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无疆 > 第五百零七章 这不是一个坑
    这世间无神。

    树祖若是一尊神,肯定不会傻乎乎的跳进一个大坑……不,是深渊中来。

    这明摆着就是一个深渊,一个没有底的深渊。

    但是它并不知道。

    作为一尊要冲击大圣的远古生灵,植物系里面的顶尖存在。

    这人世间当真没有多少能够真正威胁到它生命的东西了。

    在树祖看来,或许有,但绝不是眼前这个年轻人。

    哪怕他手中掌握着那尊鼎!

    那又如何?

    昔年无敌的大帝都烟消云散,不存于世间。

    曾经的天鼎,也早已经一分为九,不知所踪。

    纵然出现了这样一尊鼎,又能怎样?

    就像一把绝世利器,掌握在一个三岁稚童手中,它又能伤害得了谁?

    树祖的精神力量,强大无匹!

    神魂之强,早已经可以凝结成实体。

    本尊这株通天大树毁了,对它来说……虽然是个沉重的打击,但绝不致命。

    所以树祖自信满满,要夺走楚羽的肉身。

    要鹊巢鸠占!

    树祖的神魂在冲进楚羽精神识海的那一刻,看见了楚羽脸上那一抹笑容。

    “都要死了,居然还能露出这谜一样的微笑来……这家伙莫不是个傻子吧?”

    树祖心想。

    轰!

    雄浑的神魂力量,涌入到楚羽那庞大的精神识海当中。

    树祖当即就感觉到有些不对。

    这个人类的精神识海有点……出乎寻常的庞大!

    这不应该是一个入圣没有多少年的修士所能拥有的精神识海!

    纵然是它,活了无尽岁月的一尊远古圣人,已经无限可以冲击大圣的存在,也并没有比楚羽的精神识海大多少。

    “果然是一具极品的肉身啊!”

    树祖忍不住赞叹。

    这种感觉相当美好!

    原本夺舍楚羽,只是树祖无奈之举。

    这年轻人手中掌握着九鼎之一,以气运之力加上恐怖的异火,硬是把它的本体给烧了。

    它不甘心这样遁走,又认出了楚羽手中的仙鹤炉。

    这才做出夺舍的决定。

    涌入到楚羽精神识海之后,树祖先惊后喜,忍不住在楚羽的精神识海狂笑起来。

    然后,它没有任何犹豫。

    神魂直接化身一株巨树,扎根于楚羽的精神识海之后,便开始疯狂的生长起来。

    只一瞬间,这株巨树就变得枝繁叶茂,上面每一片叶子,都镌刻着无尽岁月以来缓慢形成的法则之力。

    当真是强横无匹!

    可就在这时候,有一股恐怖的镇压力量,从楚羽的精神识海当中骤然爆发出来。

    就像是……一个漩涡。

    一个可以吞噬一切的恐怖漩涡!

    像是一头洪荒的凶兽,张着血盆大口,一口就将树祖的神魂给吞下去。

    树祖也是活过无尽岁月的生灵,它也曾经见识过真正的大恐怖,比如星空大坝的很多地方,就充满诡异和恐怖。

    可它却从未曾想过,在人世间……居然有恐怖到这种地步的存在。

    这到底是什么?

    树祖在楚羽的精神识海中疯狂的咆哮,拼了命的挣扎着。

    但眉心竖眼所化成的漩涡,根本不是树祖这个量级存在所能抗衡的。

    所以,所谓的挣扎,其实也只不过是一瞬间的反抗。

    对普通人来说,还不到一眨眼的时间。

    树祖就已经被眉心竖眼彻底的给吞噬掉。

    连点渣都没剩。

    “这特么是一个大坑,我不甘心啊!为什么会这样?这到底是什么力量?”

    树祖临死前,爆发出一股惊天怨念。

    可惜,最终只能饮恨。

    楚羽随后,摸了摸眉心处,精神识海,还是有点疼的。

    不管怎么说,树祖的神魂力量还是很强大的。

    刚刚树祖的精神力化身成一颗巨树,扎根于楚羽精神识海,那一瞬间,所造成的伤害并不轻。

    楚羽默默运行三界道诀,一股清凉感瞬间传来。

    精神识海受创所带来的刺痛,很快减轻。

    从宇宙中看去,巨大的木星正在剧烈的燃烧当中。

    熊熊大火已将整颗星球彻底包围了,看着就像是另一颗太阳一样!

    天王星上,那披着红色披风,模样奇怪的生灵微微皱眉,冲着那个人类问道:“一个地球走出来的少年人,还真能砍倒那株老树不成?”

    楚羽刚刚拒绝羿的出手,全太阳系的顶尖生灵,可全都听在耳中。

    那人类看了他一眼,道:“传言说,地球那个少年人是帝子转世,身上宝贝众多,气运强大,能砍倒那株老树,好像……也不算多奇怪。。”

    披着红色披风模样奇怪的生灵嗤笑:“简直就是胡说八道!你怎么会相信这种传言?大帝哪有子嗣?”

    那人类咧嘴一笑,瞥了他一眼:“大帝有没有子嗣,会告诉你?还是说你生活在那个时代过?”

    模样奇怪的生灵一抖身上穿着的红色披风,撇嘴道:“没有生活在那个时代过又怎么样?那个时代的相关典籍,你我看过的还少了?从没听说过大帝有什么子嗣……什么帝子,简直就是无稽之谈!”

    说着,它目光深邃的看着燃烧起来的木星,淡淡说道:“不过,那少年人身上有大帝之物……应该十拿九稳了。”

    对面的人点点头,微笑着道:“九鼎之一嘛。”

    模样奇怪的生灵瞳孔微微一缩。

    对面人笑笑:“行了吧,那个东西的主意,还是不要打的好。”

    “知道,就是……的确有点动心。”

    “有些心,动了会死的。”

    “羿?”

    “除了羿,还有很多古老的存在从那个时代活过来。能得到九鼎之一,自身的气运绝不会弱。你又不是不知道,一些古老的存在,对这种晚辈,都十分关爱。”那个人类一脸认真的看着模样奇怪的生灵。

    淡淡说道:“有些机缘,注定不会是属于我们的。”

    模样奇怪的生灵哈哈一笑:“我明白了,独孤,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如果不是你,恐怕我根本活不到今天!你的话,我都会听。”

    那人微笑着点点头,轻声叹息:“再积蓄一些力量吧,这太阳系……很快,就又要乱了。到那时,我们这些行将朽木的老家伙们,总要尽自己最后一份力的。”

    模样奇怪的生灵轻轻点头:“必将用生命守卫家园!”

    海王星上,那如同泥塑一般的老者,眼中带着几分疑惑的看着燃烧起来的木星,微微皱眉。

    喃喃道:“不对啊……怎么会这样?那株树再怎么不济,也绝不应该以这种方式死去。莫非……它舍弃了肉身?它想做什么?”

    老者霍地睁开眼,道:“夺舍?”

    接着,他又摇头。

    “不对!”

    他看向地球方向,皱着眉头:“若真是那样,那位不应该无动于衷啊?难道仅凭着一个少年人的一句话……就真的袖手旁观了?”

    别说,还真是!

    这当然不是说羿不关心楚羽死活,而是羿相当了解楚羽,不但了解楚羽的性格,同样也了解楚羽身上隐藏着巨大的秘密!

    所以,这如同泥塑一般的耄耋老者猜不透。

    到最后,他望向燃烧的木星方向,微微一叹:“善恶终有报,苍天饶过谁?”

    金星上,一个白衣飘飘的青年修士,站在一座巨大的高山之上,目光穿透了头顶浓郁的硫酸雾,望向火星那边。

    他身后,站着一个红裙女子。

    女子眉目如画,十分美艳。

    看着青年的背影笑道:“长庚,既然担心,为何不出手?”

    “既然那么多年都没参与,既然一直有羿前辈护着他,而且……”

    青年转回身来,目光柔和的看着红裙女子:“那小子自己都说了,不要羿前辈出手帮忙,我贸然出手,算怎么回事?”

    “这就是你们东方人说的小树不修不直溜?”红裙女子眼珠转来转去,十分灵动。

    “你呀,这么多年都学不会东方的文化,这不叫小树不修不直溜……”青年微笑道。

    “那叫什么?玉不琢不成器?”红裙女子笑眯眯的看着青年。

    青年苦笑着摇摇头:“这叫……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

    “我知道我知道,这是地球近代历史上一个很有名气的小家伙说过的话。”女子笑嘻嘻的道。

    “人家也是一代文宗,以文章成圣的,怎么就小家伙了?”青年一脸温和。

    “那人的确挺厉害的,末法时代,在封印的世界能闯出一条成圣路来,若是生在我们的时代,一定也会是个大放异彩的绝顶才俊!”

    红裙女子说着,看着青年:“不过,没你厉害!”

    “哈哈哈!”

    青年爽朗的笑起来,然后转回身,看向燃烧的木星,道:“此子已经成了,不用再担心什么。接下来的那场大战中,保证让他活下来……我们的家园,就算是后继有人了!”

    红裙女子柔柔的道:“是呢,到时候,能陪在你身边,跟你一起上阵杀敌,岁死也无憾。”

    “这句用对了!”青年拉起红裙女子的手。

    随后,两人的身影消失在这里。

    火星上,几尊古圣目光复杂的看向那边。

    其中一尊面容极为英俊的远古圣人,眼神中透着几分阴历之色,看着燃烧的木星,他眸光闪烁,也不知在想着什么。

    他便是蝶圣!

    曾经被黑龙斩去一道精神印记的蝶圣。

    那个时候,正是他闭关的紧要关头。哪怕一道精神印记被斩去,也只能忍了。

    等他出关之后,想要报复,却发现羿还活着。

    他不敢动!

    别说是太阳系这个证道之乡,放眼这浩瀚宇宙,敢直面羿的生灵绝对不多。

    所以哪怕心中恨意浓郁,他也不敢轻易动手。

    但现在……似乎是个机会!

    那个斩杀了自己后人的小东西,竟敢嚣张的不让羿帮忙。

    那么……要不要趁机给他一下?

    蝶圣对这个想法,很是动心。

    ---------

    大年初一,祝愿大家在新的一年里,上学的学业有成,上班的事业进步,祝所有人家人和睦,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