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无疆 > 第四百九十章 空间折叠
    当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原本踌躇满志意气风发的天宫众,终于免费体验了一次从天堂到地狱的过山车。

    个中滋味,唯有自己方能体会。

    过去的两世蛰伏,从来没有消磨掉天宫众的信心和野望。

    在他们看来,所谓的蛰伏,其实应该叫隐居更加合适。

    有一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骄傲。

    就像华夏世俗古代的那些隐士一样,不三顾茅庐都不出山那种。

    他们从不认为不出世是因为没有能力和资格,只是觉得时机不成熟,达不到他们称霸星空的目的。

    他们要的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末法时代,整个世界被封印,那时候他们便觉得机会终于来了。

    所谓风水轮流转,今朝到我家。

    只是没想到,这世界居然被封印了六千万年!

    纵然是在修行界,这也是一段漫长的岁月了。

    很多曾经意气风发热血沸腾的年轻人,都熬成了老辈人物,甚至有些人无声无息的被磨灭在流逝的岁月当中。

    世界封印解开,大大小小的家族、门派、古教一窝蜂似的出世。

    天宫却又傲娇起来。

    “让他们先去试试水。”

    “呵呵,地球上的古老遗迹多了,名山大川都没有恢复,古老遗迹能出土几座?再说了,就算被几个运气好的侥幸得到几种传承,到头来,还不都是我们的?他们不过是替我们保管一段时间罢了。”

    “出去那么早做什么?真正的大佬,从来都是作为压轴出场的。”

    “等到我们出山那一刻,便是君临天下之时!”

    想想自己和很多人都曾说过的豪言壮语,想想之前那种妄自尊大目空一切的情绪……姬燕紫便有种脸被抽肿的感觉。

    残酷的现实,如同一盆冰水,顺着脑袋咣叽一下浇下来。

    透心凉啊!

    什么称王称霸?什么君临天下?什么镇压星空?

    简直就是一场瑰丽的梦。

    梦醒来,看见的只有一片血腥,和满地白骨。

    姬峰死的毫无意义和价值。

    一个年纪轻轻的圣域大能,本应该有着无比璀璨的前途,哪怕如今这人间界压制境界,只能修炼到圣人绝巅。

    但那圣人绝巅的领域里,也一定应该有姬峰的一席之地。

    可是他死了。

    被人直接斩了头颅。

    鲜血如同一道喷泉,染红了大片的宇宙虚空。

    神形俱灭。

    彻底消失在这世上。

    曾经的豪情壮志,也都随着他的死,烟消云散。

    不用太久,再过几年,怕是就没人提起他;再过几十年,就很少会有人想起他;再过几百年,他留在这世上的痕迹……差不多就彻底灰飞烟灭了。

    而那个他们之前从未放在眼里的楚羽呢?

    再过几百年……怕是早已经纵横星空,镇压一方宇宙了吧?

    这叫什么?

    姬燕紫想起自己最近看过的世俗电视剧,喃喃道:“剧本都想好了,可惜我不是主角……”

    两行清泪,顺着她面颊流下:“姬峰,如果可以重来,我当真不会跟你争了。若能一世无忧,岁月静好,那得多开心?”

    人总是失去什么,才会怀念什么。拥有的时候,哪怕明知道应该珍惜,但却很难提起那个心气儿。

    楚羽带着楚大花在疯跑,两人跑路的本事太高明。

    天宫这边的古祖和一群古圣,说起来也真的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

    他们都曾在自己所在的时代里,搅动过风云。

    绝对算得上是一个时代的天骄。

    可天骄和天骄之间,当真是存在巨大差距的。

    他们的修为虽然远超楚羽,但就是追不上。

    尽管楚羽也很难彻底甩掉这群人,可是楚羽的目标非常明确。

    回地球!

    楚羽其实就是在赌。

    赌这群天宫的圣域大能不敢再出现在太阳系内。

    他们当然不怕楚羽。

    哪怕楚羽如今已经踏入圣域,已经可以跟他们相抗衡。但他们依旧不会惧怕楚羽。

    真正让他们惶恐不安的那个人,是羿。

    “这小畜生要逃回地球,拦住他!”

    一尊天宫的古圣神念波动中透着无尽的愤怒。

    被羿吓得跟丧家之犬似的也就罢了。

    结果遇到一个小不点儿……竟然也特么阴沟里翻船,吃了这么大的亏。

    这口恶气不出,别说称霸星空这种宏愿了。

    以后都没办法在这片星空下立足。

    这人都丢到那美克星去了……

    “杀!”

    天宫的那尊古祖,突然间以神念爆喝一声,动用了真正的大神通。

    带着楚大花在星空中狂奔的楚羽突然间感觉到前方的虚空像是席卷起来的海浪一般。

    整个空间都像是被折叠起来。

    大量的星辰……无论燃烧的恒星还是冰冷的行星,全都偏离了原本的轨道。

    一股脑的朝着他和楚大花的方向砸过来。

    这尼玛……

    真是疯了!

    楚羽当下毫不犹豫的祭出了仙鹤炉,扯着楚大花直接跳进去。

    嗡!

    仙鹤炉爆发出一股宏大的气息。

    让周围形成一种奇特的场域。

    像是一个惊天的磁场!

    所有的星辰根本无法接近。

    但在外面看来,楚羽所在的地方,却是被无数狂躁的星辰给淹没了。

    这一方虚空瞬间就被打烂了!

    这才是一尊古祖真正的手段,简直可以逆天!

    “这下他必死无疑!”一尊天宫古圣冷冷道。

    阿噗!

    那尊天宫的古祖,似乎想说什么,但却喷出一口精血。原本红润的一张脸,瞬间蒙上一层死灰。

    动用如此可怕的大神通,一点代价都不付出,是不可能的。

    他们这群人站在遥远的星空中,目光森冷的注视着那一片瞬间被搅烂的空间。

    “老祖,您没事吧?”一名古圣脸上露出担忧之色。

    虽然传说中天宫还有一尊原始老祖存在,可没人知道他什么时候才能醒来。

    如今整个天宫,真正坐镇的,就是这尊古祖。

    之前若不是他关键时刻祭出法器,以大神通带走了所有天宫众,恐怕他们已经遭逢大劫了。

    所以这尊古祖要是再出点什么意外,那天宫可就真的彻底歇菜了。

    莫说称王,就连自保……恐怕都是问题。

    “放心,一时半会的,还死不了。”天宫古祖冷冷盯着那一片彻底混乱的宇宙,淡淡说道。

    “那小畜生和那个诡异的女子这次必死无疑!”

    “这么大一片星空给他们陪葬……也算死得其所了。”

    天宫的古圣们都十分笃定。

    因为换做他们,就算有强大的法器护持,也根本没法在这种星空暴乱中活下来。

    两颗大星相撞,所生出的那种可怕的辐射力量,就足以斩落一尊圣人。

    眼下这至少有数千颗星辰一起轰过去。

    恐怕楚羽跟那红衣女子连点渣渣都不会剩下。

    终于是出了一口胸中恶气!

    ……

    ……

    楚羽跟楚大花躲在仙鹤炉中,感受着外面那汹涌而又恐怖……仿佛能撕碎世间一切的力量,两人的脸色都不怎么好看。

    楚大花本来就一副死人脸,惨白惨白的。

    楚羽的脸色正好跟她相反,漆黑漆黑的。

    踏入圣域,也并没有可以平和到看淡世间一切的地步。

    尤其是知道羿为了保护天空之城再次出手的消息之后,楚羽的心情就一直很恶劣。

    他很想把天宫这群混账东西都给撕了!

    如今的地球真的就太平了吗?

    显然并没有!

    镜像世界被他当时用一根毫毛给搅了个天翻地覆,彻底毁掉了。

    镜像世界中的那些古圣也被他杀得差不多了。

    可那些古老世家、古教和门派的背后,却依然还站着无数的庞然大物!

    每一个,怕是都能称霸一个位面世界的存在。

    他们现在没有动作,不代表以后也没有。

    楚羽一直急着归来,怕的就是突如其来的大战他赶不上。

    一旦家人出现什么意外,那将让他遗恨终生。

    千算万算,都没有算到第一场大战,居然是来自内部的。

    楚羽并不知道天空之城和天宫这场战斗的细节,但推断也能推断个八九不离十。

    “一群渣滓!”

    楚羽坐在仙鹤炉中,咬牙切齿。

    楚大花自从进来之后,又恢复了沉默发呆的状态。

    带着她走了这一路,楚羽对她的情况也了解了几分。

    最根本的原因,其实就是神魂缺失。

    楚大花十有八九就是蝶舞的肉身。

    跟小水晶棺中的那个小女孩葬在一起,看上去……似乎更像是一个守墓人或是丫鬟的身份。

    天长地久,或是其他的一些原因,比如说那张被当做信物的图纸……楚大花肉身觉醒,因为没有神魂,所以只剩下一些本能。

    楚羽带着她,完全没安好心。

    他跟蝶舞是死对头,楚大花这具肉身明摆着强大无双。

    那么……

    “我凭自己本事找到的洗脚婢,为什么要还给你?”

    所以,这一路上,楚羽都不断的培养楚大花的自主意识,目的就是为了让她生出真正的“自我”!

    一旦楚大花这一道懵懵懂懂的神识,成长为一个完整的元神,拥有独立自我的思维。

    那么,就算有朝一日,见了蝶舞的元神本尊,也绝不会轻易将肉身拱手让人的!

    到时候加上楚羽在一旁相助,嗯……蝶舞想要拿回她的肉身,那是做梦!

    当年你抢走我的女人,想要夺她的肉身;如今因果循环,我也夺了你的肉身!

    让你无家可归!

    轰隆隆!

    外面依然还在不断传来惊天动地的能量冲击。

    但在仙鹤炉内的楚羽跟楚大花,却一点风浪都没有感受到。

    楚羽如今也愈发的觉得仙鹤炉真的可能是九鼎之一。

    否则它凭什么强大到这种地步?

    就是不知道昔日的鹤圣前辈,到底知不知道它的真正价值?

    楚羽真的很希望有朝一日能够见到那位前辈,然后对他行弟子礼。

    可以说,楚羽前期的修行路上,受鹤圣的帮助非常之多。

    这时候,外面的那种能量冲击开始减弱。

    楚羽看了一眼楚大花。

    “待会咱俩一起冲出去,杀了那个最强的老家伙,你觉得有把握没?”

    楚大花面无表情目光空洞的看了一眼楚羽,摇头:“没有。”

    “怂!”

    楚羽送了她一个字的评价,又问道:“你就没有什么特别强大的神技之类?可以瞬间产生暴击?秒了那老东西?”

    楚大花偏头想了想,出乎楚羽预料的道:“有。”
龙8国际