股强烈的预感,这件事……并没有完。

    仍然会有无尽的麻烦,随时随地会找上门来。

    “怎么就想过个安生的日子,就那么难么?”楚羽忍不住叹息一声。

    “安生的日子?”周乾一脸莫名的看着楚羽:“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对你师父,到底了解多少?”楚羽反问道。

    “不了解。”周乾直接摇头:“老头特神秘,我记得,第一次遇到他的时候,我还是个孩子,大概也就十来岁的样子。他见我天赋好,就问我要不要做他的徒弟,我让他露一手……”

    周乾回忆起当年遇见麻衣老者时的场景,自己都忍不住想笑。

    他说道:“老头虽然性情古怪了点,有时很冷漠,有时又很顽皮,有时非常严厉,有时沉默寡言……反正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有点像精神分裂一样。但是呢……不管是哪一种性格,其实都很善良。至少,在我这,从未感觉到老头是一个坏人。”

    周乾这番话说的很诚恳,他看着楚羽,认真说道:“我不知道刚刚他带你走的那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但不管是什么,我都希望你能多听老头的话,虽然他从不说,但我能感觉到,他挺不容易的的。”

    楚羽沉默着,没说话。

    周乾接着道:“我记得,有一次他曾经无意中说起,这世界是亿万大宇宙中非常特殊的一个,有着难以想象的磅礴大道,所以眼红这里的生灵太多,必须要建立起一个完美的防御,才能挡住那些入侵者。”

    “随后他又说,最完美的防御,其实永远是主动进攻!那就不如制造出一件强大而又可怕的……顺应天道而生的神兵!”

    周乾说到这,突然间愣住,他看着楚羽,有点不可思议的道:“你该不会就是他制造出的那件……神兵吧?”

    说完他自己又挠头,道:“不会的,不可能的,你分明是大帝转世!”

    楚羽忽然问道:“你既然是大帝的师弟,那么……你见过大帝跟老头同时出现的场景吗?”

    “当然!”周乾看着楚羽:“你在怀疑什么?当年老头收大帝为弟子的时候,我就很不乐意!明明比我入门还晚,凭什么他是师兄?结果老头揍了我一顿之后告诉我,我只是记名弟子,大帝……才是亲传弟子!”

    “所以别说入门有点晚,就算晚亿万年,晚无尽岁月,那也是我的师兄。”

    周乾说着,还忍不住撇嘴:“你说老头偏心不偏心?”

    楚羽心中暗道:麻衣老者说他是洪荒时代的巨擘雄主,历经三世;在上一个纪元,也就是他的第三世后期,他化身大帝,出现在人间界,建立天庭,让三界崩坏,六道轮回停转。那么他为什么要自己收自己为帝子?

    因为楚羽不觉得周乾在撒谎。

    可同时,他也不认为麻衣老者在撒谎。

    那这里面,就一定存在着一些问题。

    他说自己是他意念当中最纯净的那一段所化,莫非万古之前的那尊帝……同样也是?

    只是那尊帝的所作所为,并不能让他完全满意,然后他亲手终结了那尊帝?

    根据无数的传说和典籍,都说那个时代的那尊大帝,消失的很莫名。

    没有什么征兆,就彻底无影无踪了。

    楚羽皱着眉,忽然间觉得有些可怕,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麻衣老者的形象,再一次出现在他的脑海当中。

    屡次历险,陷入生死危机当中,也都是麻衣老者出手化解,才让他走出危难。

    再往深一点说,甚至自己的一身所学……除了猴子和眉心竖眼之外,恐怕就连三界道诀……都跟他有关。

    这样一个恐怖的存在,要是真的对他不满,想要让他消失在这世间,着实是太容易了。

    什么仙界还是幽冥,对这样一个存在来说,世界再大,都无处可躲。

    楚羽有种很荒谬的感觉,也很无奈。

    本以为踏入大圣境,荡平这人间界,至少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掌控命运。

    到头来却发现自己依然是那棋局上的一枚身不由己的棋子。

    万幸的是,麻衣老者似乎当真不知道他眉心竖眼的那个金属小球。

    至于三界道诀……

    记得当时看那个书生打扮的公子时,生出了一丝共鸣。

    那个书生,按照麻衣老者的说法,应该也是洪荒时代的一尊巨擘,不然没资格排在第九的位置上。

    周乾看着在那发呆的楚羽,忍不住叫道:“你没事吧?”

    楚羽摇摇头,道:“没事,咱们回去吧。”

    周乾翻了个白眼,道:“你回你的天空之城,我要去地球,痴情的姑娘还在苦苦等待着我。”

    说着,他身形一闪,消失在这里,虚空中,留下他一道声音:“想那么多作甚?活在这世上,没什么比开心更重要的!”

    楚羽沉默着,眉心竖眼微微发热,给了他一丝安慰。

    “我就是我。”

    楚羽的眼神渐渐变得特别坚定起来。

    ……

    ……

    地球魔都。

    一个金碧辉煌的奢华会所内,周乾放浪形骸的搂着一个极美的姑娘,笑呵呵的看着对面一个青年道:“怎么样?这才叫人间!”

    那青年面无表情,似乎对身旁依偎着他的一个同样美丽的女孩很无所适从,漠然道:“他怎么说?”

    “他没说什么。”周乾摇摇头,看着青年:“我说老头,你有这个必要吗?你手段通天彻地,世间无人能敌,为什么非要躲在幕后来操控这一切?难道这种感觉很痛快?”

    “你懂什么?”青年一脸冷漠的拿开身旁女子放在他腿上的手,道:“谁跟你说我在这世间是无敌的?”

    “啧……盘古之后第一人杰,谁能打得过你?”周乾一脸不信。

    “那只讨厌的猴子,菩萨,和尚,炎黄,蚩尤,老子,孔子,女娲……能打过我的存在多了。”青年面无表情的说道。

    周乾撇撇嘴:“你不一直说自己洪荒时代无敌手?”

    “是,但他们也是。”青年说道。

    “这些都是你们的恩怨,何必从上古一直延续到今天?再说,别告诉我你看不出,师兄他身上发生了莫测的变化。老头,不是我说你,你难道就不怕有一天遭到反噬?要是到头来,被自己给杀死,那可就热闹了。”

    周乾一边说,一只手伸进了身旁女孩的衣服里,那女孩面色羞红,娇嗔着扭动着身子。倒不像是在躲避,而像是想要找一个更适合的角度让他摸……

    在两个女孩这里,周乾和青年明显聊的是另一番话题,跟两人实际聊的事情,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

    这不过是一个小的障眼法罢了。

    青年看了一眼周乾,淡淡说道:“新我杀旧我,也是一种重生,他有那本事,杀就是。”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