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无疆 > 第五百六十八章 全军覆没
    刚刚恢复了一点点士气的地外文明修行者大军,看见这一幕……全都彻底崩溃了。

    死吧!

    死吧!

    早死早超生!

    这场战争,败得干脆彻底!

    古老的证道之乡,底蕴深不可测!

    既然如此,六千万年前……你们为什么没有出现过?

    不知有多少人,再次发出了这种怨念。

    甚至在怒吼,在咆哮。

    但最终,却被人直接斩杀掉。

    徐小仙和林诗已经无限接近这里,她们没有去看那麻衣老者,眼中只有漂浮在虚空,身体上方悬着仙鹤炉的楚羽。

    楚羽在那里,一动不动。

    看上去,就像是死了。

    “楚羽!”

    两女同时发出一声悲呼,扑了过去。

    麻衣老者看似行动缓慢,不紧不慢的行走在这虚空中。

    但实际上,他的速度快到难以想象!

    从刚刚出手,到他出现在这里,不过是眨眼之间的事情。

    下一刻,他已经一把,抓过那翩翩公子。

    然后,抬手就是一通大嘴巴!

    “不学好!”

    “禽兽行径!”

    “你还是人么?”

    “你的一肚子知识,都被狗吃了?”

    “仁义道德呢?礼义廉耻呢?”

    “你简直就是一个败类!”

    啪啪啪啪啪……

    啧。

    刚刚还无比风轻云淡,谈笑儒雅的翩翩公子,被麻衣老者这一顿大嘴巴给抽得七荤八素。

    “呜呜……”

    然后很羞耻的,蹲在那里,哭了。

    哭了!

    一尊恐怖的大圣执念,竟然蹲在那里哭了。

    被打哭的!

    如今还活着的那些地外文明的修行者看见这一幕,已经麻木了。

    内心深处毫无波澜,有些甚至真的笑出声来。

    一尊圣域境界的生灵,是一条长达几万米的大蛇,横在虚空,如同一道巨大的山岭。

    如今身子被人砍成两半,却在那里,张着可怕的大嘴,哈哈大笑起来。

    “笑话!”

    “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

    “这世间,还有什么事情,比这更好笑?哈哈哈哈哈,笑死本尊了!”

    “六千多万年的积累、准备、等待,就为了今朝送上门来被人屠戮!”

    “哈哈哈,我们简直就是一群白痴一样的生灵,连脑子都没有,证道之乡是什么地方?居然能被宣传成破败之地……”

    “更可悲的是,我们居然居然全都相信了!”

    “本尊几百年前认识一个地球的修士,境界不高,但学识渊博,本尊当时认为自己纡尊降贵与他结交,倒是从他身上,学到不少证道之乡的知识。”

    “记得他说,有朝一日,你们再次攻打我的家乡,一定是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他当时是笑着说的。”

    “本尊问他这句话什么意思,怎么有种悲壮的感觉?”

    “他大笑回应,不悲壮,一群不长脑子的屠夫,妄图去屠戮一群巨龙,最终的结局,只能是个可悲的笑话,有什么悲壮的?我说那句话,只是因为你是我的朋友!”

    “本尊也当他是朋友,所以没让他受苦,一巴掌拍死了他。哈哈哈,如今想来,我们就是一群可悲的笑话……他说得对啊!”

    一名八大古城的修士一刀劈在巨大的蛇头之上,将蛇头劈成两半。

    然后冷冷说了一句:“聒噪!”

    随后又忍不住说道:“你不说,别人就不知道你们是一群白痴?”

    崩碎的黑洞这里,楚羽有些傻眼。

    看着蹲在那里呜呜哭的翩翩公子,然后再看看那位麻衣老者。

    麻衣老者他曾有过一面之缘,那个地外文明修行者的身上,曾经有一道先祖印记。结果被麻衣老者一巴掌给拍死了。

    他当时还想跟麻衣老者好好聊聊,问下他的来历,结果他根本没理自己,直接走了。

    楚羽一度认为麻衣老者只是一道法则的化身,没有太多灵智。

    现在看来,是人家懒得搭理他……

    有性格的老头儿啊!

    身份来历肯定不简单。

    能把一个大圣的执念给打哭……属实不易。

    林诗和徐小仙一左一右,站在楚羽身旁,也全都一脸呆滞的表情。

    “哭什么哭?没出息的玩意儿!”

    麻衣老者冷冷的看着翩翩公子,眼神里带着毫不掩饰的嫌弃和厌恶。

    但没有杀机。

    楚羽看得很精准。

    果然,那翩翩公子期期艾艾的冲着麻衣老者跪下,哆哆嗦嗦的叫了声:“师父……”

    砰!

    麻衣老者一脚就把他给踹了出去。

    这一脚可是不轻,不是做做样子那种。

    翩翩公子那法则凝结的法身当场就碎开了!

    四分五裂的那种崩碎!

    不过他很快重组了肉身,但气息却虚弱了无数倍!

    甚至,跟楚羽身上的气息差不多少。

    楚羽大惊,默默感受一下天地间的法则力量,却没有发现任何法则力量针对麻衣老者。

    这发现其实更惊人。

    就算羿,在施展超强力量的时候,都会有天地法则来镇压他。

    麻衣老者一脚把一尊大圣执念踹成了半步大圣……居然没有天道法则镇压?

    这怎么可能?

    在天道法则的眼中,万物生灵皆平等!

    最是公平。

    为何会对这麻衣老者视而不见?

    那翩翩公子差点被踹死,却不敢跑,而且还老老实实的回来,再次跪倒在那里。

    这一次,麻衣老者没有再打他,而是一脸平静的看着他。

    这种表情,其实更可怕。

    还不如大发雷霆。

    至少楚羽和身旁的林诗、徐小仙都是这么认为的。

    估计那翩翩公子,心里面也是这么想的。

    “师……”

    他刚开口,便被打断。

    “你现在,被我破掉了法身,一身修为几乎丧失殆尽,可恨我?”

    “徒儿……不恨!”翩翩公子强忍着身体法则崩坏带来的痛苦,跪在那里回答。

    “果然还是那么虚伪,一肚子圣贤书,都读到了狗肚子里去。”麻衣老者淡淡道:“恨就恨,当年就跟你说过,修行者,不敢表露心迹,修行何用?”

    “徒儿一直……记得师父的话,但对师父,徒儿,不敢很!”翩翩公子小声回答。

    “哈,算说了句实话,不敢恨,不是不恨。嗯,很好。”麻衣老者似乎挺满意他的回答,然后一指旁边站着的楚羽:“你现在跟他境界相等,你去跟他打一场,生死自负!我不干预。”

    话音刚落,那边徐小仙当场就炸毛了。

    林诗也忍不住柳眉倒竖。

    徐小仙怒道:“哎你这老头怎么回事?亏刚才还觉得你是个好人,你没见到楚羽受伤了吗?”

    林诗也皱眉道:“楚羽他是为了守护这个世界,已经耗尽了心血,您怎么在这种时候,还让他跟别人战斗?”

    楚羽一左一右,抓着两女的手,笑着说道:“无妨。”

    麻衣老者翻了个白眼:“总算还有个长脑子的。”

    “老头你什么意思?你说谁不长脑子呢?”徐小仙瞪着麻衣老者,气鼓鼓说道。

    其实呢,也多少有一点点撒娇的意思。

    麻衣老者明摆着是站在证道之乡这边的,是自己人。

    不过他为什么对楚羽这么苛刻?

    第一次见的时候,一言不发,根本不打招呼,转身就走。

    第二次见,却要让重伤未愈的楚羽去跟那个受伤的大圣执念打……就算受伤,就算他的境界也降到了半步大圣,可他终究是一个大圣境的生灵。

    他的道,他的法,全都是大圣境界的领悟。

    楚羽怎么可能是他对手?

    麻衣老者看了一眼徐小仙,忽然说道:“你这丫头,还是一如既往的顽皮!忘了打你板子时候哭的跟只小花猫一样了?”

    轰!

    徐小仙的脑子里,瞬间出现一道画面。

    一个穿着花布衣衫,扎着两只羊角辫儿,留着眼泪鼻涕的小女孩正站在那大哭。

    冥冥中,徐小仙有种感觉,那个埋埋汰汰的小女孩就是她自己。

    接着,那画面瞬间消失。

    徐小仙大怒:“老头,你仗着法力高深就作弄我是吧?”

    麻衣老者哈哈大笑:“就作弄你了怎么着吧?”

    徐小仙猛翻白眼,心说你那么强大,我能怎么着?

    林诗这会儿,倒是突然有种别的感觉。

    麻衣老者跟上次见到的那个虽然是同一个人,模样相同,但上次那个,却像是没有灵魂的……而今这个,却是一个嬉笑怒骂的顽皮老头。

    天道法则都不去镇压他,他得是什么境界的?

    而且这大圣执念,跪在他面前,行弟子礼。

    他对楚羽,对徐小仙,甚至对她……都是差不多的态度。

    透着一股令人难以捉摸的……亲切!

    难道说,这麻衣老者,是万古之前那个时代的……什么大人物?

    可那边八大古城的修行者,没有一个认识这麻衣老者。不然早就有人过来拜见了。

    麻衣老者看了一眼林诗,他那双眼,仿佛能轻易看透别人心思。他笑笑,道:“不要猜测我的来历,你们猜不到。也没意义。”

    说着,他瞪了一眼跪在那里的翩翩公子:“还不赶紧去跟他战斗?”

    翩翩公子叹了口气,站起身,道:“师父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偏心。”

    “心不正的人,才会觉得别人偏!”麻衣老者淡淡说道。

    翩翩公子冷眼看着楚羽,寒声道:“来吧,我的……大师兄!时隔万古,我依然是我,而你……却早已经变了灵魂,但师父最喜欢的,依然还是你。不过,你可要小心,我现在比你厉害!”

    楚羽一脸茫然,什么大师兄?

    他下意识看了一眼麻衣老者,心道:这是我师父?

    或者说,这又是一尊帝师?

    麻衣老者面无表情的道:“快点打!”

    说话间,他一会说,林诗和徐小仙直接被他带着退出千万里。

    徐小仙怒道:“干嘛……”

    轰隆隆!

    她话音未落,残破的黑洞那里,便发生了激烈的能量爆炸。

    徐小仙脸色有些苍白,楚羽现在的境界太高了,战力已经到了她完全无法揣度的程度。

    刚刚那一击,若是她在那里,要么楚羽会受到影响,不敢权利施展;要么,她会受到重创!

    甚至死亡。

    “不知好歹。”麻衣老者嘀咕道。

    “你这老头……”徐小仙瞪他一眼,却赶忙将目光挪走。

    相比跟突然间变成老顽童一样的麻衣老者斗嘴,她更关心楚羽的安危。

    那边的星空,已经被大片的光芒所覆盖。

    哪怕是徐小仙和林诗这种境界的圣域修士,也完全没有办法看清楚里面发生的事情。

    麻衣老者面色不变,一脸淡定的站在那里看着。

    光芒中。

    翩翩公子一脸阴冷的看着楚羽,寒声道:“当年便是这样,你光芒万丈!从小就集天地气运于一身!所有大能都宠你!都主动对你倾囊相授!哈哈哈,其实我知道,他们不过是想跟你结下一段善缘,嘿,传说中……”

    “你废话真多!”麻衣老者的声音,忽然间传进翩翩公子的精神识海中。

    他瞬间闭嘴。

    接着,他一脸不甘的大声喊道:“师父,若我斩杀了他,当如何?”

    麻衣老者冷冷回应:“那是他该死!又不是没死过。”

    徐小仙顿时怒目而视,一旁的林诗拉住她,轻轻摇摇头。

    其实到现在,徐小仙也感觉到事情有点不大对劲。很可能有关系到万古之前的那个时代的秘辛。

    翩翩公子哈哈大笑道:“好好好,有您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他说着,身体骤然燃烧起来!

    他的气息和气场,瞬息间提升一大截!

    虽然没有踏入到大圣的那个层次,但也相去不远。

    “去死吧!”

    他这一击,带着无穷的恨意,将天穹都给击破,打向楚羽。

    楚羽头顶悬着仙鹤炉,脚踏轩辕剑,诛仙剑环绕着他的身体在飞行。

    他抬起手臂,运行三界道诀,一拳打向翩翩公子。

    轰!

    这片星空巨震!

    这一击产生的威力,实在太惊人!

    给人一种感觉,仿佛整个星系……都要毁于一旦。

    随着这一击,楚羽对三界道诀的领悟,仿佛一下子进入到一个全新的境界。

    他刚刚就明白,麻衣老者要这翩翩公子做他的磨刀石!

    只是这磨刀石不是石,也是一把锋利的刀。

    一不小心,就可能伤到自己。

    果不其然,跟这种境界和层次的修士战斗,让楚羽对三界道诀的领悟,进入到一种全新的层次。

    从初窥门径,一步迈入登堂入室!

    朝闻道夕可死矣。

    楚羽现在真的有这种感觉。

    那种玄而又玄的大道,一下子贯穿他的整个身体。

    那一滴精血化成的肉身,一下子增加了无数法则力量的加持。

    这时候,翩翩公子又一拳轰过来。

    楚羽连躲都没有躲,直接迎上去,用身体硬抗他这一击。

    咔嚓!

    翩翩公子那同样是法则化成的拳头,直接就崩碎了。

    楚羽的身躯,已在三界道诀的加持之下,金刚不坏!

    与此同时,楚羽狠狠一拳,打在翩翩公子的鼻子上。

    翩翩公子的鼻子当场就碎了!

    脑袋都被打出一个大坑来!

    瞬息间涕泪聚下!

    这种法则凝结的肉身,受伤之后,反应与真人无异。

    翩翩公子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身体向后倒飞出去。

    楚羽却直接追上去,狠狠一脚,踹在翩翩公子的胸膛。

    砰!

    一脚将他踹出几十万里之外。

    接着,楚羽眼中,闪过一抹冰冷杀机。

    “可以了。”

    麻衣老者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出现在楚羽身边。

    轻声说道。

    此时,远方的厮杀声,已经渐渐停止了。

    所谓六千万年的积累和准备,纯粹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如果六千万年前有这样一股力量,地外文明恐怕早就一败涂地。哪里还有胆子等待六千万年?

    这特么的不是玩人么?

    简直太损了!

    坑死人了!

    八座古城的修士,就如同八支训练有素的军队。

    正在清理最后的残余。

    地外文明最强的一股力量,全军覆没!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